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七十三章 奇货可居
最快更新半仙 !
    庾庆眉开眼笑,这下不用再担心了,乐的拍手,真正找到了一拍即合的感觉,“先生放心,若问起您教的怎样,我一定夸先生学识渊博,令学生受益匪浅,您看如何?”
     明先生裹着毯子嗯声道:“做样子也得有个起码的样子,你最少要开笔写几张吧?随便找点东西抄几张纸吧。”
     “行,听先生的。”庾庆很顺从的应下了。
     不过他也不是吃素的,这位明先生能睡着觉把钱给赚了,他也不能没作为,在这点上,他也不是自甘堕落的人,眼珠子一转,又试着问道:“先生,听说您还兼顾另一家的学生?”
     明先生嗯了声,要睡着的样子,含含糊糊道:“跟你不一样,那家还是个循序渐进学习的少年。”
     庾庆要问的不是这个,“先生,那家应该也是个有钱人家吧?”
     他觉得能跟钟员外成为朋友的人,又能请得起这位的,应该也是个有钱人。
     明先生又嗯声,“是个富贵人家…”忽感觉不对,霍然睁眼,一下就清醒了,当场转身翘首盯着他,“你问这个干嘛?”
     那眼神,似乎怀疑庾庆要打劫。
     庾庆忙摆手道:“先生不要误会,不要误会,我先给您看样好东西。”话毕立刻跑了。
     什么鬼?明先生的睡意被搞没了,慢慢坐了起来,接连打着哈欠,昨夜确实放纵了。
     没一会儿,庾庆又回来了,还搬了整套的茶具进来,往矮榻前一摆,坐在对面指着一只金属罐子,“这可是好东西。”
     明先生曲一腿抱膝,拭目以待。
     庾庆拧开了罐盖,扯着一条细细的丝线拎出了一只脑袋大身子小的奇怪虫子,正是火蟋蟀。
     火蟋蟀也被他拎习惯了,六条带有锋利倒刺的节肢动弹了一下,便老老实实像个吊死鬼似的,挂在了那一动不动。
     “……”明先生眼睛眨了又眨,还以为是钟府昨晚送来的女子让自己纵欲过度了花了眼,揉了下眼睛,没错,是只虫子,最多算是一只奇怪的甲虫。
     他还以为金属罐子是茶叶罐子,以为弄了上好的茶叶来让他饱口福,没想到竟是一只虫子。
     他忍不住嘬牙花,“遛狗斗鸡养虫子,你们有钱人的爱好怕是不适合我,你自己一边玩去吧。”就要躺下继续睡觉。
     庾庆忙喊住,“先生误会了,稍等,定让您大开眼界。”
     “哦。”明先生遂耐心等待。
     庾庆立刻往小茶壶里添了点水,然后拎着虫子往茶壶的水里沉。
     明先生看的眼皮直跳,茶壶里放虫子,怎么看着有点恶心?
     不过奇怪的事情很快发生了,茶壶里似乎在冒红光,渐渐有热气升腾。
     什么情况?明先生立刻跪坐了起来,够着脑袋往壶里看,看到了泡在水里的虫子在发红光,茶壶里的水也很快沸腾了,咕咕响。
     庾庆拎着丝线起起落落,“不用担心虫子不干净,先用开水涮涮。”
     涮过后,虫子拎起,虫子一出水,稍微挣扎了一下又安分了,身上的红光渐渐隐没。
     小茶壶里的水倒掉,清水涮了涮再倒掉,又重新往壶里添水,这次的水添加的比较满,庾庆随后又将虫子沉入茶壶水底。
     问题是入水后没什么动静,老老实实沉底,然后身上开始涌现红光。
     “不会淹死?”明先生试着问了句。
     “不会,这小家伙火烧不死,水淹不死。”庾庆满口保证,这倒没有说谎,熔浆里都淹不死,水里自然也难以淹死。
     而这火蟋蟀被他玩了两个多月,一路上每天被他用水泡的,已经是被驯出了节奏,只要是一入水,它就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不然庾庆会奇怪它怎么没有反应,老是会拿筷子戳它肚子。
     时间一久,次数一多,傻子也能形成习惯。
     每到这个时候,火蟋蟀就知道它自己该烧开水了,连声都不吭就配合了。
     很快,一壶水就给煮沸了,明先生看的啧啧称奇。
     庾庆提线拎出火蟋蟀扔回了罐子里,然后扔了茶叶进开水。
     茶泡好了,庾庆给老师先斟一杯,伸手示意请用,然后再给自己斟一杯,放下茶壶见老师很犹豫不敢品尝的样子,顿哑然失笑,自己先端茶连嘬了几口,才道:“先生不用担心,没有毒,干干净净,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这句话的底气是他拿不少人试验出来的,先是虫儿,再是许沸,后来又让虫儿不时送茶水给其他考生喝。这一路上,起码有几十个考生喝了至少个把月,见一点问题都没有他自己才敢放心喝着做最后确认的。
     堂堂玲珑观掌门为了赚点钱,也算是有心了。
     明先生也有些好奇,见庾庆自己都喝了,遂也捧了茶盏,慢慢嘬了几口品尝,结果尝后摇头,“还以为有什么特别的味道,也就茶水的味道。”
     这是否认自己两个多月的试验结果啊!庾庆瞪大了双眼,提醒道:“先生,没别的味道就对了,有味道谁还敢喝?”
     明先生想了想,好像是这个理,茶还不错,又端起慢慢品尝。
     庾庆放下茶盏,搓了搓手,指了指金属罐子,“先生可知此物是什么?”
     明先生喝着茶嗯了声,“愿闻其详。”
     庾庆:“此物名为火蟋蟀,幽角埠的幽崖,先生可曾听说过?此物是连幽崖也发出任务寻找的东西,平常生活在地底深处,生存于地火熔浆之中……”噼里啪啦一通介绍。
     明先生耐着性子听着。
     他长期混在京城里的人,也算是经常出入富贵人家,这妖与人并存的世道,什么稀奇东西没有?他也算是开过各种眼界的,所以这什么能烧开水的虫子也不会让他感到有什么吃惊。
     至少比庾庆这个乡下人见识多。
     听完后,他放下茶盏,有点不明白对方啰嗦半天是什么意思,问:“你想说什么?”
     庾庆自喜道:“难道先生不认为此物是奇货可居?”
     明先生哦了声,“然后呢?”
     庾庆赶紧再为他添茶:“先生教的另一户人家,说不定对此物有兴趣,不妨帮学生探探口风,看愿不愿买。或者说,先生有认识的其它大户人家,都可以帮忙问问,学生诚心出售。”
     明先生眼皮跳了跳,问:“你的诚心出售是多少钱?”
     庾庆双手比划出了一个‘十’字。
     明先生叹了口气,“十两银子就别麻烦别人了,算了,我要了。”
     庾庆脸一沉,“先生这玩笑开大了,幽崖出任务的火蟋蟀,怎么可能只值十两,我是说十万两!”
     “多少?”明先生吃惊追问。
     庾庆价钱拿的稳稳的口吻,“十万两!”
     明先生立马伸手,提丝线从罐子里拎出了那只吊死鬼似的火蟋蟀,转着圈的瞅了遍,还真看不出什么卖相。认真看过了又放了回去,问:“买你这个有什么用?”
     庾庆:“能烧水泡茶啊!比炭炉烧水快的多了,五个数就能烧好一壶。”
     明先生眨了眨眼,抬手摸着下巴上的一揪揪胡子,不吭声,等下文。
     庾庆干咳一声,话一说完,也感觉价值上有点单薄了,遂补充道:“也能烧更多的开水,出门在外不方便的时候,别说泡茶,连洗澡用的热水都能帮忙一起给烧了。”
     明先生:“就这些?”
     庾庆嘿嘿干笑道:“能烧水就能烧火,还能放火。”
     明先生纳闷了,“还有吗?”
     庾庆尴尬道:“先生,就一条虫子,也别太为难它了,有这本事已经很不错了,已经很稀罕了,奇货可居啊!”
     “奇货可居?”明先生瞅他一眼,那眼神就差说出你当我傻吗?端茶喝了口,“有钱人家缺烧水泡茶的吗?有钱人家出门在外能有多不方便,非要倚靠一只虫子?”
     庾庆忙道:“这不是先生的面子大嘛,有些人家说不定就看了先生的面子。不让先生白帮忙,只要卖出去了,分先生两成,如何?”
     “一只虫子十万两,你还真敢开口,行了,我无福消受,你还是找别人卖卖看吧。”明先生说完就扯了毯子盖身上,又躺下了。
     庾庆立马绕到他跟前,蹲在矮榻一头,伸出五根手指,“五万呢,先生觉得如何?”
     一下就腰斩了一半?明先生睁眼瞄了瞄他,又闭上眼,这回是彻底不理了……
     临近傍晚时,明先生才醒来离去,未接受钟府的宴请。
     当晚,大骨头送到,庾庆让火蟋蟀啃了个饱。
     趁着天黑,他几次拎着肚子撑鸡蛋那么大的火蟋蟀到院子里的小池塘边,将火蟋蟀沉入水中,让它在水里放了几个泡泡才拎回,让火蟋蟀吃饱了几次才作罢。
     次日清晨,李管家例行来东院走走时,经过小池塘忽止步,蹲下嘀咕,“水怎么变黑了?”
     这般无聊的日子庾庆足足过了半个月之久,才出现了那么一丝波澜。
     钟府大门外,一个少年模样的小子怯生生靠近了,不是别人,正是虫儿。
     虫儿在门口徘徊了几次,想靠近又犹豫的样子。
     后来还是门房觉得不对,主动露面喝斥,“鬼鬼祟祟,干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