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九十一章 美男子
最快更新半仙 !
    看阿公子的样子,似乎是贵客,门房不敢耽误,赶紧应声而去。
     一路小跑着到了大门外,于马车前恭敬道:“公子有请,贵客请跟我来。”
     马夫于车辕上搬了踏脚的凳子放地下当台阶。
     车门,一支折扇挑开了车帘,俊逸男子钻出,高挑个头往车辕上笔直一站,给人雪岭千秋一枝梅的醒目感,顿令钟府看门护院的人眼前一亮,是个略带慵懒风情的美男子。
     男子一手后背,一手上的折扇很自然地轻轻敲打着自己的胸口,左右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目光最后落在了钟府牌匾上。
     有马蹄踏踏声来,是杜肥领着两名随从外出办事回来。
     车辕上的男子回头看了眼声音来处,这才迈步,从容不迫地一脚踩在凳子上,再一脚落地,在下人的恭请下拾阶而上,扇子垂在手中摆晃着,画着圈耍。
     归来的杜肥勒停坐骑,跳下马,缰绳扔给了下人,略有疑惑地绕着来客的马车转了圈,这才慢慢上了钟府的台阶,依然是一步三回头的样子,门口又问看门的,“什么人,来见谁的?”
     看门的回:“不知道,来人没通报姓名和来历,说是东院阿公子的故交,得了阿公子准许的。”
     “公子的故交?”杜肥一脸错愕,又再次转身盯着马车打量,是带着满满的狐疑神色进的门。
     内里,李管家刚好出来,看到他的样子,喊道:“老杜,想什么呢?”
     杜肥抬头,招手让他过来了,问:“可看到刚才进去的客人?”
     李管家:“看到了,刚遇见,是个醒目的美男子,打了个招呼,说是公子的客人,这已是今早的第二波客。”
     杜肥:“那你可知刚才那人是谁?”
     李管家:“公子的客人还能是什么人,应该是同届的考生吧?前面来的那个就是。”
     杜肥摇头,“我见过他,他怎么可能是本届考生,他不是,也不会是什么考生,你知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李管家迟疑:“初来乍到,我哪知道,有什么问题不成?”
     杜肥看了看四周,低声道:“颜州,上平府的那个赵红裳,你知道吧?”
     李管家愕然,“听说过,上平府的女首富嘛,你想说什么?”
     杜肥:“当初员外跟上平府那女的谈笔买卖,我照员外的吩咐去摸那女人的底时,见过这男的,他是那女人养的面首,就一个吃软饭的。”
     李管家顿时惊疑,“颜州的上平府和列州的长名府相隔遥远,公子怎么会认识这种人,你不会是认错了吧?”
     杜肥:“不会,这人的样貌好记,不会记错,还有门口的马车,就是赵府的座驾,怎么可能会错。这男的名字我记不起来了,等我回去翻翻,当时摸的底应该还有记载。”
     李管家:“会不会也是老大人的人?”
     杜肥摇头,“以老大人的风骨,是不会让下面人吃软饭的。”
     李管家顿有些忧心,看着东院方向忧虑道:“也不知公子知不知道这人身份,跟这种人来往,让人知道了,有些话怕是会不好听,娶大小姐本就容易招来吃软饭的嫌疑,好不容易考上会元能抹平这方面,若要是和这种人凑一起扬名了,那就真成了一丘之貉,得劝公子自重啊!”
     谁说不是呢,杜肥默默点头。
     东院,许沸算是看出来了,这位士衡兄压根没了心思应付他,也不知来的是什么客人,能让士衡兄如此喜出望外。
     罢了,既然如此,自己也就不打扰了,许沸将虫儿的奴籍放回了案头,就此告辞。
     “喂,许兄,我真用不上。”庾庆喊了一声,拿上虫儿的奴籍就要追上塞回之际,恰好,大门外新的客人来了,令庾庆两眼一亮,瞬间将许沸抛到了脑后。
     许沸也差点撞上来客,来客手中扇子顺手一顶,抵在了许沸的胸口,避免了两人的相撞。
     许沸忙抱歉一声,赶紧让路,不过也还是忍不住多看了来客两眼,没想到士衡兄的客人竟是位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见许沸告辞了,领着客人来的门房又伸手请了许沸一起去。
     虫儿站在正厅门口一侧,泪流满面,心乱无路。
     他眼睁睁看着许沸去了,想跟去又不能或不敢跟,自己现在已经不是许沸的奴仆,依照官方律法,自己已经成了士衡公子的奴仆,可士衡公子又已经说的很明白了,用不着他,不喜欢他,不要他。
     他走又不能走,留又不招人喜欢,除了哭,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庾庆哪还顾得上他,已是一脸笑嘿嘿朝美男子来客迎去。
     美男子一见是他,当场愣住,愣步原地,待庾庆到了跟前,才提扇子砸了下他的脑门,“你小子怎么也在这,混吃混喝来了?”
     庾庆拱手,想打招呼,忽又想起什么,回头道:“虫儿,泡茶。”
     虽说不想要虫儿,但使唤起虫儿来,还是挺顺口挺习惯的。
     虫儿抹了把泪,用力点了点头,还是进去干活去了,壶里的灵米倒出来收拾好,清水洗茶壶,装水扔虫子烧开水一气呵成,也算是在庾庆身边做习惯了。
     美男子一看庾庆的样子,就明白了,有外人在,不好说话,介于玲珑观的隐晦,也就不再多言,在庾庆的引领下负手踱步而行,同时打量着院子里的环境。
     两人进了厅内,盘膝在席台的矮桌前坐下,恰逢虫儿将吊死鬼似的火蟋蟀从热气腾腾的开水中拎了出来,开水涮了涮茶壶倒掉,再蓄清水,又放虫子下去。
     拎了只虫子放水里,这是泡茶?虫茶?古怪一幕吸引了美男子注意,有点将他看懵了。
     很快,茶壶里开始冒热气了,水渐渐沸了。
     美男子立刻低头又抬头,脑袋上上下下看个不停,茶壶下面没看到炭火,伸出脑袋又往茶壶里看,看到了里面发光发热的虫子,顿惊疑不已。
     庾庆在旁笑嘿嘿看着,就知道会这样,所以才叫虫子泡茶给他看的,就喜欢看这位一副乡下人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水彻底煮开了,虫儿拎出火蟋蟀放回了金属罐子里,开始给两人泡茶,一人奉上一杯。
     美男子愣愣看着递到眼前的热气腾腾的茶,一脸狐疑抬头,问:“这是茶?”
     “不是茶还能是什么?”庾庆伸手道:“请用。”
     美男子一边眉头略挑,扇子敲了敲桌子,又指向庾庆,一字一句道:“你先喝!”
     庾庆直翻白眼,“至于么,搞的我还会下毒害你似的。”说罢端了茶盏,示意他仔细看好了,然后轻轻吹着热汤,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嘬。
     美男子还真是伸长了脖子,够着脑袋,睁大了眼睛仔细看着,生怕庾庆耍诈的样子。
     庾庆也够意思,表演的清楚明白,愣是一口气将一盏热茶强行喝下去了小半盏才放下,“这回放心了吧?”
     美男子:“这茶有什么特别的味道吗?”
     庾庆:“没有,你大可以放心喝,就是正常的茶。”
     美男子:“那我为什么要喝它?”言下之意是,我没喝过茶吗?非要喝这么没谱的茶。
     庾庆竟无言以对,叹道:“这不是让你长长见识嘛。”
     美男子:“这见识,眼睛看看就好,没必要用嘴去试,恶心。”
     “我…”庾庆有点没脾气了,叹道:“你知道那虫子是什么吗?”
     美男子不说话,打开了扇子轻摇扇风,冷眼旁观的样子,等他自己把话说完。
     卖关子没卖出名堂来,庾庆只好自我解释,“这虫子名叫火蟋蟀,是幽崖这次发任务要抓的东西,你想想看,幽崖想要的东西能不是好东西吗?这次来京城,从古冢荒地过的时候,我顺道弄了一只,这东西果真是好啊,连喝茶都方便了。”
     看他进入了自夸模式,美男子不动声色,继续摇着扇子等着他吐露真实目的。
     果然,庾庆一番自夸后就来了真章,“当然,东西虽好,可若是您看上了,我也可以便宜点孝敬给您。”
     图穷匕见,美男子不为所动道:“你一穷山沟里爬出的货色,身上的土气都还没褪掉,知道什么是好东西吗?真要是好东西,就你那点尿性,早就捂裤裆里当宝贝了,你觉得好就留着自己用吧,别想着从我这里骗钱,少唠叨几句回头我还能给你几两银子买糖吃。”
     几两银子?庾庆瞪眼,正想拍出银票告诉他,如今的自己还能是几两银子就能打发的吗?
     谁知美男子已经盯上了虫儿,见虫儿抹着眼泪哽咽哭不停,两只袖子都湿透了,还能继续有条不紊的干活,倒是少见,笑道:“还是头回见这小子身边有女人。丫头,怎么了?他欺负你了?是睡了你,还是吃了你,你告诉我,我帮你出这口恶气。”
     虫儿顿时一脸惊慌,慌忙摆手,眼泪都顾不上擦了。
     庾庆也差点被那话给呛死,拍着桌子提醒,“你能不能别这么恶心,人家是男的,不是女的,你什么眼神呐?”
     “男的?”美男子手中摇动的扇子一僵,神情凝滞,两眼盯着有些慌乱的虫儿仔细打量了一下,微微侧耳,但虫儿已经不哭了,遂道:“那个,你自己告诉我,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虫儿当即小心翼翼道:“是男的。”
     听此话时,美男子耳朵微微颤动了一下,之后挑了挑眉,又摇动扇子,盯着庾庆问道:“你个乡巴佬那双能看出好东西的眼睛,确定他是男的,不是女扮男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