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七十五章 年轻的心
最快更新半仙 !
    他目光落在了考题上,琢磨着要不要拿这个东西要挟许沸。
     然而转念一想又觉得不行,考题还没定呢,他说这是考题,根本当不了证据,也根本威胁不了人。
     再就是,如果事情属实的话,许沸舅舅背后的人应该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自己若敢乱来,撼动不了对方半分不说,只怕自己也别想活着回列州。
     在这点上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自己虽是堂堂玲珑观掌门,但在那种人物的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回头还是要找机会收账!
     思绪翻转有了定意后,庾庆俯身,将哭啼啼的虫儿拉了起来,“行了行了,别哭了,跟你开玩笑的,不会报官的。”
     说罢又走到书案后坐下了,两脚架在了书案上,躺在椅子上,摇着折扇,也懒得安慰,任由哭泣,一个大男人娘们唧唧的有什么好安慰的,等着。
     时间是最佳的抚慰。
     崩溃后的虫儿渐渐收敛情绪后,慢慢停止了抽泣,抬袖反复擦拭泪痕后,开始告辞,“士衡公子,曹府离这里远,晚了的话,天黑前回不到曹府,我要走了。”
     “嗯。”庾庆点了点头,又扇指桌上考题,“你放心,这事我不会让你家公子知道,还有这考题,我也会当做没看见,不会利用它的。所以,你大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安安心心的回去。”
     虫儿愣怔了一会儿,有点着急道:“士衡公子,我知道您是有才华的人,只是低调而已,就算没有提前得到考题,会试也难不住您。不过,既然我家公子能得到考题,说不定也还有其他人能得到,若让那些图谋不轨的人占了先机挤下了您,虫儿第一个不甘心!”
     这倒是他的大实话,也是他愿意送考题给庾庆的原因之一,不能只让坏人占便宜而导致真正有才华的好人吃亏。
     我有才华?庾庆倒是被他给说愣住了,不知他从哪看出的自己有才华,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过才华。
     殊不知,就算他和许沸不说,虫儿也猜出了文华书院猜字谜的真正第一名是谁,这正是他说庾庆低调的原因。
     虫儿也不知猜字谜有多难,只知道也是场考核,士衡公子可是力压整个列州参考的举子,听说连乡试头名的解元郎也被远远甩在了身后,这肯定是有大才华的。
     庾庆听不懂,下意识当做了只是夸赞而已,又起身了,“好了,我自己会掂量,走吧,我送送你。”
     “不用,我自己可以回…”虫儿话没说完,脸又红了,因为庾庆又顺手勾了他脖子,与之勾肩搭背搂在了一起,虫儿默默顺从着一起走出了书房。
     庾庆左手摇着扇子,右手勾着虫儿,一起漫步着往小院门口去,“既然是天黑前要回去,我就不留你用晚餐了。我安排个马车送你,不要到曹府门口,在离曹府稍微远一些的地方下车,免得被曹府的人看到不好解释,懂我的意思吧?”
     还单独弄个马车送自己?虫儿觉得自己压根配不上,惶恐,忙道:“不用不用,我走回去就行了,真不用那么麻烦。”
     啪!庾庆左手扇子敲在了他脑袋上,“我让你做什么,你就老实听着,哪来那么多废话,再啰嗦,我可要不高兴了。”
     对他来说,反正又不费自己什么事。
     想从阿士衡老丈人家弄点钱,又不好意思下手,只能占点这些个小便宜了,顺水人情的事他倒是喜欢做。
     虫儿欲言又止,还是觉得太抬举自己了。
     庾庆已经勾搭着人到了门口,外面随时听后差遣的下人也赶紧跑了过来。
     庾庆放开了虫儿,指着说道:“这是我朋友,你们立刻去安排一辆马车送他回去。记住,交代下去,去哪听我朋友的安排,若敢怠慢,我不饶他!”
     朋友?虫儿明眸大眼内瞬间熠熠生辉,用灼热的眼神凝望庾庆,就因为‘朋友’两个字,瞬间让他心中充盈着暖意,让他感觉这一趟没白来。
     朋友?那位下人下意识打量了一下虫儿的穿着,没说什么,但一切尽在不言中,是是是的连连点头应下后,又客客气气对虫儿伸手邀请道:“小爷,请您跟我来。”
     虫儿读懂了对方的眼神,自惭形秽的低头看了看自己脚尖,轻轻嗯了声,继而又转身对庾庆欠了欠身告辞。
     庾庆微笑点头目送,经常窝在书房里心态是会受点影响,手中刚学会不久的摇折扇的附庸风雅的毛病未改。
     虫儿跟了人去,几步一回头,心中暖意依旧在。
     愿意把考题送来,不仅仅是为了报答。
     赴京的路途上,这位士衡公子不管什么打杂的事都喜欢叫他做,使唤起他来,可能比他家许公子还随意,但那份‘随意’不是主人对下人的随意,他自我感觉是平等的感觉。
     士衡公子随手就会与他勾肩搭背,自家许公子端着主人的身份是不可能这样做的。
     士衡公子会偷偷摸摸送好吃的给他吃,还会想办法安排舒适的睡眠环境给他等等,那份温暖他至今记忆犹新,那也是自家公子做不出来的。
     今天,士衡公子亲口说出来了,两人是平等的‘朋友’关系。
     愿意把考题送来,也许还有其它的原因,也可能是最重要的原因,年轻人不能言说却能为之燃烧的心……
     送走了人,庾庆手中扇子一收,拎过肩膀,插进后衣领,捅着后背的痒痒回了小院。
     回到书房里,走到书案旁,又拿起了桌上的那张考题,瞅了瞅,发现字迹工整,还挺秀气。
     这所谓考题,虫儿偷抄的时候是字迹潦草的,拿给这边时又重新仔细的抄了遍。
     不过庾庆也就随便看了眼,继而嗤笑一扔。
     他要这个做甚?他又不可能考上,哪怕是考的上他也不能考上,没办法的,注定的。
     不过随后又捡起那张考题,唰一声撕了,觉得这东西还是毁了的好,万一真是考题,万一让人事先看到了这考题,待到真考题出来了对上了,怕真是要惹麻烦。
     然而撕了没两下又停顿了,慢慢坐在了椅子上,心里犯嘀咕,这难道真的是会试的考题?
     虫儿这人吧,他一路上接触了这么久,自认还是了解一些的,应该不会骗自己。
     问题是,也没必要拿个假东西来糊弄他。
     一些念头在脑子里转了转后,他又迅速将撕碎的考题在书案上一片片铺开,重新进行拼凑。
     有此行为是想到了阿士衡的交代,还挺让自己犯难的。
     不过阿士衡说的是有道理的,是要花点心思的,不能乱来,你可以考不上,但不能考的人家一看试卷就想查你。
     但自己真的是不懂啊,怕把握不好那个分寸。
     可若是这考题是真的,那不正好是刚瞌睡就有人送上了枕头么?
     自己完全可以事先准备好合适的答案,回头拿到考场上应付过关。
     他想想都来了精神,赶紧将撕碎的考题复原……
     次日午后,精神萎靡不振的明先生打着哈欠姗姗来迟。
     庾庆早在屋檐下等候,见人来了赶紧快步上前恭迎,“先生来了。”
     明先生随意挥手一下,表示不用客气。
     先生和学生两个直奔书房。
     一进房间,明先生就奔一口箱子去了,打开了箱子,拿出了里面的毯子和枕头。
     这原本是装书的箱子,被他临时征用了,省得老是要跑卧室拿睡觉的东西,容易被发现。
     东西往矮榻上一扔,就坐在了那打哈欠,等着庾庆用虫子烧水泡茶。
     几杯水下肚就睡,被尿憋醒了就刚好到了傍晚,起身回家正合适。
     小半个月下来,已经在这里混出了经验。
     庾庆笑眯眯在旁拎着吊死鬼虫子烧好了开水,为明先生沏好了茶奉上请用。
     明先生对用虫子烧水的事已经见怪不怪了,吹着热气小嘬一口,舒坦下咽,还挺享受的样子。
     庾庆一个抬手捞马尾辫的动作,摸了个空,意识到自己现在是正统打扮,罢手了,“唉!”忽重重的唉声叹气。
     明先生翻眼一瞅,吹着茶汤慢吞吞道:“怎么了,下路堵了,拉不出屎了?”
     庾庆也算是服了这位,喝着茶还能说出这种话来,粗鄙不堪!
     表面上依然唉声叹气道:“拉不出屎伤身而已,我现在是被伤心了,今天被一个下人嘲讽了。”
     明先生呵了声,“我观钟府治下颇严谨,能养出这种狂妄下人?”
     “狂妄?对,先生不愧是先生,用词精准,就是狂妄!”庾庆拍着大腿叫好,边给自己茶盏里倒水,边叹道:“先生有所不知啊,是个新来的下人,还曾是个读书人,因家里出了点意外,不得已才卖身于钟府为奴的。本来也没什么,不知这厮从哪听说了先生正在这里教我,竟口出狂言…”摇了摇头,就此打住,不说了,慢慢喝茶。
     明先生已经成功被勾起了兴趣,对面那位却不说了,当即出声道:“你小子话说一半是几个意思?话说一半无好人…我听你这话里意思怎么感觉嘲讽的不是你,你不会想说被嘲讽的是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