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32章 杀了我吧(修标题)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耳边是男人粗重的喘息声,阮流烟静静听着,另一只手往上探去,悄悄摸入枕下。自上次一见殷明誉以后,她就习惯放一支尖利的硬簪在枕下防身——因为她始终有一种预感,殷明誉还会再来骚扰她。

     果然,就在几个时辰前,在公主生辰宴会上,因为苏长白的缘故,她借口身子不舒服先行一步回到重华宫。回宫以后她的心里乱糟糟的,就让茗月准备热水沐浴,可是等她沐浴好以后在床铺躺下不久,就听到窗台传来一阵细微的响动。

     她立刻警觉起来,下了床悄悄靠近窗户,却冷不丁撞进身后人的怀中,殷明誉这个疯子,他果真找到皇宫里面来了。她反射性的退开对方,却被对方轻易的桎梏在怀中,剧烈挣扎中,远方忽然传来茗月的大喊声。皇帝来了,殷明誉迫不得已隐匿起来,她也只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当东方恪走进来,阮流烟就觉得对方身上身上莫名有种戾气,闻到酒气的时候她才真正意识到危险。根本不给她周旋的机会。东方恪就把她抛上床榻,随即欺身上来。这样的强势是从来没有过的,阮流烟又囧又急,直到后来东方恪轻易躲过了殷明誉的袭击,她才明白他对她的欺占,都是因为他要引出殷明誉来。

     可他现在居然要对她用强,将枕下藏匿的硬簪悄悄捏在手中,阮流烟的面色无比平静。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若不能保全身子,她宁愿一死!

     东方恪还未察觉到她的想法,直到右肩背后蓦地一痛,他猛地睁眼,正对上阮流烟恨意中带着决绝的双眼。心中大震,他滔天怒火自心肺而出,所有的旖旎的想法顷刻间烟消云散。大手掐上阮流烟的脖颈,东方恪的双目赤红:“就那么不愿意跟朕?”

     他的声儿俱是压抑的怒意,阮流烟直视他,脖颈更贴近他的手掌,她嘶声道:“你杀了我吧!”

     “好,好!”东方恪连叹两声,眼神变的冷冽,他覆在女子脖颈的双手逐渐收紧,阮流烟心灰意冷,闭上双眼视死如归。

     屋内千钧一发,院子里也是一片水深火热。就在几分钟前,一队人马肆无忌惮的冲进了重华宫,说是要捉拿嫌犯。李得诏岂容闲人冲撞了皇帝,他顿时迎上去呵斥对方。

     来人是西宫守卫统领韩云,见李得诏冷斥连忙开口解释:“李公公误会了,您别动怒,末将也只是奉命办事!公公还是快禀告皇上,嘉和公主中了毒,末将奉太后之命捉拿殷氏归案!请公公禀告给皇上!”

     捉拿嫌犯?殷氏?公主被人下了毒?

     李得诏一听这可不得了,顾不得别的,他一路小跑回到房门前禀告,冷汗直流,他只盼这时可别触怒了皇帝才好!

     这边阮流烟已经做好赴死的准备,空气渐渐稀薄,她的意识也随着男人的手越收越紧而流失。就在她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身子蓦地一沉,她重重跌回了床铺,竟是东方恪松开了她!

     “咳咳…咳咳咳…”

     因为缺氧,阮流烟咳嗽不停,伏在床铺,她眼角瞥见东方恪下床去。他的后背伤处还在渗血,血丝顺着脊背流下来,一眼望去触目惊心。

     东方恪仿佛已经忘记屋里还存在一人,朝着屋外吩咐一声,顿时有宫人捧着盥洗用具鱼贯入门来。他毫不遮蔽的任宫人帮他梳洗更衣,待到穿戴整齐,他遣退宫人,再一次来到阮流烟跟前。

     阮流烟也已下了床铺,衣物胡乱的套在身上,她跪坐在地面发呆,没有一丝要起身行礼的样子。事到如今她只求一死,还会在乎这些孺文礼节?

     “太后派人来捉拿你,证据皆在,说你谋害公主,你可有话说?”伫立在桌前,东方恪冷冷问道。

     阮流烟目光缥缈,直到这冷冷质问响起,方拉回了她一丝思绪,摇了摇头,她敛眉:“臣妾无话可说,但求一死。”

     “很好!”东方恪未歇的怒火又上升,他伸手掏出一物掷至地面,“好一个但求一死!这物什你随身不离,在朕跟前演的一手好戏!当真以为朕真就被你玩弄于股掌之中?!”

     那东西落到地方,发出一道轻响。阮流烟定睛望去,竟是子瑜送她的那那支木簪,脸色一变,她就着这跪坐的姿|势便要伸手去取,木簪的另一头却被男人踩在脚下,“想要?”

     阮流烟抬头望他,目光里充满乞求:“这是我的东西。”

     东方恪居高临下的望她,眸中炽烈的怒火越烧越盛,到了这个时候,她最在乎竟是那支木簪。再不看她一眼,他挪开了脚步去,再望向阮流烟时,那一双眼眸已不含一丝感情:“殷氏明珠,涉嫌谋害公主,证据确凿,今将其打入大牢,交于京兆狱严加看管。来人!把她带下去——”

     阮流烟终于摸到了那簪子,将其牢牢握在手中,她顺从的跟着进来的守卫被押送走。房门外茗月心急如焚,见到阮流烟被人押着出来,顿时就要扑上去,被一旁的小六死死拽住。这边阮流烟冲她安抚的摇头,茗月泄了气,眼泪刷的就下来了。

     里面东方恪还端坐在圆椅,房间内没有点烛火,一切都是黑漆漆的,其他人都已被挥退,收在门外的李得诏心中暗暗着急,还以为今夜皇上能得偿所愿,谁知那殷充媛就是如此不知好歹!他已跟在皇上身边十多年,头一次见东方恪如此样子,为了避免皇帝单独待在房间里有什么意外,他硬着头皮开口:“皇上,公主那里太医还在医治,咱们过去看看吧,太后和众妃都在那里,咱们…”

     “走吧。”东方恪出现的无声无息,李得诏闻此大喜,连忙应下宣轿撵过来。东方恪大步出了重华宫,上了轿撵后,一行人出发赶去凡水宫。

     重华宫偏殿一处房中,秋容正被一男子用剑抵着脖子。自那日被打了板子,她就被责令七日不用再当值,这回她本是听到有刺客出门查看,见有守卫去追便回到房中,谁知刚关上房门,脖颈处就被人架上了一把寒光冷剑。

     被人挟持,秋容立即僵住身体不再动,头顶男人语带威胁:“别出声,否则我就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