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寒门宠妻 > 338 王爷遇刺(二)
最快更新寒门宠妻 !

    白白的错过了一个对镇南王妃那么好的人,玉兰溪就算想跟着镇南王在一起。但是也总不能贴着镇南王,现在恢复去了。梁新达和崔墨然过来跟镇南王打招呼,“王爷,我们这些日子在大梁国多谢您的照顾了。”镇南王摆摆手:“不用客气了,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启程回京?”

     镇南王关心的问道,崔墨然轻轻的道:“估计再待两三日,我们就要启程回去了。日后太子妃在大梁国还有劳镇南王多照顾了。”镇南王平静的道:“放心好了,本王不会让你们失望的。”镇南王想开口让他们照顾镇南王妃,算了,段智睿这个亲生儿子肯定会好好照顾好镇南王妃。

     镇南王到嘴里的话又咽下去了,目送着崔墨然和梁新达离开的背影。林敏燕声的开口:“父王,我们也该回府去了。”镇南王温柔的朝林敏燕笑着,“走吧!”父女两人上了马车,一路上,林敏燕不知道多少次想开口问着镇南王跟着玉兰溪到底什么关系,镇南王有什么打算?

     一直到下了马车,林敏燕都没有问出口。镇南王何尝不知道林敏燕的心思,现在镇南王自己都不清楚,怎么回答林敏燕。所以只有逃避了,镇南王回到了书房,脑海中不由的回想着当初镇南王妃救自己的场景。要是早些遇到镇南王妃,那个时候镇南王妃还没有嫁人,那该多好,可惜了。

     现在镇南王妃已经留在大齐国的京城。亲生儿子段智睿的府上。相信用不了多久,镇南王妃就可以跟着段智睿母子相认。镇南王还在关心着镇南王妃,真的讽刺。镇南王慢慢的闭上眼睛,耳朵察觉到四周有动静。似乎有什么人潜伏在镇南王的书房,镇南王不害怕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镇南王平静的坐着,就要等那些人现身。到底谁那么大胆,居然敢擅自闯入镇南王府中。黑衣人互相的瞧着,很快就出现在镇南王的面前。镇南王睁开眼睛,目测着大概有十个黑衣人包围着镇南王。镇南王淡淡的开口:“是谁派你们来刺伤本王的!”镇南王不算笨。为首的黑衣人轻柔的笑着。

     ≥≥≥≥,  “早就听大梁国的镇南王聪明绝。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那王爷不妨猜一猜,谁派我们来的?”镇南王细细的听着黑衣人的话,不过听着口音似乎不是大梁国的人。“你们是大陈国的人?”为首的黑衣人稍微愣住了。继而轻笑着:“镇南王果然聪明。不过镇南王就算你猜到了。

     我们的身份。那又能怎么样?你现在一个人能抵得过我们十个人吗?”镇南王猜想,不可能是大齐国的人刺杀自己。毕竟大齐国的四公主,皇帝的亲妹妹刚刚才嫁给大梁国的太子林明成。两个人刚刚成亲。大齐国和大梁国两国联姻,大齐国不会作出这样的事情来,那就只有边境的大陈国。

     这些年一直蠢蠢欲动,现在大梁国和大齐国联姻。想必把大陈国给逼急了,才对自己下手。大陈国真的好打算。镇南王不由的哼着:“大陈国依仗着人多,欺负本王一个人,是吗?”为首的黑衣人邪笑着:“就算欺负王爷,那又能怎么样?王爷,你恐怕还不知道,你要不乖乖投降的话。

     你的郡主可就要归我们这些人了,王爷,考虑的怎么样?”镇南王最见不得其他的人在自己的面前嚣张,“你们当镇南王府是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有那么容易吗?”为首的黑衣人心里一惊,不好,镇南王在拖延时间。赶紧的拿出剑就朝镇南王杀去,现在不能让镇南王有缓冲的机会。

     否则还真的就走不出镇南王府了,其他的黑衣人自然跟着上前去跟镇南王打斗。镇南王还真的瞧了大陈国,这些都是武功高强的死士。镇南王好不容易杀了两个黑衣人,还有八个。镇南王已经花费了不少的精力,现在镇南王在想着该怎么突破,可惜一直守护在镇南王身边的四个暗卫。

     被镇南王留在大齐国保护镇南王妃了,镇南王也没有想到大陈国那么迅速。镇南王只能拼死一搏,希望能够阻拦这些黑衣人的进宫,最后镇南王还是寡不敌众。但是黑衣人没有那么残忍的要镇南王的命,挑断镇南王的脚筋和手筋就迅速离开镇南王府,打到他们的目的就行了。

     镇南王昏倒在书房,一直到了第二天清晨,厮进来敲门。才发现昏倒在地上的镇南王,赶紧请着宫里的御医给镇南王看病。林敏燕也得知镇南王昏倒在书房,迅速的来到镇南王的屋里。“父王,父王,您怎么样了,不要吓唬燕儿。父王,您不要吓唬燕儿。”扑倒在镇南王的床边。

     可是不管林敏燕怎么喊着,镇南王都始终没有睁开眼睛。现在的镇南王还有一口气,那就是好的。很快太医来了,镇南王在府中昏迷的消息也传到了圣上和皇后耳朵里。圣上不由的放下手中的茶杯:“皇后,你在宫里待着,朕现在就去镇南王府看看。”着圣上就起身要走。

     皇后不由的开口:“圣上,要不然臣妾跟着您一起去。臣妾也有些担心镇南王。”于是皇后和圣上就一起出宫来到镇南王府,探望镇南王。御医也有些可惜,镇南王为了大梁国做了多少的贡献,现在落得一个这样的下场。还真的让人觉得悲哀,林敏燕迅速的开口:“御医,我父王怎么样了?”

     “启禀郡主,王爷的手筋和脚筋都被人挑断了。”御医低着头,“那现在赶紧医治我父王,赶紧把我父王医治好,你们还磨蹭什么。”林敏燕着急的盯着御医,可是御医跪在林敏燕的身边:“启禀郡主。现在时辰已经晚了,微臣也不敢擅自给王爷接上,要万一接错了,王爷的下半辈子就要在床上度过了。”

     林敏燕一下子没有站稳,大声的道:“你胡,我父王不会的。不会的,父王有贴着的暗卫保护着,不会的。不会的,你起来,你给我父王医治。快儿。要不然的话,本郡主就要了你们的脑袋。”林敏燕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圣上和皇后在外面听到林敏燕的声音。

     赶紧的进来,林敏燕见到圣上和皇后来了。迅速的请安。扑倒皇后的怀里。“皇伯母。我父王不会有事的,对不对?”满脸期待的看着皇后,皇后心疼的抚摸着林敏燕的脸蛋:“好了。燕儿,不哭了,不哭了,你父王肯定会没事的。你父王那么厉害的人,你现在就先跟着皇伯母去休息。

     让你皇伯伯跟御医商量着,怎么医治你父王,好不好?”皇后扶着林敏燕不舍的离开了,御医跪在圣上的面前,禀告了圣上,镇南王的消息。镇南王睁开眼睛看到圣上来了,不由的开口:“皇兄,你来了。”圣上迅速的拉着镇南王的手,“朕来了。”不知道两人在一起了什么。

     不过得知自己的脚筋和手筋都被挑断的那一刻,镇南王真的彻底绝望了。镇南王现在不是该怎么办才好了?圣上瞧着很心疼,崔墨然不敢置信的开口:“怎么会这样?”“大姐夫,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梁新达平静的注视着崔墨然,“镇南王遇刺昏迷,那肯定会有人怀疑我们。”

     可是崔墨然和梁新达真的没有刺杀镇南王,镇南王遇刺跟着他们没有关系,可是现在有人相信他们吗?“五妹夫,怀疑就怀疑,可是也没有确切的证据。再了,我们清者自清,不要担心。”崔墨然和梁新达两个人要稳定好情绪,在皇宫中,连怡一下子就震惊了,镇南王遇刺昏迷了。

     不得不在一路上镇南王对连怡还算照顾,林明成来找连怡。镇南王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什么。所以连怡的心里很感谢着镇南王,现在听镇南王遇刺了。连怡有些紧张,该不会是梁新达和崔墨然做的。可是他们有什么理由,饿不应该。皇兄肯定不会这样做的,林明成板着脸走到连怡的寝宫。

     连怡赶紧给林明成请安:“见过太子。”林明成这一次没有扶着连怡起身,淡淡的道:“是不是你们大齐国的人?”连怡心里觉得委屈,但是不能让林明成误会自己。“你看着我的眼睛,我告诉你,我肯定我们大齐国的人不会刺伤镇南王。我用我的生命保证,要是大齐国的人刺伤镇南王。

     我就把我的这条命给镇南王赔罪,这样,太子,你是不是就相信我了。”林明成一下子抱着连怡,松了一口气:“你知道吗?这些年皇叔对我真的很好,我很感谢着皇叔,我知道我不应该怀疑你。对不起!”林明成愧疚的低着头,连怡微笑着:“我知道你关心王爷,不过肯定不是大齐国的人。

     那你觉得还会有谁,是你们国内的人,还是其他国家的人?”连怡试图在引导着林明成,林明成心里有头绪。轻轻的抚摸着连怡的脑袋:“最近宫里会有些乱,你待在寝宫,哪里都别去,知道吗?”林明成担心的交代着连怡,连怡头:“我知道了,你赶紧去帮着王爷的事情。”

     皇后的寝宫来了玉兰溪,皇后握住玉兰溪的手:“溪儿,当初你想嫁给镇南王,本宫答应你。可是现在镇南王的手筋和脚筋都被挑断了。没有及时的接上去,现在的镇南王就跟着废人一样,你看着本宫的眼睛告诉本宫。你还想要嫁给镇南王吗?”为了自己的亲妹妹好,皇后不愿意玉兰溪犯傻。

     玉兰溪温柔的笑着:“姐姐,我愿意嫁给王爷,一辈子服侍王爷。”轮到皇后诧异了,“溪儿,你知道你现在再什么,王爷现在已经是废人。你为什么还要犯傻,你是本宫的亲妹妹,本宫可以给你找到更优秀的男子。你何必要委屈自己嫁给王爷。”“姐姐,一儿都不委屈,我从先就爱慕着王爷。

     姐姐,你也是知道的。姐姐,你最疼我了。你就答应我,让我嫁给王爷,好不好?”玉兰溪在跟着皇后撒娇,“哎!你呀!现在真的长大了,连姐姐的话都不听了。不过这件事情,我要跟着圣上商量商量。你先回去吧!”皇后一个人坐在寝宫中,一直到晚上,圣上才来皇后的寝宫。

     皇后帮圣上换上衣裳,“圣上。妾身想跟您讨要一个恩典。”圣上的心情一儿也不好。亲弟弟变成废人。怎么高兴的起来,现在皇后要讨好恩典。但是皇后识大体,应该要紧的事情。“嗯!你吧!”圣上平淡的开口,皇后趁机的道:“启禀圣上。今日妹妹进宫来求着妾身。

     想要嫁给王爷。妾身不敢做主。”圣上转过身。不敢置信的开口:“溪儿要嫁给皇弟。”现在的镇南王已经变成废人一个,玉兰溪居然还要嫁给镇南王。“溪儿告诉妾身,她一直爱慕镇南王。现在有机会能够照顾王爷。溪儿很愿意,所以还请圣上成全。”皇后跪在圣上的面前,求着圣上。

     要今日没有去见镇南王的话,圣上肯定会答应。不过想着今日镇南王恳求自己的那一刻,圣上坚定了:“这桩亲事朕不答应,皇后,有时间给溪儿找一个好儿郎,皇弟不是溪儿的良婿。”皇后没有想到圣上不答应,原本以为玉兰溪愿意嫁给镇南王,圣上应该会很高兴,怎么也没有想到圣上拒绝了。

     皇后还想再什么,圣上捂住皇后的手:“这件事情,朕不想再第二遍了。皇弟的心里一直惦记着王妃,不可能娶溪儿。”完圣上直接的走了,皇后瘫坐在地上,镇南王的功劳很大,跟圣上的感情深厚。这一次肯定伤了圣上的心,哎!林敏燕一直守在镇南王的身边,镇南王慢慢的睁开眼睛。

     林敏燕激动的道:“父王,父王,您醒了,醒了。”激动的语无伦次了,镇南王声的道:“燕儿,父王没事。”林敏燕着急的道:“父王,到底是谁刺杀您的,您告诉女儿。”林敏燕要为镇南王报仇,镇南王怜爱的注视着林敏燕:“燕儿,听父王的话,乖乖的在府上待着。”

     镇南王现在领教了大陈国死士的厉害,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去送死。只能让林敏燕好好保护好性命,这才是最要紧的。可是林敏燕撅着嘴:“父王,您告诉女儿,女儿要给您报仇。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您!”一想到高高在上的镇南王被挑断了脚筋和手筋,日后变成废人。

     林敏燕的心里就气不打一出来,现在母妃离开父王和她。父王变成废人,该不会也要远离自己。林敏燕非常的孤单害怕,万一变成事实,日后自己一个人该怎么办?就算有皇伯伯皇伯母,太子哥哥,那些都不是最亲近的人,不能代替镇南王。镇南王的心里何尝舍得离开林敏燕。

     轻柔的拉着林敏燕的手:“燕儿,听父王的话,要不然父王可要生气了。”板着脸,林敏燕乖巧的的听着:“父王,您别生气,燕儿听您的话,听您的话。”着急的眼泪都下来了,镇南王平静的道:“燕儿,现在父王还活着,已经是老天爷对父王的恩赐了,对了,你现在去驿站找崔大人和梁国公来一趟。”

     镇南王想要见大梁国的使臣崔墨然和梁新达,林敏燕突然开口:“父王,是不是他们刺杀你的?”一直有传闻,刺杀镇南王的人就是大梁国的使臣。难道现在镇南王也猜到了,镇南王轻轻的摇摇头:“傻孩子,要是真的是大梁国使臣的话,那么他们半路上就可以动手。

     为什么要等到现在,傻孩子,有些事情不能听信别人胡。那些人才是真正有心计的人,不是他们害着父王。父王可以肯定,赶紧去驿站找他们,快去!”林敏燕听镇南王的话,迅速的离开院子。不一会儿镇南王以为林敏燕回来,现在镇南王不担心大陈国的人再次来犯。

     因为他们已经把镇南王变成废人,想必目的很明显。圣上如今已经知道了,自然对大陈国的人有所防备。太猖狂了,玉兰溪万万没有想到圣上居然拒绝了给自己赐婚,满脸的失望。皇后无奈的劝着:“溪儿,这件事情本宫也尽力了。圣上镇南王不是良婿,让你另择良婿。

     你就听姐姐的话,不要在想着镇南王。早些找一个更好的夫婿,好吗?”着轻柔的抚摸着玉兰溪乌黑亮丽的长发,玉兰溪委屈的开口:“姐姐,年少时候我就爱慕镇南王,现在不能嫁给镇南王。姐姐,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疼吗?镇南王现在已经这样了,圣上还在顾忌什么。

     我难道连最后陪着镇南王的机会也没有了,姐姐,我不甘心,我要去问着圣上。我要去问着圣上。”突然见玉兰溪站起来,皇后迅速的板着脸:“溪儿,你要去问圣上的话,日后本宫就当做没有你这个妹妹了。”皇后已经看到圣上生气的离开了,这件事情已经没有办法再挽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