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75章 心甘情愿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还没触及窗前就被身后人捞了回去,阮流烟只觉心肺生疼,双手用力击打男人让她放开自己,她只想着离身后这个男人远一点。

     阮流烟已经完全失了理智,东方恪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困住她身子的双臂搂的更紧,将她整个人圈在臂弯贴着他的肩头依靠,他轻拍她的脊背哄她,“烟儿不气了,是朕错了,朕不该怀疑你——不气了,乖…乖——”

     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烟儿,阮流烟听到身子蓦地一震。温柔的哄声还在耳边,情绪激动的阮流烟慢慢的变的不再用力挣扎,察觉到她平复了情绪,东方恪稍稍放开了她的身子,双手握住她的双肩询问:“告诉朕,你方才怎么了?为什么…会那样,朕,朕一进来看到你那样…就,就忍不住心中的怒火…”

     最后几句话东方恪讲的结结巴巴,阮流烟别过脸不看他,东方恪眼巴巴的瞅着,忽然就连女人白皙侧脸颊眼角处有晶莹顺着面颊无声无息的流淌下来,无色的泪珠缓缓流淌,映衬女人嫩白的脖颈有种异样的美。

     东方恪一愣,觉得胸口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情不自禁的凑上前吻住了那滴眼泪吮入口中,不让它在女人的面容上肆虐。他的举动让阮流烟的身子微颤,半晌,阮流烟沙着嗓子开口,“你欺负我——”

     东方恪自觉比窦娥还冤,但女人眼睛红红的像只倍受委屈的雪白兔子,于是顺着她的话道:“是是,是朕欺负你,朕以后再也不敢了。”

     两人相拥而立,阮流烟只穿着薄薄睡衣,大开的窗口吹入冷风,让她不由打了一个冷颤,然而她浑身的温度却始终未退,比平常还要灼热几分。东方恪察觉,将她打一横抱起来到床铺躺下,拉过锦被给她盖上:“身子怎么热?”他大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和面颊,“你受凉了,朕让人去传太医!”

     “别去!”阮流烟抓住了他欲离去的手臂,“我…我没有病,总之…不许去!”女人的语气里焦急中带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窘迫。

     东方恪惊讶阮流烟居然会主动碰他,随后不动声色的上了床与她躺在一处。两人同床共枕,奇怪的是这次女人也是一言不发,只是欠了欠身子,腾出地方给他,就连他伸出手臂让她枕着他的臂弯,女人也不像以前那样反应激烈或不快。

     太阳要打西边出来了!

     东方恪心中激奋异常,这是不是代表女人在试着接受她,对他慢慢的打开心扉?

     他能确定在他没来之前,女人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人。如果有的话,他在这房间里待这么久,那人不可能把气息隐藏的这么好、这么深。那么,东方恪皱眉,顺着当时看到的情形推测下去:他进来时女人是在熟睡,这样来说,女人那副诱人的样子是…做春|梦?

     而且…那个春|梦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他?!东方恪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但想到之前,他口不择言讲出那句话以后阮流烟的种种反应,他整个人如醍醐灌顶,大彻大悟。

     按耐住心中的激动,东方恪原本圈住女人身体、在她腰间来回摩擦的大手顺着她的腰身曲线往下,火热的手掌覆上了女人臀部,然后用力往身边一带,与其更身心相贴。阮流烟被他的动作惊得差点放声尖叫,回神过来抵着他的身体低声呵斥,“你做什么!”

     东方恪不怀好意的朝她的耳边吹气,“烟儿,告诉朕,朕没来之前,你是不是…做噩梦了?”随着东方恪说到“做”的时候,阮流烟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听到对方只是询问他是不是做噩梦,阮流烟毫不犹豫的应是。

     就在阮流烟刚应下,男人喉咙里仿佛洞悉一切的低沉的笑声便传来,让她隐隐有些不安,臀部上热度愈来愈烫灼,她只好扭动身子,想要逃脱男人的“魔爪”,却被难缠的男人箍更紧。

     “你骗不了人,你的身体很诚实。”

     东方恪冷不丁的一句让阮流烟僵住了身体,他竟然知道她现在的状况…是的,梦里的那场旖旎让她丧失了意识,让她抛开一切去接受他。可现在就不一样,她无法在做到跟梦里一样,所以只好沉默不言。

     “被朕说中了。”

     东方恪的声音很好听,不紧不慢的像是猫在戏老鼠时那般的悠然。“昨天在太和宫,你硬是不依朕,可不是今天就闹了个大乌龙。还害的朕吃了自己的“飞醋”——流烟,你明明也是渴望朕的,为什么偏偏不愿意承认?”

     阮流烟咬紧牙关不发一言,这边东方恪已经顺着含住她小巧的耳珠吮|吸,他另一只空闲的手也没放过她的另一个耳朵,直到阮流烟两只小巧的耳垂都染了情|欲的淡淡粉红,他才放过他们。转向她的粉唇掠夺,东方恪呢喃出声:“烟儿,欲…欲|求不满可是伤身子的…”

     模糊不清的嗓音发出,东方恪忘情的吻着她。意识还没完全沉沦的阮流烟俏脸登时红了个通透,抬手锤了一下东方恪的肩头,她试探着回应东方恪缠绵的索吻。

     这举动让东方恪更为情动,翻身把人压在身下,他三两下除去周身衣物,然后开始动手剥女人的衣衫,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次,这回在他身下的女人异常的乖巧。

     她的双目紧闭,睫毛轻颤,这些都清晰的反应出此时她有多紧张,可她仍然愿意把自己交给他。思及此,东方恪动作越发的温柔。不远处开着的窗户还未合上,大片大片的银色月光投射进来,宛若给地板蒙了一层面纱,照的屋内皎洁明亮。

     望着身下女人,男人的欲|火比任何一次都来的猛烈。东方恪还是喜欢压着她迫她发出那种声音,想通以后的阮流烟是心甘情愿把自己交付于他,虽然羞涩却也如他所愿。每当她依着他唤他一声的时候,东方恪整个人就很亢奋,然后一遍一遍的要着她憩不知足,在这场情到深处的水乳|交融里,与她抵死缠绵。

     清晨。

     “醒了?”眼皮刚一动,就听到身边人声儿带着笑意的询问。阮流烟心中一震,闭着的眼睛半晌才睁开,刺目的光亮里,她瞧见东方恪仅被被褥掩盖了一半的赤|裸胸膛。

     那样的张力和矫健,让清醒过来的她连忙移开了视线。意识到被褥下的自己同样和男人一样未着寸缕,视线飘来飘去,阮流烟始终不敢和东方恪对视。这幅样子映入东方恪眼中,使得他眼里的温意变的更浓。

     像是知晓了阮流烟的想法,东方恪轻笑一声命人进来伺候。阮流烟被他指令惊了一惊,下意识的缩进了床铺里面。房门打开,茗月和秋罗还有其他伺候的宫人陆续进来,瞬间挤满了这间还隐隐有着缠绵气息的屋内。

     李得诏早就知晓自己主子来了这重华宫,一大早就带着龙袍来到重华宫候着,现在东方恪要起床用膳,他连忙让人一起送了来。

     出乎意料的,东方恪只是让人送了衣物便吩咐众人退下,这让阮流烟松了口气。她可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在那么多人的面前面不改色的换衣穿戴,恐怕只有东方恪这样的人才能做到。

     在她失神的这短短时间里,东方恪已把衣物穿好,见阮流烟还小巧玲珑的卷缩在床铺一角,东方恪几步来到了她的床前,俯低身子,双臂撑在床侧道:“还不起?”

     他的嗓音带着惑人的低沉和磁性,传入耳中让人浑身一阵酥麻,阮流烟被周身传来的异样惊得瞪大了眼珠子,狐疑的打量与平日里并无不同的东方恪。怎么从前没走发现东方恪这么“勾人”,一夜过去,全都变了?

     阮流烟很疑惑。

     她不知道这是因为以前她满心都是苏长白,还有殷府的事和人压在身上不得喘息所造成她对人对事都变的冷淡封闭,到了后来东方恪强势侵入,一点一点占据和融入她的生活,占了她的身子,亦让她在不知不觉中对他动情,所以就在昨日她直面内心感情,不再压抑内心对男人感情后,现在看东方恪自然是越来越顺眼。

     只不过她从前将人无视的彻底,现在看到这人心中出现这么大的反差,始终让她觉得心里怪怪的。阮流烟还在走神,东方恪已经连同她身上软褥一起把她抱起身。她的反应慢了一拍,未着寸缕的她现在挣扎下地只会让自己更加被动,于是只好紧紧攀着男人的身体,任由他将自己放在屏风后的蕴着热温的软毯之上。

     接下来的所发生的依旧让阮流烟面红耳赤,心跳快的几欲冲破胸腔,在东方恪一直缠绵的目光上下打量她一番道了一声“好了”以后,阮流烟迫不及待的从铺着软毯的躺椅跳下来。

     “臣妾让茗月秋罗给臣妾梳妆。”

     留下这句话,阮流烟仓皇而逃,隔着房门吩咐后,两个丫头就依次走进来。东方恪应阮流烟的要求先去了外面等,见人离开。茗月秋罗大大松了口气。

     “主子,您的皮肤越来越细腻了呢!”

     茗月手中不停,口中称赞,一旁的秋罗也跟着点头,“不禁细腻,还光彩照人,奴婢敢打包票,这要是上完了妆,定要让人望一眼就移不开目光呢!”

     “哪有那么夸张。”阮流烟轻笑摇头,伸手抚摸脸庞:“不过不知为何,本宫也觉着本宫有些不一样了,却看不出到底哪里不同。”

     茗月秋罗闻此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那还用说,主子都是被皇上给滋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