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寒门宠妻 > 407 山雨欲来(二)
最快更新寒门宠妻 !

    梁新达猜到了,否则依照王氏坚强的性格不会如此。“你知道你离开前线,我们在京城发生的事情吗?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王氏没有隐瞒,把何守春用自己威胁何松萍的事情都告诉了梁新达。这件事情确实梁新达不知道,可是如今就算告诉梁新达,又能怎么样?

     已经决定的事情,再怎么样也不会轻易改变。“娘,我知道您现在对我很失望,那也没有办法。我就是您的儿子,您要不愿意的话,不要我这个儿子。”梁新达越说越离谱,王氏就更加生气的捶打梁新达。梁新达咬着牙,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随着王氏,只要王氏能发泄就行。

     “我不管,我就只认萍儿这个儿媳妇,其他不管什么姑娘我都不喜欢。天仙下凡也不行,你赶紧起来,跟我去给亲家母赔不是。把萍儿接回来,夫妻之间有些小打小闹,那很正常。你岳母也是通情达理之人,会体谅你的。赶紧收拾收拾,我们准备走。”王氏逼着梁新达把何松萍接回来。

     要是换做当初梁新达和何松萍成亲之初,王氏对何松萍那么和善,梁新达不知道多么高兴。只是如今物是人非,只有对不起王氏。王氏说了半会,梁新达一点儿动静也没有,王氏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一点儿效果也没有。王氏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对付梁新达,坐在梁新达的身边。

     王氏心一横:“我已经决定了,你要是不想接回萍儿。那也行,那我也离开梁国公府,我就跟萍儿住在一起。等到你什么时候愿意来接我们回府为止,达儿。你应该知道娘的性子,娘喜欢一个人,就会喜欢一辈子。这辈子认准萍儿这个儿媳妇,娘怎么也不会改变,其他的事情,你自己好好想想。

     你不愿意告诉娘,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娘也不逼问你。只是你自己好好想想清楚。日后你会不会后悔?等你想清楚了,就来接我们。”梁新达真的哭笑不得,如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王氏不是自己的亲娘,跟何松萍的关系那么好。王氏多么希望着梁新达能够开口留住自己,只是终究变成奢望。

     王氏也说到做到,猜测何松萍可能去段府。去李府的可能行不大。王氏让陪嫁的嬷嬷简单收拾几件衣裳,就上马车去段府。何松竹安慰着何松萍:“好了。五妹,你别伤心了。我相信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要不然,我让你三姐夫去问问五妹夫。到底怎么回事?有时候男人之间好说话,五妹,你觉得呢?”

     何松萍抬起头:“三姐。不用了,我就是有些难受。过些日子就没事了。不用麻烦三姐夫,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我连休书都拿到了,难道还要厚着脸皮在梁国公府待着吗?三姐,我心里很难受了,堵得慌。有点儿喘不过气来,三姐,我现在该怎么办?三姐。”想要抱着何松竹,但是何松竹的小腹太大。

     让何松萍有些发憷,何松竹有些心疼,轻轻的拍着何松萍的后背:“五妹,你就是太傻了,我听你的话,你好好在府上先住着,什么事情都不要想。好好休息就是,听见没有?”何松萍强颜欢笑:“三姐,谢谢你,我知道了。”何松竹也累了,也该回去院子休息,何松萍一个人怅然若失。

     不知道现在还能做什么,在心里不知道埋怨梁新达多少次。自己就是不想被梁新达冷落,从梁新达口中证明他外面有女人。何松萍不好意思告诉何松竹,生怕何松竹担心自己。毕竟何松竹挺着大肚子,也让何松萍心疼。何松萍本来就没有打算去李府打扰李如峰和周氏,周氏嫁到李府。

     在何松萍看来,就是李家的媳妇,跟他们有一定的疏远。只是何松萍心里的想法,当着周氏和李如峰的面,何松萍不傻。不会表现出来,让他们察觉到。何松萍闭上眼睛,两行清泪慢慢流下。没有人能够体谅何松萍心里的苦楚,这段时日经历的事情也不少,段智睿在院子等着何松竹。

     见到何松竹被冬梅扶着,主动上前扶着何松竹。到了屋里,何松竹慢慢坐在榻上,冬梅识趣的告退。给段智睿和何松竹两个人私人空间,段智睿主动询问:“竹儿,五妹怎么回事?”“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五妹现在跟梁国公没有关系,梁国公写了一封休书给五妹。”

     “休书,上面写的什么原因休了五妹?”休妻不是那么容易,何松竹摇摇头:“这个我还不清楚,五妹心情不太好。我光顾着安慰五妹,没有来得及问着。要不然晚上我再去问问。”段智睿赶紧扶着何松竹:“还是算了吧!不过我看着梁国公不是那么鲁莽的人,另外梁国公对五妹不是很喜欢吗?”

     段智睿实在想不通,梁新达的脑海中到底在想着什么?就那么轻易的休了何松萍,在前线多么不易,他们都坚持下来。“哎!竹儿,你也别太累了,这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我们作为旁观者,也不好多说什么。”不想何松竹太累,段智睿主动的宽慰何松竹,何松竹低着头。

     “我也想,可是她毕竟是我的亲妹妹,我没有办法做到不闻不问。我的妹妹也不多,就两个。”何松竹还没有说完,就被段智睿心疼的拥入怀。“竹儿,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何松竹捧着段智睿的下巴:“相公,你没错,你关心我的身子,我知道。

     我也没有生你的气,我只是有点儿不甘心,五妹到底哪里不好了。梁国公要休了五妹,搞得五妹现在很伤心。相公,你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对象介绍给五妹?”何松竹这是什么意思,跳转的也太快了。前一秒还是纠结梁新达为什么休了何松萍,下一秒就要让自己给何松萍找下家。

     何松萍自己会愿意吗?段智睿不太清楚,微微皱眉:“竹儿。这样是不是不太好。”“相公,我也想清楚,梁国公做事不是没有分寸的人。既然休了五妹,那就说明肯定有原因。五妹喜欢梁国公没错,可是也不代表一定要跟梁国公在一起。两情相悦在一起真的太少,有些时候找一个疼爱自己的男人也不错。”

     “竹儿,如果没有遇到我。你也会这样做吗?”段智睿小心翼翼的问着何松竹。何松竹噗嗤的笑着,接着蜻蜓点水的亲吻着段智睿的脸颊。继而微笑:“相公,你觉得呢?”在说何松萍和梁新达的事情。现在变成他们夫妻两个人*。段智睿实在忍不住的亲吻上何松竹娇艳欲滴的粉唇。

     何松竹伸手捶打段智睿的胸膛,想要反抗。但是慢慢的沉沦在段智睿的温柔之下,何松萍的事情还没有讨论完。王氏急忙忙的赶到段府要见何松萍,丫鬟贴着何松萍的身边告诉何松萍。现在的何松萍已经上床躺着。心里非常的难受,坐着也不是。站着也不是,唯有躺着,才好一些。

     奈何脑海中一直回想着跟梁新达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现在都成了回忆。“你去请梁老夫人进来。”何松萍想要下床迎接王氏。但是身子实在太累。被丫鬟扶着坐起来,等着王氏。王氏见到脸色苍白,眼眶红润的何松萍。大步的走到何松萍床前:“萍儿。你这个傻孩子,有什么事情应该跟娘说一声。

     你就这样一声不吭的回到娘家人。你让娘的心里怎么好受。傻孩子!”王氏一把把何松萍抱在怀里,何松萍本来见到王氏,已经有些绷不住。被王氏一说,何松萍的泪水哗哗的流下,王氏心疼的擦拭着何松萍的眼泪:“萍儿,我们娘俩之间还有什么话不能说吗?你还是没有把娘当成自己人,是不是?”

     遇到那么大的事情,都不跟王氏说一声。何松萍低着头,愧疚的说道:“对不起,娘,对不起,娘,我错了。您别生我的气。”王氏无奈的叹着气,抚摸着何松萍柔软的发丝:“萍儿,娘知道达儿脾气不太好,都那么大的人做事情还那么冲动。你放心,娘会好好说着达儿。

     你在心里怨恨达儿,娘都可以理解。娘已经去骂过他了,也打过他了。会给你出气,你眼线好好的养好身子。娘就在段府陪着你,守在你的身边。”何松萍有些愣愣的盯着面前的王氏,王氏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何松萍不过王氏的儿媳妇而已,王氏有必要为了何松萍,不要儿子梁新达。

     “傻孩子,你是好孩子,娘知道。就算达儿是从我肚里爬出来,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娘还是会站在你这一边,谁让我们都是女人。放心好了,达儿只是一时之间没有想清楚,等到清楚之后,会来给你道歉。接你回府去!”王氏轻轻拍着何松萍的手背,示意何松萍不用担心。

     何松萍犹豫着要不要告诉王氏,梁新达在外面有其他的女人。要是王氏知道,会不会更加生梁新达的气。加深他们母子之间的仇恨,不行,不能告诉王氏。王氏眼中不揉沙,何松萍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王氏笑着:“萍儿,你想吃什么,你跟娘说,娘去厨房亲自给你做。”

     已经不像婆母那么冷漠,比亲生母女还要好。何松萍摆摆手:“娘,您不用麻烦,我现在还不饿。我在三姐府上住着很好,娘,您还是回去梁国公府。省的公爷以为我又在背后搞鬼,娘,我知道您的心里惦记着我。我就应该跟高兴了,这辈子我跟公爷没有缘分,等到下辈子我做你的女儿。”

     何松萍的话让王氏再也忍不住的流泪,“傻孩子,你不要那么懂事。达儿要是敢怀疑你的话,我就不认他这个儿子。你听娘的话,娘不会害着你。”何松萍现在还没有想清楚,所以就闭嘴不说话。很快何松竹也听说王氏来了,段智睿临走的时候拉着何松竹的手臂:“竹儿,你别太生气了,对身子不好。”

     还没有去找梁国公府的人,现在王氏就主动送上门来。海棠和冬梅两个人扶着何松竹去了何松萍的院子,进屋就看到王氏和何松萍两个人互相拥抱着哭泣。何松竹微微皱眉。何松萍这是怎么回事?何松萍眼尖的看到身后的何松竹,赶紧从王氏怀里逃离,下意识的喊着:“三姐,你来了。”

     王氏转过身,看到了何松竹。王氏准备起身,何松竹冷冷的开口:“梁老夫人,不用客气。您是长辈。还是赶紧坐下。哪里有长辈给小辈行礼。您不是折煞我了。”何松竹勾唇浅笑,坐下来,不动声色的递给何松萍一个闭嘴的眼神。这个丫头现在还没有尝到苦头。王氏可是梁新达的亲生母亲。

     自然护着梁新达,怎么还会帮何松萍。何松萍就是太傻,才会那么容易被梁新达休了,从梁国公府回来。王氏假惺惺的来探望何松萍。这一家人也是够了。“段夫人,你见笑了。我那个不懂事的儿子做错事。作为母亲,我管教无方,还请段夫人大人大量,不要跟达儿一般见识。”

     “梁老夫人。妾身哪里敢呀!我们人微言轻,我五妹既然已经被梁国公休了,我们也咬着牙认了。只是日后双方婚嫁自由,互不干涉。”何松竹这话什么意思。婚嫁自由。王氏紧张的开口:“段夫人,达儿做错了,我这个做母亲的代替达儿给你们赔罪,他只是一时冲动,他还是很喜欢萍儿。”

     作为母亲的王氏着急给梁新达辩解,“是吗?我怎么半点儿也没有看出来,还喜欢我五妹,如果真的喜欢我五妹,那就不应该休了我五妹。既然现在休了我五妹,梁老夫人看来连自己的儿子都不太了解。既然我五妹被休,日后就跟着梁国公府没有任何关系,梁老夫人如果没事的话,请回!”

     何松竹不客气的赶着王氏离开,王氏自知理亏,在心里无数次的骂着梁新达。梁新达犯错就算了,现在让王氏来认错。“段夫人,你别生气,听我慢慢的解释。”“梁老夫人,不用了,您的儿子是您的心肝宝贝,心头肉。可是我五妹也是爹生娘养,我娘要是知道,也会心疼,还请梁老夫人见谅。

     冬梅,送梁老夫人李艾。我们段府招呼不起梁老夫人!”冬梅赶紧的走到王氏的面前,伸出手请王氏离开。王氏压着心里的怒气,求助的盯着穿上的何松萍。何松竹早就冷眼瞧着何松萍,何松萍现在已经把头埋到被子上。不知道该怎么办?王氏叹着气:“段夫人,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

     我也一样,之前我承认我不喜欢萍儿这个儿媳妇,不符合我的要求。但是在慢慢的相处中,我越来越喜欢萍儿。我才发现,我当初看人看错了,不应该只是看着表面的家世背景,重要是一个人的品行。德容言工,女子的德行排在第一位。萍儿这个儿媳妇,我既然认下,那就是一辈子。”

     王氏很清楚的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何松竹勾唇:“梁老夫人,您难道不觉得您现在说的都是废话。您的儿子已经休了我五妹,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如果我是您的话,现在应该回去好好管教您的宝贝儿子。他错过了一个好的儿媳妇,冬梅,送客。”何松竹不想再听王氏多说。

     多说也是无义,毕竟如今梁新达休了何松萍那是铁一般的事实,还能怎么样?王氏还想说什么,何松萍猛然抬起头:“娘,这是我最后一次喊着您,我很感谢您这段时间来对我的照顾。可是我真的很累,被休了,反而很轻松。梁老夫人,您还是回去吧!”何松萍也主动的劝着王氏离开。

     王氏伸出手指着何松萍:“萍儿,你也不理解我,赶着我走。”何松萍低着头,何松竹冷眼瞧着,没有吱声。王氏觉得很尴尬,何松竹为何松萍打抱不平要出气,王氏可以理解,但是总要讲理,不是吗?王氏最终无奈的转身离开屋里,“萍儿,你等着,娘会带着达儿到你面前给你赔罪。”

     何松竹不动声色的瞧着床上的何松萍,何松萍略微低着头。但是眼尖的何松竹还是从何松萍的眼中捕捉到一丝期待。起身坐在何松萍的身边:“五妹,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们之间是不是还有其他的问题,你瞒着我们,没有说。”之所以这样问,都是因为何松竹的第六感,不知道准不准确。

     何松萍眼神闪烁,不敢直视何松竹。很快就败给何松竹,“既然有事情,那就说出来,我也好跟你一起商量。你总把事情埋在心里,我也不知道。”“三姐,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何松萍紧张的咬着唇瓣,“你呀!我可是你的亲三姐,有什么事情不能跟我说,行了,别犹豫,说吧!

     到底怎么回事?”何松萍鼓起勇气:“三姐,他在外面有女人了。要离开梁国公府,要休书,都是我主动提起的。他回到京城已经好几日,一句话都没有跟我说过,甚至连正眼都没有看过我几次。三姐,我真的受不了。我不想再熬下去,三姐。”小心翼翼的顾着何松竹的小腹,拉着何松竹的手臂哭泣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