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寒门宠妻 > 328 母子解怨(三)
最快更新寒门宠妻 !

    何松竹轻轻的走到镇南王妃的身边,搀扶着:“母亲,我们进去吧!”段智睿眯着眼,盯着何松竹,何松竹开口喊着镇南王妃母亲。让镇南王妃有些愣住了,“你喊我什么?再喊一遍?”何松竹的手被镇南王妃紧紧握住,段智睿赶紧上去要让镇南王妃松开,镇南王妃示意的松开何松竹的玉手。

     段智睿有些心疼的问道:“怎么样,要不要紧?”段智睿对镇南王妃的好感顿时减少了,“我没事,母亲,我们进去吧!我和相公陪着您一起进去。”何松竹刚刚握住镇南王妃的手,知道她现在很紧张。需要有人陪着走进去,何松竹懂事让镇南王妃觉得贴心,“谢谢你,竹儿。”

     “母亲,都是一家人,何必客气。相公,走吧!”何松竹再一次的搀扶着镇南王妃,段智睿无奈的也搀扶着镇南王妃,要不然就不给何松竹面子。夫妻两人一起扶着镇南王妃进去,现在何松竹已经喊着自己母亲。距离段智睿喊着自己母亲也不远了,镇南王妃心里充满了期待。

     知道段智睿和何松竹要来,威远侯府的大门早就打开了。夫妻两人一起扶着镇南王妃走进去,不过进去之后,段智睿就松开了。何松竹知道对段智睿来说,已经不容易了,递给段智睿一个感谢的眼神。段智睿微笑着,回去要让何松竹好好的感谢自己,要不然今日就算没玩。

     完全看在何松竹的面子上,段智睿才肯委屈自己。吴氏和雷氏早早的就准备好了,还有威远侯今日也在府上特意等着段智睿和何松竹。难道他们上门一次,之前段智睿的人头被悬挂在菜市口。吴氏曾经昏倒过去,一直心心念念着段智睿。后来听说段智睿平安的回来了,吴氏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地了。

     只要活着就好,活着就有希望。这样吴氏也能对自己死去的女儿林氏有所交代,也不至于将来百年之后没有颜面面对林家的列祖列宗了。吴氏大红色的盘扣长袄,头上也没有多少装饰。整个人显得很精神,身边的雷氏身穿浅蓝色银纹绣百蝶度花的上衣。只袖子做得比一般的宽大些,迎风飒飒。

     腰身紧收,下面是一袭鹅黄绣白玉兰的长裙。梳简单的桃心髻,仅戴几星乳白珍珠璎珞。映衬出云丝乌碧亮泽,斜斜一枝翡翠簪子垂着细细一缕银流苏。一张绝美的心形脸蛋,小巧挺拔的鼻子,柳叶般弯弯的眉,薄薄的嘴唇。那浓密的青丝柔顺的放下来,垂落在脸外。

     脸上泛着惬意的表情,所以何松竹很喜欢雷氏。虽说皇商的女儿嫁到威远侯府,也没有丢失自己的本性。这个才是最珍贵,可惜雷氏有林妙柔那样的女儿,不禁让何松竹觉得可惜。林妙柔站在雷氏的身边,吴氏和雷氏都没有想到段智睿和何松竹没有带着明娴来,反而带着大梁国的镇南王妃来了。

     大梁国的镇南王妃一直留在段府,不少的百姓议论。到底为什么,现在还带着镇南王妃来到威远侯府。吴氏有些想不通。威远侯不经意的打量着镇南王妃,好像似曾相识。不过也觉得可笑,大梁国的镇南王妃,那应该是大梁国人。自己怎么可能见过,那不是笑话吗?

     威远侯甩开头脑中的想法,吴氏和雷氏热情的招待着镇南王妃,不管怎么样,来者是客。都要热情客气一些,镇南王妃笑眯眯的盯着吴氏。“老夫人,今日跟着段大人和段夫人前来。真的冒昧了。还请见谅。”吴氏轻笑着:“王妃哪里的话,王妃能大驾光临威远侯府,真的让威远侯府蓬荜生辉。

     王妃,里面请。”吴氏莫名的就喜欢面前的镇南王妃。所以大方的让镇南王妃进去,威远侯和雷氏跟在身后。尤其林妙柔现在还盯着段智睿瞧着,何松竹不由的掐着段智睿的手臂,也没有用力。就是提醒着段智睿,段智睿轻笑着,似乎不在意。夫妻之间这些小动作,段智睿觉得很温情。

     林妙柔自从知道段智睿要来,心里很激动。特意打扮自己,可惜段智睿从来不正眼瞧着自己,不知道何松竹哪里好了,尤其何松竹现在又有了身孕。林妙柔气不过,自己也要想嫁给段智睿。自己可是段智睿的亲表妹,何松竹算什么。林妙柔一直缠着雷氏,要想办法让自己嫁给段智睿。

     雷氏不但不帮着林妙柔,还训斥林妙柔。林妙柔在心里不由的想,自己是不是雷氏的亲生女儿。有那个母亲不为自己女儿着想,何况威远侯和雷氏就只有林妙柔一个女儿,现在好了,林氏一点儿也不关心自己。不由的让林妙柔有些生气,哼!现在何松竹有了身孕,那么林妙柔就更加有机会。

     既然段智睿来了,那就一定不能让段智睿逃出自己的手掌心。林妙柔暗淡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明亮的曙光。段智睿狭长的眼眸渐渐舒张,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后威远侯和段智睿去了书房,何松竹想带着镇南王妃单独跟着吴氏说一些话。有些愧疚的盯着雷氏:“舅母,妾身有些话想跟外祖母说。”

     雷氏顿时会意的拉着林妙柔离开,林妙柔不情愿的被雷氏拉走了。临走的时候,凶狠的瞪着何松竹,这个可是何松竹逼迫自己的。林妙柔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段智睿是自己的了。吴氏和镇南王妃、何松竹来到了吴氏的屋里,下人都已经离开i。外面有吴氏最信任的嬷嬷守着,不会让任何闲杂人等进来。

     吴氏平静的说道:“你们到底有什么事情?”如此大费周章的单独面对吴氏,镇南王妃再也忍不住开口喊着:“母亲,母亲,是我,是我。”吴氏的手微微颤抖,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自己世上能喊着吴氏母亲的只有两人,一个就是威远侯,另外一个就是吴氏的嫡长女林氏。

     段智睿的生母,嫁给了平阳侯,成为了平阳侯夫人。现在眼前的镇南王妃就是林氏吗?可是那一张脸,不由的让吴氏有些怀疑。吴氏迟迟没有说话。镇南王妃也知道一时之间吴氏难以接受,不会因为自己喊着吴氏母亲。吴氏就会相信,镇南王妃没有顾忌的掀开衣袖,伸到吴氏的面前。

     “母亲。这是女儿的胎记,梅花状,在这里。您看到了吗?”镇南王妃忍着眼泪,告诉吴氏。吴氏伸手抚摸着,一双手已经颤抖。这个确实就是林氏的胎记。作为林氏的母亲,吴氏自然知道。可是就算有胎记,吴氏还是不敢相信面前美艳的镇南王妃会是自己死去的女儿林氏。

     何松竹一直坐着,没有动静。现在不能打扰吴氏和镇南王妃母女相认,“母亲,您可还记得我五岁的时候,有一次贪玩落水,是母亲守在我床前一夜。还有八岁的时候,母亲有了身孕,就来问我。想不想要肚里的小弟弟。母亲告诉我,要我想要的话,她就留着,要我不想要的话,她就不要肚里的小弟弟。

     母亲一直盯着我,等着我的回答。我还记得那一天我穿了蓝色的纱裙,高兴的抚摸着母亲的小腹,坚定的说告诉母亲。我要弟弟,我要弟弟。以后有弟弟陪着我一起玩,我很高兴。还跑去厨房告诉父亲。那个时候父亲还在跟幕僚谈事情,就被我给打断,我以为父亲会骂着我,不会父亲听到这个好消息。

     一把抱着我。去看望母亲。还有十岁的时候,那个时候弟弟一岁多,外祖母给了弟弟一个首饰,没有给我。我还记得我说过,我不要弟弟。我再也不要弟弟了,因为有弟弟。父亲和母亲都疼爱着弟弟。不关心我了,外祖母也一样。后来母亲告诉我,作为姐姐,要让着弟弟。

     以后姐弟两人互相要扶持着,母亲的话,我一直记在心上。后来十五岁,我就出嫁了,出嫁之前,弟弟还曾经到我的闺房,要带着我离开京城。那个时候母亲还在,母亲还骂着弟弟,年纪小,不懂事。后来出嫁之后,很少回娘家,跟弟弟之间也慢慢疏远,不代表着我念着母亲还有弟弟。”

     镇南王妃一边说,一边泪如雨下,吴氏已经忍不住去抱着镇南王妃。真的就是自己的女儿,有很多的事情,镇南王妃说着,吴氏就仿佛昨日发生的事情。历历浮现在脑海中,真的就是自己的女儿。吴氏紧紧的搂着镇南王妃:“柔儿,你还活着,还真的是太好了,母亲这些年一直自责。

     当初为什么要把你嫁给平阳侯,要不然你也不会英年早逝。现在好,好,你还活着,母亲高兴!”镇南王妃激动的说道:“母亲,我还活着,母亲。”镇南王妃和吴氏两人现在很高兴,不过何松竹轻轻的开口:“外祖母,母亲,不能再哭了,要不然眼眶红了,不好解释了!”

     也在提醒着不要太伤心,吴氏接过何松竹递来的手帕。赶紧擦拭着,何松竹也细心的帮镇南王妃擦拭着。镇南王妃轻轻的笑着:“还是竹儿想的周到。”“可是柔儿,那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吴氏关切的盯着镇南王妃,不会是人皮面具。镇南王妃轻轻的抚摸着脸,“我的脸已经在大火中烧伤了。”

     那这张脸,是从哪里来的。“这张脸是王爷请神医帮我做的。”不经意的时候提到了镇南王,想必镇南王妃的心里也有镇南王。何松竹不由的为镇南王高兴,这些年对镇南王妃的付出没有白费。镇南王妃总会知道,总会接受的。这样想着何松竹就更加觉得段智睿明智,知道镇南王妃的心思。

     “这张脸是不是很好看,可是我的脸已经被毁了。”镇南王妃有些悲哀,吴氏赶紧的抚摸着镇南王妃的脸蛋,“不,柔儿,你能活着。娘已经很高兴了,这辈子还能看到你,娘已经很满足了。对了,你怎么没有跟着王爷一起回去大梁国。我还没有见过你生的郡主呢?”

     一直都听说大梁国的镇南王很宠爱着王妃,还有小郡主。吴氏有些可惜,自己都没有看到,镇南王妃没有吱声,低着头。吴氏就知道,其中肯定有不能说的秘密。镇南王妃这些年一直想回到大齐国,那是自己的故乡。可是回到大齐国,见到了母亲吴氏,见到了平阳侯,见到了段智睿。

     可是他们似乎不再需要自己了。镇南王妃有些迷茫了。很快何松竹就离开吴氏的院子,给镇南王妃和吴氏母女两个人留一些说贴己话的时间。毕竟她们母女已经十多年不见面,肯定有不少话想要谈。当着何松竹的面也许不那么好,何松竹带着冬梅出来透透气。顺便好好欣赏威远侯府的一切。

     冬梅扶着何松竹一路走着,突然看到一个丫鬟神神秘秘的背着包袱似乎要离开威远侯府。而且也往何松竹和冬梅这边瞧着,眼神闪烁。正要准备逃跑,何松竹迅速的盯着冬梅:“冬梅,你去拦住她。看看她要去哪里?”冬梅迅速的上前拉着那个丫鬟,丫鬟吓得不轻,跪在地上。“见过段夫人。”知道何松竹的身份,“你背着包袱,你准备去哪里,抬起头,告诉我。”

     丫鬟哪里知道自己被何松竹逮住了,那该怎么办?总不能交代吧!不行,不行,丫鬟一直低着头。没有吱声。“既然不想说的话,那我可要把你送给威远侯,让威远侯好好的处置你了。”说着就给冬梅使眼色,丫鬟吓得颤抖的说道:“段夫人饶命呀!段夫人饶命呀!奴婢可是被小姐给逼迫的。”

     何松竹听到小姐,就想到了林妙柔。“说,你们小姐让你做什么,赶紧说。”何松竹逼着丫鬟,丫鬟已经腿发软。也不敢瞒着何松竹了,“夫人,夫人。小姐让奴婢在段大人和侯爷的茶中下药。”何松竹顿时就气愤了,这个林妙柔还真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冬梅,你赶紧把她压着到大厅等着我。”

     何松竹现在赶紧的去书房。但是也不知道书房在哪里。只能让冬梅押着丫鬟带着她们去书房,到了书房,门外小厮拦着不让何松竹进去。何松竹把肚子往前挺,谁也不敢再拦着何松竹。毕竟何松竹有身孕,谁也不敢得罪何松竹。那不是找死吗?小厮都愣住了,何松竹趁机的推开书房的大门。

     发现威远侯已经昏迷过去了。没有段智睿的身影。何松竹就非常的着急,“带我去你们小姐的院子,快点儿。”何松竹生怕段智睿要是中了媚药,要了林妙柔的身子,那可该怎么办?何松竹心急如焚的逼着丫鬟,丫鬟唯唯诺诺不敢吱声,“赶紧的,要不然的话,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小命。”

     说着还伸手要掐着丫鬟的脖子,丫鬟赶紧的跪下来:“段夫人,段夫人,您息怒,奴婢带着您去,奴婢带着您去。”本来想让小厮领着去林妙柔的院子,算了,还是丫鬟更加靠谱一些。连威远侯都昏迷过去了,看样子林妙柔事先想好了。一定要赖上段智睿了,不行,不行,一想到可能发生的事情。

     何松竹心里肯恐惧,肯定不能发生,何松竹心急的带着丫鬟去林妙柔的院子。在吴氏的屋里,吴氏听着镇南王妃说了这些年在大梁国发生的事情。当然也包括镇南王对林氏的好,吴氏轻轻的拉着镇南王妃的手:“柔儿,我看王爷对你很好,你就别跟着王爷闹腾了,你现在要不然还想怎么样?”

     吴氏私心希望镇南王妃离开京城,因为在大齐国,平阳侯还没有给林氏休书。要林氏正大光明的回来,那么林氏还要回到平阳侯府去。平阳侯府已经有萧氏,哪里还有林氏的立足之地。吴氏舍不得林氏受委屈,况且镇南王对林氏那么好。还有了一个女儿,吴氏当然更倾向于镇南王。

     “母亲,您也希望我回去大梁国,那这样女儿就没有办法在您的身边守着您了。”镇南王妃深情的凝望着吴氏,吴氏微笑着:“柔儿,母亲看到你现在活着,已经很高兴了,再说了,要不是王爷的话。也许你现在已经去了,你要感谢王爷。你不要告诉母亲,你心里还对平阳侯念念不忘。”

     吴氏的心里极其恨着平阳侯,要不是平阳侯害着自己的女儿。林氏也不会英年早逝,可惜了林氏的长子。段智睿这些年活的也不舒心,吴氏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只是可惜,吴氏没有能力帮助段智睿。现在看到段智睿自己闯出一片天地,吴氏为段智睿高兴,林氏有一个好儿子。

     听到吴氏的话,林氏有些迟疑了。自己怎么可能还会对平阳侯念念不忘。不过吴氏见到林氏迟迟不说话,“你该不会真的在心里对平阳侯念念不忘?”“母亲,您想多了,没有。”林氏的话让吴氏松了一口气,“没有就好,没有就好。母亲,那智睿,我不放心智睿。”

     “傻孩子,你难道没有看出来,智睿现在过得很好吗?要有这个婆婆在的话,我怕竹儿也不自在,你呀!就安心的回去大梁国,你不放心智睿,我可以帮你照顾着智睿。”吴氏轻轻的抚摸着林氏的手,林氏点点头:“母亲,我会好好考虑的,今日能看到您,我已经很高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