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寒门宠妻 > 433 满门抄斩(五)
最快更新寒门宠妻 !

    段智茹在萧宰相府受气,现在都告诉萧氏。让萧氏也尝尝滋味,萧氏何尝不知道,现在萧宰相恨不得从未认识过自己。因为萧氏连带着让萧宰相丢人,萧宰相也没有闲着,很快就单方面的宣布自己跟萧氏断绝兄妹关系,对于萧氏的行为痛心疾首,不管圣上如何处置萧氏。

     萧宰相都心服口服,一切都听圣意。萧氏冷着脸:“你让你闭嘴,你为什么还要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在牢房里面待着很舒服?”一定要来刺激着萧氏,段智茹勾唇:“母亲,您也知道不舒服,那您当初为什么就没有想到有今日。您会被天下人耻笑,还连带着我被夫家休了。”

     段智茹恨不得现在吃了萧氏,夫君一点儿也没有留恋的就休了段智茹。段智茹怎么能忍受的了,萧氏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段智茹。因为段智茹说的都是实话,萧氏最后淡淡的说道:“行了,时辰不早,你也该回去。赶紧回去吧!”既然不想看到萧氏,那就早些离开。

     尤其段智茹脸上红印子,不由的让萧氏心疼。萧氏当初把肚里六个多月的孩子给弄了,如今看来就是一个错误。如果还有那个孩子,也许会自己有些好处。可是谁让萧氏当初脑子一时发热,居然把孩子给弄了。如今就算萧氏后悔莫及,那也没有办法,孩子已经没有,无法成为萧氏的护身符。

     “回去,您让我回去。那您告诉我。我现在能回去哪里?我身无分文,还能去哪里?”段智茹悲凉的盯着萧氏,萧氏定了神:“你身上没有任何钱财吗?”段智茹摇摇头:“您觉得我还会有吗?刚刚你大哥给的一百两银票都给了狱卒,为了进来看你,我现在哪里还有钱财,我一个被夫家休了的女人。

     我能去哪里,你告诉我呀!京城那么大,可是没有我的容身之地。”段智茹眼中闪过一丝心酸,萧氏脑海中也没有停。在想着段智茹的去向,实在不行。就去段府找段智睿。相信段智睿不会那么绝情。平阳侯跟着段智睿断绝父子关系,可是段智茹可是段智睿的亲妹妹,怎么样,段智睿也不能坐视不管。

     萧氏刚刚想要开口。段智茹突然朝墙上撞过去。萧氏大声的喊着:“茹儿。不要,不要。”赶紧跑到段智茹的身边去拉着段智茹,不能做傻事。人只有活着才有希望。其他什么都不算。萧氏最后还是晚了一步,段智茹撞上去了。觉得身子很轻盈,慢慢的昏倒在地上。

     萧氏连忙跑到段智茹的身边,轻轻的抱着段智茹:“茹儿,你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你睁开眼睛看看娘,看看娘,娘没有想你去死。茹儿,茹儿,睁开眼睛,你坚持住,娘派人去给你请太医来。”刚刚要喊着狱卒,只见段智茹睁开眼睛,拉着萧氏的手臂:“娘,没用的。

     我自己的身子我清楚,我活不了多久。娘,我真的活不下去。我太累了,我好累,娘,我看到祖母和父亲来接我了。娘,我就先走一步了,活着真累……真累……”等到段智茹说完,就彻底的闭上眼睛。手臂也松软,没有任何的力气。萧氏面对这一变故,难以接受。

     抱着段智茹痛苦,为什么要让茹儿死在自己的面前?段智平其实见到这一幕,心里也很心酸。段智茹为什么那么傻,活着多美好。段智平巴不得可以早早的出去,可是也出不去。有些人拼命的想要活着,有些人却自寻短见。人生还真的很奇妙,萧氏眼巴巴的抱着段智茹,就算狱卒要抬着段智茹离开。

     也不让,狱卒不免有些气愤的用脚揣着萧氏:“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敢这样跟着本大爷说话。告诉你,你以为你还是平阳侯府老夫人。现在平阳侯府已经风光不再,被抄家。你还在本大爷的面前横,有什么资格。”说着还用力的打着萧氏两个巴掌,这样的贱女人,人人得而诛之。

     怎么会放过羞辱萧氏的机会,萧氏现在真的没有想到。虎落平阳被犬欺,现在连大牢里面的狱卒都敢欺负自己,萧氏看来真的富贵的日子过多。现在一点儿也不适应,想要反手打着狱卒。为首的狱卒笑眯眯的说道:“老夫人,我劝着你老老实实的待着,省的那一天就这样去了,你也不知道。”

     说完哈哈的笑着让身后的狱卒抬着段智茹离开,“不行,你们把茹儿放下,你们要把茹儿抬到哪里去?放下。”萧氏好不容易能单独跟着段智茹相处,不能因为段智茹死了,他们就要把她抬走。“我们大牢里面可不要死人,自然是扔到乱葬岗去了。你放心好了,你这貌美如花的女儿死了确实可惜。

     不过相信很快就会成了野狼的食物,抬走,还愣着做什么。”萧氏想起身,可是还有狱卒拦着萧氏,最后萧氏就眼巴巴的看着段智茹的尸体被抬走。萧氏气疯了,想要留着段智茹。可是萧氏现在有什么资格留着,“你就知道看着,难道不能想想办法,茹儿可是你的亲妹妹。”

     段智平就一点儿用也没有,当初自己怎么瞎了眼的看上段智平。被段智平勾搭上,连肚里的孩子都配上。萧氏多么不值得,如今连段智茹的命也配上,萧氏活着还有什么希望。不过就算死了,萧氏也不会放过段智睿。都是因为萧宰相和段智睿不帮着段智茹,否则的话,段智茹怎么会自寻短见。

     萧氏满腔的怒火,心里无处可发。再等到萧氏闭上眼睛入睡,一闭眼眼前都是段智茹临死前的样子,萧氏眼中的泪水不住流下来。觉得对不起段智茹,那么年轻,段智茹就离开人世。还有很多美好段智茹没有享受到。段智茹在大牢里面撞墙自尽的消息,很快也传遍了整个京城。

     段智睿没有想到段智茹那么刚烈,就那样去了。段智睿心情有些沉重,何松竹看出来,轻轻的问道:“相公,怎么了?”段智睿没有瞒着何松竹,何松竹有些诧异的盯着段智睿:“相公,你在说什么?你没有骗着我吧!茹儿现在真的死了。”“嗯!竹儿,我没有骗着你,我就是心里有些难受。

     你说如果她求着我的时候。我去见见她。哪怕不能帮着她。就是安慰她,也许她也不会走上这样的路,竹儿,我是不是心太狠毒了?”段智睿有些不自信的盯着何松竹。何松竹心疼的说道:“怎么会呢?相公。在我的心里。你最好了。你别想这些事情了,那都是个人的姻缘造化。

     跟你没有关系,再说了。你怎么安慰茹儿,你怎么去帮着她。她肯定想要有人能够帮着萧氏还有段智平出来,你能做到吗?你也不能做到,毕竟他们真的做了恶事,总是要受到惩罚。所以,相公,你就别多想。凡事想开一些就好,要不然你皱着眉头,心里烦,我也跟着你一样。”

     段智睿拥着何松竹入怀,“竹儿,我就知道你最好,有你在身边真好。听说他们把茹儿送到了乱葬岗,我想去把茹儿安葬了。”段智睿告诉何松竹自己的决定,何松竹点点头:“嗯!这个是应该的,毕竟茹儿是我们的妹妹。只是现在不知道萧氏怎么样,会不会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

     “就算她后悔又能怎么样,一切都已经改变不了。”段智睿无奈的叹着气,可惜了段智茹一条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去了。萧氏和段智平作恶多端,怎么还好端端的在牢房里面待着,真的让段智睿觉得不公平。很快何松竹就在段智睿的怀里入睡,段智睿瞧着何松竹熟睡的容颜。

     轻柔的抚摸着,心情觉得很安定。慢慢的陪着何松竹一起入睡,连着五日过去。圣上最后还是下了圣旨,萧氏和段智平还有连带着平阳侯府的几百口人都要被斩,平阳侯府这一次算是满门抄斩。圣上还特意下了圣旨,谁也不能给平阳侯府的人求情,否则连坐。吓得谁也不敢在圣上的面前胡言乱语。

     要是引火烧身,那可就不好。尤其段智茹的夫君还特别庆幸,自己早些的休了段智茹。段智睿死了也好,自己总算可以解脱。再去找新的媳妇,人生就是这样,离开了谁都能活着。就算有一天圣上驾崩,还会有新皇帝继位。等到来年春天,萧氏和段智平等人就要被斩首示众。

     让京城的百姓都看着萧氏他们的下场,萧宰相作为萧氏的亲大哥,最后还是来到大牢探望萧氏。萧氏眼睁睁的盯着面前的萧宰相,还是一身朝服,充满了活力。萧宰相淡淡的说道:“你怎么能作出这样的事情来,你知道我现在在朝中因为你,抬不起头来。”萧宰相一来就责怪着萧氏。

     萧氏冷眼瞪着萧宰相,什么话都没有说。萧宰相已经提前的让狱卒安排,现在是跟萧氏单独在一间屋里,“那可真好,我也算做了一件好事。”萧氏云淡风轻的话不由的让萧宰相皱眉,“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让我说多少遍,都是一样,就要让你抬不起头来,有些话,我还没有说出去。

     如果我真的说出去,你觉得你这个宰相的位置还能做吗?”萧宰相用手指着萧氏:“你现在好大的胆子,都已经沦为阶下囚,你还想威胁我。我告诉你,我可不会被你吓着。”萧宰相现在位极人臣,还害怕着在大牢里面的萧氏。萧氏仰着头哈哈笑着:“你恐怕还不知道,我可留着我们当初的婚书。”

     萧宰相的脸色顿时变了,“你说什么?”萧氏一直等着萧宰相的到来,没有想到萧宰相来的那么晚,现在那就怪不得萧氏无情无义。“你怎么会有,你在骗着我,有本事,你拿出来给我看一眼。我就相信你说的话。”萧宰相心里有些紧张的遐想着,当初自己不是把婚书都处理。

     萧氏手中怎么会有,肯定没有。萧氏在骗着自己,萧宰相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冷静下来。萧氏嗤笑着:“你觉得我如果没有的话,我会说出来吗?既然我能说出来,我就肯定有。当初你让身边的同生处理了,可是你没有想到。同生早就在暗中觊觎我,我不过抛着几个媚眼。

     同生就乖乖的把婚书给我了,你没有想到吧!”敢情萧氏都在防着萧宰相,“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萧宰相趁着自己现在还有耐心的询问着萧氏,“我想干什么,我想问你。为什么要那样对着茹儿。茹儿到底哪里做错了。你作为茹儿的亲舅舅,起码能安慰茹儿,可是你倒是好,就给一百两银票打发茹儿。”

     “那你觉得我还能做什么。你作出这等不要脸的丑事。跟继子私通。毒害夫君。我还能怎么帮着你。你自己告诉我呀!”萧宰相也有自己的理由,确实不好帮着。“我就不相信,你去圣上面前说几句好话。会怎么样?会让你没有了官位吗?”萧氏明显不相信的瞪着萧宰相。

     “行了,我现在也不跟你说这些废话,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把婚书给我。”萧宰相心心念念的只有婚书,萧氏冷笑着:“我为什么要给你,再说了,婚书我怎么会带在身上,我放在一处隐蔽的地方。有人专门替我看守着,很安全。如果我出了一点儿意外,这份婚书就会出现在圣上御书房。

     你这个宰相恐怕也做到头了,欺君大罪,圣上会饶恕你吗?”一想到这一幕,萧氏的心里不禁信心万分,只有这样才能缓解萧氏的丧女之痛。“茹儿已经去世了,我也没有办法,你现在想怎么样,才肯把婚书给我。”萧宰相好言好语的求着萧氏,萧氏哼着:“你想要婚书,我可以给你。

     但是我有两个条件,你只要答应,我就把婚书给你。”“什么条件?”先要说好,如果萧宰相做不到,怎么答应萧氏。如果萧氏出一些无理取闹的条件,萧宰相也不傻。“大哥,你也不用那么害怕,其实很简单。第一个条件就是杀了段智睿,第二个就是你自杀死在我的面前。”

     萧氏得意的盯着萧宰相,萧宰相气愤的指着萧氏:“我看你现在真的疯了,这样的话,你也说的出口。”“我有什么说不出口,我告诉你,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也不害怕,要不是你们茹儿也不会死。我要给我的茹儿报仇,报仇。”萧氏满腔的怒火都撒在萧宰相的身上。

     萧宰相突然觉得今日自己来探望着萧氏,那就是一个错误。很想要了断面前的萧氏,可是萧宰相也不确定萧氏说的话,真的还是假的。万一婚书真的出现在圣上的御书房,可想而知,萧宰相的官位肯定不保。“那你总要给我时间让我考虑考虑?”萧宰相试图拖延时间。

     “好,我就给你三日的时间,如果三天的时间一到。你不把段智睿和你自己的人头放在我的面前,我的人就会把婚书呈给圣上。”萧氏咬着牙坚定的盯着萧宰相,萧宰相心一横的说道:“好,我答应你就是。”很快萧宰相就离开大牢,回去宰相府,一个人关在书房很久很久,都没有出来。

     谁也不知道萧宰相在书房做什么,想些什么。萧氏被带回牢房中,段智平着急的问道:“怎么样,母亲,我们能出去吗?”段智平关心的事情跟萧氏不一样,萧氏真的瞎眼。才会看上段智平,萧氏没有理睬段智平。闭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段智平真的很着急:“母亲,您倒是说句话呀!”

     段智平着急的不行,可是瞧着萧氏一脸的平静。是不是他们能出去了,萧宰相愿意帮着他们,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段智平尤其的激动。萧氏斜视段智平:“我还能说什么,我们都是将死之人,我还能说什么?”“不是,母亲,刚刚萧宰相不是来了,他难道不是来帮着我们的吗?”

     段智平还真的天真,萧氏微笑着:“不是,你想多了。”“那母亲,我们难道真的要在这里等死吗?”段智平不想死,人生还那么美好。荣华富贵的日子还没有过够,段智平还想活着。“母亲,您难道没有求着萧宰相,让他在圣上的面前多多替我们美言几句,母亲,我求求您了,母亲。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萧氏瞪着段智平一眼,“没用的东西,你早就应该去死了。”比段智茹早死才好,反正也不晚。黄泉路上,萧氏也不寂寞。有那么多的人陪着自己,萧氏心里舒服多了。不再理睬段智平,任凭段智平怎么求着萧氏,萧氏都没有理睬段智平,更别说搭理段智平。

     第二天清晨,段智睿来打大牢探望萧氏和段智平。段智平见到段智睿来了,迅速的跪在段智睿的面前:“大哥,大哥,你要救救我,我真的冤枉的。都是她,都是她勾引我的,大哥,你相信我,这个女人太恶毒了,一直恨着爹,她逼着我,大哥,你要救救我,大哥,我们可是亲兄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