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寒门宠妻 > 212 惩治刁奴(二)
最快更新寒门宠妻 !

    一会儿等到王妈妈来了,何松竹倒要看看,这个王妈妈怎么跟自己解释了。想着何松竹勾唇坐着,小人们不敢出声,也不敢抬起头瞧着何松竹这个新上任的女主人。只能低着头,静静的等着厨房的王妈妈。至于王妈妈在后院听说了何松竹已经去了大厅,才慢悠悠的去了大厅。

     再等王妈妈到了大厅,已经一刻钟,何松竹的脸色依旧平静。王妈妈赶紧陪着笑:“二少夫人,奴婢来迟了,还请二少夫人见谅。”就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可以了吗?王妈妈朝左边的仆妇中站着,还是最前面。何松竹微笑着:“王妈妈好大的胆子,居然连我的话也不听了,是吗?”

     王妈妈眼皮一跳,怎么这个二少夫人那么厉害。不过又怎么样,自己背后可有夫人撑腰,不用害怕着何松竹。王妈妈不说话,何松竹也不会放过王妈妈。“来人呀!王妈妈目中无人,不敬主子,杖责三十下。”王妈妈一下子有些傻眼了,何松竹这是要打着自己,不行!

     王妈妈赶紧大声的说道:“二少夫人,奴婢冤枉呀!二少夫人,奴婢冤枉呀!奴婢不过来晚了一些,二少夫人就不问缘由的责怪奴婢吗?奴婢不服,奴婢不服。”鬼哭狼嚎着,不少的仆妇在看着笑话,等着瞧何松竹到底怎么样。“怎么,你不服,你有什么不服,我让人到大厅来集合。

     你却迟来了一刻钟,难道王妈妈的时间比我们还要珍贵吗?王妈妈去做了什么天大的事情,要话依靠着,要王妈妈不说清楚的话。今日这三十下,我是打定了。”就呀树立威严。王妈妈开口:“奴婢为夫人做燕窝了。”心里想着,哼,现在何松竹知道自己为萧氏做燕窝。

     何松竹能把自己怎么样,“来人呀!给我重重的打着三十下。”这个刁奴,还骗着自己。“二少夫人,奴婢哪里错了,奴婢真的去给夫人做燕窝了。二少夫人。您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打着奴婢。奴婢冤枉呀!夫人。夫人,您要救救奴婢呀!”何松竹真的想要撕烂了面前王妈妈的嘴巴。

     就这张嘴巴还凑着着,“王妈妈。你这是睁眼说瞎话。厨房真的有燕窝吗?今日厨房可没有采办燕窝,你告诉我。这燕窝哪里来的?”何松竹直勾勾的盯着王妈妈,王妈妈的脸色不对了。没有想到何松竹要刨根问底了。何松竹已经接过管理中馈的账本,也知道今日没有买着燕窝。

     心一横。“启禀二少夫人,那是前些日子二少爷和二少夫人成亲剩下的燕窝。”这样何松竹还有什么话可以说。“是吗?”何松竹不轻不重的回答,似乎在回想着。“冬梅,账本带着了吗?”冬梅赶紧拿出来给何松竹,何松竹微微的笑着:“王妈妈。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刚刚在厨房做什么?

     为什么晚来了,你最好如实交代。否则的话。你可没有好果子吃!”不好好教训着笑容,杀鸡儆猴。日后何松竹在平阳侯府不好管教着。王妈妈现在真的骑虎难下,也只能咬着牙:“奴婢真的在厨房为夫人做燕窝,还请二少夫人明察。”“好,你说燕窝是我和二少爷成亲剩下的。

     那你可看清楚了,成亲哪一日买了多少燕窝。多少桌菜,秦妈妈哪里?”一位穿蓝色衣裳的妇人走到何松竹的面前:“启禀二少夫人,奴婢就是秦妈妈。”何松竹微微的勾唇:“秦妈妈,那日厨房的燕窝还剩下吗?”“启禀二少夫人,奴婢不敢欺瞒二少夫人,一点儿都不剩下了。”

     想来王妈妈是骗人了,就非常的清楚了。“好,秦妈妈,我知道了。现在王妈妈,不知道你还有什么话可以说?”何松竹就不相信这个王妈妈还有你什么其他狡辩的话,“二少夫人,想来奴婢记错了。不是二少夫人和二少爷成亲剩下的,也许之前剩下的。”王妈妈在睁眼说瞎话。

     现在王妈妈的脸色都不对劲了,额头上冒着汗珠。似乎在想着怎么圆谎,让何松竹放过自己。有必要为了一件小事,斤斤计较。也许在王妈妈的心里是小事情,可是在何松竹的心里不是小事情。何松竹微笑着:“王妈妈,你记错了,我怎么觉得那么不可信,王妈妈,你欺瞒我几次了?”

     秦妈妈也没有想到二少夫人就盯着王妈妈,一定要惩罚王妈妈。在府中受过王妈妈气的人,自然希望何松竹好好的惩罚王妈妈。让王妈妈知道,这个平阳侯府不是王妈妈的天下。“来人,王妈妈不仅迟到了,还试图忽悠着本夫人。本夫人不会放过王妈妈,所以的人都给我瞧好了。

     日后谁敢欺上瞒下,一律杖责五十下,记住了没有?”下人们纷纷的点头记住了,王妈妈一下子就愣住了。“二少夫人,奴婢可是夫人的人。”萧氏的人,那就正好了,何松竹就猜到王妈妈在府上肯定有主子。要不然的话,能对自己那么无理吗?不过真的对不起了,何松竹要拿着王妈妈开刀了。

     要是连王妈妈都管理不了的话,那么日后怎么管着偌大的平阳侯府。就先拿着王妈妈来练练手,何松竹不禁微笑着:“王妈妈,你是夫人的人,那难道是夫人让你不听我的话,迟到了一刻钟。笑话,夫人怎么会呢?王妈妈,你现在不仅欺瞒本夫人,难道连母亲,你也要欺负吗?

     看到了没有,此等刁奴还要姑息养奸吗?”虽说何松竹说了打着王妈妈五十下,但是谁也不跟来执行。何松竹不禁的皱眉,怎么自己说话没有人理睬自己吗?害怕着王妈妈,“没有人打着王妈妈,是把!好呀!那我亲自来打着,今日就让你们看看,今日我说话,谁敢来晚了。”

     说着直接的冬梅瞧着。冬梅就立马递给何松竹木板。就不相信王妈妈不听自己的话,何松竹就不相信,这个王妈妈还敢以下犯上。跟自己对着干了,反正那么多人都瞧着。何松竹要今日不立威的话,日后在平阳侯府还有什么发言权。如今管理着平阳侯府,何松竹直接的朝王妈妈身上挥过去。

     王妈妈赶紧的趴着,吓得不轻。没有想到何松竹跟自己来真的。还以为何松竹在开玩笑。没有想到真的。王妈妈赶紧的开口:“二少夫人饶命呀!二少夫人饶命,奴婢知道错了,奴婢知道错了。”嘴里在嘴里不听的喊着。何松竹丝毫没有停住,真的打着王妈妈五十下。

     “看到了没有,日后谁要是跟着王妈妈一下,欺瞒我的人。一律五十下。冬梅,记下来。另外。王妈妈,请问这个是怎么回事?”何松竹直接把账本递到王妈妈的面前,被打着五十下,王妈妈现在已经昏过去了。何松竹没有理睬昏倒的王妈妈。“来人,赶紧把王妈妈泼醒。”

     何松竹直接的吩咐,冬梅和海棠是何松竹从何府带来的。自然听着何松竹的话。王妈妈本来还昏迷不醒,想着事情就这也算了。回头跟着萧氏好好的告状。何松竹也太目中无人,自己可是萧氏的人。居然连一点儿面子都不给,王妈妈被泼醒了,赶紧的睁开眼,不敢说话。

     何松竹真的太厉害了,何松竹不紧不慢的说道:“八月二十五日厨房购买鸭子五十只,八月二十六日厨房购买鹅五十只,八月二十七日买了三十只鸡。”平阳侯府一共多少主人。仆妇们自然不知道了。没有想到王妈妈连账本都敢胡乱的写,王妈妈没有想到何松竹居然知道了。

     吓得不敢说话了,何松竹太厉害了。“王妈妈,你最好老实的交代着,要不然的话,你连带着你的家人都滚出平阳侯府。我们平阳侯府可养不起这样的下人。”王妈妈现在真的天人交战,要真的供出了萧氏。何松竹是萧氏的儿媳妇,就算不是亲的,那也不会惩罚萧氏。

     自己终究要被嫌弃,至于萧氏,也许自己不说出萧氏。萧氏还能多救济自己一些,想着王妈妈不吱声。何松竹淡淡的开口:“既然王妈妈不说,那就是王妈妈的错了。来人,把王妈妈给她的家人都赶出平阳侯府。”何松竹也不是好欺负的人,当然了,何松竹第一次也不指望就找到幕后的人到底是谁?

     其实不用猜,何松竹也知道。何松竹就想给萧氏提个醒,之前的事情就过去了。日后萧氏要想给自己整什么幺蛾子出来,不会轻易放过萧氏。王妈妈鬼哭狼嚎的要留下来,可是被何松竹命令下人拉开走了。何松竹淡淡的开口:“以后谁要跟王妈妈做一样的事情,下场都一样。

     做了平阳侯府的下人,就要做下人应该做的事情。不要抱着那些不该有的小心思,要是被我抓住了,你就离开平阳侯府。相信我们平阳侯府赶出来的下人,没有几个府上敢用你们了。”就算了绝了自己的后路,何松竹也不是一味的打压下人。“你们认认真真的为平阳侯府做事。

     当然平阳侯府也不会亏待你们,如今到了年底,你们就要越发的仔细了。我会让冬梅和海棠考查你们,要你们真的尽心尽力的话。等到过年的时候,每一个干的好的人都会奖励半年的月钱。要是谁干不好的话,那就只有收拾铺盖跟王妈妈一样,记住没有?”“记住了。”下人们纷纷的回答。

     “既然记住了,那就好,行了,都下去吧!好好的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何松竹开口了,下人们纷纷的离开。现在何松竹要去李氏的院子,带着冬梅和海棠一起去。当然也不会忘记带着账本。这样要紧的事情自然不会瞒着李氏,何松竹也不傻。何松竹还说了,今后厨房的事情就交给秦妈妈了。

     萧氏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一举一动都似在舞蹈,长发直垂脚踝,解下头发。青丝随风舞动,发出清香,可引来蝴蝶,腰肢纤细,四肢纤长,有仙子般脱俗气质。着一袭白衣委地。

     上锈蝴蝶暗纹,一头青丝用蝴蝶流苏浅浅倌起。额间一夜明珠雕成的蝴蝶。散出淡淡光芒,峨眉淡扫,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颈间一水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脚上一双鎏金鞋用宝石装饰着,美目流转。在想着晚上怎么跟着平阳侯开口。

     如今何松竹接管了中馈,那么自己就真的闲着了吗?总要找点儿事情做,要不然的话,萧氏还真的闲了。不过没有想到。身边的嬷嬷慌慌张张的走进来。“什么事情这样慌张?”萧氏还不知道,何松竹把王妈妈处理了。“你说什么?”嬷嬷贴着萧氏的耳边嘀咕着,萧氏严肃的开口。

     真的没有想到何松竹那么大胆。居然连自己安插在厨房的王妈妈都赶走了。那是不把自己这个母亲放在眼里了,“夫人。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嬷嬷小声的询问着萧氏,萧氏一下子就把桌上的杯子都打碎了,看来真的不把自己这个嫡母放在眼里了。萧氏不由的气愤了,“侯爷有没有回来?”

     嬷嬷摇摇头,侯爷还没有回来,“赶紧去盯着二少夫人的一举一动,有什么举动立马汇报。”嬷嬷赶紧的离开,萧氏眼里冒火,何松竹,你好样的。等着瞧好了,萧氏不会让何松竹过的舒服。既然何松竹要找自己的麻烦,当然何松竹不傻。现在要赶紧的去找李氏,让李氏也知道。

     要不然的话李氏也被蒙在鼓里,的确李氏不知道。拿着何松竹给自己瞧着的账本,李氏气疯了,这个平阳侯府出了金子还是银子。买了那些只鸡鸭还有鹅,吃的了吗?更要紧的是,价钱居然比市价多了好几倍,李氏一定不能姑息。“好了,智睿媳妇,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大胆的做。

     祖母在背后给你撑腰。”李氏的话正好合着何松竹的心意,何松竹乖巧的点点头:“多谢祖母。”何松竹慢慢的离开李氏的院子,有些事情不用何松竹说,相信李氏也知道。等到何松竹到了院子,就松了一口气。段智睿也听说了,何松竹今日的行为,真的太棒了,不愧自己娶回来的媳妇。

     “娘子,你真的太厉害了。”说着紧紧的牵着何松竹的手,何松竹微笑着:“相公,你不会觉得妾身太严厉了吗?”“当然不会了,这样的事情就不能姑息,为夫还要多谢娘子,为了平阳侯府尽心尽力。为夫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娘子了。”段智睿轻轻的贴着何松竹,何松竹一下子想到了。

     “有呀!相公,要不然这样吧!这些日子,相公就心疼妾身,让妾身一个人睡,怎么样?”何松竹板着脸,盯着段智睿。再说了,现在何松竹来了月事,段智睿也不能乱来,尤其这样,不如让何松竹一个人入睡。“不行,娘子,我要陪着你一起,不管怎么样,我都不离开娘子。”

     就是要缠着何松竹,何松竹无奈了。就随着段智睿,段智睿轻轻的抱着何松竹躺在床上,真的累了。至于平阳侯回到府上,没有想到那么受欢迎。李氏和萧氏身边的人都请着平阳侯,平阳侯一向是孝子。自然去了李氏的院子,总不能去了萧氏的院子,那怎么跟着李氏解释。

     至于萧氏好哄着,平阳侯来到李氏的院子,李氏也没有说话。直接的把账本递到平阳侯的面前,“你自己好好的看看。”平阳侯真的一头雾水,不知道李氏在搞什么鬼。但是也接着慢慢的看着,平阳侯皱眉,怎么会这样?“怎么,看清楚了吗?这个就是你媳妇管理中馈,怎么样?”

     李氏嘲讽着平阳侯,“母亲,我相信萧氏不会作出这样的事情来,肯定是有些仆妇们奴大欺主,母亲。您就别生气了。”“不要生气了,你以为我生气的是什么,这些小钱财吗?是你被人给骗了,你以为萧氏是什么好人吗?”李氏恨铁不成钢的盯着平阳侯,怎么到现在还不清楚。

     还在想着为萧氏开脱,“母亲,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生气。萧氏的人品,儿子最清楚不过了,萧氏不会作出这样的事情来。母亲,您真的误会了萧氏?”极力的为了萧氏辩解,但是越是平阳侯帮着萧氏说话,越是让李氏觉得生气。“你给我闭嘴,我看你现在真的被女人迷得昏头了。”

     直接拿着账本往平阳侯的身上砸过去,“你赶紧的给我滚,滚。”李氏捂住胸口处,不想见到平阳侯。不争气的东西,亏得李氏还想好好的跟着平阳侯说。“母亲,母亲,你怎么了?”平阳侯着急的关心着李氏,“你走,你走,我就是死了,也不用你管,滚,滚。”李氏用力的推着平阳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