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师妹别跑 > 第93章
最快更新穿越之师妹别跑 !
    凌风和凌霜都是属于那种特别懒的,既然已经把事情交给掌门了,他们两个也就偷了个空闲,带着云娘回家探亲去了。
     当然,云娘是鬼修的事情,他们没有敢让家里的人知道,只是把云娘生前的事而被他们讲了一遍,结果可想而知。
     本就因为怀孕特别敏感的明月,在听了云娘的遭遇后,想起自己嫁给凌霜父亲之前的遭遇,哭得就跟个泪人似的。
     明月一边哭,一边拉着云娘的手说道:“这多好的姑娘啊,怎么这么命就这么苦呢!云娘啊,既然你的家里已经没人了,那就把这当家吧!”
     云娘毕竟是厉鬼装修鬼道,这3年以来的快乐日子,都快忘记自己的仇恨了,想设法让自己现在多少有些修为了,免不了是要去前仇旧恨全给了结的,便抬起头来向凌霜看得过去。
     姐妹2人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凌霜又怎么可能看不出她的意思,传音告诉她:“放心吧!正好趁着这段时间有空,过两天我们就去把你的事了了,以后也可以专心修行。”
     又在家里耽搁了几天,接到天绝的传信,回到师门领了寻找并除去那位饲养妖孽的妖道任务,便回家告知了一声,又踏上了未知的旅程。
     云娘的前未婚夫的家,虽然就在离平城仅有一城之隔的凉城,但是她毕竟只是一个从未出过门的闺阁女子,又怎么可能知道他的家究竟在凉城哪里呢!
     两人一鬼在凉城呆了都3天了,也没找到云娘的前未婚夫陆展元的家具体的是在哪,无奈之下,只能随便找了一家客栈暂时安顿下来,让凌风回到平城找了平城的县太爷,要来了他的名帖,以备不时之需。
     (本紫特恨那个负了莫愁姑娘的陆展元,便拿来狠虐一番。)
     陆是凉城的大姓,在这个城里有一大半的人是姓陆,又找了两天之后,没有办法之下,凌风和凌霜便带着云娘来到了凉城的县衙。
     当化名为李云的云娘,将她的遭遇编成是表姐的事情,跟凉城的县太爷讲出来后,这为人正直的县太爷,连忙叫来了凉城的县丞和师爷,开始普查量程当中叫陆展元的男子。
     很快,在县太爷和县丞以及他的师爷的帮助下,便将量程当中名为陆展元的男子全部找了出来,除去一位已近六旬的,和一位仅有四岁的幼儿,只有两位能够符合他们所要找的年龄段的男子。
     于是,凌霜他们告别了热心肠的县太爷他们,便拿着凉城师爷写给他们的地址,寻上了门去。
     他们找到的第一个陆展元,是凉城的一名举人,当见过了真人之后,发现那负心薄幸之人并非此人,但是当他在得知与自己同名的另一位,竟然会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有些老学究的他,立刻便跳起来,就打算跟随着凌霜他们一起去找人。
     云娘感激地谢过此人之后,与凌霜和凌风二人探明了那真身的家,便回了客栈静候天黑。
     吃过了晚饭,云娘心情低落的一直在那里玩着杯子,凌霜和凌风两个坐在她旁边开始商量今晚的复仇计划。
     打听到明天就是陆展元父亲的寿辰,到时候肯定人多口杂,正是为云娘报仇的好时机。
     凌霜便对着她说道:“我看今晚上让云娘恢复鬼身,先去吓他一下,然后明天在他们家办寿宴的时候,我们再登上去寻回公道,也让凉城的百姓们看看这个畜生的真面目。云娘你觉得这个主意如何?”
     云娘也觉得单吓吓他,也太便宜他了,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可是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等到子时他们到达陆展元家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陆展元家里不紧供奉着道士,而且在他们家随处可见贴满了驱鬼的灵符。
     不说这些灵符拿凌霜和凌风两人无用,就连已经转修鬼道的云娘,在佩戴着凌霜所赠的玉佩之下,这些灵符也同摆设一般,丝毫起不了任何的所用。
     好笑之余,他们也不由得好奇了起来,难道说这陆展元已经被吓破了胆子,还是说因为做了亏心事,害了他人的性命,所以在心里难安之下,才请了道士来他们家作阵。
     不管他们是为了心安,还是真的怕了,云娘都不打算放过陆展元。
     云娘又换上了那身火红的嫁衣,将自己的头发放了下来,并且幻化出血泪和长达脚尖的舌头,飘起身子就来到了早已探明的陆展元的房外。
     凌霜和凌风两人见到云娘如此打扮,当场差点喷笑出声,好容易稳住心神,给自己二人拍了一张隐身符,就跟着云娘一起看起了热闹。
     这个时候的陆展元早已睡下,云娘甩袖将房门推开,便来到了陆展元的床前,这个季节的夜晚虽然不太冷,但是已经恢复了鬼身的云娘,自带的一股阴风还是把已经睡熟的陆展元给冻醒了。
     陆展元怎么都不会想到,在他的家里贴满了灵符之后,云娘还会阴魂不散的缠着他。
     只见他还以为在梦里一般,冲着云娘就骂道:“你都已经死了整整3年了,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你就不怕我让人收了你吗?”
     云娘看着陆展元冷冷的笑道:“收了我?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陆展元,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不仅如此,你还在害死我父之后坏我清誉,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家都死绝了,所以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我告诉你陆展元,我既然已经化做厉鬼,就决不会让你再继续逍遥下去。”
     云娘身上散发着的阵阵阴风,和与陆展元之间的对话,把正在熟睡当中的田蕊从梦中惊醒过来。
     朦胧当中的田蕊一见到床前的云娘,吓得大声尖叫了一声,瞬间昏死过去。
     直到这个时候,陆展元才发现,他现在并不是在梦中,云娘是真的来向他寻仇了,吓得他连忙从枕头底下,摸出了他家供奉的道士交给他防身的金钱剑,冲着云娘便想砍去。
     哪知道他手中的金钱剑还没有接触到云娘,便被一阵阴风卷起摔出门外。
     只听扑通一声,陆展元便四仰八叉的趴在了院子外的花丛里。
     那些颜色艳丽的花丛,是在陆展元的媳妇儿田蕊刚进门的时候,种下的从娘家那里挪来的月季花老树。
     可想而知,趴在花丛当中的陆展元是多么的销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