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二十六章 雾杀
最快更新半仙 !
    再看四周,没了车板板,现在的视野倒是开阔了不少,奈何雾茫茫的,也看不远。
     他看到了附近一辆车内,押车的人已经挥剑斩断了绳索,放了马匹离开,和车夫一起躲在了倾斜的车底下,明显是想借着铁笼抵挡,或是看到了这边的情况,知道车厢根本挡不住从天而降的巨大冲击力。
     两人傻眼了一阵,立马往外爬,谁知咣当一声巨响,烟尘中有鲜血溅射而出。
     庾庆再看,发现那两人已经消失了,消失在了车厢底下,车厢已经和这边一样坐地。
     无坚不摧的攻势依旧在从天而降,四周的惨叫和惨烈景象,令庾庆也忍不住毛骨悚然。
     他又从铁笼伸出手,摸到了上方的锁孔,运功查探,想运用暗力发挥钥匙的效果打开锁,结果发现此锁是下了血本的千机锁,专防修行中人的锁,不掌握钥匙的轮廓,根本打不开此锁。
     唰!他突然推开左右的人,突然拔剑,咣当一剑劈在铁笼上,意料之中的没有劈开,这铁笼确实是由精钢打造,而且不是一般的精钢,估计为了防破坏加了料,反倒把他剑锋给砍出了豁口。
     有一名考生喊道:“士衡兄,用剑撬撬看吧。”
     傻鸟!庾庆心里骂了一句,插剑归鞘,不理会。
     之前阿士衡受伤,他还有些内疚,现在发现,还是阿士衡的命大,以小劫渡大难,他成了那个受死的倒霉蛋,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打死他也不来顶替赴京。
     尽管知道有妖孽意图对考生不轨,可他就想不明白了,这得多大的仇,居然能搞出这样的攻势?
     他不想关在这笼子里受死,可目前的情况看来,好像躲在这囚车内反而是最安全的。
     从颈项跑进衣服里的石头渣子搞的人浑身难受,他刚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刚抖了抖衣服里面的石头渣子,轰!头顶又是一阵震响,又被砸中了。
     众人懵了,摇摇晃晃,庾庆也再次震懵了,耳鸣眼花,头昏脑涨,又灰头土脸了。
     大雕投石,还在一波波的继续。
     然而不管怎么空袭摧残,就是有运气好的,硬是有十几辆马车怎么都不会挨砸,搞的车内的考生一直在担心什么时候会被砸中,这种滋味不好受,远不如庾庆他们这种已经习惯了的。
     上千护卫人马,上百名司南府人员,五十名大箭师,居然被这一场空袭给打了个无还手之力。
     憋屈,却没办法。
     四周惨叫声渐渐少了,要么被砸死了,要么暂时都跑到山林中找到了躲避之处。
     金化海很愤怒,想命司南府的人员四处搜山杀无赦,却被蒋一念阻止了,担心这是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论到近战,司南府的人手依然是这支队伍里实力最强的。
     现在手中的‘诱饵’反倒成了他们自己不敢轻举妄动的软肋。
     金化海也暗暗庆幸,还好没硬闯七里峡,否则那些妖孽根本不需要冒头跟他们硬拼,就以现在这一手,蛀空的崖壁就能被砸的大面积倾覆。
     不但有投石空袭,还有大面积的石壁崩塌,那后果想想都后怕。
     铿…铿铿……
     山林中突然传来一阵此起彼伏的异响,蒋一念迅速侧耳听。
     金化海听出了是弓弦声,疑问:“你的人发现了目标?”
     疑惑的原因在于,有这大片的迷雾在,根本看不远,看不到目标还如何射击?
     蒋一念哼声冷笑,神色冷厉,目中有杀机,并未作答。
     山中,见火势渐大。
     听到山间被空袭的地方惨叫声不绝,估摸着护送人马自顾不暇,有几名黑衣人从隐蔽地冒出,冲去扑打救火,不想酿成肆虐的山火惨剧。
     这算是山中妖修本性。
     然他们的身形一出现在火光处晃荡,迷雾深处立刻有索命幽灵奔袭而至。
     锋利箭矢先至,才闻“咻咻”破风声,可见箭矢的射击速度有多快,大箭师用的强弓就是非同凡响。
     面对这种恐怖射杀,感察能力和反应速度有所欠缺的,根本躲不过。
     噗噗声接连响起,箭矢瞬间贯穿了几名黑衣人,没有一支箭矢留在他们身体上,全部破体而出,或没入地下,或没入树干之中。
     几名黑衣人身体皆一阵剧颤,有的倒下了,有的并未当场致命。
     他们皆是妖修,皆是化成人形的妖,内在的心肝脾肺肾所在部位未必和人一样,各种妖类化作人形后,致命部位所在位置是不一样的,未伤及要害只是受伤的话,自然不会毙命。
     发现中箭,幸存的惊恐之余纷纷欲闪身逃离,然有些刚跳起便落下了,有些尚未蹿出去便颤抖着身躯摇摇欲坠了。
     噗噗声以及血花接连从他们身体上冒出,脑袋上多了血窟窿,身上又多出了好几处血眼。
     又被补了好几箭,又有好几个部位中箭,致命部位终究还是被碰上了。
     几名黑衣人陆续咣咣倒下,射杀他们的箭矢不止来自一个方向,他们遭遇了交叉射杀。
     遭遇了同样情况的不止他们,许多跑出来救火的都倒下了,直到死都没完全搞清自己是怎么被射杀的。
     他们低估了大箭师的能力,迷雾是可以让大箭师丧失捕捉射击目标的能力,但出现了火光,隔着迷雾能看到朦朦胧胧的火光,有人影从火光前动作,他们是能于朦胧光影中分辨出的。
     于复杂条件下找到射击目标是射击的根本,这是大箭师长期修行训练的事项,也是必须培养出的能力,譬如借助微光夜射之类的。
     蒋一念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他第一时间命人射出火箭,这也是他放火烧山的目的之一。
     潜伏在暗处的妖修,见到这一幕后吓了一跳,无人再敢冒出救火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山中火势渐大。
     也有人紧急撤离禀报。
     黑云啸听到消息后,急声道:“快,通知各处潜伏的弟兄,不要去救火!”
     “是!”来人迅速去了。
     然而,没多久便带回了一个噩耗,通知各处时,也分别从各处了解到了一些伤亡情况,目前已经有九十多号弟兄被射杀了。
     黑白夫妇瞪大了双眼,心疼不已,摆出的三百来号人手,还没冲上去正面交手,就悄无声息被杀了九十多个?近三分之一的预备进攻人手就这样被剪除了?
     惊悚!以前一直听说大箭师有多恐怖,今天算是切身体会到了。
     黑云啸抬头看天,隐约看到空中的大雕队伍又完成了一轮空袭,又再次回撤了。
     他所在位置地势较高,树冠未完全被雾气吞没,能直观看到空中的情形。
     “十轮了,准备的石头应该也差不多投掷完了,鼠太婆那边也该登场了。”黑云啸目光从空中收回,盯着夫人白兰说道:“告诉她,让她的‘大军’不要放过树上,务必把所有大箭师都给逼出来,最好是趁那边无暇顾及时,先把这些大箭师给解决掉,这些人近战能力有限。”
     对大箭师放冷箭的威力,已经是怕了,有这些人盯着,他不放心自家夫人的安全。
     白兰点头就走,丈夫负责在这里协调指挥,她要亲自带弟兄上场了。
     “小心点。”黑云啸忽叮嘱一声。
     白兰回头妩媚一笑,纵身飞掠而去……
     轰隆隆砸落在地的动静似乎停止了。
     侧耳听了一阵,金化海和蒋一念相视一眼,后者道:“不太可能扔一波石头就不管了,真正的正面进攻应该要开始了,你司南府的人要做好正面冲突的准备了。”
     “嗯。”金化海点头,深以为然,喊了人过来,让去通知幸存人手做好准备。
     蒋一念同时命人通知幸存的护送人马做好集结应战的准备。
     依然在树下藏身的解送使傅左宣满脸血污,已经是惶惶然半天说不出话来。
     动静暂停的时间似乎有点长,困在笼子里的考生们也察觉到了这份异常,和之前的暂停动静相比,确实过长了。
     “难道是攻击结束了?”有人试着问了句。
     “好像是结束了。”
     欣喜声音渐渐杂七杂八起来。
     庾庆扫了眼这群灰头土脸、叽叽歪歪的家伙,不予评价,他已经意识到了,结束的只是头波攻击,真正的地面进攻要来了,毕竟他们这群考生的脑袋还在脖子上好好的。
     也就是说,真正要摘他们脑袋的动作要来了。
     这次,庾庆真的呆不住了,他可不想坐在这里等死,摇了摇铁栏,无法打开,只能是找钥匙了。
     他的目光盯在了砸死的司南府押车人员身上,目光锁定了那人腰带上绷起的隐约钥匙轮廓。
     不知有没有看错,雾又大了好多,附近关其他人的铁笼都看不清了,他得认真仔细辨认,甚至施展出观字诀来确认,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因为拿到钥匙的机会很有可能只有一次,错过了很有可能就只能关在笼子里做待宰的羔羊了。
     只要出了这牢笼,他就不怕了,这片雾海对别人来说也许是麻烦,对他来说却是如鱼得水的环境,也是他最好的障眼法,他若要逃,估计难有人能拦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