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七十七章 入场
最快更新半仙 !
    对他来说,这位先生自己都不好意思、自己都没把握那就对了。
     更不能让这先生带回去做什么修改,就得要这种原汁原味的,烂点好。
     明先生无语,奈何现在身心疲惫,连话都不愿多说,根本无力去抢,加之心态上累的兴不起意气之争,双手撑着扶手站了起来,耷拉着双肩,一步步朝外走去,声衰气颓道:“文无绝对好,若有人非要挑刺,做的再好也难免有瑕疵,随其便吧。”
     明显是懒得再争的意思。
     直到现在,他还怀疑这考题是那个什么钟府的下人搞出来考他的。
     庾庆将考题折好塞进了衣服里面,旋即陪着明先生出了书房。
     站在屋檐下,看了看已经昏暗的天色,明先生一步步下了台阶,慢吞吞朝外走去。
     出了庭院,等候在外的李管家立刻过来恭请明先生,说钟员外要设宴款待。
     明先生一句话都不愿多说,摆了摆手表示不必了,黯然前行,旁人皆不知他落寞寞的在思忆什么。
     亲自将人送走后,李管家赶回了东院,看到大吃大喝的庾庆,立刻问:“明先生怎么了?连接送他的马车也不坐了,非要说一个人走走,我怕他出事,让马车在后面跟着,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独自守着一桌菜的庾庆耸肩,“没什么,教的太晚,累了而已。”
     李管家狐疑,“是吗?”
     庾庆岔开话题,指了指桌上的菜,叹道:“李叔,这些东西…唉,其实还是灵米饭更适合我。”
     李管家略翻白眼,“不是舍不得给你吃,我说了,杜肥特意交代了,若想你好好备考,会试前就不能给你吃灵米,不然你要跑去打坐了。”
     得!庾庆抬手打住了,不说了,还是那样,和软禁没什么区别。
     吃完,等人收拾干净了,东院又恢复了宁静。
     书房的灯还亮着,庾庆拿着明先生做的那几张答题一张张看,还是那句话,这玩意他看不出什么好坏。
     不过还挺满意。
     若这考题是真的,如何作答的事便已经解决了。
     这考题也唯有让这位明先生作答,才不用担心提前得到考题的事会泄露出去。
     九考不中已经不好听,还想落下个‘十全十美’的名声不成?再加上检举学生家的不轨,以后谁敢用?
     届时他自然有办法让明先生权衡利弊。
     当然,前提便是明先生的作答考不中。
     在庾庆看来也不可能考中,连考九次都考不中的人,他庾庆一介入就能考中了,那他庾庆得多倒霉才行?
     考过九次都考不中的人,又颓废多年,还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这么个精力不济的人,硬是把会试要考几天的题目赶在一下午就匆匆做掉了,答案甚至没做任何修改,若还能中榜,那就没天理了。
     真要是那样的话,是口臭狗屎他庾庆也吞了,认了!
     日子一天天过的飞快,转眼临近会试,朝廷主持会试的相关人员名单也确定了下来。
     明先生一改懒散常态,和原东家告了假,全天候扑在了钟府这边,为庾庆划定可能的出题范围,搞的庾庆头大。
     七天,只有七天时间,明先生不惜住在了钟府东院,也不在书房偷懒睡觉了,盯着庾庆读书。
     这种情况就算是装模作样也累,七天内要看的内容太多了。
     庾庆想偷懒的时候,明先生竟抄了根棍子来抽他。
     开什么玩笑?敢偷袭本掌门?搞的庾庆差点想拔剑砍他。
     后是顾忌殴打先生可能会震惊钟府,才不得不忍了。
     关键你说自己会武功也没用,亮出来也吓不到人家,明先生照样敢抄着棍子上,一把老骨气敢战天斗地的感觉。
     总之这七天把庾庆搞的很难受……
     不过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的,当这一天真的来到时,本以为就是走过场的庾庆也不免有了些忐忑。
     会试正式开始的当天,钟府男主人的马车及护卫队亲自送行。
     马车内,除了考生庾庆外,还有亲自来送的钟员外和明先生。
     明先生一路喋喋不休,反复交代进入贡院后的注意事项。
     钟员外在旁听的连连点头,不管怎么说,作为参加过九次会试的人,仅凭这份经验钟府就不算白花了钱。
     车队还未抵达贡院,在通往贡院的途中就被逼停了,有军士拦路,不允许车马之类的东西通过,包括送行人员也要一律停止前行,只许考生凭号牌进入。
     这个时期没人敢强行冲撞。
     也能理解,来自锦国各地的一万多名考生,同时往一个地方集中就已经是不小的规模,倘若再加上送行人员和各种车马一起挤过去,容易堵塞道路不说,还容易出乱子。
     庾庆只能是下车,杜肥将一只装的满满当当的背篓递给了他,并帮他上肩背好,同时交代考完结束后到哪个地方碰面,会来接他。
     众人除了一番鼓励的话,就是让他保重身体,毕竟要考五天四夜,等于要在贡院号舍里窝四五天。
     庾庆向众人行礼后,转身而去时,明先生忽快步过来,扯住了他的袖子。
     庾庆愕然回头,问:“先生还有何吩咐?”
     明先生目光咄咄逼人,嘴唇嚅嗫一阵,却只说出了三个字,“好好考。”
     “是。”庾庆应下,确定他没了其它交代,才再次转身而去。
     明先生目送着庾庆凭号牌通过朝廷人马的封锁,一直到庾庆的身影消失不见了,还站在那久久不动,神情复杂。
     也不知他在想什么,明显在走神,钟员外连喊了他好几嗓子,他才醒过神来。
     钟员外邀他上车,说要宴请。
     明先生摆手谢绝,也不要马车送,又说是一个人走走,背影萧条而去……
     贡院占地很大,仅考生用的号舍就有将近两万间,大门口临时开了四十多处检查的棚子,一个州一个。
     一群背着一大堆东西的考生寻找各自州的入口,一路上东张西望的庾庆也在其中。
     找到入口后,庾庆发现之前护送入京的列州相关人员也在,主要负责陪同朝廷人员核实考生的身份,若是发现眼生且从未见过的人自然要详查。
     这些都简单,整个进入过程最麻烦的还是检查携带物品,检查的很仔细,生怕有夹带混进去,相当耗费时间。毕竟是上万人参考,一个个住在号舍里,监考人员是没办法盯住每一个人的,只能是进入时严加盘查。
     好不容易进去了,东张西望的庾庆也未能发现许沸,不知人家是已经进去了,还是还没有来到。
     他的火蟋蟀已经提前派人送给了虫儿,不是担心钟府的人照顾不好,而是钟府那边正好奇东院小池塘的水怎么变黑了,他之前没考虑太多,说了谎,说不知道。这要是给钟府的人照顾的话,立马要露馅。
     当然,他找许沸并不是关心自己的火蟋蟀如何,而是想问问四千两银子的欠账什么情况?
     入了贡院以后,想再找许沸就麻烦了。
     各州的考生都打散了,发给的号牌本就是以抽签的形式得出的结果,不给预定好的熟人住在一起的机会。
     到处有看守,不能到处乱跑,庾庆也只能是暂时作罢,老老实实按照号牌上的标示找到了自己所在区域,进而找到了自己的号舍,有点霉味且狭窄的小单间……
     钟府,钟员外回到家已经过了午饭的饭点。
     然家人都在等他一起,一见他回来,文简慧立刻迎上去问:“怎么弄这么晚回来?”
     钟员外摇头,“今天算是见识了。贡院那片区域送考生的人太多了,返回时堵的不行,坐马车真还不如步行来得快。”
     文简慧:“人顺利送到了考场?”
     一旁的钟若辰和文若未皆竖起耳朵关心着。
     钟员外只点头嗯了声。
     稍后,下人把热好的饭菜给端了上来,一家四口围坐一桌慢用。
     吃到一半,文简慧突然唉声叹气地放下了筷子,心事重重,食难下咽的样子,“乡试一百零六名,乘上四十来个州的话,差不多就排在了四千名以后。我打听过了,会试一般就取前两三百名,他这四千来名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上榜哟。”
     她这话既是说给丈夫听的,也是说给待嫁的女儿听的,有些事情她说是没用的,若是女儿死活不愿嫁的话,她相信丈夫是会认真考虑的。
     说到底,家世背景发挥不了作用又无法金榜题名的‘阿士衡’她是看不上的。
     举人?放在各州可能还算个名堂,放在京城什么都不是,看看京城万人云集的考试场面就知道了。而钟家平常来往的都是非富即贵,五品以上的达官贵人不知认识多少,举人算个什么东西?
     不是钟家养不起‘阿士衡’,而是她也是要面子的,找个这样的上不了台面的女婿,让她平常与那些贵妇人来往时脸往哪放?平日里互相有点意见的贱人们知道后,还不知要怎么嘲讽她。
     这个不能想,她越想越难以接受。
     钟员外面色凝重,说实话,他也不看好庾庆这次的参考,基本上是白忙一场,算是抱着碰运气的心态尽力一试。
     端着饭碗的钟若辰低下了脑袋,筷子数米粒似的将饭粒一粒粒慢慢挑进嘴里,同样是食难下咽。
     最近这些日子,母亲经常在她耳边说一些她未婚夫没用的话。
     她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告诉她说她有一个未婚夫,然后又不断贬低她的未婚夫,让她站哪边?
     文若未明眸忽闪,看到姐姐的样子,当即嬉笑道:“不一定哦,乡试不行,会试大放异彩的例子不是没有哦。娘,万一未来姐夫给你考个状元回来,那你还不得羡煞旁人。”
     文简慧被她说的噗嗤一笑,旋即意识到是做梦,脸又一沉,哼道:“做梦都不可能,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还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