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57章 得偿所愿(二)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殷明誉与墨弦两人身手对比起来殷明誉更胜一筹,只是墨弦也不差,墨弦有意缠他,他一时半会儿也不能脱身。等到殷明誉终于甩开墨弦潜回殷府,阮流烟所住的小院已经人去楼空,这个女人故意说那些惹怒他,全是为了脱身!

     是夜,清风阵阵,月光如纱。

     殷明誉举着酒坛在凉亭仰头痛饮,身旁坐着因不放心特来主动陪着他的十一。十一是殷明誉的得力干将,对殷明誉十分尊重,他纵使粗枝大叶,但也察觉到从上次殷明誉带那个阮姑娘走未遂以后,殷明誉整个人就变了,变得越来越暴戾。

     唯一没变的是,殷明誉还记挂那个阮姑娘,就算她已经成为皇帝的妃子,他还是要为她寻医问药。从上次得知阮流烟中了惊蛰,下毒人竟是殷忠贤和金琳儿,殷明誉那时就已回了殷府大闹一场,但无论他如何争执,殷忠贤都不肯把惊蛰的解药交给他,或者告诉他寻找解药的方法。

     殷明誉为了寻到解药药方,这半月已来跑遍了大半个京城的医馆,最后在山林偶然遇见一高人,他告诉了殷明誉惊蛰的救治方法,必须要先寻到“烬仙藤”才行,殷明誉得知后就打算回疆防走一趟再出发漠北,这次得到消息,其实是想跟阮流烟告别,哪知这女人竟这么不知趣,竟惹得将军大怒。

     “大哥,明日咱们…”

     十一欲言又止,殷明誉醉眼朦胧的看他一眼,“明日?明日如何…”他打个了酒嗝,强烈的酒气向四处喷发,人也醉的一塌糊涂,仍是不忘回答十一的问题,“明日,照…照常出发!”

     “你…你先下去吧,我一个人坐一会儿。”

     从石凳摇摇晃晃起身,殷明誉冲十一挥手赶人,十一不敢违背,点点头退了下去。

     十一人走以后,殷明誉手里的酒坛也顺着垂落的手掉了下去,踉踉跄跄的下了台阶,他朝着拱门处右拐一处偏院而去。这里是他们暂时的落脚点,是以找来的住处院子不是很大,没多久,他就来到一处门前,径直推门进去。

     “谁?”

     秋容警惕的从床上支起身子,不过两秒便明白了来人是殷明誉,飞快地披上衣服系好腰带,她整个人从床上跳落在地,鞋子没顾上穿,俨然如临大敌的样子。

     从上次成功让皇上带走娘娘以后,秋容就明白了这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就是上次在百花楼,她奉了皇帝之命去捉弄的那个殷公子。她秋容一向一是一,二是二,做什么事丝毫不拖泥带水,上次在百花楼刺了殷明誉一刀,所以当殷明誉提出留下她跟她算清账时,她才会毫不犹豫的留下来。

     殷明誉这个怪胎,后面不知道从什么渠道知道了她所有厌恶做的事,比如她不喜欢像其他女子一样描眉画唇,不喜欢美丽飘逸的罗裙傍身,不喜欢吃太辣或太甜的食物…所有的一切,这个变态男人全都硬逼着她去做。她不肯,这个男人就跟她打赌,说给她三次机会出逃,只要有一次能逃脱不被他找到抓住,以前他们之间的种种都既往不咎。

     这样的绝好机会她怎么可能放过,秋容想也不想就答应下来,事实证明她还是太轻敌,殷明誉这个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上次她利用“同眠”使皇上顺利追到娘娘带回,这次这个男人居然也对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了另外一种特殊的无色无味的香料使她中招,她逃了三次,次次被他找到,导致她现在只能遵循赌约,自封武功大穴,给他做三个月的贴身随从,好让他随时随刻“折磨”她,消遣她。

     这个男人今天居然三更半夜来到她房里,还喝的这样酩酊大醉,不知道又发什么疯。秋容心中猜测,双手不自觉做防备状,黑暗里两人都没出声,殷明誉低笑一声,踉跄着朝她走来,伸手去抓她的肩膀。

     秋容穴道被封,可练武的招数还熟记于心,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她抑制住怒气开口,“殷公子女子闺房也要乱闯,莫不是喝多了脑袋不清楚!”她这厢怒气横生,抵不住殷明誉再次向她进攻。

     她这次没能从他手中逃出去,被人抓住手臂,男人又离得这样近,铺天盖地的酒气熏的她整个人都有些犯晕。一把抓起桌上放着的茶壶,秋容打开胡乱浇了殷明誉一身,一边浇一边语气不善:“公子醉了,奴婢给公子醒醒酒!”

     “墨弦大哥,快救我家主子!”

     门外茗月察觉不对,连忙大声呼救,墨弦破窗而入,仗剑破空直刺殷明誉而来,殷明誉被这剑势逼迫松手,片刻功夫手中多了一把软剑,与墨弦战做一团。

     阮流烟抚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气,一手扶着桌面让自己不至于跌坐下去,茗月冲上来护在她跟前,搀扶她到一旁坐下。院外家丁被这动静惊动,赶来时只看到阮流烟和茗月主仆两人。

     茗月正欲开口解释是大少爷殷明誉要对嫣嫔娘娘动手,被阮流烟阻止,她起身吩咐几人:“刚才这院里来了刺客,幸亏守卫发现的及时,他们往西南方向去了,你们快去追!”

     家丁闻此连忙一窝蜂朝着她所说的方向的跑走去追,茗月大为不解,为什么主子要撒谎?阮流烟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是故意这么做的。别管这么多了,茗月,你现在立即去回禀殷忠贤,就说我们不等明日回了,今天晚上就要回宫!”

     “奴婢懂了。”

     茗月点点头匆匆离去,方才阮流烟和殷明誉的争执她听的清楚,娘娘的话前面她有些听不懂,后面可是听的真真的。这么说大少爷的身世的确有些可疑,听到这样一个秘密,她的心里都是颤抖的,娘娘要今晚便回宫,想来是要避开大少爷。

     茗月想的没错,阮流烟正是这样的打算的,阿娘的骨骸求证过了,殷忠贤的无耻程度是以前小瞧了他,殷家从来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她也不会再呆下去。

     “墨弦大哥,快救我家主子!”

     门外茗月察觉不对,连忙大声呼救,墨弦破窗而入,仗剑破空直刺殷明誉而来,殷明誉被这剑势逼迫松手,片刻功夫手中多了一把软剑,与墨弦战做一团。

     阮流烟抚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气,一手扶着桌面让自己不至于跌坐下去,茗月冲上来护在她跟前,搀扶她到一旁坐下。院外家丁被这动静惊动,赶来时只看到阮流烟和茗月主仆两人。

     茗月正欲开口解释是大少爷殷明誉要对嫣嫔娘娘动手,被阮流烟阻止,她起身吩咐几人:“刚才这院里来了刺客,幸亏守卫发现的及时,他们往西南方向去了,你们快去追!”

     家丁闻此连忙一窝蜂朝着她所说的方向的跑走去追,茗月大为不解,为什么主子要撒谎?阮流烟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是故意这么做的。别管这么多了,茗月,你现在立即去回禀殷忠贤,就说我们不等明日回了,今天晚上就要回宫!”

     “奴婢懂了。”

     茗月点点头匆匆离去,方才阮流烟和殷明誉的争执她听的清楚,娘娘的话前面她有些听不懂,后面可是听的真真的。这么说大少爷的身世的确有些可疑,听到这样一个秘密,她的心里都是颤抖的,娘娘要今晚便回宫,想来是要避开大少爷。

     茗月想的没错,阮流烟正是这样的打算的,阿娘的骨骸求证过了,殷忠贤的无耻程度是以前小瞧了他,殷家从来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她也不会再呆下去。

     “墨弦大哥,快救我家主子!”

     门外茗月察觉不对,连忙大声呼救,墨弦破窗而入,仗剑破空直刺殷明誉而来,殷明誉被这剑势逼迫松手,片刻功夫手中多了一把软剑,与墨弦战做一团。

     阮流烟抚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气,一手扶着桌面让自己不至于跌坐下去,茗月冲上来护在她跟前,搀扶她到一旁坐下。院外家丁被这动静惊动,赶来时只看到阮流烟和茗月主仆两人。

     茗月正欲开口解释是大少爷殷明誉要对嫣嫔娘娘动手,被阮流烟阻止,她起身吩咐几人:“刚才这院里来了刺客,幸亏守卫发现的及时,他们往西南方向去了,你们快去追!”

     家丁闻此连忙一窝蜂朝着她所说的方向的跑走去追,茗月大为不解,为什么主子要撒谎?阮流烟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是故意这么做的。别管这么多了,茗月,你现在立即去回禀殷忠贤,就说我们不等明日回了,今天晚上就要回宫!”

     “奴婢懂了。”

     茗月点点头匆匆离去,方才阮流烟和殷明誉的争执她听的清楚,娘娘的话前面她有些听不懂,后面可是听的真真的。这么说大少爷的身世的确有些可疑,听到这样一个秘密,她的心里都是颤抖的,娘娘要今晚便回宫,想来是要避开大少爷。

     阮流烟正是这样的打算的,阿娘骨骸求证过了,殷忠贤的无耻程度是以前小瞧了他,殷家从来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她也不会再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