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四十二章 证实
最快更新半仙 !
    是这个理,铁妙青颔首认同,这么大的事情古冢荒地一带必然也要传遍。
     庾庆也没了话说,也认为孙瓶说的有理,只能是等消息。
     也松了口气,只要这边愿意给时间搞清真相,获悉了栖霞老妖的死讯后,知道无处领赏了,自然也就不会为难了。
     同时也很闹心,发现自己跳进了自己挖的坑里。
     若早知道背后的真相是这回事,早点说出栖霞被杀的事不就完了,犯不着搞装神弄鬼的那套,现在后悔都不敢解释自己是怎么知道“安否”那两个字的,不得不硬着头皮帮人家找什么见鬼的火蟋蟀去。
     既然暂时相安无事了,庾庆捡起了装画的金属轴筒,又招呼上了许沸和虫儿,让帮忙找那半幅被铁妙青扔掉的画,也不知被风吹哪去了。
     画必须得找回来,只要能离开这里,他就必须要尽力完成阿士衡交代的赶考任务。
     铁妙青倒是没有阻拦,还对孙瓶道:“是我不小心弄丢了,你帮忙找找。”同时给了孙瓶一个眼色,让盯着。
     孙瓶会意同行。
     一行一路顺着风吹走画的方向找去,在山腰绕来绕去搜寻。
     借着几人走散了些的机会,山林中深一脚浅一脚的庾庆迅速到了许沸身边,瞥了眼数丈外的孙瓶,低声问:“我以弓箭射杀妖修的事可有告诉他们?”指杀黑云啸的事。
     许沸低声回,“没有。”
     庾庆挑眉,“没招?你有这么硬的骨头?”
     这质疑有点侮辱人,许沸语气有点急,“我招什么呀,人家压根没问,确认了我们考生的身份后便把我带回来了。”
     庾庆:“你没说怎么弄到灵米的吧?”
     许沸叹道:“没说,我都说了,人家压根没多问,你别自己吓唬自己。”
     庾庆想想也是,许沸和虫儿被带走问话时他身上的灵米还没暴露出来,不过还是叮嘱道:“许兄,这事也不能说,回头若有人问起灵米怎么来的,就是你猜字谜得来的,懂吗?”
     许沸:“哎,这还用你交代啊?欺骗州牧大人的事我敢往外泄露吗?只要你能咬死了不往外说,我就谢天谢地了。”
     庾庆又叮嘱,“杀妖修的事也不能说,鬼知道他们和那些妖修之间有没有交情,别节外生枝。”其实是他自己怕招来妖修的报复,当时很明显的,那些妖修都是一伙一伙的,死在他手上的妖修可能还有同伙。
     许沸嗯了声,表示知道了,不过却另有好奇,扯了下庾庆的袖子,“士衡兄,你真的能掐会算?”他对庾庆提剑画符的一幕那可真是印象深刻。
     庾庆嗤了声,这事必须解释一下,传出去对‘阿士衡’将来复考不好,反问:“这你也信?”
     许沸越发惊疑,“那你怎么会知道她有丈夫,还知道她丈夫有麻烦?”当时这位铁口直断,可谓惊艳了他,铁妙青等人的反应他也记忆犹新,那些人明显也被惊着了。
     庾庆反而一脸稀奇问他,“你觉得她年纪多大了?”
     “呃…”许沸掂量他问这话的意思,瞅了眼不时瞥向这边的孙瓶,低声道:“看着年轻,但感觉三十应该是有了的。”
     庾庆目光不忘搜寻那幅画,“还不算瞎,就是读书读傻了。许兄,越好看的花越容易被采,凭她的姿色,难以在闺中久待,就她的年纪,说她还在枝头没被采过,说她至今名花无主,你相信吗?”
     这点,许沸承认,也有些惊讶,“没想到士衡兄年纪轻轻竟如此懂女人!”
     庾庆嘿嘿一乐,都是小师叔教的,真相他自然不会说出。
     只是许沸依然不解,“这和他丈夫有麻烦有什么关系?”
     庾庆顿时看傻子般的眼神看他,不知这位脑子里装的什么,举人是怎么考上的?
     他只想告诉这位,若不是自己当时反应快,三个人的命早就没了,你那四千两回头给的一点都不冤。
     他已经在琢磨了,回头那四千两不给可不行!
     许沸读懂了他看傻子的眼神,尴尬一笑,然还是不明白其中的因果关系。
     既然想不通,庾庆也不想跟他多解释,说太多说太透了未必是好事,只要让他知道‘阿士衡’不会能掐会算,目的就达到了。
     “在树上。”
     突然传来虫儿的喊声,两人以及附近的孙瓶皆闻声看去,只见虫儿抬手指着一棵树上向他们示意,三人立刻快步赶到抬头望,果然见到耷拉在树丛上的那半幅字画。
     庾庆一个纵身弹起,顺手抓了字画,落地摊开一看,还好,无损坏,不过这字画纸张只要摸过的也知道不普通,有丝薄绢布感,不留折痕,只要不刻意为之,不是轻易能损坏的普通纸张。
     他将画卷好,又重新塞回了金属轴筒内,态度颇为谨慎。
     实在是这东西不能丢失,这是阿士衡用来证明身份的东西,关系到阿士衡的终身,临别时阿士衡再三交代过此物的重要性,再三叮嘱不可遗落。
     之前顾不上,只因命在别人手中,先保自己小命要紧。他可不是什么迂腐的人,不会为了阿士衡的画搭上自己的性命,保不住自己的命,自然也就丢了画,当然要先保命。
     有孙瓶盯着,三人也不敢跑,找到画后,只能乖乖回去。
     庾庆也不知自己走了什么霉运,以前出山不容易遇见的玄级高手,这次动不动就撞上。
     临近正午时分,朱上彪和程山屏回来了,一路飞掠上山。
     双双落地后,两人第一时间扫了眼靠边坐地上的庾庆等人,神情有些异样,不等孙瓶问话,朱上彪已经沉声道:“老板娘,栖霞娘娘出事了。”
     铁妙青和孙瓶下意识相视一眼,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果然,朱上彪继续说道:“我们去了附近的妖族巢穴‘临渊阁’,阁主说接到消息,说地母亲自出手,把栖霞娘娘给杀了!”说罢又瞥了眼庾庆等人,声音不大,有意回避,不想让庾庆等人听到地名。
     他既然有意,坐在角落里可怜兮兮样的三人自然是听不到什么。
     然而盯着他嘴唇动作的庾庆还是跟着嘀咕了一句,“临渊阁…”
     这个地名他有印象,应该是在地图上看到过,回头地图上查找一下,再结合附近的河流,就能推算出自己所在的位置,就能找到最佳的脱身方位。
     然而眼前最大的问题还是自己落在了这些人的手上,实力相差太大,人家不放你走的话,很难有机会逃跑。
     不过眼前带回的消息足以让他安心不少,至少不用再担心这伙人因贪图巨资而食言,暂无性命之忧!
     那边的程山屏则皱着眉头点了点头,补充了一句,“就两三天前发生的事。”
     对此,铁妙青和孙瓶似乎不算很意外。
     这难道不是大事吗?程山屏和朱上彪也发现了异常。
     孙瓶低声道出了真相,说这里已经知道了,两人这才释然看向乖乖呆在边角的三人。
     稍作议论后,铁妙青问到了正题:“焚香找到了吗?”
     朱上彪摇头,“临渊阁那边平常不用这东西,没有焚香可提供,不过提供了一个消息给我们,说今天恰好是‘挑山郞’去临渊阁的日子。与那边常来往的一位‘挑山郞’每个月的今天都会去一趟,估计下午会到,让我们找‘挑山郞’问问,兴许有那东西卖。”
     铁妙青默了默,旋即挪步,径直走到庾庆跟前,居高临下问:“非要焚香不可吗?”
     坐在地上的三人皆昂头看着她。
     为了安全和稳妥,庾庆也不便出尔反尔,只能是点头。
     “走吧。”铁妙青挥袖转身。
     一行旋即出发,然而还没下山就发现了问题,庾庆还好,问题是许沸和虫儿,尤其是虫儿,在这山林地带的速度根本就跟不上趟,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在复杂地形中飞掠纵横。真要照虫儿和许沸的行进速度,一行在这里也不用再忙其它的,赶路的时间都不够。
     还没下山就不得不停下了,孙瓶对庾庆建议,“阿公子,你这两位伙伴不如就留在这山上的洞里,我们给他们留下足够的吃食,也免得他们跟着我们奔波劳累,待事情结束后再来找他们。”
     这建议,顿令许沸高度紧张,眼巴巴看着庾庆。
     而庾庆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拒绝了,“不行,他们在这里根本没有抵御任何风险的能力,随便来个小妖就够呛,单独留下太危险,要走就带他们一起走,否则咱们好聚好散,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虫儿大眼忽闪看着他,就知道士衡公子是真正的好人,绝不会轻易将他们弃之不顾。
     程山屏立刻冷笑道:“小子,这里可没有你讨价还价的余地!”
     庾庆当即反驳,“你最好搞清楚一件事,是你们老板娘请我帮忙,你却三番两次羞辱于我,看你对我如此不善,事后必然过河拆桥。既然你们根本没有合作的诚意,既然事后左右都是一死,那也没必要再继续,要杀要剐就在当下,悉听尊便!”知道了附近妖怪老巢叫什么,也获悉了对方已知栖霞娘娘的死讯,说话都硬气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