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十八章 发财了
最快更新半仙 !
    六张公示的答卷前,众人亲眼看到后,方意识到跟第一名许沸的差距有多大,人家半炷香的时间三十题全部破解,连第二名的解元郎想追都追不上。
     有人感慨而叹,“半炷香时间破解全部谜题,这许兄确实颇有急智。”
     “嗨呀!”忽有人在许沸的答卷前顿足捶胸,“‘饭’打一字,可不就是‘糙’吗?如此简单,我为何就没能想到?就差一题,我就进前六了!”无比懊恼的样子。
     “‘饭’的谜底,我看到这一题时就解开了。”有人叹了一声。
     然拿不到名次的话都被人给当了耳边风,最多当做了一声响而已。没有光芒自然会被无视,人之常情,他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他未能在一炷香的时间内交卷。
     “本就是鱼奇大师提议的猜谜游戏,猜几个谜题算不得正经学问,和真正的考试不能相提并论,大家不必太过当真。要论真本事,还得看这次的京试,千岩竞秀,万壑争流,那才是我辈真正展现才华的地方。”
     有人这般安慰大家,或是自我安慰,也有贬低这次猜字谜的意思,但不敢说州牧大人,只敢说是鱼奇大师的建议。
     应者寥寥,毕竟这次比试的发起还是牵涉到州牧大人。
     解元郎詹沐春一声未吭,悄然转身离去,心中惆怅无人可诉。
     乡试折桂后,一直被捧的晕晕乎乎,这次感受到了被人抢了风头的滋味……
     不管其他人在学堂内怎么议论,庾庆和许沸先跑为敬,至少庾庆不会管那些书生的评价,根本不是一路人,计较不到一块去,他只关心许沸肩头扛的东西。
     庾庆很想将负担扛在自己的肩头,然而考虑到现实问题,不得不忍耐,心里猫爪挠似的。
     两人并排快走,有脚下生风的感觉。
     许沸有快点逃离作案现场的心态,庾庆则是想快点拥抱自己的收获,价值一万多两的银子啊!
     庾庆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多的钱,暴富之下,心态可想而知。
     离学堂远了后,两人下意识四周看了看,没人追来,周围也没了什么人,又同时回头,心有灵犀似的对上了眼,几乎是同时嘿嘿一笑。
     旋即又同时收了笑,还是做贼心虚闹的。
     不过总算是敢说话了,庾庆道:“许兄,让你帮我扛东西真不好意思,不是我想劳累你,而是大庭广众之下容易引人怀疑。”他要特别提醒一下对方,你扛的是我的东西。
     许沸:“这种事也能说第一就第一,这得多强大的自信?士衡兄,我今天算是服了你!”语气里的兴奋和激动毕露无疑,今天干了票大的,这辈子头一回。
     庾庆:“咱们之间不说这个,互相帮助,各取所需,你取‘名’,我取‘利’。”
     许沸深知自己得的好处不仅仅是如此,无非是这次的奖励不是自己的,实则依然是名利双收,有了名还怕没有利吗?他现在后怕的是别的,“士衡兄,这事千万不能对外泄露半个字啊,欺骗、戏耍州牧大人可不是儿戏,会死人的。”
     庾庆乐了,知道怕就好,这是他想要的结果,就算以后见到真的阿士衡,这位怕是也不敢声张什么,倒是省了他的提醒和吓唬。“许兄,多虑了,这种事我哪敢外传,我乃许兄同谋,许兄若因此而有难,我也其罪难逃,泄露此事除非自己不想要前途了还差不多。从现在开始,我会忘了这事。”
     是这个理,许沸顿时放心了不少。
     两人一路风似的回到了住地,不顾迎接打招呼的虫儿,一起钻进了许沸的房间。
     门外的虫儿讶异着转身,跟回屋内,看着许沸扔在地上咣一堆的袋子,惊异道:“公子,您这是弄了什么来?”
     许沸不答,也不等庾庆开口,就先把那瓶点妖露塞给了他。
     价值万两的玄级点妖露终于到手,也终于放心了,庾庆眉开眼笑,乐的如同偷了鸡的黄鼠狼,稍看两眼就把东西揣进了自己怀里,乐呵个不停。
     许沸踢了一下地上的袋子,“这个不用我帮你拿上去吧?”
     庾庆收了笑容,这个问题他在考场就考虑过,摇头道:“东西的量摆在这,我拿去没有合理的理由,容易让人多想。我信得过许兄,暂时就放你这里好了。”
     虫儿两边看,惊疑不定,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
     许沸颔首,想想也是,价值几千两的灵米不可能随便送人,对方拿走让人看见的话的确容易惹来怀疑,遂笑道:“行,就放这吧,四周都有护卫,应该没人偷盗。不过,士衡兄,这可是好东西,你得请客,回头煮一锅尝尝?”
     上万两揣在怀里,底气十足,暴发后的庾庆大方了,“行,管饱!”
     不请客说不去过,自己发这笔财,对方既有功劳也有苦劳,请人家吃顿好的也应该。
     灵米对练武之人来说是好东西,许沸也不免兴奋,“那今晚就让虫儿煮了尝尝?”
     “行!”庾庆应下,拍了拍他肩头,“待会儿州牧大人设宴,我先回去收拾一下,那东西你处理一下。”指了指桌上刚拿来的东西,考场带回的草稿。
     许沸心头一凛,发现这位干这种事果然利索,自己都疏忽了,当即会意点头。
     庾庆一步三回头,看的是自己的灵米。
     到了楼上,回到自己屋里后,庾庆立刻把门一关,怀里掏出那瓶点妖露,两三步扑倒在榻上,抱在怀里滚来滚去,偷乐个不停,还不时抱着手瓶亲了又亲,兴奋到面红耳赤。
     回头一转手就是一万两啊,一出山就发这么大的财,这辈子头回有这么多钱,实在是太兴奋了,高兴的像个孩子。
     “不虚此行呐!”
     ……
     听到关门声,晾晒衣服的虫儿回头看,只见庾庆拎着包裹和剑,大摇大摆地下了楼,就在他们主仆房间隔壁挂了‘阿士衡’的牌子,而后开门进去了,明显是要住这了。
     虫儿赶紧跑回了屋里,向自家公子通风报信。
     许沸闻讯而出,到隔壁一看,再一问,还真是搬到自己隔壁了。
     庾庆明面上的理由是互相有个照应。
     实则最大的原因是自己的灵米放在了隔壁,他得在附近守着点,不然寝食难安。
     另就是如今已经没了回避许沸的必要,躲也没用,再过个几年许沸依然能一眼认出他来,已然是印象深刻了。
     也能行个方便,后面一些打杂之类的活,譬如洗个衣服什么的,他打算都扔给许沸的书童去干了。
     饭点差不多到了,州牧大人设宴,两人得提前赶去。
     出门时,庾庆不忘交代,“虫儿,你在屋里不要出去,我会给你带饭回来。”
     生怕自己灵米丢了。
     “虫儿,看好家。”许沸也叮嘱了一句。
     虫儿只能点头应下,目送着两位公子去赴宴,心头依然惊疑。
     许沸已经告诉了他,那袋子里的东西是灵米,毕竟晚上还要让他煮来着。
     灵米多贵的东西,何况一下弄来这么多,虫儿自然要问是怎么来的,许沸让他不要多问,真实情况也不好讲。
     到了沉香斋没一会儿,庾庆便自觉从许沸身边走开了,独自缩在了不起眼的角落。
     没办法,一场文字游戏后,这里谁人不识横丘许沸?主动与许沸认识的人太多了,站在许沸身边确实太过显眼。
     宴请开始后,许沸又再次从众人中脱颖而出,有官员过来招呼,已经把许沸的座位安排在了上位,安排在了靠近州牧大人的地方,许沸的对面就是解元郎詹沐春。
     数才子风流,一场谈笑盛宴,一场虚情假意的阿谀事。
     宴后,卢吉隗等人便直接离开了书院,列州众多军政要务,州牧大人能在这里耗上个小半天已属开恩。
     再回头,搬到许沸隔壁住的庾庆有些纳闷了,也有点后悔搬到了许沸隔壁。
     之前一直冷冷清清的许沸的‘家’,突然间就热闹了,宾朋满座的动静,谈笑风生的豪情,甚至还有人搬了琴来抚弦助兴,种种皆从隔壁声声传来,闹的躲屋里的庾庆不得安宁。
     正无聊在榻上抱头躺着,架个腿看窗户纸上摇晃的斑驳树影,门外忽传来有点耳熟的声音,庾庆慢慢坐了起来。
     “咦,阿士衡?”
     “敢情搬到许兄隔壁来住了。”
     “想必和许兄已经是很熟悉了。”
     紧接着咚咚敲门声响起,有人喊道:“士衡兄。”
     庾庆大概猜到了是谁,无奈,走去开了门,门口杵了四人,没猜错,正是早先逼他给解元郎腾房间的那四位,苏应韬、房文显、张满渠和潘闻青。
     庾庆当即郁闷了,心道,这四个孙子怎么穿一条裤子似的,走哪都在一起,不会又要让爷爷我腾房间出来吧?
     双方见礼之后,庾庆堵在门口问:“有事?”
     苏应韬哈哈笑道:“士衡兄,没事就不能来探望你吗?”说着竟不请自入,侧身进了屋里。
     那感觉好像是,能来主动探望,很给你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