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97章 抉择两难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茗月带着哭腔讲:“娘娘,大事不好了,皇上在猎场遇上了刺客,被侍卫拼死护着抬回来!现在太医正在医治,情况怕是不大好,您快去看看吧!”

     她的回禀宛若一道惊雷,阮流烟意识迟缓的扫了她一眼,“你…说什么…”

     “娘娘,皇上被刺客伤了,您快去看看吧。”

     茗月低声重复了一遍,阮流烟跳下床榻里就往帐外跑。跑了几步阮流烟停下来,茗月小跑着跟来,被她攥住了手臂,“在哪?皇上在哪!”

     茗月连忙带阮流烟到东方恪治疗的地方,去到地方,两间房屋那般大的帐篷已经被侍卫围得滴水不漏,里面是御医在医治。见到阮流烟过去,侍卫们顿时异口同声行礼请安:“属下参加嫣妃娘娘。”

     “平身。”阮流烟丢下两个字。

     里面太医医治,她不好进到帐篷里面,便走到站的笔直挺拔的墨弦跟前,“皇上怎么样了?行刺的刺客查到抓起来没有,怎么有人这么大胆,抓到以后定要严惩不贷!”

     “回娘娘,皇上是被人用剑刺伤的,伤势不重,就是剑上淬了毒,太医们现在正在清理,还请娘娘稍安勿躁。”墨弦眸光闪烁了下,面无表情的如时相告。

     阮流烟稍稍放下心:“那刺客呢?可有消息?”

     “刺客就是苏司乐勾结外贼对皇上行凶,皇上晕过去前已经派人缉拿,下旨抓到以后格杀勿论。”

     “什么…?”这个消息对阮流烟冲击巨大,身子晃了几晃,阮流烟的身体摇摇欲坠。茗月见势不对连忙扶起了她,“娘娘怎么了?”

     “不,不会是他…不是他…”阮流烟低声呢喃,被茗月扶到了命人搬来的椅子上。

     现在秋日冷肃,身在椅子上吹着冷风就像吹到了心里。阮流烟不想相信这条消息,可墨弦讲出来的话怎么会作假?男人真切受了伤躺在里面,这是比任何事情都有说服力的证据。

     不知过了多久,帐中的太医终于陆续走了出来,见到阮流烟在这守着纷纷躬身请安,阮流烟让他们平身,起身询问东方恪的伤势:“皇上怎么样?”

     “回娘娘,皇上身上的余毒已清,身体调养一段时日便可恢复。”赵淙岩赵太医站出来回答,“皇上约半个时辰就会醒。”

     “本宫知道了,众太医辛苦了,下去休息一番吧。”阮流烟抬脚进账,随后对着帐外的墨弦吩咐:“一会儿有人过来探望,就说皇上还未醒来需要静养,让他们挑别的时间过来。”

     墨弦应下,跟其他侍卫一样守在帐前。

     走近帐篷就望见床榻上安静躺着的那人,阮流烟快步走过去,看到东方恪平躺在床铺安静的容颜,因为中了毒,清了毒素的唇比正常时候艳一些,看在阮流烟心里有种莫名的味道。

     他右胸口伤处已经被层层白色的纱布包裹,衬着肤色均匀的肌理有种病态的白,阮流烟不敢再碰,吩咐茗月打一盆清水过来,拧干了毛巾为东方恪擦手擦脸。

     把这一切做完,阮流烟瞧着此刻的东方恪才顺眼些。往上看到东方恪干涸的嘴唇,她又吩咐茗月倒一杯清水和拿棉花和木片做成的签子来,小心翼翼沾着水给东方恪润唇。

     阮流烟做的专注,没发觉东方恪闭着的眸子早已经睁开来,一眨也不眨的盯着阮流烟的面容,直到阮流烟把签子和水重新交给茗月,转身的一瞬终于发现东方恪醒了。

     “你赢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阮流烟弯下腰询问东方恪,神情激动,“茗月——茗月,快让太医过来。”

     东方恪不作声,一伸手阮流烟就随着这股力扑到他胸前,担心压倒伤口的阮流烟连忙起身,被东方恪禁锢在胸前一动不能动。

     “你都知道了吧。”

     东方恪意味不明的叹息,阮流烟知道他问的是关于苏长白对他行刺这件事。阮流烟僵在东方恪的胸前,“臣妾知道了。可是…怎么可能呢?苏司乐他怎么可能行刺皇上呢?”

     阮流烟哽咽,东方恪锁住她身体的手臂又紧了些,“朕好像还没有亲口告诉你一件事,苏司乐他并非我大堰的子民,而是邻国蕴国的三皇子,真名唤作苏景琰。”

     “邻国三皇子?”

     阮流烟低声重复,眸色暗淡下来。

     原来苏长白骗了她这么久。

     一旦苏长白的真实身份被公布,那么必定会引起一场风暴,东方恪让人追回刺客并没有公诸苏长白的真实身份,这已经说明他对苏长白十分留情。

     可逃亡路上凶险异常,稍有不慎就可能丧命。

     一方是爱他怜她的东方恪,一方是曾经给过她温暖的苏长白,现在这两人形成这种趋势,阮流烟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娘娘,太医来了。”

     门口茗月的通禀声传来,缓解了阮流烟扑倒在东方恪身上的尴尬。起身以后东方恪原本包扎伤口的地上又渗出了血色,望一眼阮流烟的脸就腾的一下燃了起来。

     无视东方恪略带捉狭的眼神,阮流烟目不斜视的客气请太医给东方恪把脉。赵太医不愧是见过大风大浪之人,见到东方恪的伤口渗血,眉头皱也没皱,就打开医箱拿出干净的纱布和伤药出来,重新为东方恪换过一遍。

     把完脉确认没有别的大问题,赵太医麻溜退下了,临走前在门口留下一句:“皇上要想伤势好的快,最好近日内都不要进行剧烈运动,撕裂伤口不利于伤势好转。”冒死丢下这句话,赵太医消失在帐篷前,其他伺候的宫女和茗月一起退出帐子,留下阮流烟和东方恪两人。

     “朕饿了。”床榻低沉的男声传来,阮流烟努力平复心情,一步一步挪到背靠着两个枕头倚坐着的东方恪面前,“那臣妾让人过来伺候皇上用膳。”

     “不用了,朕想吃爱妃亲手喂的。”

     东方恪及时制止阮流烟的求助,阮流烟手足无措,只好盛了一碗熬的细碎糯香的、温度适宜的小米粥,欠了欠身子坐在床榻边上,舀了一勺递到东方恪的唇前,“皇上现在刚醒,不易吃油荤油腻之物,现在先用些清淡的,等到过上一两天就无需忌口了。”

     一碗小粥很快下了肚,期间阮流烟还仔细着让东方恪进了些清蒸的无比清淡的鲜鱼肉和炖的精烂的,控去油水的骨鸡汤,一顿饭下来,东方恪吃的心满意足。

     受了伤眼前的小女人对他百依百顺的,这样的待遇可是从前都没有的,东方恪原想打着让阮流烟伺候他沐浴的由头占占便宜,可依阮流烟这小身板想想还是打消了这种想法。带伤让女人给他沐浴,顶多是隔靴止痒,他期待伤势好了以后,跟女人更深入的亲密接触。

     这几天水玲珑对阮流烟的“医治”一刻也没有松下,还有再到五六次,存在阮流烟脑海内那些痛苦的回忆就能完全消除了。东方恪比阮流烟自己还在乎这些事,督促阮流烟一定要积极的找水玲珑接触医治。

     在帐子内逗留到服侍东方恪睡下,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透了。出了帐阮流烟想赶回自己的临时帐子换身衣服,刚一掀帘进去就被里面的人惊到了,居然是苏长白,被下令通缉格杀勿论的苏长白。

     “你…”阮流烟刚发出一个音节,就被苏长白捂着唇带入怀里,“不要说话,听我说。”

     见阮流烟不挣扎了,苏长白低声说出想说的话,“想必你现在已经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对不起,之前是我骗了你。我潜入大堰做臣子不假,但绝没有行刺东方恪,如果我跟你说,这一切都是东方恪布置好的一个陷阱,目的是为了彻底除去我,你信不信?”

     “不可能!他不是那种人!”

     阮流烟浑身发抖,咬牙反驳。

     苏长白安抚性的拍了拍她的脊背,“你这么相信他?我现在活生生的人站在你跟前说的话你都不信。烟儿,虽然很残酷,但我必须告诉你,我讲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有什么证据?”

     阮流烟好不容易恢复正常,苏长白哭笑,“证据?东方恪做的滴水不漏,他原本就没有想着让我活着回到蕴国。”

     “不会的,你是蕴国的三皇子,如果你在大堰出了差池,这个责任只能大堰背。皇上不可能冒着两国交战的风险置你于死地…”阮流烟结巴的为东方恪争辩。

     苏长白松开了些,一向温柔的双眸静静的盯着她:“看来你还是不太了解他。”

     “子瑜…”阮流烟心中一痛,唤了他的名字想说些什么,被帐外的女声打断,“娘娘,皇上醒了,要找你过去。”

     “我…本宫知道了,你去告诉皇上,本宫马上就赶过去。”压下想说的话,阮流烟推开苏长白,“你还是快些找个地方躲起来,或者你想回到蕴国,这都可以。”阮流烟这么说就是送客的意思,苏长白岂能不懂。

     隔着帐子让外面守着的人走远些,阮流烟目送苏长白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茗月进了帐子准备好新的干净衣服,服侍阮流烟换衣。或许她已经察觉到帐中有人,聪明的茗月保持了沉默,什么也没有追问。

     阮流烟匆匆赶回帐子,东方恪正在发怒的情绪平复下来,瞧见她难看的脸色,不由冲她招手:“到朕身边来。”她依言走近,手掌被东方恪的大手包裹其中,“手怎么这么冰,这些人都是怎么伺候!来人——”

     “皇上!”阮流烟反握他的手掌,“不关他们的事,是臣妾嫌穿的多笨重。皇上不要责罚他们了,夜已经深了,还是早些歇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