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103章 未卜先知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这件事依照阮流烟的意思被压了下来,她不想让东方溶牵扯其中,最后对外宣布,说重华宫饮食里有人下毒毒害皇子,接下来将会下彻查,查出来以后绝不手软。

     阮流烟知道东方恪很爱护他们的孩子,她也是一样,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就是为了那些背后动手脚的人收敛一点。但让阮流烟没有想到的是,殷明珠却趁这个时机进了宫中,她要求独自见到皇帝,有重要事情禀告。

     东方恪自然是不想见的,殷明珠就怕他不见。特意在话头提上了阮流烟的名头,东方恪对阮流烟的一切都事事俱细,就这样殷明珠顺利的见到了东方恪。

     清心殿里,殷明珠款款步入殿内给东方恪请安,东方恪面无表情让她平身,语气毫无波澜:“你要跟朕讲什么?”

     “回皇上,臣女想说是有关于臣女身上的一种未卜先知的能力。”殷明珠小心观察着东方恪的脸色,“皇上上次在围场涉猎,其实臣女早有感应,也赶去提醒贵妃娘娘。可惜贵妃娘娘不信臣女,不然皇上那时候并不会受伤。”

     在殷明珠的记忆里,在上一世东方恪的确是被刺客行刺了,当时事情闹得很大,全城放榜缉拿刺客,就连偏远的地方也收到了风信。殷明珠那时候正窝在山村里,所以她也知道这个消息。

     不过她不知道是,随着她重生以后,阮流烟代替她进宫,有一些事情已经发生了改变。比如刺客行刺这件事,这个从头到尾都是东方恪安排的一场好戏,目的是除去苏长白,但他从来没想到苏长白会在阮流烟心里位置那么重,所以到最后他放了苏长白走。

     “你居然有这样的能力?”东方恪故作惊讶的问。殷明珠见他感兴趣,连忙点头道:“回皇上,千真万确。臣女还知道,如果想让贵妃娘娘顺利产下小皇子/小公主,就必须要做一件事。”

     “什么事?”

     “把娘娘打入冷宫!”

     殷明珠脱口而出,咋一见东方恪眼神渐冷,她连忙又补充道:“娘娘现在已遭人妒害,盛宠越大就越危险,如果皇上想要娘娘平平安安,还请照臣女说的做。”

     接着殷明珠说出了一个很损的方法,就是让人破坏阮流烟的名节,传播她与外人有染的讯息,这样一来东方恪就能顺利把阮流烟打入冷宫,只等孩子生下来以后滴血认亲。

     东方恪听着殷明珠的话,心中冷笑不断,好一个歹毒的女人,名节就是女人的命,坏了流烟的名节让她到冷宫,孩子就真的能不能生下来就是个问题。这个蠢女人还敢出这么蠢的招,简直是活腻了!

     “砰”的一声,东方恪手中茶杯在地面摔的粉碎,殷明珠腿脚一软,顿时跪了下来。

     “来人——把这个妖言惑众,胡言乱语的女人拉下去,打入天牢听后处置!”

     东方恪毫不留情的话语让殷明珠心凉了半截,殷明珠突然想起一件惊天密事,连忙爬过来抱住东方恪的大腿:“皇上,你要相信臣女,臣女真的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啊!臣女之言句句属实,还有一件事臣女要告诉皇上,大堰一年内将会与东国交战,如若皇上不信,就留臣女一条贱命,容臣女苟活半年,到时再杀臣女也不迟!”

     “你!”东方恪紧盯殷明珠的双眼,一时间决定犹疑,最后一挥衣袖:“把人带下去,安排在静华宫内!没有朕的的允许,不准踏出宫门一步!”

     东方恪对殷明珠所言并不十分相信,但为了保险起见,殷明珠的这些话还是在他的心里留下了一些痕迹。前面的东方恪可以对阮流烟的保护做到万无一失,唯独殷明珠讲的最后一条,他是务必要上心的。

     东国和蕴国都是大堰的邻国,十五年前大堰和蕴国皇帝签订了兄弟联盟合约,这个合约的内容就是在蕴国皇帝在位期间,两国不仅互不侵犯,而且要在对方国家遇到他国攻击时派兵相助。东国在这么多年都安分守己,不越雷池一步,不得不说这其中也有蕴国的那份联盟让他们忌惮,现在如果说东国要入侵大堰,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动荡才会导致?

     作为一国之主,东方恪只能步步小心,唤来墨弦到跟前,东方恪让他立刻派人去东国和蕴国分别打探消息,一有情况立即汇报。

     出了清心殿以后,东方恪来到了周老住的地方,这些日子他已经很少来跟周老说说话。现在他急需要一个可以点醒他的人,周老无疑就是那个人。

     周老仿佛一早就知道东方恪,他来了以后,周老就把早已经准备好的好酒好菜上了石桌,两人畅快痛饮,直到东方恪渐渐的吐露心声。周老拍着肩膀安慰他,引导他让他按照自己的心去做,对于东方恪少有的迷惑都给出耐心的回答。

     等到东方恪离开竹林小院时整个人已经豁然开朗,就在这时,给阮流烟下毒的背后终于查出来了这个人就是太后的侄女萧妃,她们姑侄俩合谋谋害皇子。就连之前东方溶把阮流烟绑走,让人日日折磨她,这里面也没少得了太后郑氏的参与。

     东方恪眼神冰冷,心里想的都是如何让太后付出的代价,想到再有几天就是新年,为了让阮流烟这个新年过的喜庆快乐,他压下满心的念头,只能年后和郑氏等人算账。

     东方恪说到做到,果不其然在年后二三月里,东方恪在某一日和太后郑氏达成了协议,他手里握着太后这些年来做“错事”的把柄,但念在情分不会要她的命让自己成为千夫所指,可想活命就得按照他说的做。郑氏没办法只好答应,服下东方恪特意让人弄来牵制她的药物,从此在自己的宫里设立佛堂,从此吃斋念佛,再不理朝事后宫事。

     再说水玲珑按照东方恪给的地址,跋山涉水了一个月终于找到了殷明誉的住所。殷明誉对于再次见到水玲珑十分惊愕,当看到水玲珑手中轻摇的玉佩时,他早已经想好的把人赶走的话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就这样,水玲珑自觉的在殷明誉居住的宅子里住了下来,殷明誉为了躲她,变得日日不归家。这件事被他进来结交的一个江湖朋友知道,这个江湖朋友江湖外号人称“玉桃花”,是一位风度翩翩的侠客,玉桃花听完殷明誉的“悲惨”遭遇,直乐的捧腹大笑,殷明誉倍觉颜面扫地,手中佩剑直冲玉桃花而去,两人你来我往打的难解难分,最后是殷明誉负气离去。

     玉桃花知道玩笑开过火了,几日后找到殷明誉的住宅给人赔罪,谁知推门进去以后,惊动了在树上的水玲珑,水玲珑收到惊吓从树上跌落,玉桃花一惊,飞身跃起把人拦腰接住。

     两人衣衫翻飞交织在一起翩翩落地,水玲珑呆呆的盯着玉桃花丰神俊朗的面容,一颗芳心从此遗落,转换了心仪对象,从此以后跟在玉桃花的身后,发誓要嫁给此人让玉桃花给她当相公。

     玉桃花被水玲珑穷追不舍,每一次不管躲到哪里都会被她找到,这时玉桃花才明白自己是被殷明誉摆了一遭,这个男人把不想要的“包袱”丢给了他,独自一人逃之夭夭了!

     殷明誉还真的走了,不过不是逃,而是在水玲珑的嘴里听到了一条消息,阮流烟有身孕了,这个消息让他心神不宁,急切的想要去到皇宫去看一看,就算看一眼也好。

     随着新年渐渐过去转入初夏,阮流烟终于还有半月就要生产了,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殷明誉曾经来看过她她是知道的,只不过殷明誉不现身,她也只好当做什么都不知。现在的殷明誉对阮流烟来说,她在心里把她当成半个大哥,虽然以前他也对她做过过分的事,但是她现在已经是快要为母了,相信殷明誉不会再由着自己的性子一意孤行。

     在这半年时间里,殷忠贤的母亲去世了,阮流烟因为怀有身孕,要避开这些,下葬那日并未回殷府,只在祖母去了以后,在她的坟头上了香。老夫人在世时就恳求过阮流烟,将来放殷府一脉,在祖母死了以后,殷忠贤仿佛开窍了般,真的就把阮流烟母亲的骨灰交给了她。

     阮流烟欣喜又想落泪,高兴这么久了终于能拿回母亲的骨灰,东方恪自然知晓一切,让墨弦去找人选了一个风水宝地,他亲自陪着阮流烟一起把她的母亲重新下葬。

     再回到宫里,宫里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绿色了,夏日的气息越来越浓。阮流烟产期将近,身子越发沉了,请来的产婆叮嘱一定要多走多动,到生产力的时候才有力气。阮流烟头一遭自然是怕的,每到这时东方恪就会怀抱着她轻拍她的脊背安抚她,直到她整个人能平静下来为止。

     东方恪因为阮流烟生产的事也没少忙碌,派人到人间到处搜罗怎么能让女子生产更为顺利,最后寻来的方法有一味是把千年的人参做成指甲大小的参片,女子生产没力气了可以含在口中,这样有利于积蓄力气。

     得出这方法以后,东方恪就派人立刻研制,经过御医们的齐心协力,参片终于在阮流烟生产前赶制出来。与此同时,东方恪往重华宫也来的越来越勤了,几乎日日吃宿都在重华宫内。

     这日夏光正好,院子里海棠花开的正盛,阮流烟拖着笨重的身子想去看看,东方恪连忙就来搀扶,阮流烟觉得他很是大惊小怪,于是不以为意的推了东方恪一把。

     这一推不要紧,刚刚迈出殿门一步的阮流烟就觉得小腹猛地下沉,一阵强烈的痛感让她几乎站不稳身子。东方恪还关切的问怎么了,阮流烟面色痛的扭曲,掐住东方恪的手臂低吼:“我要生了啊笨蛋!还不快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