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寒门宠妻 > 329 母子解怨(四)
最快更新寒门宠妻 !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吴氏的心里极其恨着平阳侯,要不是平阳侯害着自己的女儿。林氏也不会英年早逝,可惜了林氏的长子。段智睿这些年活的也不舒心,吴氏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只是可惜,吴氏没有能力帮助段智睿。现在看到段智睿自己闯出一片天地,吴氏为段智睿高兴,林氏有一个好儿子。

     听到吴氏的话,林氏有些迟疑了。自己怎么可能还会对平阳侯念念不忘。不过吴氏见到林氏迟迟不说话,“你该不会真的在心里对平阳侯念念不忘?”“母亲,您想多了,没有。”林氏的话让吴氏松了一口气,“没有就好,没有就好。母亲,那智睿,我不放心智睿。”

     “傻孩子,你难道没有看出来,智睿现在过得很好吗?要有这个婆婆在的话,我怕竹儿也不自在,你呀!就安心的回去大梁国,你不放心智睿,我可以帮你照顾着智睿。”吴氏轻轻的抚摸着林氏的手,林氏点点头:“母亲,我会好好考虑的,今日能看到您,我已经很高兴了。”

     “我也是,你好好的想想,要想好了,记得让智睿跟娘说一声。”吴氏以为段智睿和何松竹带着镇南王妃来,现在对镇南王妃已经很亲切了。哪里知道段智睿现在都没有喊着镇南王妃母亲,也不知道在心里有没有原谅自己这个母亲。在大梁国的时候,镇南王妃一直想着回到大齐国。

     看看自己的母亲吴氏,看看儿子段智睿,回到故土来。但是镇南王妃在大梁国生存了也十五年了,也有感情了。现在骤然间想起大梁国的一草一木来,人还真的奇怪,在大梁国拼命的思念大齐国,心里有执念,一定要回来。但是现在回来之后,又思念着大梁国,林氏没有告诉吴氏。

     那不过徒增吴氏的麻烦。林氏还没有来得急说什么。外面的嬷嬷着急的说道:“老夫人,大事不好了。”吴氏立马起身:“赶紧进来。”身边的嬷嬷顾忌着镇南王妃,贴在吴氏的耳边低语,吴氏顿时气愤的拿起桌上的杯子砸在地上。“这个逆女。逆女,简直要气死老身了。”

     镇南王妃赶紧走到吴氏的身边,轻轻的扶着吴氏:“老夫人,您怎么了?”镇南王妃的真实身份,不能让其他的人知道。“王妃。你也随着老身一起去看看。”吴氏和林氏一起来到林妙柔的院子,何松竹带着丫鬟赶到林妙柔院子的时候。赶紧的踢开门,就算林妙柔让身边的丫鬟守着们。

     但是何松竹挺着大肚子,谁也不敢动手。都知道何松竹那可是段智睿的心头肉,尤其何松竹的大姐还嫁给了定国侯世子,五妹嫁给了梁国公。谁也不敢得罪何松竹,林妙柔要知道的话,肯定会气死不可。等到何松竹踢开门的时候,段智睿已经昏迷的倒在床上,林妙柔的衣裳已经褪尽了。

     林妙柔紧张的看着何松竹:“嫂子。你怎么来了?”林妙柔只好随手拿着被子遮盖着自己的衣裳,何松竹也不想把事情闹得不愉快。不过对于给段智睿下药,强迫着段智睿这件事情,何松竹肯定不会妥协。段智睿曾经答应过自己,不会纳妾,现在林妙柔主动找死送上门来。

     那就不怪着何松竹不客气了,何松竹冷笑着:“表妹,你能解释一下吗?我的相公为什么在你的床上,不是在书房跟着舅舅谈事情。还有我刚刚去了书房,舅舅怎么昏迷了。还有这个丫鬟。表妹应该认识吧!”何松竹怒气冲冲的盯着林妙柔发火,雷氏和吴氏、镇南王妃都来林妙柔的院子。

     雷氏看到林妙柔,还有昏迷不醒的段智睿。就知道林妙柔这个丫头一定要嫁给段智睿,可是段智睿怎么会娶林妙柔。要想娶的话。早就娶了。何必等到现在,这个丫头,真的让雷氏操碎心。雷氏愧疚的开口:“竹儿,是舅母教女无妨,舅母对不起你。”作为一个母亲,雷氏对林妙柔已经够好的了。

     可是林妙柔怎么回报着雷氏。太让雷氏伤心和失望了。要可以的话,雷氏宁愿自己从未有过这样不知道廉耻的女儿。但是也没有办法,要雷氏再不护着林妙柔的话,谁还能护着林妙柔。镇南王妃气愤的盯着林妙柔,也太过分了。自家人居然敢设计着段智睿,还有亲爹威远侯。

     林妙柔的胆子也太大了一些,日后要嫁到其他府上,可该怎么办?不禁让镇南王妃有些担心,反正这样的儿媳妇,镇南王妃不会接受。吴氏直接上去打着林妙柔一个耳光,“逆女,谁让你这样做的!”林妙柔现在躲在雷氏的怀里,不敢吱声了。担心林妙柔走光,雷氏一直用被子盖着林妙柔。

     “竹儿,对不起,外祖母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别生气,外祖母替这个不孝女给你道歉。”吴氏伸手就要拉着何松竹,何松竹迅速的躲过去。“外祖母,这件事不是您的错,您也不用跟我道歉。谁自己做错了事情,应该主动承认认错,不是吗?”何松竹不经意的盯着林妙柔。【ㄨ】

     林妙柔顿时就生气了,“你一个乡下来的村妇,你哪里配的上表哥。我才配得上表哥,我就要嫁给表哥,给表哥做妾我也愿意。”林妙柔还大言不惭的说,吴氏和雷氏的脸都让林妙柔丢光了,这个丫头还真的好意思开口。何松竹轻笑着:“是吗?那你告诉我,你到底喜欢我相公什么?”

     林妙柔被何松竹逼着说不出话来,心里在想着到底喜欢段智睿什么。“你是不是喜欢我相公身居高位,深得圣上器重。而且还一表人才,风度翩翩,是吗?”既然何松竹都知道了,那为什么还要问着林妙柔。“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林妙柔不甘心的问着何松竹,何松竹浅笑着。

     “我不想怎么样,我不过想要让你知道,你想要嫁给我相公,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你了解的不过是我相公的外面,你知道我相公喜欢吃什么,穿什么颜色的衣裳,还有我相公遇到困难的事情,你应该怎么帮着他解决。你想过这些吗?”本来何松竹想好好的教训着林妙柔。不知道好歹。

     不过还是算了,当着雷氏和吴氏的面,起码要给她们面子,不能让她们下不来台。这样何松竹的心里也不好过。镇南王妃不禁为何松竹鼓掌了。说的正好,何松竹才是真正了解段智睿的人。也能够配的上段智睿,林妙柔只不过喜欢段智睿的外面,“还有表妹,我想问你。我相公现在看着风度翩翩。

     一表人才,要是时间长了,他老了,你还依旧年轻貌美。你觉得你还喜欢他吗?”林妙柔被刚刚何松竹的话给问倒了,确实不知道表哥喜欢吃什么,还有表哥脾气怎么样,都是因为听别人说表哥什么都好。自己就很倾心表哥,难道这样还不够吗?一定要成为何松竹嘴里说的人吗?

     再说了表哥,那么厉害,需要自己帮忙吗?何松竹肯定就是不希望自己做表哥的女人。林妙柔顿时鼓起勇气:“你就要一个霸占表哥,不想让表哥纳妾。你这个妒妇,不让表哥有小妾。表哥会成为京城百姓茶余饭后的笑柄。”林妙柔说完还不由的瞪着何松竹,递给吴氏一个求助的眼神。

     吴氏和雷氏已经被林妙柔气愤了,年纪已经不小了。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吴氏真的恨不得掐死面前的林妙柔。已经丢了威远侯府的脸面,至于雷氏,心里很矛盾。不得不说其实林妙柔说的也对,段智睿在何松竹有身孕期间。还不娶妻,还不就是害怕着何松竹。何松竹善妒吗?

     林妙柔的话让何松竹不由的勾唇:“因为我相公不纳妾,所以表妹就要霸王硬上弓,我相公愿意吗?”一句话戳进林妙柔的心窝中,“表哥怎么可能拒绝我?”“是吗?”何松竹冷笑着。镇南王妃觉得也太可恶了。自己的儿子和媳妇夫妻感情好,外人插什么手。尤其当年在平阳侯府,平阳侯纵容小妾欺负着自己。林氏可还一一都记着呢?

     现在居然算计到儿媳妇何松竹的头上,镇南王妃不由的开口:“这就是威远侯府教出来的女子,本妃今日可算长见识了。竹儿,时辰不早了。我们赶紧带着段大人离开吧!”镇南王妃很显然帮着何松竹,吴氏递给镇南王妃一个愧疚的眼神,希望镇南王妃别记在心上,你说这口气怎么能言的下去。

     吴氏张开嘴,想说一些道歉多的话,可是实在张不了口。何松竹也不想都说什么,“还有表妹,你一直都觉得我善妒,其实你不知道。当初嫁给我相公之前,我相公就曾经说过,这辈子不会纳妾。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如果我相公违背了誓言,那就说明他是一个背信弃义的人。

     这样的男人你还敢嫁吗?说了多少好听的话,可是到头来都是骗你的。年轻貌美的女子比比皆是,表妹日后还是好自为之吧!”何松竹也点到为止,不想再说了。相信吴氏和雷氏听懂就行。何松竹特意说她们听的,就是日后别想把林妙柔塞给段智睿,反正就算林妙柔脱光了。

     段智睿一样处在昏迷中,怎么也不会要林妙柔。所以威远侯府还是死心,就算是何松竹的母族也不行。林妙柔深受打击,不过脑海中一直记着何松竹说的话: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表哥,真的没有缘分。最后林妙柔小声的说道:“我不喜欢表哥了。”雷氏松了一口气,递给何松竹一个感谢的眼神。

     何松竹浅笑着:“那这样就行了,你喜欢一个人。那是你的事情,可是你要想清楚了,之后再去喜欢。不能跟今日一样鲁莽,你要考虑后果,你做出的事情,不仅仅关乎你一个人的名声。还要搭上整个威远侯府,表妹,日后还请三思而行。至于今日之事,看在外祖母和舅母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了。”

     要是再有下一次,林妙柔还想不清楚的话,那就别怪着何松竹无情,不给面子了。林妙柔害怕的依偎在雷氏的怀里,没有吱声。吴氏愧疚的开口:“竹儿,真的谢谢你了,改日我和你舅母带着你表妹给你登门道歉。今日的事情,是外祖母管教无妨,你带着智睿赶紧回去。”

     说着吴氏还盯着镇南王妃瞧着,之前吴氏还担心镇南王妃会说出来。但是现在不会了。知道镇南王妃就是段智睿的生母,自己死去的女儿林氏。镇南王妃肯定不会把这件事情传出去,所以吴氏的心里很放心。只是舍不得镇南王妃离开,多想再看镇南王妃几眼。但是不行了。要好好管教着林妙柔这个丫头,太胆大妄为了!送着段智睿和何松竹离开院子。

     吴氏迅速的上前又打着林妙柔两个耳光:“糊涂,糊涂,你知道吗?威远侯府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你让我日后怎么见智睿和竹儿。”吴氏真的恨不得掐死面前的林妙柔。很快威远侯就清醒的过来了。见到吴氏一脸气愤都盯着地上的林妙柔,雷氏已经帮林妙柔穿好衣裳了。

     “母亲,这是怎么了?”威远侯府还好意思问着吴氏,吴氏递给威远侯一把冷刀子,雷氏欲言又止的盯着威远侯,让雷氏怎么启齿,“现在知道不好意思开口了,你连你夫君都不好意思开口。你看你怎么管教的女儿?”吴氏说完就坐下来,威远侯真的着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最后雷氏不得已的告诉了威远侯。威远侯顿时脸色苍白的盯着林妙柔:“你真的这样做了,逆女,逆女,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女儿?来人,来人,把小姐给我带到庙里去,以后不要回来了。我们威远侯府没有你这个不知道廉耻的女儿?”威远侯府被林妙柔气得不轻,现在不想再看到林妙柔了。

     怎么能作出这样不知道廉耻的事情来,算计的可是自己的亲外甥。姐姐唯一的儿子,让威远侯日后到九泉之下怎么见林氏。如何启齿。段智睿肯定很生气。日后这门亲戚,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了?雷氏赶紧扑在威远侯的面前,现在林妙柔已经眼神迷离,不知道该怎么办?

     父亲不是一直很疼爱自己的吗?自己可是父亲唯一的女儿。现在父亲为了这个居然不要自己了,林妙柔觉得没有人护着自己。林妙柔唯唯诺诺的样子,让威远侯更加的生气,雷氏哭喊着:“侯爷,求求你了,不要让妙柔去庙里。她现在还小。日后妾身好好的管教着妙柔。

     侯爷,您再给妙柔一次机会,算妾身求求你了。好不好?侯爷,侯爷。”雷氏和威远侯多年的夫妻感情很深厚,威远侯当着吴氏的面,也不好心软。毕竟刚刚的话已经说出口,现在要收回,那就很难了。威远侯站着,最后吴氏主动的开口:“行了,这是最后一次,要再有下一次的话。

     我一定不会饶过她,你要不好好管教的话。日后丢了威远侯府的脸面,我就不承认她是我的孙女。你,跟我来。”吴氏多看着威远侯几眼,威远侯递给雷氏一个放心的眼神,跟在吴氏的身后,雷氏赶紧扶着林妙柔起来。安慰着林妙柔,林妙柔的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

     镇南王妃很快和何松竹带着昏迷的段智睿一起上了马车,镇南王妃有些愧疚的说道:“竹儿,真的对不起,今日让你受委屈了。”原来镇南王妃还对威远侯府与偶向往,但是也知道,只有吴氏还想着自己。威远侯就算小时候跟着自己感情深厚,但是威远侯已经娶妻生子,膝下只有林妙柔一个女儿。

     镇南王妃现在彻底对威远侯府没有期待了,况且吴氏也说了。让镇南王妃考虑回去大梁国,回到镇南王和林敏燕的身边。镇南王妃确实需要好好的想想了,不过镇南王妃舍不得段智睿,对段智睿的愧疚太多了。镇南王妃一个人落寞的回到院子,至于何松竹跟在小厮的身边,小厮扶着段智睿进屋。

     不过等到丫鬟都走了以后,段智睿就立马睁开眼睛。何松竹没有半点儿吃惊,“娘子,你怎么不好奇?”“我为什么要好奇,相公,你那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会被人下毒,还有舅舅也是装的,是不是?”段智睿一把搂着何松竹:“就知道我娘子最聪明了,我相信这一次表妹肯定不会再赖着我了。”

     何松竹不由的哼着,没有搭理段智睿。段智睿又说了一些好话,何松竹脸色好多了。严肃的说道:“日后有什么事情,你要跟我说一声,害得我一点儿准备都没有。而且我告诉你,我差点儿就答应让你纳了表妹。你心里是不是在恨着我了?”何松竹伸出手绕着段智睿,段智睿微笑着。

     “怎么会,我有娘子一个人就足够了。”说着还亲吻着何松竹的手指,何松竹不由的羞涩低下头,不知道段智睿说的真的还是假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