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二十九章 抓走
最快更新半仙 !
    这辆车内没找到,两人钻出来后,又继续向前寻找。
     这次没走多远,路上稍微翻看了几件行李后,又看到了一辆较为完整的车厢,两人立刻一前一后凑过去。
     车厢半倒在路边斜坡上,车轮崩了,车辕应该是被石头给砸碎了,马匹不知跑哪去了,但车厢的厢体保持的还好。
     两人跑到车边正想爬进去看,结果双双感到意外,发现这车厢和其它车厢有点不同。
     其它车厢,车门就是车门,最多有门帘遮掩,而这车门口有人用绳子在两边门框反复交叉斜穿,简单做了张阻拦网,应该是怕车辆途中颠簸时导致车里面的行李掉出去。
     现在都这样了,还阻拦个屁,许沸直接挥刀给划拉开了,里面立刻滚出几件不知谁家的行李。
     看了看,应该不是自己的行李,许沸又伸手从里面扯出几件行李时,庾庆忽伸手摁住了他的手,指了指两件行李压着的一个棉被大包裹。
     许沸起先没注意,经这么一指点,立刻察觉到了细微异常,这棉被大包裹好像在轻微抖动,不注意还真发现不了,不得不佩服庾庆的眼力。
     两人给了个配合的眼神,庾庆伸手去拿掉那两件压着的行李,许沸则双手提刀,随时要劈出一般。
     压着的行李被拿开时,棉被大包裹抖的更厉害了,至少已经能很明显看出了。
     准备!两人互给了个最后的眼神后,庾庆突然出手揪住棉被一扯,当场翻出个“啊”声尖叫的人来。
     许沸挥起的刀未劈下去,也无法劈下去,两人都很意外的愣住了,这翻出的人不是别人,居然就是虫儿,估计躲在被子里自己把自己给憋了个够呛,已经是憋的一脸通红,更有一身大汗。
     虫儿龟缩颤栗,压根认不出眼前两人,两人都一脸的血,看着跟鬼差不多。
     许沸赶紧安慰一声,“虫儿,别怕,是我们。”
     这声音太熟悉了,虫儿一怔,从惊恐中缓了过来,渐渐有了辨别能力,认出了许沸手中的刀,也认出了庾庆手中的剑,当即识别出了两人的面部轮廓,惊呼一声,“公子!”又对庾庆连连点头,“公子。”
     这是个意外惊喜,许沸和庾庆都乐了,虫儿居然还活着,看起来丝毫无损,看来还真是命大。
     许沸惊奇问:“你小子怎么躲这了?”
     一旁的庾庆是最高兴的那个,虫儿既然在这辆车上,想必自己行李也在了,功夫不负有心人,还好自己没放弃,不然这两千两银子就白白扔掉了。
     他拽了拽车门上刚才被割断的绳子,已经能想象出是怎么回事了,这辆车应该就是虫儿歇脚的那辆行李车,门口绳子估计也是虫儿绑的,毕竟让他坐车的理由就是看行李,虫儿应该也是上心了。
     事情真相和许沸问出的差不多,虫儿没想到天降横祸,后面见到许多老鼠出现,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于是惊慌之下扯了谁家行李中的棉被把自己给包了个严实,居然就这样稀里糊涂躲过了一劫,落了个丝毫无损。
     不管怎样,也算是命大了。
     庾庆问:“行李呢?”
     “车上。”虫儿回头看,并爬了起来寻找。
     许沸苦笑,发现那厮果然最在乎这个,偏偏嘴上拐弯抹角,一会儿是担心虫儿,一会儿是找行李,就是不肯说出自己的真实目的,说的好听点是还挺注意吃相,说的难听点就是个当了婊子又想立牌坊的主。
     期待翻出行李的庾庆不忘四处东张西望,修炼观字诀的人都容易有这毛病,尤其是所在环境不正常的情况下。
     左看右看之际,庾庆目光忽然一怔,低声急唤:“有东西来了,虫儿,用被子蒙好自己。”
     并扯了许沸一把,跑到一匹就近倒毙的马前,拉着许沸就地一躺,还顺手抓了块血淋淋的碎马肉放自己脸上。
     被拉着蹲在了地上的许沸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不就是自己说的装死吗?
     他做的更绝,迅速往残碎的马尸上一趴。
     他只是有点不明白,自己什么都没发现,这位士衡兄怎么就知道有什么来了?
     殊不知,庾庆若是没这点本事做倚仗,哪敢在这种环境下乱跑。
     两人穿的本就是死者身上扒下的衣服,本就一身血迹。
     虫儿已经是慌忙裹了被子,又窝在了车里一动不敢动。
     庾庆眼睛还没闭上,依然在瞄来瞄去。
     四周的火光越来越明显,山火终于烧了起来,高温的作用下,弥漫的雾气竟然淡了不少。
     突然,雾气跌宕,几名黑衣人蹿出,庾庆立刻瞪大了眼珠一动不动,死不瞑目的样子。
     装死也是不得已,知道自己的修为不高,在这种场合的攻防之中撞上了就是个性命之忧,敢袭击司南府人马的岂是儿戏?
     几名黑衣人并未逗留,警惕着四周之余,也从两名“死者”上空飞掠而去,往车队主力方向去了。
     庾庆又看了看四周,哧溜爬了起来,向许沸招呼一声,“好了。”
     就在这时,车队主力方向突然传来了剧烈的打斗声。
     骤然白热化厮杀的动静让庾庆意识到了此地不可久留,迅速蹦向了车厢旁,扯掉了虫儿蒙着的被子,对其急声道:“快点把行礼找出来。”
     虫儿连连点头,赶紧去扒拉行礼。
     而高度警惕四周的庾庆忽又猛然抬头,低声疾呼:“虫儿躲好。”自己一个闪身扑开到了一旁,又躺下了装死。
     虫儿慌忙拉被子闷头。
     刚爬起走来的许沸不用招呼,一看这情况,立马又倒下了。
     上空雾气骤然跌宕起伏,一道巨大黑影骤然俯冲下来,是一只翼展两丈的巨雕,顺官道低空滑来,还没滑远就双爪突落,直接抓上了虫儿藏身的车厢,猛然奋力振翅,掀起巨大狂风,就这么很突然地将车厢给拎进了上空的云雾中,很快便连同车厢一起消失在了雾中。
     躺下的许沸都还没来得及闭上眼睛,就眼睁睁目睹了这一幕。
     庾庆也有些惊住了,他的观字诀还远不如他师父,还没到随便扫一眼就能提前判断出来的是什么东西的地步,需要稍给点时间仔细观察才行,否则只能大概看出有东西要出现。
     他没想到来的居然是一只巨雕,居然会把马车给拎飞了。
     刚找到的灵米,居然被一只傻鸟给抓走了?
     两千两银子被鸟给叼走了?这叫什么事!
     他刚想坐起,又老实躺好了,只见雾气又剧烈跌宕起伏,又一只巨雕冲破云雾现身,低空滑翔,从两人头顶上呼一声过去了。
     庾庆扭头四处看了眼,猛然蹦起,二话不说,迅速蹿入了一旁的山林中。
     许沸立马爬起跟着跑去。
     庾庆在山中蹿了一阵,跑到一处山顶,找了棵最大的树,纵身而起,上手拉住一根枝干借力一拉,人又再次蹿起。
     紧急追来的许沸仰头望,发现已经不见了庾庆身影,也又惊住了,就凭这身手,还说什么重剑是随身配饰,自己有眼无珠居然信了,这位士衡兄分明是个高手!
     对他这种实力的人来说,庾庆这般身手自然是高手。
     现在跟紧庾庆最要紧,把刀往身上一别,立刻跳上树,四肢并用往上爬,奈何树太粗了,爬不快。
     已经到了大树顶部的庾庆,发现这个高度还是有淡淡云雾干扰视线,当即跳脚,双脚一蹬树枝,借助弹力,骤然一个腾空而起,蹿出了云雾,迅速观察四周,想看那只巨雕飞哪去了。
     结果看到好多巨雕在云雾中起起落落,不过目光还是捕捉到了目标巨雕的身影,毕竟拎着一只车厢,似乎冲那个方向最高的一座山峰飞去了。
     人落下又从树冠上弹起,反复落下弹起几次后,他确认了,亲眼看到拎着车厢的巨雕钻入了那座最高峰。
     再次落下后,没有在树冠上停脚,顺势滑落了下去。
     呼!才爬上个三丈来高的许沸扭头,眼睁睁看着庾庆又落地了,他立马松开手脚哗啦啦一路蹭掉树皮屑,降低了点高度才一跳而下,又追着庾庆闪没的身影去了。
     两人一前一后间隔着蹦出了山林,上了官道,又接连冲进了对面的山林。
     听到身后动静,庾庆猛然停步转身,对差点撞上来的许沸道:“你跟着我干嘛?”
     行李已经丢失了,许沸压根不知道他要干嘛,反问:“我不跟着你跟着谁?士衡兄,你不会扔下我不管吧?”
     庾庆:“山里面很危险,别跟着我,快回去,护送人马能保护你。”说罢又闪身跑了。
     其实就是不想带个累赘,这么一大块头跟着跑,比较容易暴露。
     许沸二话不说,又追着去了,没人家的那份蹦蹦跳跳的灵活迅速,他只能是全力冲刺。
     其实他也不想跟着,可问题是他现在能往哪去?听庾庆的往护卫人马那边跑?
     那边打斗动静那么大,往打打杀杀的地方跑,一头撞上去找死吗?何况鬼知道双方厮杀后会是个什么样的结局。
     他想问问,如果安全,你为何不去,还在这里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