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七十章 字画的秘密
最快更新半仙 !
    这金属轴筒,他很熟悉,甚至是连上面的花纹都不会记错,因为他也有一只。
     此物有两只,正是当年的虞部郎中阿节璋亲自命人打造的,一只在阿节璋手上,一只则给了他保管。
     钟粟接到了手中又细细翻看。
     庾庆略感意外,感觉钟员外接此物时,手似乎有些颤抖,心头不禁闪过疑惑,凭这位的财力怎会将一幅破画看的如此重要?
     转念一想,可能因为是自己女儿的聘礼吧。
     但心中曾有过的一个疑惑又再次闪现了一次,这两家怎会用一幅破画当做儿女终身大事的聘礼?尤其是凭阿节璋当年的身份。
     从钟粟的反应上,他隐隐感觉这画只怕没那么简单。
     又不由想起了阿士衡再三交代此画不能遗失,他感觉阿士衡似乎有什么事情瞒了自己。
     翻看后,钟粟拧开了一头盖子,倒出了轻薄似绢布的半幅画,仅凭画布的材质手感他就知道应该不会有误。两手再摊开画一看,眼中越发呈现异彩,没错,是他见过的那幅画的裁剪后的另外一半,不会有错。
     还有一半本就在他手上,如今两张半幅都到了他的手上。
     他表面克制,心中实则是激动翻涌。
     激动之余,唏嘘复唏嘘,感慨复感慨。
     别人不知道这幅字画的意义,他却是清清楚楚。
     也正是因为这幅字画,他才和当初的虞部郎中阿节璋走到了一块。
     当年的阿节璋执掌虞部,权势正隆,而他只是一个小商贾,按理说两人是很难有什么渊源的,他倒是想巴结,奈何地位相差悬殊,想见人家一面都难,根本巴结不上。
     只因那时的他继承的是夫人家的家业,一些风言风语不好听,他不甘心只守着文家那间铺子,遂想尽办法搭上了工部的线,好不容易才从工部捞到了一点小规模的活干,组织了一批人手经常往山里跑,也是在那时才接触到了虞部。
     有一天,他的干活队伍突然接到虞部的紧急调用,同时被调用的还有其它几支队伍,抵达现场后才知道虞部郎中阿节璋也从京城赶来了,同来的还有不少司南府的人员。
     之后,一群人按指示进入了一座地势凶险的大山深处,抵达地点后才知道是要挖一座古墓。
     而挖出墓志铭后才知此地埋葬的居然是一位前朝大将,他也不知京城这些人是如何找到如此隐秘之地古墓线索的,总之挖墓这种事肯定是他们干,费尽艰辛掘出入口进入墓中后才发现犹如一座地下迷宫。
     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古墓中竟然有妖邪守墓。
     之后经历的是他钟粟永生难忘的恐怖,不断有厮杀惨叫的动静,或慑人的声响,不断有人倒下,差点吓的他魂飞魄散,他带去的人都是普通苦力,哪扛得住,都死光了。
     他也以为自己死定了,最后是怎么活着出来的他也不知道,总之见到感觉是活路的路就逃,完全是凭本能和感觉逃命,结果还真的就稀里糊涂的从一座深坑里爬了出来。
     然而他刚爬出坑,便目睹了匪夷所思一幕,一名司南府人士似乎受了重伤,显然是刚从地下脱险的,手里拿着一只古铜长匣,正向外面等候的阿节璋禀报情况,说什么找到了,可以通知大家撤退了。
     结果阿节璋趁其不备,突然一剑将那重伤的司南府人士给刺杀了。
     措手不及的后者仓促回击,亦一掌将阿节璋打的飞了出去吐血。
     而那司南府人士也摇摇欲坠地掉向了下方的深坑,被一只石笋给贯穿了。
     他钟粟真的是惊呆了,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
     而阿节璋也看到了他,拄剑爬起,向他走来。
     他感觉到了不对,吓坏了,自然就跑。
     阿节璋已受重伤,在崎岖山地根本追不上他,无法灭口,便喊住他,告诉了一些情况。
     是关于这座墓的。
     修行界一直有传言,说这世间有几处仙人居住的洞天福地,其中一处名为‘小云间’。
     传说‘小云间’的仙人返回仙界前,遣散了侍奉的侍女,其侍女回到人间后嫁给了一位大将军。后来侍女染了重疾,临终前才透露了自己曾侍奉仙人的过往,并给了一幅字画给那位大将军,说此画是她描绘的一副地图,依图能找到‘小云间’所在。之后是一场亡国大战,大将军战死,追随其血战的心腹手下抢了他的尸体,舍命杀出了重围,之后无人知道那位大将军被安葬在了哪。
     传言那幅能找到仙家洞天福地的字画已做了大将军的陪葬。
     据说传言源头来自埋葬那位大将军的心腹手下,其人临终前把这个秘密告知了后人,而其后人起了贪心,又无能力独自达成,找人合作时导致秘密流出。
     就因为这个传言,那些寻找仙家遗迹的人都想找到大将军的坟冢,而最好的办法自然是找到那些参与过埋葬大将军的人。
     之后有没有人找到过大将军的埋骨地谁也不知道,随着岁月流逝,传言也就成了世间流传的一个传说而已。
     听到这里,钟粟已经大概猜到了这次挖的那座古墓是谁的。
     果然如此。
     湮灭于漫长岁月的古墓,所有痕迹都已经被尘封,阿节璋说他也不知道司南府是从哪挖出的寻找线索,竟然真的找到了古墓,就说明传言很有可能是真的。
     而从开挖的情况来看,竟然有妖邪沉寂于古墓中守墓,明显不正常,阿节璋怀疑那位大将军生前已经去过了‘小云间’。更何况从墓中出来的司南府人员已经找到了那幅陪葬的字画。
     正因为如此,阿节璋才杀了那位司南府人员,杀人灭口!
     只因阿节璋不想这挖出的字画再传出去祸国殃民,他在虞部多年,深知这种开山辟地的寻找有多劳民伤财,他对皇帝寻仙的行为早已经是深恶痛绝。
     钟粟当时不解,问道,既然如此,让皇帝找到了长生术,以后自然就不用再劳民伤财去寻找了,岂不是好事?
     阿节璋说他想的太简单了,说皇帝若得长生,皇室父子必相残,锦国皇室必成众矢之的。
     阿节璋断言,皇帝若得长生,那才是锦国大乱之伊始,无数百姓将陷入一场浩劫!
     总之,阿节璋因受伤无法杀钟粟灭口,又不想钟粟泄露秘密,不得不与钟粟谈妥了条件,后一起隐瞒了这个秘密。
     后来,古墓的传说也许只是个传说,后续司南府也有更多的人赶来了,又与墓中妖邪大战一场,将古墓搜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那张传说中的宝图。
     好在,这种事情司南府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了,这么多年针对各种线索的核实往往都是如此,哪有那么好找的仙家福地,只是白费了那些心血未免可惜。
     再后来,钟粟得到了来自阿节璋承诺的回报。
     生意人发财,不一定要顺风顺水,也不一定要有多强大的能力,有时候一辈子只需要一次机会就够了。
     在阿节璋不动声色的安排下,钟粟自然得到了那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这些事情,他的夫人文简慧都不知道,也不会告诉她。
     而为了安抚钟粟,也是为了两边都能安心,阿节璋更是不惜降贵纡尊把自己亲生儿子和钟粟女儿定了婚。
     那幅字画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一分为二的。
     参与了那样的秘密,钟粟也没了回头路,隐瞒多年不报,一旦被朝廷或司南府发现,还不知是什么下场。
     但当时为了改变命运是豁出去了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再后悔已经晚了。
     此时再见到这半幅画,往事历历在目,试问他钟粟如何能不感慨万千。
     这也等于是一件信物,等于是确认‘阿士衡’身份的信物。
     虽然能通过列州乡试,列州那边肯定已经检验过‘阿士衡’身份的真伪,但见到了这东西心里也能彻底安心,毕竟这东西的秘密阿节璋不可能告诉别人。
     半幅字画看过确认后,钟粟又装回了金属轴筒里,而后塞进了袖子里,也终于能底气十足的开口了,“士衡,婚约你也知道,迎娶的聘礼你也主动送上门了,我既然与你父亲有约,就不会食言。这样吧,你父母都不在了,一些事情我们就代劳了。你们小辈的婚事我们大人会操办好,你安心备考,待会试之后,就让你们小两口择吉日完婚。”
     “……”庾庆脑袋嗡一下,有点懵,脱口而出道:“这么快?”
     几个意思?钟粟脸色瞬间难看,“委屈你了不成?”
     庾庆话一出口就意识到自己说了蠢话,忙改口道:“叔父,小侄不是这个意思,小侄的意思是说,小侄至今一事无成,实在有愧,待到金榜题名后再风风光光迎娶令爱也不迟。”
     原来是觉得自己配不上,钟粟脸色稍霁,淡淡问道:“那你觉得你何时能金榜题名?”
     庾庆尴尬道:“这个…小侄暂时也不知道,但小侄一定会尽力。”
     钟粟沉声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一届考不上,我女儿就再等你三年?你要是十届都考不上,难不成我女儿要等你三十年不成?与若辰同年的女子,儿女都满地跑了,你见过几个快二十的姑娘家还不嫁人的?你若是觉得我女儿配不上你,你大可以直接挑明了,我绝不勉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