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八十九章 庭院幽幽
最快更新半仙 !
    刘府。
     刘行招刘员外擦着一头汗,有些疲惫地返回了内宅正厅,坐下便对端来饮品的刘夫人沙哑着嗓音道:“第六批了,我嗓子都说哑了。”
     刘夫人将饮品放在了丈夫跟前,“快喝了,润嗓子的。”
     刘员外苦笑摇头,之前怎么都没想到,这贡榜开榜竟会引起轩然大波,竟还波及到了刘府。
     原因无他,刘员外也是钟粟的朋友,刘府西席就是钟粟借用去的明先生。
     明先生指教学生本就很出名,这下好了,竟然指教出了一个四科满分的会元来,一瞬间,前来拜会的人就差点踏破刘府的门槛。
     不为别的,都是为了自家儿郎来的,或求刘府将明先生割爱,或求与刘府共享明先生的才华。
     能登刘府门的,自己个人的事不会随意求人,都是为人父母后,为了自家儿郎才能低下这身段来。
     刘府也很为难啊,高价聘用明先生为西席,不就是为了自己儿子的将来么,钟粟那边是为了应付一下会试才松口借用一下的,现在你也想要,他也想劈柴似的劈一点明先生的时间走,那他自己的儿子怎么办?
     虽不想得罪人,但还是得苦口婆心的解释,说哑了嗓子。
     刘夫人却颇为兴奋,“四科满分的会元啊,听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看来这个明先生确实有点本事。我不求他把我儿指教出四科的满分来,但凡将来能让我儿考上个会元,让我折寿我也愿意。”
     刘员外指了指自己的嗓子,“等着吧,这还是刚开始,后面还不知道要应付多少人。”
     刘夫人在他肩头捶了一下,“你得庆幸咱们捷足先登了,现在多少人想受这罪还没这机会呢,总比你去求别人强吧。”
     “唉,先应付着来吧,就怕碰上不好拒绝的。”嗓子疼,刘员外不想多说了,指了指自己的脚,“跑来跑去的,我这脚啊,老毛病又犯了,帮我捏捏。”
     刘夫人搬了张凳子来,拎了他脚褪了鞋袜。
     正边聊边捏着,外面管家跑来了,还没进门就大喊,“员外。”
     明显有急事,刘员外挥手让他进来。
     管家匆忙入内,奉上一封信,“员外,明先生来了,递了辞呈的。”
     辞呈?刘员外一愣,迅速夺信到手打开了翻看。
     刘夫人有点急了,“好好的,他递辞呈做甚?难道是有人出了更高的价挖他?”
     管家摇头,“不知道啊,他说该说的都在信里。”
     信上内容就是辞去西席,说什么老母年纪大了,要回去尽孝,请刘府另请高明之类的。
     刘员外猛的收脚站了起来,问:“人呢,可曾拦下?”
     管家焦急道:“拦了,让他等您当面说,可他不愿多言,直往大门口去了,我们也不好对先生用强,只好急告员外。”
     刘员外立刻二话不说跑了出去。
     “鞋,把鞋穿上。”刘夫人高喊一声。
     刘员外没有回头,一只脚没穿鞋,赤着一只脚跑了。
     待他跑到大门口,发现人已经走了,门房说马车刚动身,于是他又追出门去,见到了还未出巷子的马车,喊出一声,“拦下!”
     立刻有能蹿空走高的护院飞奔而去,落下后勒停了马车。
     光着一只脚跑到的刘员外已是气喘吁吁,请了明先生现身。
     “先生,若是刘府有怠慢之处,尽管直言,定当改正,不必如此。”
     “先生若想照顾令母,不妨接来京城,我自遣人悉心照料,不劳先生操心。”
     “可是报酬给少了?刘某愿再加倍,先生觉得多少合适也不妨直言。”
     “莫不是先生已觅得了更优渥的去处?”
     “可是小儿顽劣惹恼了先生?”
     “可是伺候先生的姑娘不懂事,不能让先生尽兴?”
     刘员外连问了一堆原因,明先生皆摇头表示不是,说该说的都在信里,就是要回老家。
     这时,刘夫人也小跑着把自己小儿子带来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
     儿子一到,刘员外立刻厉声呵斥,“给先生跪下!”
     少年犹豫了一下,不知怎么回事,但看父亲要吃人的样子,赶紧跪在了明先生的跟前。
     见刘员外光着一只脚,见学生如此,见刘夫人哀求挽留,明先生一声长叹后说出了实话,“员外不要多想,和其它原因无关。家母年事已高,恐时日无多,而我沉沦京城多年,为子不孝,何以为人师?另则,三年后的会试,我想再试身手,以了夙愿,此去即是归心再造,亦是长伴慈母左右赎罪。员外,夫人,此言肺腑,就此别过,勿念!”说罢对一家人拱手作揖。
     刘员外愣愣,感觉今天的明先生确实不一样了,整个人气质都变了,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人也变得清爽了。
     明先生伸手扶起了跪着的少年,微笑着摸了摸他脑门,“好好学,莫要辜负了父母的一番苦心。”之后转身登车,钻入车内,唤了走,车夫才再次扬鞭驱动。
     马车一路往夕阳尽头去。
     刘夫人扯了下丈夫袖子,焦急道:“多加钱不行吗?”
     刘员外苦笑,“哪一行做通了都不缺钱,人家在乎的不是钱,人家说的很清楚了,是要一了夙愿。为我自己儿子耽误他再考,说的出口吗?有这样的道理吗?这京城烟花地是真的留不住他了……”
     夜幕下的京城,华灯璀璨处处,不乏莺歌燕舞,不乏人头攒动,鼎沸处的夜生活热闹非凡。
     闹中取静之地,车马护卫一行归来,停在了灯笼高照的‘梅府’大门外。
     此地梅府不是寻常人家,乃锦国工部尚书的府邸。
     车帘揭开,一相貌普通却身穿三品官服的男人露面。
     能一手把住的如墨山羊胡子,眉心一道清晰皱痕,可见经常皱眉,加之面白却显刻板,一看就是少有笑容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工部尚书梅桑海。
     一身酒气未消,一场宴请结束后才归来。
     管家孔慎跑了出来相迎,陪同着一起归内。
     一路遇见的下人不用行礼,纷纷主动回避便可。
     一直到庭院幽幽深处,到了几树暗香掩映的书房内,孔慎帮尚书大人褪下官服,端了热水放下毛巾,才道:“不是同名,确认了,榜首会元就是阿节璋的儿子。”
     热水中摆弄毛巾的手一顿,梅桑海沉默了一阵徐徐道:“四科满分,那位老大人调教的还真不错,说来我当年还抱过那小子。如今竟敢毫不遮掩的用真名现身,看来其志不小,来势汹汹啊!阿节璋如今在哪?”
     他之所以称呼阿节璋为‘老大人’,是因为他当年正是阿节璋的直系手下,虞部直属的一名员外郎。
     阿节璋被罢后,正是他高升接了阿节璋虞部郎中的位置。
     历数这二十年不到的时间,从虞部员外郎,到虞部郎中,再到工部侍郎,最后成为了朝廷六部尚书之一的工部尚书。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一直在工部内部成长,几个台阶一步步走上来,走的很稳。
     他当年确实抱过阿士衡。
     孔慎:“死了。”
     “死了?”梅桑海猛回头,似乎不信。
     孔慎道:“从列州那边附的考生情况来看,阿士衡的父母皆是亡故状态,所填的父母身份也皆是‘乡民’,倒也谈不上在瞒报,阿节璋离京归隐后自谦为‘乡民’也并不为过。目前刚知道其身份,能查到的也就是列州那边的官样名堂。”
     梅桑海默默洗手,“当年你不是说阿节璋还活着吗?”
     孔慎:“当年情况不明,没有任何消息反馈,在事发地附近找到了埋尸之地,遍数阿家上下的遗体,确实是不见阿节璋和他那个儿子的。如今既然已经露了面,想查明阿节璋是什么时候死的不难。”
     热毛巾敷了把脸,扔回了脸盆里,梅桑海走回书案后坐下,“小心点,也许人家正等着你去查。当年以为已经足够了解他,结果一百多号人出手,竟没一个活着离开的,背后究竟还隐藏了什么样的存在,你我都不清楚。”
     孔慎:“此子归来,必查当年之事,一旦获知真相,必然报仇,不如先下手为强!”
     梅桑海:“你以为现在就你知道他是阿节璋的儿子?阿节璋当年在位的时候,利用简在帝心的职务之便、利用自己与司南府的交情所构织出的权势,明里暗里不知道帮了多少人,连陛下当年盛怒之下想杀他都没能杀成,他在朝堂上有多少党羽可想而知,那小子顶着本名现身是有算计的。现在已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那小子,妄动是找死!”
     孔慎迟疑,“大人,那就由得那小子乘势而起不成?”
     梅桑海:“他既然已经一脚踏进了规则之内,就得按照规则之内的办法来,看谁不顺眼就直接暗杀,那是大忌,会犯众怒的。难道以后的朝臣们都要放下规矩,直接舞刀弄剑杀个你死我活不成?坏了规矩,动摇了根本,连陛下也不会容我们。你别忘了,当年是谁告的密,陛下才是知情人,你只要一动手,陛下就知道是谁干的。阿节璋被罢官后才能动,就是这道理。”
     孔慎明悟颔首,却皱眉道:“难道就这样放任?”
     梅桑海靠在椅背闭目养神,“还轮不到我们动手,阿节璋的儿子,先让陛下去品一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