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八十六章 状元之才
最快更新半仙 !
    贡院外,人群已不再拥挤。
     最初的轰动热闹劲已经过去了,直接和上万考生有关的来看榜的人,确认榜单后基本都走了。加之饭点来了,而此时又值午后太阳最毒的时候,无遮无挡之地晒的吃不消,因而看热闹的基本上也都散了。
     也因此,狼狈不堪的明先生终于挤到了公示的考卷前,一眼看去,瞳孔骤缩。
     字迹,是他认识的字迹。
     题,也是他见过的题,且印象深刻,他几乎耗干了心血为之写了一下午的题,怎么可能不记得。
     他的第一反应是愤怒,有人提前泄露了考题!
     会试之前,连出题的考官都没有定下来,考题竟能泄露出来!
     他无比的愤怒!
     他半辈子误在了这上面,半生心血误在了这贡院高墙内,半生的声名狼藉因此而起,还有多少学子的苦苦挣扎,没想到在有些人眼里竟可以如此轻易的践踏,天理何在!
     更悲愤的是…
     那答题内容,他也不陌生,是他自己亲手写的,怎么可能陌生。
     他把四题内容看了遍,确认了,是他写的,有人近乎是一字不漏的将他的答题内容给抄了遍。
     抄者是谁不难猜,他只把答案给过一人,而此人的名字就在卷子上,就高挂在贡榜之首!
     这是他的答案,有人用他的答案拿下了会元,有人用他的答案拿下了满分会元!
     满腔的愤怒,在喉咙里化作低沉的“嗬嗬”喘息声,如同狂暴的野兽想撕毁一切。
     满腔的怒火差点将他自己给烧成灰烬。
     他一开始的念头就是要去举报。
     要去告状,要去告御状!
     不管你们是什么家世,不管你们是什么背景,大不了玉石俱焚,也要你们还我一个公道!
     欺人太甚呐,提前泄露考题也就罢了,居然还不避嫌,居然还敢拿出来考他,居然拿着提前泄露的考题让他来作答,然后拿他的答案去摘榜首,简直嚣张到肆无忌惮,嚣张到令人发指,明目张胆,欺人太甚!
     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
     “精彩呀!这篇策论着实是精彩,着实有高见,生辉耀目,字句笔意畅通,文脉一气呵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会试策论答题能写出一气呵成感觉的。”
     “直抒胸中块垒,如涛涛江水一泻千里,想必阿士衡写的时候定也写了个尽兴和快意。”
     “这个阿士衡确实非同凡响,才思敏捷流畅,这篇策论拿满十我服了!”
     “诸位,若我所料不差,此文必会纳入太学必修的范文。”
     太阳太毒,几名男子在明先生身边议论一番后便直道吃不消,互相招呼着离开了。
     几人一走,又有人补过来欣赏。
     “好一个‘一朝入得君王殿,了却生前身后名’,不愧是会元的手笔!”
     “是啊,看那气魄,只要让我进了君王殿,便要了却生前身后名,这是多大的气魄,豪气冲云天呐!”
     “功鸣…功鸣…呜呜…”
     一名已是两鬓斑白男子突然呜咽,竟仰面抽泣起来,似有仰天憾事。
     “黄兄,你这是怎了?”
     一旁同行纷纷关切那啜泣男子。
     黄姓男子摇头,抬袖抹了把泪,指着诗词卷子,痛声道:“我品来却是另一番深意。朝天阙!朝天阙!这诗名何尝不是我等当年的夙愿。穷经皓首求功鸣,是‘功鸣’而非‘功名’,想我当年考了数次,用尽苦功,不就是为了一鸣雪苦吗?求功鸣,这一个‘鸣’字简直是在向苍天啼血啊!”
     听他这么一说,旁人颔首:“是啊,这一个‘鸣’字,一个‘求功鸣’,道尽了多少人的辛酸,一鸣则惊人,不鸣则所有苦功皆成笑柄,啼血啊,这一字的确是在啼血啊!”
     一首诗面对不同的人,只因个人的身世背景经历不同,竟品出了各种不同的味道,但都要赞一声好。
     站在拒马前的明先生仰天闭目,同样似有仰天憾事,听着周边人对‘阿士衡’四题作答的各种夸赞,他脸上有泪光,泪长流,挂在须上无声滴答。
     他是恨,一开始的确是好恨,竟敢窃我苦功邀名上位,恨不得冲去钟府找庾庆拼命!
     但是听到各种夸赞后,慢慢的,慢慢的不恨了,心气慢慢平了。
     慢慢的,他脑海里出现了许久以前的画面。
     似乎已经忘了的画面,却在他此时闭目的时刻变得十分清晰。
     那是他最意气风发的时期,十里八乡、周边县府人人皆知的神童,大后初试锋芒便在童试中一路夺魁,引来无数赞誉和恭维,也是在那时挑中了他最心仪的女子。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那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感觉。
     直到乡试,他蔑视同考举子,当众口出狂言,称解元非他莫属!
     谁知试后开榜的结果却给了他一记重击,别说解元,连经魁之流都无法入选,他名落十几名之后,羞的他无地自容,当时就成了笑话。
     好像从那时,自己的心态就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再也不敢猖狂了。
     他又不傻,明摆着的,再敢猖狂,别人必然以之前的乡试结果来讽刺他,他还没蠢到要自取其辱的地步。
     之后他抱着扬名雪耻的心态赴京参加会试,进了这贡院开考后,答题那是字斟酌句再字斟酌句,猜题是谁出的,猜判官喜好如何,猜自己这样答会不会惹判官不喜。
     那份患得患失的煎熬他至今记忆犹新,生怕再落榜,生怕再成为笑话。
     结果怕什么来什么,开榜后,他这个曾经的神童,非常年轻的举子,落榜了。
     这次不是考的排名在后,而是连榜都没上,直接黜落了。
     怕成笑话,结果真的成了大笑话,无颜见人。
     后来一次又一次的参试前,学人家事先押题,仔细研判考官喜好,京城文官几乎被他研究了个遍。
     然而最终的会试结果却依然是屡战屡败,而他又屡败屡战。
     没人能体会到他见到贡院大门的感觉,那对他来说就是张着血盆大口满嘴獠牙会吃人的怪兽。
     后来他就不敢回家了,真的无颜见那些曾经面对过他嘴脸的人,包括左右邻里什么的,方知自己当年嘴脸的可恶。
     再后来就以放浪遮羞,博了个‘午后先生’的名声。
     往事历历在目,满脸泪水的明先生忽睁开眼笑了,看着墙上示众的答卷笑了。
     对庾庆的恨意彻底消了,真不恨了。
     因为他明白了,就算这次进考场的还是他,哪怕面对同样的题目,他也还是考不上。
     墙上示众的答卷让他找到了困惑多年的答案。
     “真正的状元之才啊!”
     旁又有人看了会元的答卷后为之惊叹。
     “状元之才…状元之才……”明先生将这句话反复嘀咕了一阵,忽苦笑,连连抬袖抹干净了脸上的泪痕,深吸了一口气,转身了,一脸释然地走出了人群。
     走出这一带空地,进入街道时,他经过的一辆马车上下来了几个人,正是詹沐春、许沸和苏应韬四人。
     六人身上酒气未消,刚用了午餐从酒楼过来。
     詹沐春和许沸脸上透着意气风发,有着难以掩饰的人生快意,身上超脱的气质自然而然。
     而苏应韬四人脸上的笑都透着牵强和落寞,四人也明显以那二位为首,人与人之间有了真正的高下之分。
     没办法,六人落脚的地方都派人来看过榜了,詹沐春和许沸都通过了会试,都入贡了,等于已经是朝廷命官了,就差殿试再由皇帝陛下点出一二三甲排名了。
     苏应韬四人无一幸免,全部落榜,乡试二十名以后的能中的几率本就不大,也不算意外。
     也就是说,詹沐春和许沸马上要进宫面圣了,而苏应韬四人还不知何年何月才有这荣幸,也许这辈子都没有进皇宫的机会。
     好在开榜前几人就约好了今天过来,否则詹沐春和许沸今天还真没空跟他们混在一起。
     “詹兄,许兄,我说的没错吧,午后这里才是较空的时候,上午过来难以挤入。”苏应韬手中折扇遥指贡院外已不再拥挤的场地,语气更加谦逊了。
     詹沐春挥手道:“走吧,我实在是迫不及待想看看士衡兄的示众答卷。”
     之前就听说了,酒楼吃饭的时候更是听到满堂的议论,满分的会元,百年难得一见,已经是名动京城,着实把他们给惊了。
     一行最终还是先停步在了张榜的牌楼上,詹沐春和许沸都想确认一下自己的排名,另四位也忍不住仔细再看看,万一漏了呢?
     榜上独占鳌头的‘阿士衡’三个字非常明显。
     詹沐春唏嘘,“百年难得一见,叹为观止,士衡兄之前确实低调了,也是我等有眼无珠!”
     他心里有些疑团似乎解开了,难怪人家一路上不把自己这个解元郎给放在眼里,原来是自恃才华不逊于他,之前的乡试怕是出了什么意外才考了个一百多名。
     看到‘阿士衡’的名字和独占鳌头的排名,许沸才叫最纳闷的那个,那家伙居然有如此才华?考上会元也就罢了,居然还考个四科满分,这也考的太狠了,还真是心狠手辣不靠谱啊!
     他想想印象中认识的庾庆,偷偷摸摸敢在封疆大吏的眼皮子底下做手脚,为了钱敢拼命,拎着剑敢杀人,装神弄鬼能画符,拿起笔来又能考会元,还是满分的,这也太变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