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寒门宠妻 > 436 逼婚(一)
最快更新寒门宠妻 !

    这样她们做女儿的也放心,李嫣然连连点点头:“就是,娘,我爹有什么错,你及时跟着我爹说,让我爹改正就好。你也别惯着我爹,不跟我爹说的话,我爹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错在哪里,娘,求您了,好不好?”撒娇的缠着周氏的手臂,周氏也想答应,可是周氏实在没有办法。

     只能板着脸:“对不起,你们都别劝着我了,我已经想清楚。”何松梅和何松菊交换一个眼神,最后无奈的往后退了几步。不吱声,周氏的脾气她们还是清楚,平日看着没什么脾气,可是一旦脾气上来。谁也劝不住周氏,更何况如今何松竹还不在,要是何松竹在,兴许还能帮着劝劝周氏。

     李嫣然一脸的失落,低着头:“娘,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会再提,娘,您别因为这个生我的气,就不理睬我了。我什么都不管,我就认定你是我娘,不要嫌弃我。”李嫣然打起精神的望着周氏,周氏轻柔的拍着李嫣然的手臂:“放心好了,我不会不认你这个女儿。”

     李嫣然点点头:“嗯!娘,我就知道您最好了。”莞尔笑着,周氏也不去想着李如峰的事情,既然跟孩子们说清楚。相信孩子们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周氏真的没有什么大的想法,如今平安生下肚里的孩子。周氏就觉得一切都好,很快李嫣然就跟着谢明奎一起回府去,毕竟新年中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忙。

     何松梅依依不舍的拉着周氏的手,“娘,您要保重自己的身子,要是有什么不舒服。赶紧告诉丫鬟,去请大夫来。或者赶紧去找三妹。另外也别忘记派人去定国侯府通知我一声。”如果可以的话,何松梅真的想守在周氏的身边。可是何松梅也知道,不可能。定国侯府现在离不开自己。

     明氏和定国侯府新年都没有回来,还在江南游山玩水。玩的不亦乐乎。何松梅还真的有些想念明氏,就算明氏平日对自己很严肃。但是明氏是为了崔墨然好,何松梅不会记恨着明氏。崔墨然也知道何松梅舍不得周氏,在心里想着,有时间就带着何松梅回来看看周氏,也好让何松梅放心。

     周氏轻笑着;“梅儿,你就放心好了,我没事。身边那么多人伺候。倒是你,可别有什么小脾气,世子,要是梅儿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告诉我就是。我来管教梅儿。”周氏也算一定程度上面的护短,崔墨然笑眯眯的说道:“娘,梅儿很好,就算有不对的地方,那也是我不对。”

     崔墨然的话说的周氏和何松梅的心里都很舒坦,何松菊下意识的盯着林子安。似乎在告诉林子安。要向崔墨然多多学习。林子安宠溺的笑着,以前从未想过崔墨然会如此油腔滑调,目送着何松梅和崔墨然上马车。马车慢慢消失在周氏的眼前。作为母亲,周氏舍不得。

     有些时候不能当着女儿的面表现出来,有很多的苦楚只能一个人的时候独自承受。何松菊也拉着周氏的手:“娘,时辰不早,大姐和大姐夫走了,我们也该回府去了。”依旧不舍的盯着周氏,周氏笑着;“好了,好了,你们都走吧!对了。下一次记得把玉儿带过来给我瞧瞧。

     我已经好些日子不看到玉儿了,有些想念玉儿。”“知道了。您就放心,下次肯定会带着玉儿一起来。”就是今日天气太冷。何松菊就算想要带着玉儿一起来。长公主和林通也不会愿意,何松菊不想惹长公主生气。虽说现在长公主对自己的脸色好了不少,何松菊知道,那还是托了玉儿的福。

     长公主当面没有说自己什么,段智睿和明娴也该回去。何松竹肯定在府上等着他们回去,周氏现在一个人也孤单。“等等,我跟着你们一起去看看竹儿。”周氏可还惦记着何松竹,段智睿当然欢迎。有周氏陪着何松竹说说话,何松竹也不至于一个人在床上那么闷。

     明娴高兴的上前搀扶着周氏,周氏笑眯眯的随着明娴一起到了段府。来到何松竹的院子,走到屋里。何松竹惊喜的望着门口出现的周氏,“娘,您怎么来了?”“怎么,我就不能来看看你了。”周氏板着脸,何松竹讪讪的笑着:“娘,您瞧您说哪里的话,我巴不得您来看着我,来,赶紧坐下来。”

     明娴迅速的扶着周氏坐在何松竹的床边,“你呀!觉得怎么样?”周氏细心的问着何松竹,何松竹微笑道:“没有什么,就是有些难受。不能沐浴,头发都难闻。”段智睿管的很严,何松竹不想让段智睿生气。其实想想也挺好,有个人能管着自己,周氏点着何松竹的额头。

     “你现在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智睿这是为了你好。你可千万别说智睿,记住没有?”周氏可不想何松竹找段智睿的麻烦,跟着段智睿吵架。伤了夫妻之间的感情那可不太好,“我知道了,娘,您就放心好了。对了,明娴,你下去玩吧!”何松竹有些私密话想跟周氏单独的说一说。

     明娴很快就答应的离开,周氏抬起头:“有什么话,你想问就问。”反正李嫣然也问过,周氏也不在乎多回答何松竹一遍。“娘,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想问你的。”何松竹见到周氏猜到自己的小心思,下意识的想要反驳。“那既然没有的话,那就算了。”周氏浅笑的拍着何松竹的玉手。

     何松竹有些为难,到底该不该跟周氏提起。“算了,娘,我想问你最后一遍,你跟爹是不是没有可能了?”重归于好还可以吗?周氏没有瞒着何松竹:“竹儿,今日嫣然和梅儿、菊儿都问着我,劝着我跟着他和好。可是竹儿,你知道吗?我心里真的不甘心,为什么一个一个都来指责我。

     劝着我,要跟他重归于好,我没有看到他的行动。竹儿。我真的不想再去考虑这件事情,难道你也要跟着她们一样缠着我问。”何松竹心疼的说道:“娘,您别这样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再说了,嫣然妹妹和大姐、四妹也是心疼你。关心你,为了你好,你可别误解她们的好意。“

     周氏没有吱声,低着头,何松竹真的不想问着这个问题。可是李如峰来求着何松竹,何松竹实在没有办法。毕竟受人之托,总要尽心尽力的去做。“娘,如果您实在不想提这件事情。我以后就不提了。别伤心了,别伤心。”安慰着周氏,周氏抬起头:“竹儿,我也不是怪着你。

     我只是暂时还不想考虑这件事情,你别逼着我,好吗?”“好好好,娘,我不逼着你,不逼着你,我不提这件事情了。不提了。”好不容易哄着周氏,何松菊和林子安一路上,就听到何松菊在左右的暗示林子安要跟崔墨然学习。可是林子安丝毫动静都没有。何松菊不免有些生气。

     一直低着头,在把玩着手帕,何松菊不说话,林子安也不说话。林子安又不傻,怎么可能不懂何松菊话里的意思。只是林子安还想逗着何松菊玩玩,还从未没有到何松菊说喜欢自己,更别说爱着自己。林子安很想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何松菊不喜欢自己,只是为了玉儿跟自己在一起。

     林子安就万箭穿心的揪心。何松菊在心里骂着林子安,一点儿也不知道哄着自己。难道说几句好听的话。林子安会死吗?何松菊发誓,再也不主动的搭理林子安。夫妻两个人还在闹着小脾气。长公主和林通一大早也出去拜年,去了林通爹娘的府上,也就是长公主公婆的府上。

     之前可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长公主居然想去给林通爹娘拜年。林通刚刚听说长公主这个决定的时候,不免有些诧异的盯着长公主:“你想好了吗?”长公主仰着头:“怎么,你觉得我不可能去吗?”“公主,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我了。”林通着急的解释,可是解释似乎在长公主眼里那么虚假。

     “哼!林通,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本宫可从未给你爹娘拜过年。你是不是觉得本宫这一次去,没有安什么好心。”长公主在故意的为难林通,林通额头都已经冒汗,“公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必要去给他们拜年。”长公主可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林通心尖上的人。

     自己爹娘什么德行,林通哪里会不知道。在林通当初娶长公主的时候,他们就不少的怨言。后来更别说知道长公主养了不少的男宠,他们就更加的从心里厌恶长公主,还曾经劝着林通跟长公主和离。是男人都受不了这样的屈辱,偏偏在他们的眼里,林通就是犯贱,天下的女人也没有死光。

     何必要跟长公主这样不知道羞耻的女人继续过日子,就算长公主给林通生下了林子安。林通的爹娘也在怀疑林子安是不是真的是林通的亲生儿子,只是碍于面子,要不然他们还想让林通和林子安滴血认亲。所以林通的爹娘对林子安也没有什么好的态度,“为什么没有必要,他们不是你的爹娘吗?”

     长公主撇了林通一眼,故作沉思:“还是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长公主瞪着林通,林通赶紧摆摆手:“没有,决定没有,公主,你别胡思乱想。”长公主心里放心了,“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赶紧收拾准备去吧!菊儿和安儿估计应该快到了,我们也该出发走了。”

     长公主昨日就吩咐管家准备好礼物,今日要去给林通的爹娘拜年。林通没有办法,现在长公主既然决定好。那就算天塌下来,长公主都要去。没有办法,林通只能随着长公主一起去,只是长公主现在还在坐月子。林通一下子想到了,“公主,大夫说,您现在需要躺着好好休息,不能动弹。”

     说着林通就主动的扶着长公主躺下了,长公主平静的说道:“我没事,我可以去给爹娘拜年。”长公主为什么一定要坚持,林通还真的想不明白。“公主,您到底想去做什么,您直接告诉我一声,好不好?”算林通求着长公主。长公主板着脸:“我没事,你就放心好了,我可以去给你爹娘拜年。”

     长公主一脸的坚持。林通实在没有办法劝说长公主。只能跪在长公主的面前:“公主,如果您一定要去的话。那您就从我的身上踩过去。”林通这是什么意思,长公主眯着眼:“林通,你现在居然敢拦着本公主,你是不是觉得你在府上过的日子太舒服,没有人管着你,还是本公主对你太纵容。”

     长公主沉着脸,林通心里在滴血:“公主,您真的没有必要去。我会代替您给他们请安,真的,公主。您现在还在坐月子,您就听我的话,好好的躺在床上休息,如果我有什么让公主生气的地方。公主打着我就是了。”说着林通就拿着长公主的手开始抽打着自己的脸颊。

     长公主哪里会舍得,迅速的收回手:“林通,你太过分了,你给本公主出去。出去,本宫不想看到你。你出去。”林通慢慢起身,长公主现在气的不去看着林通,别过脸。林通直接坐在长公主的床边。轻柔的从背后抱着长公主:“公主,我知道你想去,肯定有你的想法和理由。

     只是你真的没有必要在乎他们,我现在不把他们放在心上。我的心上只有你和我们的孩子,真的。公主,你相信我,我没有骗着你。如果我骗着长公主的话,那就让我林通不得好死。”生怕长公主不相信自己,林通竖着手发誓。长公主迅速转过身子。“呸呸呸,不能胡说。”

     其实长公主听到一些风言风语。林通的爹娘让林通离开长公主府,重新回去娶妻生子。长公主当时听到。就气愤的不行。自己生女儿的时候,他们没有过来瞧着长公主,长公主就不跟他们计较。现在居然可恶的想要让林通离开长公主府,甚至还要林通重新娶妻生子,在他们的眼里。

     自己这个长公主是不是就跟摆设一样,一点儿用处都没有。林通最近也没有闲着,很烦躁。现在见到长公主不顾自己的身子也要去给爹娘拜年,想必这件事情长公主已经知道。毕竟长公主府的人可不是吃素,“公主,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我不会娶其他的人,就算爹娘逼着我也没有用。

     我都这样大的人了,公主,你相信我。别去了,好好的躺在床上休息,什么都别想,我很快就回来。”长公主不舍的抱着林通:“那你早些回来,别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要不然我可不会原谅你。”说着还捏着林通的手臂,林通浅笑着:“公主,我知道了,那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目送着林通离开的背影,长公主在心里祈祷着,林通早些回到长公主府。这样长公主心里才算安心,不过想到林子安还有刚刚出生的小郡主,长公主心里顿时温暖了不少。林通一身白衣出现在林府,林通的爹娘早早的就在门口等着林通。见到林通出现自然很高兴的上前迎接林通。

     “你总算回来了,赶紧进来吧!”说着上前准备拉扯着林通进屋,哪里知道林通停住脚步,林通的娘许氏有些气愤的说道:“怎么,如今到了家门口,连进去都不愿意进去,是不是长公主教你这样的?”许氏这辈子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林通的身上,林通可是许氏的嫡长子。

     可是林通倒是好,最后娶了长公主。成了没有实权的驸马,许氏在心里无数次的懊悔,恨着长公主。如果长公主真的温柔善良,贤良淑德,许氏也不说什么。只是长公主有先皇的宠爱,在府上养着面首这件事情,就的确让许氏忍受不了。没有想到先皇还支持长公主,纵容长公主。

     许氏一个妇道人家,就算心里对长公主有再多的不满,也没有办法。只能埋在心里,如今一切都不一样。长公主已经风光不在,林通都被长公主休了,何必再回到长公主府,许氏冷眼瞪着林通。林通瞧着生养自己的母亲,两鬓已经有白发。林通心里一软,“母亲,我就是来看看您和父亲。

     看到你们身子健朗,我也放心多了。”“你倒是放心了,可是我们呢?”许氏用力的拍着自己的胸脯,林通不舍的上前拉着许氏:“母亲,您这又是何苦?”“我何苦,通儿,你过来给母亲拜年,连进去都不愿意进去。你让母亲的心里怎么想,还有,你看看你父亲,都已经六十的人了。

     我们想要见到你一面,那真的比登天还要难。前段时间你离开京城,去江南。连说都没有跟我们说一声,是不是在你的心里,你已经忘记我们了。是不是,你倒是说话呀!通儿。”林通瞧着在一边站着的父亲,确实已经老了。林通最后只能扶着许氏,哄着许氏进入大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