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六十五章 绑架
最快更新半仙 !
    钟员外的眼神就是这意思,锦国几十个州,一个州起码两三百人赴京,哪届会试不是过万人参加,就这成绩做底子,会试成绩出来后怕要排到几千名后面去。
     这乡试排名看着都寒酸,他忍不住叹道:“一百零六名,按理说,老大人是心里有数的人,他调教的,不该这底子就让跑出来啊!考上的希望不大,偏偏还要来考,来了又不来钟府,他想干什么?”
     杜肥也迷糊,无法回答。
     钟员外看着帖子,“列州梁陶县,这大概就是老大人隐居的地方了,老大人老家也不在列州,怎跑去了列州?”
     杜肥问:“看样子,他还不想露面,不想让我们知道他来了,怎么弄?”
     钟员外反问:“由得他吗?我女儿都快二十了,你见过几家的女儿二十芳龄了还不嫁人的?多少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我夫妻是一年比一年压力大,憋的慌,就算是老大人亲自来了也得给我个交代才行,来了还躲着不见算怎么回事?”
     杜肥小汗一把,“这倒也是。”
     钟员外:“我怎么感觉那小子有点鬼鬼祟祟的,别让他闹出什么妖来,你亲自走一趟。”
     “好。”杜肥应下,顺手将倒下的圆凳扶了起来才离去。
     钟员外再次坐下,茶盏端了几次都没能送到嘴边,喝不下去,看着帖子上的内容反复唉声叹气,“怎么会是一百零六名,这成绩没办法留京补缺…”
     正这时,门外蹦蹦跳跳冒出一人,正是文若未,“爹,快点,该出发了。”
     钟夫人的身影随后出现,“是该快点,起码要赶到灵慈山用午饭吧?”
     钟员外看向门口两个女儿,“我跟你娘有事谈,你们两个先回去等着。”
     “那你们快点呐。”文若未有些不满,结果被姐姐钟若辰给强行拉走了。
     钟夫人坐在了丈夫对面,“有心事的样子,怎么了?”
     钟员外:“灵慈山那边,就算了,不去了。”
     钟夫人一愣,下意识抬手扶了下发髻上的金步摇,好不容易打扮的让自己满意了,这突然不去了那多不乐意,“灵慈山一年只对外开放一次,一年就这一次机会,你两个女儿都做好了准备,管家那边也准备好了,就等你一个人了,有什么事要闹得大家伙都不高兴?”
     钟员外将手中帖子递给了她,让她自己看。
     钟夫人狐疑着拿了帖子翻看,看着看着,脸上神情逐渐凝滞,慢慢站了起来,小心问:“那位的儿子来了?”
     “嗯。”钟员外点头,抬了抬下巴,“上面的东西你不会看不懂吧?赴京赶考来了。”
     钟夫人:“事先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说?”
     钟员外:“人家没声张,先在钟府外面兜了一圈,不知道几个意思。”
     突然发生这种事,钟夫人就算想去灵慈山,眼下也没了兴趣,她又看了阵帖子,看后狐疑道:“乡试怎么排到一百名后去了,这能考的上金榜吗?还是说凭那位的能力有关系帮他儿子走后门?”
     “不知道,见到了人自然就清楚了。”
     ……
     花园里,被姐姐拉着走的文若未忽道:“姐,你有没有发现爹的神色有些不对?”
     钟若辰发现了,颔首。
     文若未:“姐,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妙,不会去不成了灵慈山吧?”
     钟若辰默了默,“去不成就不去了,爹的事要紧。”
     “那怎么行,一年才一次的机会哦。”文若未一把甩开姐姐的手,转身就跑,“我去偷听一下。”
     “未未。”钟若辰喊了一嗓子,人已经跑了,未能喊住。
     文若未一路跑到父母的院子外,继而做贼似的拎着裙子,慢慢摸到了正房门口,趴在墙边悄悄偷听。
     也不知听到了什么,忽然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满眼震惊的样子。
     继续偷听了一阵后,胳膊上突然一痛,回头一看,一颗小石子打了胳膊,抬眼,发现院墙上站了一名护卫,指着她警告的样子。
     文若未吐了吐舌头,又小心翼翼地离开了。
     一出院子,又赶紧拎着裙子快跑,一路跑到了花园。
     钟若辰刚想训斥她两句,文若未却趴她肩头抢先低声道:“姐,灵慈山肯定去不成了,也不用去了,就算让我去,我也不去了,我肯定要留下来看看的。”一脸的我有惊天大秘密的样子。
     钟若辰讶异,“留下来看什么?”
     她不太明白今天这个日子里,还有什么比灵慈山花海更好看的。
     文若未连连眨眼,“看未来姐夫啊!”
     “……”钟若辰一愣,旋即一把推开趴自己肩膀上的妹妹,扭头就走,觉得妹妹又在拿自己寻开心。
     “哎呀。”文若未跺了下脚,跑去拉住了姐姐,在姐姐耳边道:“姐,我现在终于明白家里为什么不急着让你出嫁了,原来你早就跟人定过亲了,你的未婚夫好像是个大人物的儿子哦,虞部什么,对,虞部郎中,未来姐夫好像是前虞部郎中的儿子。人好像已经来了京城,正在什么会馆落脚,是来参加这次会试的,杜总管好像已经接人去了呢。”
     “……”钟若辰本能的认为妹妹在说谎,因为这个妹妹爱开玩笑,也可以说是经常骗人,可又越听越不对劲,‘虞部郎中’这种字眼可不是妹妹正常情况下能说出来的用词,也不太可能说马上就能见分晓的慌。
     哪个少女不怀春,她自己以前也常暗暗纳闷,自己早就过了出嫁的年纪,家里为什么一点都不急?
     现在听了这番说辞,她那一颗心顿时被搞的忽上忽下起来,又推开了妹妹,“胡说什么,有这种事怎么可能隐瞒。”
     这次轮到她逃也似的赶紧走人。
     “姐,是真的,杜总管已经接人去了呀,待会儿就能见到了……”
     列州会馆。
     登记后,庾庆又晃晃悠悠出门了,就在会馆大门外伸了个懒腰。
     等候在会馆一侧的马车立刻踏踏过来停下,车夫跳下来笑道:“是阿公子吗?我是盛记车行的李贵。老孙出门的时候被歪倒的楼梯给砸了,抬不起了胳膊,车行只好让我来顶一下,您请上车。”
     庾庆多了个心眼,拨开车帘子看了眼,见到里面有自己昨天买的椅子,这才上了车。
     车夫李贵坐上了车辕,问道:“阿公子,今天准备去哪看看?”
     庾庆:“去皇宫周围逛逛。”
     他头回来京城,还没见过皇宫长什么样,肯定要去见识见识。
     “好嘞,您坐好。”李贵一声吆喝,马鞭一甩,马车不疾不徐地前行。
     庾庆又把车帘子和窗帘挽了起来,三面通透正好赏景,昨天时间晚了,天也黑了,看了个夜景,今天大白天正好一览京城风光。
     什么温书备考之类的,他想都不会去想,因为不需要,到了时间把事办完就走人。
     钟家的情况他已经不打算再碰了,昨晚好好考虑了一下,做出了最后的决定,此行不去钟家。
     没别的,实在是觉得和阿士衡的未婚妻见面太扯淡了。
     做出这个决定不容易的,钟家那么有钱,就是块大肥肉啊,过把手都能一手的油啊!
     做出决定后也就轻松了,还是好好逛逛京城,摸清自己想要的情况好,到时候把火蟋蟀给卖出个高价来,那才是正当收入。
     许沸那四千两银子也不知什么时候能给自己。
     他今天特意从会馆那边要到了许沸登记的住址,回头还要摸清地点,防备许沸赖账。
     就在他看着车外街景思绪良多时,忽警觉坐起,发现马车已经脱离了街道,进入了一条僻静的巷子里。
     感觉有些不对,他立刻问道:“李贵,这是去哪?”
     李贵回头笑道:“抄近路去皇宫。”
     他这里话才刚落,马车经过的一户人家门口,突然闪出一人,直接蹿入了车内。
     庾庆大惊,骤然拔剑。
     来人隔空一掌,庾庆顿感雄浑之力袭来,拔出半截的剑硬生生被隔空之力摁了回去,所坐椅子顷刻间坐了个四分五裂,人已被带飞。身形再定住时,来者已经锁了他的咽喉,带着他一起坐在了后面的座位上并排。
     “哟,警惕性还挺高,反应还挺快。”来人戏谑调侃,眼中有讶异感,一动手才发现庾庆居然有上武境界的修为,看了看庾庆欲拔剑的姿态,“还能文能武的,有点意思。”
     说这话,实则是出现了误判。
     能考上举人的,就这年纪,肯定大部分时间精力都在读书上,以为庾庆的佩剑属于配饰,现在才发现误判了,不禁庆幸是自己亲自来了,否则搞不好要让这厮跑了。
     他不是别人,正是钟府的护卫总管杜肥。
     对方一出手,便压制的自己一点都不能动弹,庾庆也立马判断出了对方的修为,玄级高手!
     他心里已经是骂娘了,不知自己这次出山走了什么霉运,玄级高手那是一堆一堆的撞见,一窝一窝的碰上,坐个马车逛个街也能被玄级高手给绑了,真他妈的活见鬼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马车已经出了巷子,又到了繁华街头,帘子什么的也放下了。
     庾庆紧绷的心弦稍微放松了些,看起来不像是要杀他,的确像是在绑架。
     可他又想不通,自己到了京城后好像也没有招谁惹谁,怎会值得玄级高手来绑架自己,难道是自己露了富?
     他怀疑是自己租这一两银子一天的车太招摇了,有点后悔钱财之类的都在身上,应该放在会馆才是。
     当然,他也怀疑是不是许沸派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