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七十四章 送题
最快更新半仙 !
    被这么一逼,虫儿才不得不鼓起勇气上前面对,“叨扰。请教,阿士衡阿公子是在贵府吗?”
     刚到没几天,他就想找庾庆来着,结果跑到列州会馆一问,才知道庾庆如他家公子一般,已经搬出去住了,遂向列州会馆的人打听住址,奈何人家懒得搭理他这么一个下人,以不宜泄露考生驻地为由把他给打发了。
     他当然知道这并非什么机密,而是会馆小吏看他地位低贱不屑理会罢了。
     做下人的,这种场面见的多,心里明白。
     没办法,他只好回了曹府。
     一直等到前两天,曹府给下人发薪,把他也给算上了,而且较比其他下人的发放还给予了优待,有赏钱的意思。
     他手上有了点钱以后,才在昨天找了个出门的机会,再次跑到列州会馆,拿了钱给会馆小吏做打点,这才弄到了庾庆在钟府的住址。
     其实许家除了供他吃住外,每月也会给点钱,虽然不多,但他省着用,也算积攒了点,差不多半两银子的样子,藏在赴京的行囊中,结果行囊丢了,他攒的那点钱也就没了。
     搞到庾庆地址后,一打听,发现路途较远,他在许沸那边还有日常的活要干,时间上来不及,只好先回去了。
     直到今天,才在上午抓紧着把活给干了,用了午饭后向许沸请了个假,得许沸准了他一下午的时间后,他才有了充足的时间一路走到了钟府大门外。
     门房一听是找阿士衡的,看家护院的嘴脸立刻松懈了下来,站在台阶上问道:“你是何人?何故找阿公子?”
     虫儿一听这话便知列州会馆的小吏没有蒙自己,士衡公子果然是住这里,当即借口道:“我是阿公子好友许沸的书童,一路陪同阿公子进京赶考的,我家许公子托我带了东西来给阿公子,能否通报一声?”
     闻听是这关系,门房不敢怠慢了,略拱手示意,“稍等。”转身快步而去。
     正在屋内盘膝打坐修炼的庾庆是被院子外面‘阿公子’的叫唤声给惊醒的。
     收功起身,特意拿了卷书在手,才开门出去了。
     今下午刚好是明先生隔一天的日子,尽管小院里只有他一人,也还是以安心温书为借口,不轻易让人打扰。
     门外不敢进来的下人见他露面了,这才小跑着过来了,恭恭敬敬道:“阿公子,外面有一位自称是您好友许公子的书童,说许公子托他带了东西来给您,您看要不要见?”
     许沸?庾庆瞬间两眼放光,许沸还能让人带什么东西来?他第一念头便是还钱来了,当即欣喜道:“有请,快快有请。”
     “好的。”下人点头哈腰赶紧去了。
     负手身后捏了卷书的庾庆,满心期待,廊檐下来回走动,还真有点读书人的样子。
     没多久,下人领着虫儿出现在了院门外。
     屋檐下的庾庆已是哈哈笑着招手,“虫儿,这里。”
     虫儿亦两眼一亮,瞬间没了拘谨,直接扔下领路的下人欢心跑去,跑到廊檐下鞠躬,“士衡公子。”
     庾庆手中书一挥,“走,泡茶喝去。”
     “嗯。”喜笑颜开的虫儿用力点头。
     庾庆背着手进书房,虫儿跑上台阶尾随,入室打量着书房的环境,越发感到意外。
     初识时,许沸就和他断定了庾庆是穷人家的子弟,现在这么一看,这豪门大宅的,比起曹府也不遑多让啊!
     早先没看出士衡公子有一身好武功,现在发现又走了眼,虫儿觉得这位士衡公子真的很低调啊!
     庾庆往书案后面一坐,手中书往案上一扔,遥指那只金属罐子。
     虫儿一看罐子,立马就熟门熟路了,快步走去清水涮茶壶,再蓄水,又拧开金属罐子,提线拎出了吊死鬼似的火蟋蟀,提到眼前嬉笑,“大头大头,我们又见面了。”
     庾庆顺手拿了折扇,扒拉开,双脚架在了书案上,靠在椅背轻摇纸扇。
     虫儿抬头看来,“公子,大头这些日子还听话吗?”
     庾庆呵呵道:“还行,只要让它按时吃饱肚子,还是挺老实的。”
     于是虫儿很熟练的将火蟋蟀沉进了茶壶的水里。
     茶壶里很快便咕咕冒着热气。
     虫儿又拎着火蟋蟀在开水里涮了涮,然后倒掉水,再蓄干净清水,而后再把火蟋蟀沉入了茶壶水里。水开后,拎出火蟋蟀扔进金属罐子里,拧好罐盖,再从茶叶罐子里抓了撮茶叶泡入开水中。
     从头到尾的动作行云流水一般,用火蟋蟀烧开水泡茶的手法一点都不违和。
     没办法,其实之前赴京的途中,大多时候干这事的就是虫儿,他手法肯定比庾庆更熟练。
     第一杯香茗,虫儿双手奉给了庾庆,在庾庆示意下放在书案上,回头坐在茶具旁捧了一杯小小浅尝了一口,抬眼发现庾庆正笑眯眯盯着自己,遂报以梨涡浅笑。
     庾庆自以为这一路下来,自己还算是了解虫儿的,虫儿有事向来不会拖拖拉拉的,所以他也不急着‘催债’。然而虫儿这次似乎有些异常,茶小口小口的嘬了近半,却迟迟不开口进入正题,庾庆自己先绷不住了,呵呵笑道:“虫儿,我听府中下人说,说你说许沸让你带了东西来给我,先拿出来给我呗,茶待会儿再慢慢喝也不迟。”
     虫儿倒是听话,茶盏慢慢放下,只是表情明显变得忐忑了起来,十指局促不安地纠缠在了桌下。
     什么情况?庾庆架在书案上的双脚放下了,坐好了问:“怎么了虫儿,东西呢?你千万别告诉我说掉了。”
     虫儿立马摇头,明显很纠结,不过最终还是深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起了身,走到书案前,袖子里摸出了一张折好的纸条递给庾庆。
     庾庆满脸狐疑地盯着那张纸条,这不是银票,他就算闭着眼睛也能看出不是月票,不知虫儿这小子搞什么鬼,慢慢接到了手中一看究竟。
     摊开了纸条一看,发现上面写了几行字,嘀咕念叨了几声,“国士蒙于圣恩、运承天命…”快速扫了眼下面的内容,没头没脑的不知什么鬼,复又抬头问:“虫儿,这是什么?”
     虫儿银牙都快咬破了嘴唇,才艰难吐露出真相,“是这次会试的考题。”
     “考题?什么会试考题?呃…”庾庆两眼珠瞪大了,再问:“你说什么?”
     于是虫儿又艰难地重复了一遍,内心里的惶恐难以言表。
     庾庆顿时坐不住了,他再不懂也知道会试考题提前泄露是什么性质,何况他现在跟明先生这种十分懂行的接触了小半个月,也懂了一些事情,出题考官都没有定下来,哪来的考题?
     他手中扇子一收,站了起来,扇子挑起了虫儿低垂的下巴,与之对视,“虫儿,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虫儿满脸不堪,不知如何作答。
     其实他自己也不能完全搞懂自己为什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来,这次真的完全是凭感觉行事。
     庾庆手中扇子又敲了敲虫儿肩膀,狐疑道:“许沸让你送这东西给我?”
     虫儿摇头了,说出了大实话,“我一个下人,钟府门房不会让我轻易进入,只好找了我家公子当借口。考题…考题是我从我家公子书房偷来的。”
     偷来的?庾庆心中已是疑云一片又一片,内心充满了怀疑,问:“你怎么知道这是会试的考题,许沸书房里又怎会有会试的考题?”
     虫儿又低了头,不知该如何回答,他感觉自己做了错事,但又忍不住凭着自己的感觉去做了。
     庾庆从他反应上看出了不对劲,坐回了椅子上,好整以暇的等着,淡淡给了句,“虫儿,此事非同小可,你不说清楚的话,那我只能是把你押去送官了。”
     先拿话试探,更狠的吓唬话还没说出来。
     虫儿怔怔看着他,红了眼眶,豆大的泪珠一颗颗滚落脸颊。
     “呃…”庾庆被他突然这么一下子给闹了个手足无措,打开扇子朝他脸上扇风,“打住打住,大男人哭什么,跟个娘们似的。”
     虫儿没按他的节奏来,直接说出了真相。
     “那天我在书房书架后面擦地,舅老爷和我家公子突然进了书房,公子应该看到我端了水进书房打扫的,我没想到公子还会和舅老爷在书房谈论机密之事……”
     前后经过在那条理不清的叨叨,说到最后虫儿已是泪流满面,哽咽,抬袖抹泪不停。
     庾庆大概也听明白了,许沸的舅舅搭上了京城的某个大人物,为了给自己外甥的前程谋方便,利用关系弄来了考题。
     这事他听着也挺心惊的,连出题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居然就能知道考题,没想到有些人还能这样玩的,实在是高估了某些人的节操。
     但他又不明白了,给不停抹泪的虫儿脸上扇风,“别哭了。虫儿,我问你,你为什么把这事告诉我,为什么把考题给我?”有点想不明白啊!
     虫儿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公子一路上数次救了虫儿的性命,虫儿就是个下人,拿不出什么,又没本事,不知该如何报答公子的救命之恩…”说着慢慢蹲在了地上,抱着双膝埋头呜咽,哭的伤心,似知道自己做了天大的错事,最终哭的撕心裂肺,哇哇哽咽着,断断续续泣声,“虫儿对不起许家,虫儿今生为许家做牛做马报答。”
     感觉哭的瘆人?庾庆有点牙疼,原来是那种所谓的报答救命之恩,他挠了挠头,这小子难道不知道是许沸答应了出钱,他才保护着两人给带出了妖界?
     许沸居然没告诉虫儿?庾庆现在有点担心了,担心许沸不说这个是不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欠钱的事,想赖他的账?
     那可是四千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