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十一章 看望
最快更新半仙 !
    卢吉隗手指地图比划,“无论是从古荒地西边绕,还是从南边绕,都要绕个大圈,途中耗时怕是都要多出半个月的时间。问题是,司南府参与了这次的押送,以司南府一贯的强势,在锦国自己的地盘上,必不肯示弱绕行。”
     狄、鱼二人相视无语,真要是司南府枉顾坚持的话,还有什么好说的?
     关键这是很可能发生的事,盛名所累,司南府岂会轻易让外人觉得自己怕事?
     狄藏沉吟道:“可否让司南府多加派人手?”
     卢吉隗:“风声已经暗暗传开了,如今妖孽作乱的区域已不止西南六州,各地都要护送赶考士子,司南府的人手有限,哪有那么多的人手加派?为列州特别加派?莫非狄先生认为列州能让司南府格外高看一眼不成?”
     鱼奇皱眉,“这是拿各地赶考士子的性命儿戏。”
     话已经说破了,卢吉隗也没了什么忌讳:“先生以为呢?对有些人来说,死几个士子算什么?也掀不起什么浪来,司南府压的下去。问题是司南府理亏,不好蛮不讲理对栖霞乱来,所以事情僵住了。我担心的是,司南府就是在等着栖霞老妖把事情给搞大。”
     这么一说,两位大师瞬间明悟,皆若有所思。
     “看来两边都把士子的性命当成了牌。”狄藏唏嘘摇头后,问道:“大人怎么办,坐视不成?”
     卢吉隗:“我还能怎么办?列州士子若真闹出个死伤惨重,我不好对上交代,也不好面对列州子民,又不好往司南府身上推责任,我只能是想办法加强护卫力量。已命人将护送的马车进行加固,另外从军中紧急调集了五十名‘大箭师’随军护送。”
     狄藏:“司南府还派了一百人参与护送。按理说,有这样的护卫力量,问题应该不大了。”
     鱼奇:“就怕当中有妖修高手参与。”
     狄藏:“真正的高手,犯得着为这点东西得罪司南府?”
     鱼奇:“那是孽灵珠,哪个妖修会嫌孽灵珠多?”
     也是,和人类不一样,有些妖类生育后代那是一生就一窝的。
     狄藏沉默了,在这方面身为解妖师的鱼奇肯定比他更了解妖类。
     卢吉隗负手长叹,“但愿司南府能赶在出发前把事情给摆平了。”
     正这时,有下人匆匆来到阁内禀报,“大人,前往书院的车马已经备好了。”
     卢吉隗当即热情邀请二位贵客同往。
     牧府官邸外,人员簇簇,武卫车马,卫队前锋开路……
     街道来往人员清空,行人全部被赶进了两旁的店铺内,官府人马在净道,明显是有要员通过。
     悦来客栈,一对中年夫妇快步上楼,推门进了一间客房,疾步到半开的窗户后面探视外界。
     男的身材魁梧,大鼻子,络腮胡子,两眼炯炯有神。
     女的穿着朴素,依然难掩窈窕身段,不施粉黛,眉清目秀。
     穿着都很低调的夫妇二人,也算是锦国西南一带颇有名气的妖修,男的名叫黑云啸,女的名叫白兰,人送绰号“黑白双煞”。
     二人盯着牧府官邸那边过来的人马,眼看着靠近,眼看着从眼前街道经过,又目送了远去。
     街头重新恢复嘈杂和热闹后,白兰关上了窗,“卢吉隗带着人马要去哪?”
     “去书院探望考生。”黑云啸走到客房茶几旁坐下了。
     白兰跟来,坐在了茶几另一边,“出发路线确定了吗?”
     黑云啸摇头,“我们买通的内线也不知道,无法给出确切路线,不过,他估计还是走古冢荒地那条最近的路。”
     白兰俏容上略有急色,轻轻拍了拍茶几,“你在开玩笑吗?这种事怎么能估计?届时一定有大量人马护送,我们必须提前做准备才有胜算,连走哪条路都不知道,如何提前设伏?”
     黑云啸道:“卢吉隗和司南府的人有意保密,这么短的时间内,内线也确实难有办法。不过他的分析还是有点道理的,卢吉隗从军方调集了五十名大箭师,其中有三名玄级大箭师…”
     “五十名大箭师?”白兰惊呼打断,反应有点大,惊疑不定,“五十名大箭师,联手能挡千军万马,卢吉隗竟动这么大手笔?”
     大箭师这个称谓,不是一般人能享有的,基本条件首先起码是跨入了真武境界的武道修行者,否则连大箭师用的弓都难以拉开,更别说控弦准射。
     一次能三箭齐发,三箭能同时射中远距离的三个不同目标,一个呼吸间最少能射出三波次,百丈内例无虚发,这是大箭师具备的最基本的能力。
     也就是说,一个大箭师,一个呼吸间最少能精准攻击九个目标。
     五十名大箭师,差不多能在一个呼吸间精准攻击五百个目标,这些人抱团协作联手,说是能挡千军万马并不为过。
     尤其是玄级大箭师,则可以用‘恐怖’来形容,是恐怖的远距离杀手,三百丈内取人性命不过等闲事。
     三百丈,对许多人来说,连目标都看不清了,何况是精准射杀,因而被玄级大箭师盯上了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好在大箭师这些人基本上都控制在朝廷的手里,蓄养在军方,待遇很高。
     不然的话,这种远距离的狙杀高手会让很多人寝食难安。
     黑云啸道:“所以我才说内线的判断是有道理的,有如此强大的防御力量,横穿古冢荒地的可能性很大。”
     白兰怔住,明白了,渐渐有几分心力憔悴的样子,“有五十名大箭师在,我们连靠近都难…难道孩子们这次开窍的机会就要这样白白错过了吗?”
     黑云啸当即安慰道:“夫人,不用担心,那种护送方式是走不快的,赴京之路走几个月都正常,我们有的是时间,列州这边的不行,我们还可以想办法去拦截其它州的。”
     白兰当即目泛怒色,“你当司南府是摆设吗?你觉得司南府会让这种事无限拖下去吗?栖霞娘娘那边随时可能会收场。时间,想要为孩子们赢得这次机会,就要抢时间,必须赶在司南府彻底解决这事之前得手!”
     听她声音变大了,黑云啸惊的竖起一根手指在嘴边嘘声连连,示意小声点,小心隔墙有耳。
     白兰听话变小了声音,却在那泪光涟涟着埋怨,“要钱买,你说太贵没那么多钱,靠自己动手你又没办法,我怎么就跟了你这么个窝囊废,要什么没什么,我委屈着过也就罢了,如今连孩子也不得翻身,早知道我就不该为你生儿育女……”
     黑云啸低头沉默着,呼吸略有急促,听了好一顿埋怨后,忽双拳一握,似下定了决心,猛然站了起来,“应该是走古冢荒地没错了,我在古冢荒地也认识一些朋友,走,夫人随我去走一遭。”
     文华书院。
     列州头号大员的到来并未让书院表面上有任何波澜,门口甚至连迎接的人都没有,依然是戒备森严的样子。
     书院原本的那些人早已被清空,已由列州官方人马和司南府人员联合接管,本届情况特殊,没让书院的人或一些杂七杂八的人卷入。
     获悉州牧要来,临时掌管书院的官员原本要召集所有考生来迎接,结果被卢吉隗给否了。
     非常时期,场面上的花花样子就免了,没必要让考生跑出来迎接,容易被有心人钻空子。
     卢、狄、鱼三人下了马车后,也同样遵循了司南府和军方守卫人马制定的规矩,除了亲近随从外,没带什么人入内。其实也不用带什么护卫,这里本就在重兵防卫中,何况还有司南府的人介入保护。
     书院内部多少还是有些动静的,考生已全部得到了通知,聚集在了朝夕园门口等待。
     随同迎候官员一起站在最前面的,毫无意外,正是以解元郎詹沐春等人为代表的六名乡试成绩最佳的考生。
     六名最佳考生,此时是一副既期盼又紧张的样子。
     许多考生都有些紧张,不时整理自己的穿戴,甚至想着如何才能在州牧大人跟前留下好印象。
     大家都清楚,这三百多考生中,哪怕有十个人能金榜题名就不错了。有些东西确实和天赋有关,不是你学多久或反复考多少次就能做到的,绝大部分人都还是要在列州谋缺的,而这份前途却是州牧大人一句话的事情。
     庾庆也在人群中,混在人群后面凑数,不想也不敢去博取州牧大人的青睐,甚至是想都没想过,他脑子里的想法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类。
     偶尔偏头,发现住同一栋楼的许沸正在打量自己,还对自己报以善意微笑打招呼。
     这个场合,各家的书童都不让带,书童被勒令在房间内不许出来,考生也不许带武器。
     前面人群忽骚动了起来,人头攒动摇摆,庾庆忍不住与大家一样踮起脚尖往前看,看到了州牧卢吉隗等人气宇轩昂而来。
     他也就是看看,看到了是什么样的人也就踏实站好了,低调在人群中混时间。
     朝夕园门口等候的官员快步迎去拜见州牧,之后毕恭毕敬地领了卢吉隗等人过来与考生们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