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八十章 收账
最快更新半仙 !
    他也搞不懂蹊跷在哪,发现苏应韬四人的反应突然间也不正常了。
     那边的张满渠已经顺应着庾庆的问话嗯了声,“暂时恐怕是这样。”这一开口似乎又觉得回了庾庆的话有些尴尬,又看向了许沸化解,“许兄,张榜以后,你待如何?”
     “呃…”许沸一时间还真不知该如何回答。
     虫儿一副当做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继续在旁给众人添水。
     庾庆嘴角勾起笑意,倒要看许沸这个提前知道了答案的人该如何回答。
     他对许沸是走是留也没什么兴趣,他能这样坐下跟几人聊天,甚至不惜冒出京城首富的话来,就是为了掌握苏应韬四人和詹沐春的去向。
     没办法,这几人对自己的印象太深刻了,阿士衡根本不能在几人面前露面。
     会试之后,他要想办法让几人从这世界上消失。
     事情是他没处理好招惹出来的,他不能给阿士衡留下这么大的隐患,这个屁股他必须得擦干净。
     至于许沸,有把柄在他手上,妖界出来后还跟着一起扯了谎欺骗列州和司南府方面,加之要出几千两银子,以后应该可以介绍给阿士衡认识。
     “还没决定,看看情况再说。”许沸含糊其辞。
     不一会儿,众人的话题又回到了会试的题目上。庾庆的目的已经达到,便不再吭声了,大家再问到他头上,他也是摆摆手直接说忘了。
     拙劣的借口,一点都不带掩饰,就是这么耿直。
     见他如此,大家也就不再多问,继续聊自己的。
     庾庆乖乖旁听,坐等许沸交钱。
     午饭的饭点快到了,许沸自然邀大家在曹府就餐,然庾庆实在是没耐性再听这些人叨叨的话题,不想再等下去了,借口答应了‘舅舅家’必须要回去,附带着向许沸暗示了一句,“字据现在给你?”伸手就要到袖子里掏出来的样子。
     许沸摁住了他的手,请其他人稍等,先带了庾庆离开。
     最终,庾庆如愿以偿的从曹府账房那领到了四千两银票,拿到了钱的他也很守信用,干净利落地给还了借据。
     此事终于告一段落,许沸算是松了口气,从账房走出时他也忍不住问了句,“你舅舅家,那个钟氏真是京城首富?”
     他有点不明白京城首富的外甥怎会这德行。
     看曹府的气派,庾庆就知道有些东西瞒不住这里,老实承认道:“没有,你没看出那几位是势利眼么?不搞出点噱头怕他们对我不客气,这毕竟是你家,怕会搞的你难做,我也是为了你好,随口圆场而已。”毫不掩饰自己在说谎,还补了一句,“当然,你要是喜欢看他们知道真相后的反应,等我走了后,你可以告诉他们。”
     他才不怕苏应韬等人知道真相,知道又如何?耍他们一趟还能换一顿客气,不耍什么都没有,反正他不会觉得丢脸。
     许沸无语,当面捅破,搞的几人难堪,自己脑子有病还差不多。
     被庾庆这么一提醒,他反倒不敢乱说了。
     哭笑不得后,他再次客气邀请庾庆留下用餐,
     庾庆也再次拒绝,先找虫儿拿回了火蟋蟀,之后又表示想见见许沸的舅舅。
     许沸摇头:“我舅舅白天几乎都不在家,基本都在外面应酬,你见他做甚?”
     庾庆示意手上装了火蟋蟀的罐子,“这东西什么来历,你是清清楚楚的,那是连幽崖也想得到的东西,肥水不流外人田,与其卖给别人,还不如卖给自己人,你帮我问问你舅舅有没有兴趣,以前说好的价钱不变,就一万两!”
     许沸很想问问他,谁跟你自己人?然而有些话只能是放在心里,“士衡兄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们家真的不需要,你还是另找买家吧。”
     若是其他卖家,他不看价钱的话,也许还有可能图火蟋蟀的新鲜稀奇买了,可出售方是庾庆,他莫名就很排斥,是那种白送给他也不想要的感觉。
     庾庆却不肯轻易放弃,“算了,看在你我交情的份上,八千两如何?”
     许沸无奈道:“士衡兄,幽崖是什么样的存在你不会不知道,谁都搞不清幽崖要这东西干什么,谁都不知道这东西留在手上是利还是弊,我等凡夫俗子实在是不敢轻易招惹,不能只为图个新鲜买个莫名其妙还可能招麻烦的东西,你另找买家吧,我们家真不敢碰。”
     话说到这个地步,庾庆也不好再勉强了,只能是就此告辞。
     出了曹府,上了马车,马车骨碌碌去,庾庆车内微微摇晃。
     他拎起装有火蟋蟀的金属罐子看了看,“唉!”叹了口气,突然间发现了这东西不好卖。
     是许沸的话提醒了他,和幽崖有关的东西,听着都心头一凛,有钱人家搞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怕是不敢轻易买下。
     可问题是,他若是不提和幽崖有关,只当个普通稀罕物卖,似乎又卖不出高价来,贱卖又不太甘心,起码也得值个一千两才对得住自己在古冢荒地的冒险吧?
     可是,哪怕就算是卖一千两,也还得找有钱人家,普通人家能拿出一千两银子的不多,怎么可能花一千两买这东西。
     哪怕五百两或者三百两,也还是一样的道理。
     他的底线是三百两,低于这个数那还不如自己养了,虽然在山里面三天两头杀生搞骨头喂食有点麻烦,但起码能省点烧水的柴火事。
     想到这,又觉得山里面最不缺的就是烧水的柴火,省了烧水的麻烦却多了搞骨头的麻烦。
     最大的问题是,鬼知道这东西能活多久,虫子的寿命大多不长,万一也和某些普通虫子一样,活不到一年就挂了,那…他心里默默下调了价钱底线,实在不行的话,一百两也卖!
     越想越闹心,遂不想了,放下了火蟋蟀找点高兴的事,摸出了刚得到的银票,再次美滋滋地清点了一遍。
     不多不少,又赚四千两,忍不住亲了口,才舒舒服服地塞回了怀里,拉开了窗帘看向窗外的京城。
     杀人,捞钱,事了辞红尘,回山静心修,偶尔想美人。这是他参加会试之后的盘算,把玲珑观上下整顿好是自己的责任,然后天大地大玲珑观内老子最大,做个无忧无虑的掌门,享受九坡村年轻姑娘们最仰慕的眼神……
     “公子,刘府到了。”
     马车在一座府邸门口停下,庾庆钻出车亲自登门,找刘府西席明先生。
     结果刘府告知,明先生告假助钟府举子参加会试后就一直没回来。
     庾庆意外,遂打听了明先生家住那里,之后再辗转去找。
     他找明先生没别的,就像许沸等人谈论考题一样,估计考题的事很快就要传开,也会传到明先生的耳朵里,想必明先生一听到考题就会震惊,就会意识到他事先掌握了考题。
     他早就酝酿好了事后找明先生好好谈谈,避免出现不可控的情况。
     然而找到明先生家时,其小小庭院的宅子里只有两名美姬,明先生不在。
     两名美姬正是刘府和钟府花钱请来伺候明先生的,据二人说,明先生会试那天回来收拾了点东西便离京了,说是要出去走走,反正一走到现在就没再见过,不知去了哪,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
     庾庆傻了眼,这到哪找去?
     没办法,只好心里带着疙瘩离开了,担心明先生会想不开告状之类的。
     出现了可能节外生枝的状况,惴惴不安的他一时间也没了找火蟋蟀卖家的心思,开始到处打探明先生的下落……
     贡院,依然是重兵把守,表面看来静悄悄,内部忙碌的情形却让许许多多的人为之牵挂。
     考生出来后,贡院便再次严密封闭了,考生的卷子不能离开,朝廷派来主持会试的相关人员也一律不得离开。也就是说,考生离开了,相关官吏还得继续被关一段时间,直到所有考卷判出结果为止!
     上万人的卷子要在短期内全部判完,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判卷人员的压力不小。
     批卷房共分四房,每房一个主考官,每个主考官也被称作判卷总裁,四道考题就是四位主考官分别出的,题目由此分类判决。各房同一个类型、同样的题目内容看多了,多少有些麻木,考卷内容是好是坏几乎是一眼就能看出个大概,不出彩的答卷很容易被黜落。
     赋论房内,一群判官读卷,其中一名体态微胖判官依序扯来下一张考卷,他那坐了半天已经麻木的表情突然微动,眼神亮了一些,卷面上不错的字迹让他醒了点神。
     字好却不知文如何?他心中嘀咕,目光把这份卷子从头看起。
     看着看着,已有些坐躬的腰慢慢直起,一手肘撑在了桌面支着下巴,另一手五指竟在桌面轻轻有节奏地敲击了起来,看的入神的表情中不时浮现若有所思感,思维明显被卷子上的内容给引导了,在思想上与之计较长短。
     看到最后,收手后靠,双手抱着肚子,拇指动作较多,紧抿着嘴角,一脸的纠结难断。
     最终,还是不敢对这份卷子轻易下论断,他站了起来,拿了这份卷子朝赋论房的总裁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