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寒门宠妻 > 330 母子解怨(五)
最快更新寒门宠妻 !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镇南王妃一个人落寞的回到院子,至于何松竹跟在小厮的身边,小厮扶着段智睿进屋。不过等到丫鬟都走了以后,段智睿就立马睁开眼睛。何松竹没有半点儿吃惊,“娘子,你怎么不好奇?”“我为什么要好奇,相公,你那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会被人下毒,还有舅舅也是装的,是不是?”

     段智睿一把搂着何松竹:“就知道我娘子最聪明了,我相信这一次表妹肯定不会再赖着我了。”何松竹不由的哼着,没有搭理段智睿。段智睿又说了一些好话,何松竹脸色好多了。严肃的说道:“日后有什么事情,你要跟我说一声,害得我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而且我告诉你,我差点儿就答应让你纳了表妹。你心里是不是在恨着我了?”何松竹伸出手绕着段智睿,段智睿微笑着。“怎么会,我有娘子一个人就足够了。”说着还亲吻着何松竹的手指,何松竹不由的羞涩低下头,不知道段智睿说的真的还是假的。但是何松竹愿意相信段智睿,最后段智睿慢慢的告诉何松竹。

     那些毒就是一般的蒙汗药,段智睿和威远侯自然清楚。威远侯求着段智睿,让段智睿配合他,因为威远侯知道林妙柔还迷恋着段智睿。想要彻底的让林妙柔死心,只能用这样的办法。段智睿没有办法拒绝着林妙柔,所以现在就只能咬着牙答应了,不过何松竹真的太棒了。

     “娘子,我就知道你在乎我,不会把我让给其他的人。尤其娘子的那一句,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为夫很喜欢,娘子,你真的是太棒了。”说着不由的开始亲吻着何松竹,下颔、锁骨、一直到胸前,何松竹慢慢的沉沦。这一夜段智睿和何松竹夫妻两个人过的温暖如春。

     但是在威远侯的心里。一点儿也不好过。很煎熬,吴氏把威远侯带到屋里,告诉了威远侯。林氏还活着的消息,威远侯诧异的说道:“母亲。您怎么说起胡话来了。姐姐不是已经去世十多年,怎么现在还说姐姐活着。母亲,这个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威远侯府有些迟疑的盯着吴氏。

     吴氏板着脸:“你觉得我现在在跟着你开玩笑吗?”威远侯心里一惊,“母亲,您什么意思。难道姐姐还活着,怎么可能?”大火烧了林氏,怎么林氏还活着。吴氏平静的看着威远侯:“你姐姐确实还活着,这些年你姐姐也吃了不少的苦。”吴氏慢慢的告诉了威远侯,还有林氏的胎记。【偷香】

     尤其林氏说起幼年的那些事情,吴氏都历历在目。威远侯也陷入了沉思,不得不说这些事情,其他的人不会知道。只有林氏自己才能知道,“那这样说来的话,姐姐只不过换了一张脸。被大梁国的镇南王救走了。现在成了镇南王妃?”吴氏点点头,“你说的对,现在就是这样。”

     那么今日林妙柔设计段智睿,不是被林氏亲眼看到了。姐姐会怎么想着威远侯府,威远侯有些着急:“母亲,那姐姐今日会不会很生气?”吴氏瞪着威远侯:“你说呢?那不是你生养的好女儿,早就让你纳妾。可是你呢?偏偏守着雷氏一个人过,有什么好的,段智睿不纳妾。

     你的女儿就要倒贴上门,你不纳妾。我有逼着你做什么吗?你现在让我还拿什么颜面去见你的亲姐姐,还有你的外甥。”威远侯想告诉吴氏自己主动昏迷,现在都不能了。要是吴氏知道了,那还不恨着自己。一定不能让吴氏知道。威远侯低着头不知道想些什么,吴氏也不想多说了。

     今日吴氏真的太累了,想要好好休息。“我不管,反正你明日找时间去给你姐姐道歉,至于你姐姐的身份,不能显露给其他的人知道。否则你姐姐就活着走不出京城了。”吴氏在威胁着威远侯。威远侯点点头:“母亲,儿子知道了,不会害着姐姐。”“你心里知道就好了,还有妙柔,你们要管不好的话。

     我就给你纳妾了,到时候不要说我这个母亲不近人情。”指望林妙柔给自己养老送终,一点儿也没有用。还不如给自己生下一个大孙子,威远侯赶紧的离开吴氏的院子。出了吴氏的院子,长叹一口气。雷氏在屋里等着威远侯,好不容易安抚好林妙柔。想要开口跟威远侯说一些好听的话。

     但是威远侯的心情一点儿也不美好,不怎么搭理着面前的雷氏。惆怅不已,雷氏不知道吴氏跟威远侯说了什么,威远侯似乎不太高兴。尽管雷氏已经沐浴好,正准备伺候着威远侯。上身一件玫瑰紫缎子水红锦袄,绣了繁密的花纹。衣襟上皆镶真珠翠领,外罩金边琵琶襟外袄。

     系一条粉霞锦绶藕丝缎裙,整个人恰如一枝笑迎春风的艳艳碧桃,十分娇艳。迎春髻上一支金丝八宝攒珠钗闪耀夺目,另点缀珠翠无数,一团珠光宝气。秀丽的黑发披散下来,映着如雪的皮肤,一双凤目静静的凝视威远侯。在烛火的映衬下,美目之中流光溢彩。

     威远侯被这样一双眼眸看得,几乎三魂七魄都要被她勾走了。不过威远侯迅速反应过来,不能简单的原谅雷氏。林妙柔做的事情太可恶了,威远侯现在已经不想说出,自己主动求着段智睿帮忙。假装昏迷的事情了,威远侯平淡的说道:“你早些安置吧!”说着威远侯直接起身走了。

     雷氏赶紧开口:“侯爷,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我去书房睡。”冰冷的语气刺伤了雷氏的心房,去书房睡,难道自己这样还不够诚意吗?就算雷氏已经生了林妙柔,但是雷氏保养的非常好。毕竟威远侯只有雷氏一个女人,把雷氏滋养的很美艳动人,可惜现在威远侯心中太多的杂念。

     雷氏在心里怨恨着威远侯,当然更多就是怨恨着林妙柔。要不是因为林妙柔,自己需要那么低声下气的求着威远侯。而且威远侯还不体谅着雷氏,雷氏最后只能早早的上床休息了。在平阳侯府,平阳侯一如既然的去了书房休息。萧氏已经穿好衣裳,正等着段智平,自从段智平带给萧氏女人的快感之后。

     萧氏对段智平就很期待着,几乎每晚深夜的时候。段智平都要来萧氏的屋里。当然段智平不会让苏氏起疑心,临走的时候,总会给苏氏点睡穴。不让苏氏醒来,现在段智平用力的点着苏氏的睡穴。尽管苏氏也算一个美人。但是现在在段智平的眼里,苏氏怎么也比不上萧氏美艳绝伦。

     尤其萧氏还是亲爹平阳侯的女人,那样的感觉真不一样。很爽快,段智平迅速的起身来到萧氏的屋里,萧氏贴着的嬷嬷在外面给萧氏守着。不会出卖着萧氏。因为她的卖身契在萧氏的手里,不敢去跟着平阳侯告发。段智平入门,迅速关上门。钻进萧氏的被子里面,萧氏还没有褪去衣裳。

     正等着段智平来,媚笑着:“死鬼,你怎么现在才来?”段智平一把用力的抚摸着萧氏:“怎么,儿子不来,母亲是不是想儿子想的很紧。”说完还亲了萧氏一口,把萧氏身上的**都带到起来。萧氏不禁捶打着段智平:“你都知道了,你还问着。是不是你媳妇不让你来,缠着你。”

     到现在才来,萧氏已经等着很久了,段智平赶紧的说道:“母亲,您的召唤儿子自然要来了,您说是不是?”萧氏已经慢慢沉溺在段智平的柔情之中,尤其段智平的庞然大物已经抵着萧氏。萧氏的衣裳已经被段智平撕碎了,萧氏觉得这样很舒服,畅快极了,谁让平阳侯给不了自己想要的。

     那对不起。萧氏只能找其他的人,再说了,萧氏作为孕妇。也有需要,段智平正好能够满足萧氏的需求。“萧儿,萧儿,我要进去了。放松一些,让我进去。”萧氏不知道怎么了,就想为难着段智平。咬着牙,不肯放松。段智平的大手抚摸着萧氏隆起的小腹。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萧氏到底想要怎么样?

     萧氏媚眼如丝:“你把嘴放到这里来。”指引着段智平,段智平现在只能随着萧氏的心思。萧氏觉得一阵欢愉,最后放松了身子。段智平一个挺身终于进入萧氏的身子里面,长驱直入,萧氏节节败退。“怎么样,母亲,舒服了吗?”段智平邪恶的笑着,在月光下更显得诱惑。

     现在萧氏已经浑身没有力气了,孕妇的体力有限。今晚的段智平不想早早的离开,很想守着萧氏一起入睡。很快天稍微的亮了,萧氏睁开眼睛,段智平怎么还在自己的身边,赶紧捶打着段智平:“你赶紧走,被人发现了就不好了。”萧氏也顾不上身上没有衣裳了,段智平睁开眼。

     入目的就是萧氏胸前的浑圆,就算萧氏现在有了身孕。依旧挺拔如初,段智平的大手不规矩的抚摸上了,还不停的揉捏着。“不要了,不要了,你赶紧的走。被人发现了就不好了,赶紧走。”早上萧氏的**又有了,不过没有办法。只能赶着段智平走,萧氏很紧张,段智平贴着萧氏的耳边。

     “母亲,母亲,想不想要,想不想要。”萧氏已经没有力气抵抗着面前的段智平,不过理智告诉萧氏,不能再留着段智平。“平儿,你现在赶紧的走,等到晚上,母亲求你了,赶紧走。”最后段智平只能走,不过临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揉捏着萧氏的胸前,萧氏终于放心了。

     不过萧氏又觉得平阳侯很碍事了,要平阳侯不在了。那是不是自己就能跟着段智平每晚厮混,也没有人敢说什么了。不由的让萧氏脑海中慢慢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平阳侯。当然萧氏也是设想,还没有付出行动。段智平迅速的回到院子,点开苏氏的睡穴,苏氏慢慢睁开眼睛。

     笑盈盈的说道:“相公,你醒了。”不过苏氏似乎在段智平的身上闻到了属于女人的闻到,但是不是自己身上的。有些熟悉,不知道在哪里曾经闻过。苏氏也不过起疑心,不会主动的提起。现在的日子太舒服了,苏氏不想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苏氏伺候着段智平洗漱更衣。

     段智睿下了早朝就,就去镇南王妃的院子。镇南王妃一身水红的里衫裙,用稍重的红色绣着细密的牡丹,外面罩着一件浅橘色的透明的轻纱衣,依旧是用金细丝线绣着雅致的花朵。双金缕鞋,鞋头晃动着一颗东珠,极其的珍贵,在脑后戴上一件如意首镶嵌镂雕双螭纹玉饰。

     侧面是累丝嵌宝衔珠金凤簪和蝙蝠纹镶琉璃珠颤枝金步摇。眼里含着暖意。笑盈盈的说道:“你来了,赶紧坐下来。”“我今日想,想跟着您说,您还是离开京城吧!回去大梁国,也见过外祖母了。您心里也应该满足了。”段智睿直视着镇南王妃。和何松竹已经商量好了。

     段智睿的话让镇南王妃一愣,“你们夫妻两个人一起决定的吗?”何松竹也希望吗,记得吴氏也希望自己离开大齐国的京城,回去大梁国。当然镇南王妃听到段智睿说,心里有些苦涩。难道段智睿对自己一点儿留恋也没有吗?“您还在犹豫什么,您尽管可以告诉我?我们一起商量。”

     段智睿诚恳的望着镇南王妃,镇南王妃浅笑着:“其实也没有什么,既然你们都让我离开京城,那我就如你们所愿,离开就是。”但是离开京城之后的镇南王妃。未必会回到大梁国。这是言外之意,段智睿听的出来。段智睿有些为镇南王不平:“那您现在还想去哪里?”

     “那么大的地方,我不相信就没有我的容身之处。既然京城容不下我,那我就离开京城,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就行了。正好看不到我,你们也眼不见为净。”镇南王妃在说着气话,自己的儿子都不关心自己了。段智睿也不知道怎么会说成这样,镇南王妃很显然误会段智睿的心思了。

     “不是您想的这样,在京城。很危险。不一定那一日,您的身份就被人知道了。所以您还是早些离开京城,再说您是大梁国的镇南王妃,在京城百姓的眼里就是如此。您要一直留在大齐国的京城。也说不过去,所以就算我求着您了,您赶紧回去大梁国,哪里才安全。”段智睿也没有办法。

     只能求着镇南王妃离开,镇南王妃盯着段智睿:“你这是在关心我吗?”段智睿赶紧的点点头:“我当然在关心您了,我和竹儿都很关心您。”只是现在段智睿一时还开口喊不出母亲。但是在段智睿的心里。镇南王妃就是母亲。毋庸置疑,“您还是早些离开,我已经派人去给您准备马车。

     护送您离开京城,其他的,您就别担心了。”段智睿会把一切都准备好,镇南王妃不舍的盯着段智睿,还没有好好的多看段智睿几眼。段智睿就要送自己离开京城,还没有听到段智睿喊着自己母亲。“你,你,你可以,可以,喊着,我一声母亲吗?我知道,我愧对你,没有好好照顾好你。”

     镇南王妃已经泪如雨下,恳求着段智睿。段智睿张开嘴,想喊着母亲,但是真的喊不出口。镇南王妃最先的殷切期待,最后变成了失落。也知道自己对不起段智睿,“好了,我听你的,回去大梁国,你放心好了。”镇南王妃落寞的神情,段智睿看着不舒服,尤其不经意看到镇南王妃额头上的白发。

     这些年镇南王妃过的也不快乐,一直惦记着大齐国的亲人。以后不知道还能见几次面,段智睿喊着一声母亲。让镇南王妃如愿以偿,又能怎么样。段智睿想着直接跪在镇南王妃的面前,喊出口:“母亲。”本来镇南王妃就没有指望了,现在突然听到这一声母亲,迅速的转过身。

     手都颤抖了,小心翼翼的说道:“智睿,你刚刚喊我什么?”段智睿突然发现原来喊着镇南王妃母亲,其实不是很困难。又喊着一声:“母亲。”让镇南王妃心里放心就行,镇南王妃俯身一把抱着段智睿,愧疚的说道:“智睿,是母亲对不起你,没有好好照顾你,都是母亲的错。

     你在心里怪着母亲,甚至恨着母亲,母亲都不怨恨你。母亲只求你日后好好跟着你媳妇过日子,竹儿是一个好姑娘。很喜欢你,还有明娴,很聪明。很可爱,懂事,好好的活着。母亲要走了,不过你放心,母亲心里永远都惦记着你。”镇南王妃说真的,心里永远有一方净土思念着段智睿。

     镇南王妃这样说,段智睿已经很满足了。“母亲,儿子知道了,您别哭了。”接着镇南王妃手中的帕子给镇南王妃擦拭着眼泪,镇南王妃感动的笑着。“智睿,智睿。”多想喊几遍段智睿的名字,不管曾经嫁给平阳侯多么的不幸。但是镇南王妃都庆幸有段智睿这样的好儿子,此生无憾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