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五十二章 亲信
最快更新半仙 !
    天亮了,听到身后轻微脚步声,坐在一片荆棘丛后面观望的邬况回头,见到休息了一晚的崔游靠近,当即要起身,却被崔游摁住了肩。
     崔游俯身坐在了他边上,也通过荆棘丛缝隙间看了看盆地内覆盖垂萝的洞口,问:“怎么样?”
     邬况:“还是老样子,基本没什么动静,就是洞口好像有烟气冒出。”
     崔游:“你去歇着,我来盯。”
     邬况起身后又蹲下了,“崔执事,咱们究竟什么时候动手?”
     崔游:“继续等!该动手的时候自然会动手,你去休息吧。”
     等?邬况若有所思,看来自己的判断没错,妙青堂那边果然有内应。
     “没事,我在这里休息也一样。”
     ……
     咣!
     充斥烟雾的红彤彤地下空间内,一道影子如流星般闪过,从空中斜插在了地上,一只金属罐半镶嵌进了地面,继而有急促的当当声在罐子里响起,震的镶嵌在地的罐子松动,有弹跳起来的趋势。
     一条人影冲破烟雾闪来,落地一脚踩在了松动的罐子上,脚下带火,双脚连换连踩。
     踩灭了烧着的鞋底,庾庆从腰带里抽出杯盖,倒贴地面放置,砰!一掌将杯盖打的陷入了地面。另一只手就此慢慢将金属罐镶嵌进地面的部分拔起,与地齐平后,开始摩擦着地面往盖子上移,杯口与盖子齐平吻合后,立刻旋转金属罐,转紧后运功一拔,罐子与盖子完整拔出到手。
     当当当当当……
     金属罐里的撞击动静明显激烈于前两次,没办法,里面装着两只火蟋蟀。
     拿着罐子欣赏的庾庆啧啧了两声,脸上满是欣喜和意外。
     他也没想到,跑来跑去找火蟋蟀,就是认为火蟋蟀不是群居的,谁知这地方居然一下出现了两只。如今看来,火蟋蟀不是群居动物的观念可以打破。
     当然,也可能是别的原因。
     之所以能一下抓住两只,是因这爬出的两只火蟋蟀是一公一母,正在叠加交配的时候被一网打尽了,反应比单只的时候迟钝多了,估计过于忘情了。
     过程中没有出现走脱的风险,这一双抓的比较轻松,庾庆估摸着只有交配的时候才会有这种机会。
     对他来说,这并不重要,拿着手里的东西纵身飞掠而去,拐来拐去在熔浆湖的岛陆上跳了几次才回到了出口,走到一堆还没用过的木头旁,他把手中罐子扔在了地上,搬了一堆木头压在上面。
     也不管木头下面的撞击声,转身朝地道出口方向去了。
     不疾不徐地走了一路,走到快到出口的地方他又停下了,就地盘膝打坐。
     过了差不多一个半时辰,烟气散的差不多了,庾庆扯下了蒙住嘴脸的毛巾尝试呼吸了一下,尽管空气还不太干净,但勉强能接受了,这才又站了起来继续前行。
     他对自己走路的动静并未有任何遮掩,洞外的铁妙青等人一个个竖起了耳朵,互相看了眼后,又陆续起身走到洞口拨开垂着的藤蔓往里看,看到了走来后又停步在洞内的庾庆。
     没听到庾庆身上有罐子里撞击的动静,几人当即钻了进去,铁妙青迟疑道:“阿士衡,是不是没有…”欲言又止。
     庾庆叹道:“里面确实有一只,不过抓到这只可能有点麻烦,可能需要大家帮忙配合一下。”
     众人搞不太懂是什么情况,不过还有抓到的希望就好,配合自然是没问题,铁妙青当即应下,“需要我们怎么配合你尽管说。”
     庾庆朝站在藤萝外悄悄往里打量的许沸和虫儿招手道:“都进来吧,这次人越多越好。”
     许沸和虫儿哪能有什么意见,除了任由摆布没别的选择,乖乖进来了。
     “跟我来。”庾庆招手示意,自己先转身往里走。
     铁妙青等人跟上,朱上彪顺手拿了几支事先做好的火把点燃,程山屏略显犹豫地往外看了眼。
     同样回头看了眼的庾庆当即补了一句,“很简单的配合,很快就好。”
     听说很快就好,程山屏没了什么顾虑,快步跟上了。
     乌烟瘴气未彻底散干净,许沸和虫儿没有借助修为的能力,顿时咳嗽连连,赶紧用袖子捂住口鼻……
     “崔执事,你看,有动静,人都进去了。”
     荆棘丛后面的邬况突然出声提醒。
     正盯着观察的崔游嗯了声,“我看到了。”
     邬况:“可以动手了吗?”
     崔游皱眉疑惑了一阵,但还是要等确定的信号,摇头道:“继续等。”
     ……
     地道内,走到半途的庾庆突然停步转身,面对众人笑道:“大家先在这里等一下。”伸手要了孙瓶手上的火把,又对铁妙青说,“老板娘,我们先到前面布置一下。”
     众人搞不懂他干什么,铁妙青倒是很配合地跟他去了。
     庾庆的行事有点古怪,孙瓶等人多少担心会不会有什么问题,然看到许沸和虫儿在,又宽心了一些。
     庾庆没有领铁妙青走太远,但所走的距离足以让后面的人听不到这里说话的动静,而铁妙青对此地也不陌生,看到洞壁上插着的焚香屁股,知道又到了那感觉阴森的地方。
     铁妙青心里正有疙瘩的时候,庾庆偏偏又在这个地方停下了,举着火把转身与之四目相对。
     铁妙青察觉到了异常,顿有些警惕,试探道:“你不是说要做什么布置吗?”
     “没什么布置。”庾庆否认,见对方当场露出高度警惕的模样,当即摆手道:“老板娘别误会,如此这般将你请过来是有事告知,关系到你我的生死。”
     铁妙青警惕不消,“什么事竟被你说的这般严重?”
     庾庆:“老板娘还记得之前进洞时我问过有多少家商铺接了幽崖的任务吗?”
     铁妙青想了下,“记得,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庾庆:“如果有另一家商铺的人要抢你手上的三只火蟋蟀,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对方既然敢动手,那么实力肯定超过你这边,一旦出手,你几乎没有什么胜算,大家都得倒霉,我说的对吗?”
     铁妙青不否认这点,但不是她现在关心的,“这些不需要你操心,你我只需兑现彼此的承诺便可。”
     庾庆:“我如果说你的人当中有另一家商铺安插的奸细,你信不信?”
     铁妙青皱眉,“你在胡说什么?我的人都很可靠,不会有什么问题。”
     庾庆:“古魈老林的打斗动静你还记得吗?古魈老林的范围那么大,为什么刚好就有人撞在了我们的行进路线上,以致与山怪发生冲突?其实你当时的怀疑没错,的确有人在跟着我们。”
     铁妙青不知道这位在这个时候说这些到底想干什么,“那是我想多了,他们说的没错,真要是跟踪我们,明知道我们在前面惊醒了‘独角山魈’,怎还会一头撞上来?就算有人跟踪,你也知道在古魈老林打斗的后果。”
     庾庆:“这就是我要证实的,我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当儿戏,我想知道那些人有没有从古魈老林脱身。”
     见他非要怀疑她的人,无异于侮辱她的人,铁妙青有点愤怒,“你不觉得你现在的行为像是在挑拨离间吗?我说了我会遵守承诺,你没必要担心我会食言,没必要在这里费尽心机,没用的。”
     “第三只火蟋蟀我抓到了。”庾庆突然话锋一转,伸手指向地道尽头,“就在那堆木头下面,你如果不怕死,尽管拿着离开好了,我…”
     抓到了?铁妙青惊疑,忽目光一闪,出手如电,在庾庆身上连点数指,怕庾庆耍什么花招,先封了庾庆穴道,而后举着火把闪身而去。
     呆若木鸡的庾庆僵在了原地,他没想到酝酿的话还没讲完铁妙青就对他来了个突袭,不合常理的行为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心中狂骂。
     好在铁妙青急于知道答案,来去的速度很快,没多久就回来了,手上拿着那只当当响不停的金属罐子,火把下的脸色惊喜莫名,“两只?你一次抓了两只?”
     庾庆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铁妙青随后反应过来,迅速出手解开了他的穴道,又问:“怎会抓了两只?”
     庾庆揉了揉胸口,不跟这女人扯远了,拉回话题,“我现在怀疑内奸已经把另一家商铺的人引到了外面,外面很有可能已经设下了埋伏,若真是如此的话,人家迟迟不动手的原因就是在等你手上的三只火蟋蟀凑齐,你知道你现在把你手上东西拿出去的后果吗?”
     铁妙青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也明白了他为何抓到了火蟋蟀却要说没抓到,叹道:“你真的多虑了,他们三个都是我的亲信,跟随我们夫妇多年,不会出卖我们。”
     庾庆砸出一句,“不是我的亲信!”
     语气冰冷,意思也冷,我不相信他们!
     铁妙青:“我不明白,你好好的为何突然会有这怀疑?”
     真正的原因庾庆不想说,找了个天大的借口,“我卜了一卦,算出来的,其实我早就算出我们当中有个内奸。”
     铁妙青哑了哑,她是这位‘神算’手段的获利者,也是众人中最相信的一位,无言以对了一阵才问道:“你怀疑的内奸是谁?”
     庾庆有自己的打算,现在不会说出怀疑对象,“若能算到事无巨细,那我就不用费这事了,我只能算出你身边有奸细,具体是谁还不清楚。当着大家的面不说破这事,也是怕自己算错了,怕造成误会,毕竟让老板娘与神灵沟通时我就出现了失误。请老板娘借一步说话,正是为了商量个办法证实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