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九十三章 掌门之位
最快更新半仙 !
    庾庆:“太师叔和师父因长期耗损真元,折了寿元。”
     周新元手中折扇开,对着自己面容连续扇风几下,脸上的泪痕瞬间如烟般吹散,后骤然转身,又走回了厅内,站在了席台前,质问:“什么意思?”
     庾庆落寞寞道:“以前我也不知道,师父临终前托付观内的一些前因后果时,我才知道了村里那个坐在轮椅上的残废老头,也就是阿士衡的父亲阿节璋,原来大有来历……”
     有关阿节璋虞部郎中的身份及相关就此娓娓道来,玲珑观和阿节璋的渊源则是从玲珑观内的那座塔开始的。
     玲珑观内有一座三丈高的黑色铁塔,名为玲珑塔。塔上有层层飞檐,飞檐上皆挂有一种铃铛,风吹铃响只是表面,对玲珑观内门弟子来说,可入内听音,乃是修炼音字诀的入门关键物。
     多年前的某一天出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铁塔竟被一颗天外流星轰然击倒,塔亦被击毁。事关玲珑观的传承,玲珑观费尽心血修复,却因炼制材料特殊难觅,后找到了虞部郎中阿节璋,想借助虞部搜山攻山的能力寻找,结果自然是阿节璋帮了这个大忙,且行事方式上让玲珑观十分感激。
     玲珑观许诺报答!
     若干年后,阿节璋被罢官,离京前曾传讯给玲珑观,与玲珑观有约,玲珑观会有高手去随扈接应。
     谁想天有不测风云,负责前往接应的太师叔路遇旧时恩怨,被纠缠,造成了一场惨剧,导致阿家几乎被灭门。
     总而言之就是太师叔去晚了,好在路上遇上了杀手针对阿家的截杀点,被杀倒在地上未咽气的阿节璋的随从向其求救,太师叔才知刚好碰上了阿节璋遇险。
     太师叔大惊之下立刻施展“音”字诀,找到了阿节璋的逃向,紧急赶了过去,这才救下了父子二人。
     不幸的是,待太师叔再赶去救其他人的时候已经晚了。
     其实决定先救父子二人时,太师叔便已经做出了艰难抉择。没办法,阿节璋一家子四散逃跑,杀手显然是想让这一家的死不走漏消息的,没打算放过任何人,亦四散追杀而去,太师叔情急之下只能顾其一,无法同时顾及所有人。
     事后,太师叔很遗憾,向阿节璋道明了详情道歉,实在是苦无分身之术。
     无比愤怒的太师叔能做到的是施展音字诀四处追杀,没有让一个凶手跑掉,但未能逼供出幕后黑手,因凶手也是被人收买来行凶的,雇主隐匿了身份,凶手自己也不知道雇主是谁。
     那一次太师叔没有对杀手留活口,尽屠!
     后来太师叔又去追查凶手团伙的头目,欲顺藤摸瓜找出幕后黑手,结果去晚了,已被人先一步灭口。
     那一次,阿士衡的母亲、兄长和姐姐都死了,家仆护卫之类的也几乎全都丧命,一家子只剩下了父子二人,而阿节璋也受伤不轻,落得个终生残疾。
     接应之事也成了玲珑观心中挥之不去的内疚,一直耿耿于怀无法放下。
     人家有大恩于玲珑观,你玲珑观说会报恩,结果人家相信你玲珑观,且做了你玲珑观的指望,谁知玲珑观却因自身失误未能及时赶到,害人家来不及做其它准备,导致家破人亡。
     后来,太师叔为了救身受重伤的阿节璋也算是折了寿。
     阿节璋的残躯本活不到幼子长大成人,是太师叔那些年来一直在以一身修为给阿节璋的身体调理疏导。说白了,就是太师叔一直在凭一身修为给阿节璋续命。
     本还可以再活些年头的太师叔,因真元长期亏耗,导致寿元大减,反倒先阿节璋一步去了。
     太师叔去后,观主师父又接手了太师叔的事,同样在以一身修为给阿节璋续命。
     最终,随着身体的衰老,旧伤反复煎熬下的阿节璋还是油尽灯枯了,再怎么帮忙调理也无济于事,于一年前逝去了。
     观主师父也步了太师叔的后尘,并未比阿节璋多活太久,庾庆出山前几个月才去的。
     临终前托付,玲珑观欠人家的,无论如何都要顺利将阿士衡护送到京,完成阿节璋最后的心愿。
     观主师父临终前是想让自己师弟周新元护送阿士衡的,因为周新元实力更强,护送起来更稳妥,然而周新元神出鬼没的,除非自己回山,否则连他这个掌门师兄也找不到师弟的联系方式。
     为了稳妥起见,只好把事情交代给了弟子庾庆。
     首先是小弟子毕竟是真传内门弟子,修为高过另三位徒弟,保护力更强。其次是那三位徒弟不太敢与官方打交道,早年都还俗过,那三位是惹出了事不得已才躲回山的,说白了就是朝廷的通缉犯。
     结果是,太师叔的失误残了阿节璋,他庾庆的失误又残了阿节璋的儿子,这叫什么事?
     说到一碗灵米饭招来妖邪误伤了阿士衡,迫不得已来替考的事,唉声叹气的庾庆可谓是一脸衰样。
     周新元沉默不语,他知道阿节璋是他师父亲自带回九坡村的,当年就怀疑过可能是有什么来历的,他问过自己师父,但是师父没告诉他,没想到背后还隐藏了这样的缘故,更没想到师父还有在背后默默为阿节璋续命。
     现在他大概明白了师父为什么不让自己知道,知徒莫若师,自己知道了肯定会阻止师父为阿节璋续命,他甚至可能会悄悄把阿节璋给弄死!
     也终于明白了庾庆这厮为何也会两难,跑了,便毁了阿士衡的前程,便负了师父的临终遗命!
     现场安静了许久,周新元忽冒出一句,“师兄把掌门之位传给了你?”
     庾庆:“没有,传给你了。”观察小师叔的反应。
     周新元眉头一挑,“没有特殊情况,掌门之位不会给音字诀弟子。当我不知道师兄为什么逼你练字?怕玲珑观观主的字拿出去丢人!”
     “嘎…”庾庆嗓子眼里发出了奇怪的声音,犹如呱呱叫的鸭子被人掐了脖子,继而又叹道:“传是传给了我,可你知道我师父临终前搞出了什么事不?”
     周新元倒是有点好奇,一副拭目以待、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师父把我们师兄弟几个叫到一起,当着那三只傻鸟的面把掌门之位传给了我,传就传吧,他又说掌门之位‘有德者居之’,只要谁能打赢我,谁就可以当掌门。还有,掌门手上掌管的一些家财,按理说应该交给我这个继任掌门的,师父却分成了四份,让我们四个平分了,搞的我里外不是人。现在那三个傻鸟一个劲的反对我做掌门!”
     “你没揍他们吧?”
     “打不赢我。现在等着你回去抢我掌门之位,指望你给他们出口恶气呢。师叔,你也不用抢,咱们谁跟谁,只要你愿意,掌门之位我随时转让给你。”
     “天天使唤人扫个地,种几畦菜就是掌门了?山野破观的,穷的老鼠都不愿登门,晚上看星星,白天懵傻呆,我是守不住的,你留着自己玩吧,等我腻了这红尘再考虑回去的事。”
     周新元鄙夷了一番,复又沉吟道:“师兄那样做…你毕竟年轻,资历又浅,更没有德望,师兄又不能告知他们有关内门弟子的真相,只好找个借口把位置传你。都是师兄的弟子,他也不好让其他弟子寒了心,故而做出一碗水端平的样子。直接把其他人弄跑了,你这光杆掌门做的还有意思吗?”
     “唉!”庾庆叹口气,摆手道:“这个已经不重要了,眼前的事才要命,你拿个主意吧。”
     周新元默了默,知道了庾庆的难处,但这事明摆着还有蹊跷之处,“我就不明白了,泄露考题可不是小事,那丫头好好的干嘛送考题给你?”
     庾庆唉道:“师叔,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别满脑子的女人行不行?我说了是男的,不是丫头!”
     周新元:“好,那小子干嘛送考题给你?”
     庾庆:“说是报答救命之恩,我救过他几次命。”
     周新元好奇,“怎么回事?”
     庾庆隐隐感觉这位小师叔好像对虫儿比较感兴趣,现在也无心多想,就把相识后共患难的经过大致上讲了遍,隐瞒了文华书院猜字谜拿第一的事,只说后来发现虫儿被抓走了,然后跑去救人,误入妖界抓了火蟋蟀再脱身等等。
     基本都是真相,唯独隐没了所有和钱财有关的事,把事情闹成这样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然而小师叔太了解他了,深知其为人,为个刚认识没什么交情的人,想尽办法出了囚车笼子的第一件事不是逃命,居然是去冒险救虫儿,听到这里他就觉得不对劲了,就已经竖起了一边眉头等着庾庆继续编下去。
     等庾庆说完了,他才冷冷道:“你确定你都老实交代了?”
     庾庆眨了眨眼,“这个时候了,我哪能跟你开玩笑。”
     周新元手中扇子一收,杵在了桌上,“我仔细想了一下,值此门派紧要关头,身为玲珑观弟子有责任肩负重任,既然你也觉得我做掌门更合适,那好吧,你即刻退位,我现在接任便是。”
     之前还因老掌门的过世而悲戚戚的两人,现在已浑然不当回事了。
     “呃…”庾庆有些傻眼,对方真要的话,他内心不舍,愣愣道:“师叔,这样是不是太草率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