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11章 马场惊魂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随着琉璃盏缓缓移开,头顶桃红色花瓣、如同小桔子一般大小的六个玫瑰酥就显露出来,周身炸的酥黄的饼身衬着白玉的碟子,看起来赏心悦目。

     传闻嘉和公主嗜甜品如命,御膳房每出新的点心,第一个先送的绝对是嘉和公主宫里。邀请东方溶的同时,阮流烟也在观察她脸部的表情。果然,在她打开紫晶琉璃盏的那一刻,东方溶的投来的眸色明显一亮。

     “不了。”不易察觉的动了动喉结,东方溶开口拒绝阮流烟:“本公主自幼吃遍宫内点心,看这成色不过尔尔,我没兴趣品尝你做的什么点心。殷婉仪,我想邀请你去马场陪我转转,你敢不敢跟本公主一起呢?”

     “能陪公主是臣妾的荣幸,不过臣妾的早膳还没用完,可否容臣妾用过早膳?”阮流烟的要求让东方溶有些意外。

     之前到那些妃嫔宫里,那些女人要么唯唯诺诺,要么就是一脸苦瓜相让人看的倒胃口,还有甚者偷偷吩咐手下去请皇兄过来。真是笑话,她们以为皇兄会责怪她?也不看看自己是哪根葱蒜。

     她此番来是势在必得的,反正带来的人已经守紧了重华宫大门,谅谁也没那个胆子敢闯出去。打定主意,东方溶大方应下:“好,本公主就等着你。”

     阮流烟友善的朝她笑了笑,低首继续进食,这次她直接用象牙筷夹起了一个玫瑰酥到唇前,一手托着防止点心渣掉落,她轻启薄唇咬了一小口。她的吃相是优雅的,这次也没有再邀请东方溶。

     对于嗜甜品如命的东方溶来说,阮流烟这种轻品慢嚼的吃法对她是种折磨,加上想起阮流烟方才得形容玫瑰酥说的话,她不自觉咽了咽口水。强迫自己移开视线,东方溶开始打量四周。

     对于她的细微变化阮流烟当然是察觉的,事实上对于嘉和公主的到来她是毫不惊疑的,传闻只要是晋级的宫妃,东方溶都会前去拜访一番,最后的结果通常是宫妃刚升起的位分又降了回去,理由无一例外是冲撞公主,大不敬之类。

     但现在看来这位嘉和公主好像并无外面传闻中的刁蛮无礼,不好相与。偶尔的对视里,阮流烟还能感受到东方溶眼底的那一份澄净。

     不过…澄净心思的人,好像更易受人挑拨、蒙蔽,甚至被当成枪使。

     心思流转间,阮流烟抽出帕子净唇。

     茗月适时递来清茶漱口,漱口过后,她对着已有些不耐烦的东方溶开口,“公主,臣妾已经好了,我们出发吧。”

     东方溶扫了她一眼,冷哼一声率先走了出去。阮流烟对着茗月点点头,茗月意会,临出门时将秋罗早已准备好的食盒带上。从重华宫到皇家马场还有一段距离,东方溶显然有备而来,准备好的马车早已等在宫门前。

     一前一后上了马车,随着车身晃晃悠悠的前驶,东方溶敛了眼帘靠在车身闭目养神,阮流烟也不打扰她,只偶尔挑了帘子望马车外面。马车内连同宫女凉音,茗月共坐了四个人,却比没人坐时更显静谧。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候,身下马车缓缓停了下来。

     到了马场下了马车,双脚踏在草地眺望远处,阮流烟才真正感受到了这块土地的辽阔。这里空气更加纯净,远处天际白云飘散,偶有鸟类叫声从东面树林传来,让人更觉心旷神怡。皇家马场都是有专人打点的,公主大驾早已有人上前相迎,东方溶好似这里的常客,径直走到了展台欣赏挑选兵器,转了一圈,空手而归的她来到阮流烟跟前来,“你会不会骑马?”

     “回公主,臣妾对马术一窍不通。”摇了摇头,阮流烟“如实”相告。在殷忠贤提供的殷明珠的讯息里,“她”的确是不会骑马的。

     “你不会啊?”东方溶夸张的叫起来,随即意气似的拍了拍阮流烟的肩膀,“本公主可以教你啊!殷婉仪,我今天心情好,不如就由本公主教你骑马吧?”

     “这…”将东方溶那一抹狡黠收进眼底,阮流烟故作为难的样子开口:“臣妾自幼时被马儿吓过一次就再未曾练习骑马了,加上臣妾愚钝,恐怕会让公主失望。”

     “你这是信不过本公主?”东方溶双眉一挑,“你就放心吧?我等会儿让人去给你找一匹全马场性子最温和的马儿,绝不会叫你摔了的!”面对东方溶的保证,阮流烟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答应,随即跟着马场的人去换衣物。

     身后东方溶得逞的样子阮流烟能想像的到,现在她已经能确定嘉和公主是受了某个人的教唆而来。上次的薛淑仪是无关紧要的人,这次的嘉和公主却不一样,她是皇帝的亲妹妹,被她挑衅的妃子恐怕千个也敌不过一个嘉和公主。能让东方溶乖乖的指哪打哪,东方溶背后的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换好衣物,阮流烟再次来到了马场,而东方溶口中所说的全马场性子最温和的马儿也被牵了来。这匹马浑身雪白,只余两耳处有黑色绒毛点缀,静立在草地,从外形看的确像是匹温和的马儿。

     东方溶的良骑一如她本人的风格,是一匹浑身上下枣红色的汗血宝马,稳稳的端坐在马背,双手拉着缰绳,东方溶一脸的神采飞扬,“殷婉仪,你快上马!”

     在马场驯马师傅的帮助下,阮流烟勉强上了马身,紧紧的扳住马鞍,她一动也不敢动。东方溶一看她如临大敌的样子,不由乐了起来,“马儿又不会吃人,你做什么这么怕?虎三,你先牵着缰绳带着她走两圈。”

     “小的遵命。”名叫虎三的抱拳,随即听令的牵着白马在附近转悠。几圈下来,阮流烟依然不敢自己抓住缰绳,东方溶骑着马奔跑一圈,看到阮流烟如此,不由翻身自马上而下。“把缰绳给我。”

     走近了来,东方溶吩咐虎三。虎三领命,低垂眼帘将手中缰绳递了过去,阮流烟坐于马上,眼角余光瞥到虎三右手悄悄的朝着身侧摸去。谁料顷刻间寒光一闪,掏出来竟是一把明晃锋利的匕首。

     “公主小心!”

     想也未想脱口而出,阮流烟惊叫。

     早在她提醒的那一刻,东方溶就反应敏捷退开了去。一方暴露,其他各处的行刺者纷纷现身,赶来护驾的御林军与刺客展开厮杀,一时间马场大乱。

     “虎三”一刺未果,自知再次得手甚难,似是怪阮流烟坏了他的好事,竟转身向她奋力刺来。匕首的寒光凛冽,置身马背的阮流烟浑身像是定住了,只能眼睁睁望着匕首到了跟前。

     “炝!”千钧一发,刺客的身后忽然挥来一条鞭子,鞭尾如蛇一般灵活的缠住了刺客的右手,东方溶手下发力,刺客手中匕首应声而落。原来东方溶腰间系着根本不是一条花纹腰带,而是她早已用惯的血玉软鞭。双手持鞭牵制住刺客,东方溶冲着阮流烟大喊:“还不下马!”

     阮流烟如梦初醒,翻身扑下马背。落地的那刻她转头看东方溶,只见东方溶竟已将那刺客狠狠甩出了去,刺客滚了几圈,猛吐几口鲜血昏死过去。小白马背上没了人便跑开,不远处东方溶扑了过来,“你没事吧?”

     “没事。”借助东方溶的臂力起身,阮流烟与她相携站在一处。四周护卫刺客战作一团,又有刺客扑来,东方溶手持血鞭迎了上去。置身这刀光剑影,阮流烟忽感脚底一硬,低头望去,望见脚下泛着冷光的匕首刀柄。

     将匕首捡起牢牢握在手中,她俯低了身子观察场中之势。此时源源不断的御林军涌进来,行刺的刺客渐渐不敌,只有那么几个还在负隅抵抗。东方溶收了血玉鞭在御林军将士的簇拥中朝阮流烟走来,待她走近,最后的几个刺客也随之被诛杀殆尽。

     “你还好吧?”见她面色苍白,东方溶上前扶住了她的身子。阮流烟点点头,“还好,还能走的动路。”被这句话逗笑,东方溶伸手去搀她的手臂。

     就在那一刻,一直在东方溶身旁作护卫状的一名“侍卫”攸的面色变的阴狠,出其不意举着匕首刺向东方溶,阮流烟大惊,来不及出言提醒,她整个人下意识的扑了出去挡在东方溶身前!东方溶还在诧异她的举动,直到对方绵软的身体倒在怀里,她方清醒发生了何事。

     与此同时,行刺的那名“侍卫”胸前也被狠狠的插了一把匕首,这是方才阮流烟在地上捡的那把,此时正完好无损的插在了行刺之人的胸膛里。这人瞪大了眼睛,似是不信自己会失败,然而等不到他倒下,其他御林军已一拥而上,将其剁成肉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