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八十五章 不接
最快更新半仙 !
    敢情是考出了比会元还高一个档次的名堂。
     还有这种名堂吗?文简慧已经不是惊到了,而是听懵了,这已经超出了她的观念,没想到自己家居然出了个百年难得一见的人物,居然还是自己女婿!
     躲在后面搂着姐姐胳膊偷听的文若未啧啧不已,不时晃动姐姐的胳膊,那意思在说,姐姐你听到了没有?
     钟若辰已是眉目含春,喜难自禁,心中情愫百转千回翻转出蜜意来,还是头回听到一群男人这样喋喋不休的去夸一个男人的。
     她虽还未见到那个男人的面,却已经是感觉到老天待自己不薄,给了自己一个这么好的丈夫。
     钟粟等人才发现自己这些人直到现在才搞清状况,才发现这一家子除了能赚点钱确实有点肤浅。
     门外人影一晃,庾庆来了。
     带路的下人将庾庆领到后,退下时还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进去的背影,有点纳闷,也有点稀奇。
     会元啊!贡榜之首啊!这得是多大的喜事啊!他跑去东院传话时,也特意恭喜了,谁知这位坐在席台上扶把剑冷冷静静听着,听完后面无表情的站起,就这么跟他来了。
     考上了会元,听到了如此大的喜讯,身为当事人居然能从头到尾没一点反应,他也算是服了。
     进入大厅的庾庆偏头冷眼打量着一群会馆来人,到了钟粟等人跟前后先行拱手行礼,“见过叔父、婶婶。”
     厅内众人多少有些疑惑,目光难以脱离他的马尾辫,不知他为何这样随便就出来了。
     文简慧连连抬手示意免礼,那叫一个笑容可掬,尽力展现自己的和蔼可亲。
     钟粟也是满面红光,笑的有些合不拢嘴,但好歹是长期在场面上走动的人,表现还算矜持,颔首赞许道:“考的不错,中榜了,这是列州会馆派来向你报喜的,有事与你交代。”指向一群小吏。
     现场除了庾庆外,几乎全部都是一脸堆笑的样子,极为喜庆。
     一群小吏也在上下打量庾庆,也想看看能考中这百年难得一见成绩的人长什么样,是不是有奇人福相。
     待庾庆一靠近,这些人很快便笑不出来了。
     首先庾庆自己就没笑脸,面无表情道:“主事的出来回话。”
     “是我,是我。”为首的精瘦汉子立刻上前,点头哈腰道:“程贵见过公子,恭喜公子以四科满分高中头名贡士。”
     庾庆根本不接这茬,平静问道:“你们是列州会馆的?”
     精瘦汉子继续点头哈腰,“是的,是奉馆令大人之命前来向您报喜的,另外…”
     庾庆出言打断,“我在列州会馆也呆过,怎么没见过你们?”
     一群小吏中当即有人道:“见过的,公子我们见过的,公子在会馆进出时经常用一块手巾捂住口鼻,可能是会馆有什么味道不太好闻…”
     庾庆又扫他一眼,感觉好像是有点眼熟,又打断道:“你们说你们是来报喜的,凭据!”
     他这么几句话砸出来,还挺降温的,一群小吏发现自己有点不像是来报喜的,反倒像是来投案自首的,他们还是头回遇上这么冷静的爷,往届报喜哪个不是喜笑颜开的,甚至是兴奋到手舞足蹈,搞的他们都以为自己找错了人。
     岂止是这群小吏,这气氛搞的连钟家人也笑不出来了。
     “有有有。”那精瘦汉子赶紧递上了文帖,“这是朝廷礼部发往会馆的文帖,里面有正式告函,还有礼部加盖的大印,请公子勘验。”
     庾庆接到手,翻看细看,只见上面写着‘阿士衡’的考试排名,正式告知他入贡了,着五日后进宫参加殿试,上面也确实盖着一方大印,是不是真的他不知道。
     见他冷静处理的样子,旁观的钟粟竟有老脸一红的感觉,才发现自己之前一直挺失态的,竟还不如一个年轻人沉得住气。
     文简慧也是看庾庆那从容不迫的样子越看越满意,心中暗赞,果然是要考状元的人,跟其他俗人比起来就是不一样。
     “姐,看到没?那就是以后要与你朝夕相处的男子,我没说错吧,姐夫长的是还挺好看的吧?”
     后堂,姐妹两个趴在隔堂的小块镂空气孔上,偷看外面的动静,文若未在姐姐耳边嘀咕。
     朝夕相处?钟若辰窥视着厅内的庾庆,遐想了一下那个画面,瞬间一脸羞赧,连耳朵根子都红了,掐了妹妹的腰间肉拧了一把,低声薄啐,“叫你胡说八道!”
     害臊归害臊,但确实看到了自己要嫁的人长什么样,确实如妹妹所言,颇为英俊,那笔挺的身板里似乎透着一股无形的力道,是她以前跟着父母出门时见过的油头粉面的公子哥身上所没有的。
     而对方的穿着打扮也让她暗暗松了口气,她真怕是那种恃才傲物的男人,一看那马尾辫就知道是个比较随意的人,应该不会很难亲近。
     文若未嘀咕没完,“姐,看到没,能考上会元的人就是不一样哦,那叫一沉着冷静,这么大喜事都能无动于衷呢。全场就他最平静从容,连爹和杜叔他们都不如呢。”
     钟若辰满怀憧憬,心中呓语,这就是要与自己白首偕老的男人……
     庾庆将手中文帖反复仔细查看了几遍,没看出什么漏洞来,文帖一合,沉吟不语。
     那精瘦汉子见他看完了,又道:“馆令和傅大人有交代,让您进宫参加殿试前先抽空回一趟会馆,首先是他们想见见您,其次是宫里有宫里的规矩,有些事情要交代和安排,一些进宫的礼仪不可避免也要学习一下。”
     庾庆也就是一听,不置可否,手中文帖竟又顺手抵还给了对方,看的所有人一愣。
     精瘦汉子下意识一接,接到手后发现不对,忙双手奉还道:“不是,公子,这个我不能带回去,这是给您的,您参加殿试还要凭此进宫呢。”
     谁知庾庆递出去后,压根就没再接回的意思,直接对李管家道:“李叔,给我备匹马。”
     李管家疑惑,“做甚?”
     庾庆忽扭头看向隔堂镂雕气孔,隐约看到了偷窥的目光,早就察觉到了后面有人。
     后堂趴在气孔前的钟若辰感觉自己目光和庾庆的目光瞬间直接对上了,吓一跳,吓得赶紧从镂雕气孔前退开,手捂着心口,心慌意乱,担心被庾庆认出,担心会被误以为是有不良嗜好喜欢偷窥的女人,脸色都吓白了,后悔不已,悔不该来偷看。
     文若未一手拍在了她的肩头,嘴朝气孔一撇,很拽的样子摆了摆手指,很有经验的样子表示外面看不到里面的。
     庾庆也只是回头一看,误以为是钟家的下人,没往其他人身上去想,回头又对李管家道:“我去趟贡院。”说罢就走。
     “呃…”捧着文帖的精瘦汉子一愣,旋即赶紧追上,“公子,您先把这文帖接收了再说。”
     庾庆:“你先带回去。”
     “啊?这…这个哪有带回去的,不是,公子,这文帖非同一般,牵涉到圣上亲自主持的殿试,是内阁勒令今天酉时前必须送达的,绝不能逾期,我这么个小人物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和朝廷内阁对着干呐,您不接了给个签押,我回去交不了差啊!咱们往日无仇近日无冤,您这样,我饭碗会保不住的,我全家老小就指着我呢,公子,公子…”
     精瘦汉子慌了,追着哀求,又不敢对这位正当红的满分会元郎硬来,人家若是往地上一躺,他这辈子就完了。
     厅内的一群小吏也慌了,从未遇上过这种事,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大家是来一起发财的,不是来一起背锅的,当即乱做一团,一起跟着追了出去,纷纷喊着公子请留步。
     厅内跟出来的钟粟和文简慧也有些傻眼,不知这是什么情况。
     看一群人就这样一窝哄似的突然跑没了,钟粟忽醒神,对一旁的杜肥道:“你亲自去看着,千万不能让他出事。”
     现在是真心不敢让庾庆出任何意外。
     杜肥点头,迅速离去。
     撞见一群小吏的钟府下人们纷纷止步观望,皆好奇是怎么回事。
     一群小吏一路围着庾庆又说又劝,然而庾庆死活就是不接文帖,更不用说让他签押了。
     偏偏遇上的还不是什么文弱书生,一群人堵路都拦不住,活见鬼了!
     行至钟府大门口的照壁前时,不耐烦的庾庆突然一个闪身登空而去。
     人呢?一群小吏凝噎无语,皆仰头望,人影嗖一下,蹿空走高就没了?
     他们绕到照壁后面一看,没看到人,随后倒是听到大门外传来一阵马蹄声。
     一群人跑出大门一看,好家伙,真跑了。
     庾庆等不及李管家安排坐骑,见门口停了一群马,也不管是谁的,直接解下一匹骑上就跑了。
     “啊?公子,那是我的马!”一名小吏疾呼。
     精瘦汉子则大喊,“公子,京城不能纵马狂奔!”
     一群人随后解了坐骑紧急追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