有趣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宋说书人 > 第45章 陈进才vs公孙胜
最快更新大宋说书人 !

    所有人看到公孙胜现在的疲惫,一齐欢喜,只有陈进才摇头。

     果然,公孙胜突然把疲惫的脸色一收,竟然露出满脸的从容,满头满脸的汗水竟然在一瞬间不知去向。

     面对林冲和武松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公孙胜只是从容的轻轻往后一跳,就跳到十几步开外。

     “好了,玩也玩够了,让你们看看我的本事吧!”公孙胜竖剑喝道。

     林冲,武松在看到公孙胜往后跳开的时候就已经觉得有点不对,但却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对。

     公孙胜竖起松纹宝剑,满脸戏谑喝道:“好了!不陪你们玩耍了!看我道法厉害!”

     言下之意,却是把与林冲,武松二人相斗当成一场玩耍。

     能说出这话的人,要么是个疯子,不知天高地厚的疯子。

     要么就是真的完全把林冲,武松二人,看着跟小孩一般,对他没有半点威胁,所以认真不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是傻子,哪里会不知道这公孙胜真的是个本事通天的人物。

     特别是看到他现在浑身上下没有半点汗滴,好像刚刚汗流浃背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这种本事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刚刚的气喘吁吁,好像就要快挂了似的,现在气定神闲云淡风清的样子,哪还有半点要累死的样子。

     他立起松文古剑,不见如何作势,也不见他念咒吟经,只是古剑往前一指,口中大喝“疾”!

     这是陈进才,甚至可以说是在场所有人,第一次看到道士做法。

     当然是真正的道士,而不是像陈进才这样把催眠术拿来充数的。

     这才是真正的飞沙走石,刚刚鲁智深弄出来的那些场景在这场面跟前就是小儿科。

     要只是飞沙走石就好了,林冲和武松倒没有那么惊慌,可飞沙走石之后还有黑烟滚滚,瞬间就笼罩了整个打斗的场地,还把旁边围观的人全部笼罩进去了。

     人们天生的,害怕黑暗。不是怕这个颜色,那是害怕黑暗里的未知。

     恐惧往往来自于不了解,而人类天生的,在黑暗中不能视物,导致人类天生的,害怕黑暗,他们不知道黑暗里潜伏的是什么?

     或许是一条蛇,一只猛虎,还是一头野猪,又或者是一把刀子,一杆枪?

     人处于黑暗之中,就像大地之子离开了地面,是那么的脆弱!

     所以当武松和林冲每人都被一脚给踹飞出来之后,他们自己才明白,跟公孙胜的差距是那么大!

     从公孙胜放出黑烟那一刻起,陈进才就冲进去了,也正因为是他冲进去,本来想要把林冲和武松给干掉的公孙胜才没有机会下手。

     笼罩着所有人的黑烟渐渐散去,但是离公孙胜三丈之内的黑烟,还在。

     陈进才在里面跟他厮斗。

     没有,与公孙胜交手之前,谁也没有想到公孙胜的身手竟然如此厉害,就连陈进才出手,到目前为止都讨不到什么好。

     道门中随意出来这么一个弟子,竟然厉害如斯,那么在背后,策划这些事情的皂阁山罗真人,茅山的高人,龙虎山的天师又是何等的实力!

     说他讨不了什么好,是因为到目前为止还一下都没有打到公孙胜,陈进才发现这个能发出黑烟的东西怎么跟后世小鬼子那忍者遁术有点像,难道那个忍术真的是从中国传过去的?

     他感觉到自己冲进黑烟的时候,身边有两人被崩出去了,不用说那肯定是林冲和武松。

     按说自己冲进来的任务已经完成,可以功成身退,但他很无奈,并且很无力的发现,自己没有可以走掉的机会!

     黑烟很浓,虽然只是笼罩三丈之内,但三丈之内是一种风景,三丈之外,又是另一种风景。

     陈进才现在的感觉就是,这黑烟里是一个世界,黑烟外又是另一个世界,他自从冲进这个世界之后,就已经找不到回到外面那个世界的路。

     黑烟的世界里,不知是真是幻地出现了好多敌人。

     在他眼前出现了一个火车站,一个他很熟悉的火车站,马店火车站。

     当初陈进才年轻的时候,他曾游历中原,却因一头乌黑浓密长及腰间的头发而被几个小混混误以为是个女孩儿,拿着把小刀子就把他给围了,说是要抢劫。

     到现在陈进才对这些小混混还印象深刻是因为他是第一次被人抢劫也是第一次把别人给揍了。

     也许人类的每个第一次都是印象十分深刻,所以陈进才在黑烟的幻想里看到了第一幕就是自己曾经在马店火车站揍过的那几个小混混。

     转眼间陈进才就哭了,他一直不想面对的,更不愿意想起的事儿,就是那个温柔的女孩儿。

     他以为随着十几二十年的时光过去,自己会永远记不得,曾经有过那么一个女孩儿住在过他的心里。

     可是当幻象里出现了那个女孩儿,她带着一个孩子,一个男孩儿,走到他面前说:“这是你儿子!”

     陈进才愕然:“你爸不是带着你去医院打掉了吗?”

     女孩嗔怪地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脑壳说你傻了吗?都八个月了还怎么打?

     是啊!她爹把她带离自己身边送去天津的时候,她经怀了自己八个月的孩子。

     都八个月了还怎么打?

     这句话就直接问进陈进才的心里去了,难道自己在后世,真的是有一个孩子啦?

     那女孩还如自己16年前碰到她那时候一样那么美,那么温柔。

     从那个男孩儿叫自己一声爹那时候开始,陈进才已经彻底地沉迷于幻想之中。

     他不知道这是幻象吗?不!他当然知道的,这是幻象,不是真的。

     可,这又怎么样呢?就算是幻象,他也愿意在这个幻象里,跟这个姑娘这个孩子生活到久远。

     不愿意起床的陈进才最终还是起床了,轻轻地掖了下床上姑娘的被子,去做了个早餐,把自己孩子叫起来吃早餐之后送去上学。

     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的生活是以前的他不敢想象的,不过回家之后看到她做的那一桌子菜不由得从心底里面笑出来。

     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不过这一切在女孩为他夹菜的时候都静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