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22章 疯子手段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主子,都缝好了,完工了!”

     用牙咬断最后一根螺线,茗月献宝似的对着阮流烟禀告。

     院里里放着的是早已准备好多时的一人高的展架,所有的东西都已缝制好,秋容秋罗也过来帮忙。几人把这几天不分昼夜筹备的几个“字”一排悬挂好,在风中将潮气都吹散去。这些做成字的布料都是用鹿油浸泡过的,灌入气体后便会鼓起来,字体渐渐成形,到时候布料漂亮的外形和繁琐花纹也会显现出来。

     不过最重要的一样东西还不能放进去,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个便是阮流烟给东方溶准备的生辰礼物,后天就是东方溶的生日晚宴,阮流烟有自信她这个礼物宫内无人能模仿比拟,她等着看东方溶看到礼物时的惊喜模样。

     自阮流烟被禁足以后,有关殷明昊的那件事也尘埃落定。瑾王爷亲自交代处办的这件事,任谁也不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徇私枉法。这一个月里,殷明昊的案件也经过了一系列的审理,他的罪行是过失杀人,但念在并非故意伤人,加之殷忠贤多年来“战战兢兢”对朝廷一心一意,最后判定是执行刑罚流放一年。

     对于这样的结果殷忠贤只能恭顺应下。子不教,父之过,本身皇帝没找他问罪就已不错,他是万万不敢在东方恪面前提及此事。至于东方瑾,殷忠贤跟他的这道梁子算是结下了。

     早上乾清宫派人传来了一道口信,还送来了腰牌,说是准许阮流烟在殷明昊流放之前去探监。这个突然的口谕阮流烟还有些惊讶,后来才知道居然是殷明昊在牢里要求见她,他说想在流放前见姐姐一面。殷忠贤向皇帝转达了他的意思,不知道殷忠贤是怎么说的,皇帝居然应允了。

     外人眼里,殷明昊就是她的感情甚好的亲弟弟,阮流烟很明白这一点。所以口谕一下来,她就吩咐茗月准备出宫的要穿的衣物和要带去的银两和吃食。既然要探监,就该有个探监的样子。

     她们出宫的行头弄的很低调,阮流烟的秀发也是自进宫以来第一次又重新披散下来,打扮成寻常世家小姐的样子,而茗月则还是她的丫鬟,随行的是宫里的两个小太监,小六和小九,秋容秋罗则还是留在重华宫守着。

     坐上马车出了宫,掀帘望身下马车慢悠悠的行驶着离宫墙越来越远,阮流烟居然有种重新站在蓝天白云下,呼吸新鲜空气的感觉。虽然不确定身边有没有影卫跟随,但一切都没有那么压抑了。

     赶车的车夫很尽责,半个时辰后,马车准时在京兆狱街道入口停了下来。茗月首先下了马车,然后扶阮流烟下来,吩咐车夫找个地方停留等待,她们朝着京兆狱而去。

     两人走近监狱大门,守门的两名狱卒举起长刀拦截,不得不说东方恪给的这块腰牌是跟好用,见到这腰牌,守卫即刻收起长刀,其中一人匆匆而去,不一会儿一位身着官服的微胖男子匆匆而来。来人名叫韩鹭,是这里的狱官,简单交流后,他毕恭毕敬的领着阮流烟二人进的牢房去。

     阮流烟的身上披着披风,一手搭在茗月手心,跟随韩鹭后面进了牢房。这是阮流烟第一次见到大牢的样子,越往里,光线就变的越来越暗。拐了几个弯以后,沿途两路甚至已经点燃了火把。道路两旁的牢房里关押了形形□□的犯人,见到有人进来,纷纷扑在牢房的护栏哀嚎哭叫,更有甚者,还探出手来乱抓乱扒,样子着实疯狂。

     “主…小姐,我怕。”茗月终于受不了,身子更贴近阮流烟,阮流烟一手拍了拍她的手面以示安抚,另外一只手将她抓的更紧了些,“别怕,没事的。”

     走在前方的韩鹭似是察觉到两位女子的异样,顿时朝着四方大吼一声,“都干什么!都给我回去好好呆着!再嚎——,再嚎晚上全部没饭吃!”随着这声怒吼,一时间哀嚎的犯人全缩了回去。阮流烟和茗月也被这中气十足的一声吼惊得浑身一震,回神望见韩鹭不好意思的冲她们歉笑。他是粗人,怎么就忘了身后这两人是娇滴滴的女子呢?

     阮流烟微微笑了笑表示不介意,韩鹭愣了一下,连忙转身往前带她们往前走。也不知道这女子是那殷明昊的什么人,居然在这个关口来探望他,这个纨绔子下场完全是罪有应得!不过不管这女子是什么人,也不是他能肖想的,甩了甩头,韩鹭脚下步子迈的更大了。

     很快就把阮流烟带到了殷明昊所在的牢房门口,打开牢门,韩鹭暂时退开了出去。殷明昊所在的看房还算干净,里面有床铺,方桌、茶壶一应俱全,他是独间,想来这应该是金琳上下打点的结果。里面的人躺在床铺背对着牢门方向,阮流烟站在牢门外停留一会儿,最终迈步走了进去。

     “昊弟,我来看你了。”

     殷明昊对她的声音熟视无睹,阮流烟也不恼,将带来的的食物和酒一一摆上桌,然后将两个酒盅各自倒满。

     她这么安静,过了一会儿,侧躺在床铺对着墙面的殷明昊倒是有些稳不住了。“腾”的一下坐起身,他大踏步来到桌前坐下,伸手去端桌上的酒盅:“看到我这个下场你是不是很高兴?贱—骨—头—”

     “当然高兴。”阮流烟冷冷道,随即一把夺过殷明昊手中的酒盅泼到地上,“你不是贱骨头,别喝贱骨头送的酒。”

     “你!”一把掐住阮流烟的脖颈,殷明昊的眼神又凶又狠,“贱丫头,你敢泼我的酒?还真把自己当殷家的种?当自己是我殷明昊的庶姐?”阮流烟被这股子手力掐着,抬首与之对视,眼神冰冷异常,“殷明昊,你太高估你殷家了,就算全天下都想姓殷,我阮流烟也不会稀罕!”

     “哼!”冷哼一声,殷明昊放开了她。茗月扑了上来检查她脖子的掐痕,对殷明昊敢怒不敢言。她自小在殷府长大,殷明昊的手段她也是见识过的,现在虽久日不见殷明昊,那股子从心里怕的劲儿还暂时消不去。

     殷明昊已经在自觉的喝着酒吃着小菜,阮流烟就在一旁静静等待,直到他吃饱喝足。她问出口:“说吧,你为什么要见我。”

     懒洋洋的回到床铺仰躺,殷明昊一派的吊儿郎当,一点也不像是要被流放之人的样子,“我可没想见你。我都是要流放的人了,只想杀人,不想见人。要见你的,当然是另有其人。”。

     “谁要见我?”

     “你猜。”

     明明是简单的两个字,阮流烟却在其中听到一股阴谋的味道。再看殷明昊,他的目光灼灼,像是提前预知了一场好戏的上演。压抑住心中的不适感,阮流烟蓦地站起身,“你不说就算了!茗月,我们走。”

     “哈哈哈…”身后殷明昊的笑声传递过来,在湿冷牢房传出老远,被这笑声包围,阮流烟感觉心中那股那股不安越来越强烈。韩鹭还在等候,见她们出来,连忙上前。

     见阮流烟脸色不太好,他不敢多问,只领了她们从原路出去。重新见到青天白日,阮流烟不由悄悄松了口气,人也见到了,她们得尽快回去了。跟韩鹭告别,主仆两人沿着街道返回巷口。由于心中那抹不安,阮流烟脚下的步子越来越快,很快就来到了巷子口,她们来时的马车就在对面不远处的榕树下停着,与茗月对视一眼,两人朝着马车方向走去。

     “啊…”正走着,阮流烟忽感右手被人钳住,被这强大的力量拖了过去,她身子狠狠撞进来人怀中。视线触及,入目皆是对方所穿衣衫的纯白之色。

     随着她抬首,来人的瘦削的下巴落入视线,再就是他带着捉狭笑意的狭长双眼,熟悉的面容落入眼里,阮流烟脸上的血色一下消失殆尽。

     殷明誉!居然是他!不可能,他不是在千里之外的芜姜吗?他怎么会现在回来?

     “好久不见。”带着淡淡笑意,殷明誉温柔开口,对阮流烟眼底的厌恶之色无睹。他笑的温和,远看的确是一个温良无害的温文公子。

     眨眼的功夫,一旁的茗月已经被人从背后点了昏睡穴塞进另一辆马车,望着这一切,阮流烟心中大急,殷明誉就是个疯子,她不能被他带走!

     但她用尽全身力气也没能挣脱殷明誉的钳制,殷明誉不知用了什么手段,阮流烟一下子就没了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他横抱上了马车。

     一刻钟以后,不起眼的农家院子里,阮流烟被殷明誉带来了这里。茗月不知道被关在哪里,殷明誉根本没给阮流烟看她一眼的机会。被殷明誉横抱着入了小院,阮流烟一张脸仍是惨白的纸色。

     被人放下地方,手脚一得到自由,阮流烟顿时拔下头上的细簪朝着殷明誉刺去,被被对方轻易易举的拦住。殷明誉一手轻松钳住她的手腕,一面目光灼灼的盯着她道:“烟儿,别离了这么久,你可有想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