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九十五章 师弟
最快更新半仙 !
    虫儿有点懵,不知道这位为什么要这样,彼此之间好像并不认识,不明白为什么一见面就对自己这么好。
     接了奴籍副本到手的庾庆也明显感觉不对劲,质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周新元:“你搞不来就让钟府的人带你去办,还她自由身而已,又不费你什么事。”
     庾庆想问的不是这个,他就没打算要虫儿,虫儿自不自由他也无所谓,问题是不知道这位小师叔突然心血来潮的搞这么一手到底是什么意思。
     然而一些话当着虫儿的面又不好问,欲言又止了一下,只好“嗯”了声表示知道了。
     周新元这才对虫儿说道:“怎么样,现在喊我一声‘师父’不为过了吧。”
     虫儿战战兢兢,无所适从,更不知该如何回应,依然是不时去看庾庆的脸色。
     这个好办,周新元微微一笑,回头对庾庆道:“她不懂,来,你教教她怎么行拜师礼,简单点的就行。”
     庾庆哭笑不得道:“你玩真的呀?”
     周新元皱眉:“你哪来这么多婆婆妈妈的毛病?”
     好吧,庾庆无奈地指点道:“虫儿,既然是人家一番好意,你反正也不吃亏,总比跟着许沸做一辈子下人的好,好歹算条出路,认就认了吧。那个,磕三个头,奉一杯茶,喊一声‘师父’就行。”
     虫儿不敢高攀,后在庾庆连连偏头示意以及周新元不断鼓励的眼神下,这才满怀不安地跪在了周新元的跟前,老老实实磕了三个头,一抬头,发现庾庆已经主动递了杯茶给他,示意他奉给周新元喝。
     虫儿自然是照做,双手奉茶,怯生生道:“师父请用茶!”
     周新元回头看了眼桌上,发现不就是自己之前不肯喝的虫子泡的茶么,不由偏头看向庾庆,却见庾庆双手抱在腹前,抬头看着屋顶。
     喉结耸动了一下,周新元才伸手接茶,如尝毒药般闭着眼睛抿了口,才将茶盏递回,“起来吧。”
     虫儿赶紧接了茶盏起身,乖乖放回桌上。
     啪!周新元突然甩手一扇子,狠抽在了庾庆的屁股上,抽的庾庆跳脚吼他,“你干什么?”
     周新元扇子指向虫儿,“从今天开始,她就是你师妹了,你不能再欺负她。”
     虫儿低了头,大眼睛里的目光有点摇摆不定。
     “是师弟,是师弟!”庾庆就差拎着某人耳朵吼,喊一个男人师妹,想恶心死他吗?
     唰!周新元扇子一开,摇在手中,“行,师弟就师弟,你自己高兴就好。好了,此地我不宜久留,先走了。”
     庾庆立道:“师叔,你住哪?给个地址,有事我也好联系你。”
     周新元没说自己住哪,伸手进了罩衣里面,他的腰带上挂着几只小铃铛,只有豆蔻大小,摘下了一只,递给庾庆,“你知道怎么用,我还要在京城呆几天,京城范围内,随时能联系上我。”
     庾庆一接铃铛便喜形于色,他一看便知这是参照玲珑塔上的铃铛仿的,这小铃铛他已经有很多年没见过了,只记得小时候见太师叔用过,如今见到此物,可以确信小师叔的音字诀聆听范围又有了新的境界。
     他摘掉塞在铃铛里的棉花,拎着摇了摇,立听清脆悦耳的“叮铃”声,声音不大,但荡耳的充盈感很强。
     “你要抓紧时间把事给办了,她现在是‘阿士衡’的奴仆,你现在好帮她消除奴籍,拖下去你这个‘阿士衡’就没良心了。”周新元留下一番意味深长的叮咛便走,扇子敲了敲虫儿的肩膀,“虫儿,不送送为师我吗?你不用看他脸色,他以后就是你的师兄。”
     虫儿唯唯诺诺,可不敢想他说的那种便宜,总之乖乖送人就是了。
     庾庆也听出了小师叔话中的深意,虫儿奴籍的主人是真正的阿士衡,有些事情他现在能办到,以后就未必了,当即收了铃铛,也跟了出去,与两人分道扬镳后便一路打听,很快找到了李管家,后者正在与府中管事人员谈事。
     “姑爷。”一群管事纷纷行礼。
     这称呼令庾庆牙疼,但目前暂时也只能忍着,招了李管家到一旁谈话。
     明白其来意后,李管家愕然:“找明先生?”
     庾庆:“对,我一定要当面对他表示感谢,请李叔一定帮忙找到。”
     李管家摆手,“不是,明先生已经走了。不用你说,钟府也想找到他表示感谢,结果明先生任教的刘府说,明先生昨天去了刘府,递交了辞呈,离开了京城,说是回老家侍奉老母,想三年后再参加一场会试还是什么的。”
     “走了?”庾庆一惊,追问,“什么时候走的?”
     李管家:“说是昨天傍晚。”
     庾庆:“他家在哪?”
     李管家:“他兆州人氏。”
     “兆州…”庾庆脑海里思忆了一下兆州的去向,又问:“是骑马走的,还是坐马车?”
     李管家迟疑:“你还想追不成?”
     庾庆:“不是,就是问问,算算他何日能到家,我也好安心。”
     “公子是个念旧情的人。”李管家颔首捋须,表示赞许,稍思索后说道:“刘府倒没说是坐什么走的,不过就他那身子骨,怕是经不住骑马的颠簸,走路去的可能也不大,他又不是雇不起马车,马车回的可能性很大。”
     庾庆顿时心中有数了,直接又递出了虫儿的奴籍副本,“李叔,消个奴籍,找个会办这事的人陪我走一趟。”
     李管家接到手一看,咦了声,“今天才落到你名下的,你今天又要消了?”
     庾庆:“就今天那个姓许的送的。”
     “既是人家一番好意…”
     “李叔,人其实是我要来的,这个虫儿赴京途中一路照顾我,我答应了到了京城后帮他消除奴籍的。”
     “哦,原是有恩于公子,这个好办,我这就安排。”
     庾庆让他先安排,正打算先回东院,谁知李管家却拉住了他,“公子,有件事想请教。”
     庾庆:“你说。”
     李管家:“公子东院刚才接待的客人可是姓白?”
     姓白?庾庆愣了一下,他也不知道小师叔行走江湖有没有用真名,不好暴露什么,遂含糊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李管家:“是不是叫白沧水?”
     白沧水?庾庆试着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那就是了,李管家顿时有些头疼,“公子怎会跟这种人认识,什么时候认识的?”
     庾庆不解:“赴京途中认识的,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李管家似松了口气,“刚认识的就好。真的,公子,此辈还是适当保持距离不要深交的好,否则会有损你的清誉。”
     庾庆狐疑:“不至于吧?听你这口气,难道认识他不成,难道他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恶人?”
     李管家:“十恶不赦倒不至于,我也不认识他,但是杜肥见过他。颜州有个女首富名叫赵红裳,这个白沧水就是这赵红裳养的面首,说白了就是个吃软饭的。公子如今是何等的身份地位,岂能和这种人混在一起,公子考上了会元,他便登门来访,心思只怕也未必单纯。”
     面首?庾庆震惊了,忽又感到好笑,凭小师叔的能耐,犯得着去吃软饭?名字都不同,兴许就是认错了人。他也不好拿小师叔的真实身份对外面解释什么,嗯声道:“行,我记下了。”
     之后让李管家先安排人到大门口等自己,他自己则先回去了。
     回到东院时,发现虫儿已经先一步回来了,正在收拾桌上的茶具。
     一见他回来,虫儿立刻站好了欠身,很拘谨的样子,抹眼泪哭鼻子倒是没有了,但也不敢有所谓的‘师弟’觉悟。
     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反倒不如以前有距离的时候贴近了,那种蹦蹦跳跳高兴跑来喊‘士衡公子’的画面似乎不见了。
     庾庆也就随意摆了下手,没打扰他干活,直接去了自己的书房,把门一关后,摸出了小铃铛,叮铃摇响在了手中。
     摇了好一阵后,耳边才传来一阵低语声,正是小师叔的声音,“那不是让你摇着玩的。”
     庾庆当即对着虚空道:“师叔,找到了明先生的去向,大概是回老家了……”把李管家说的去向和时间大致说了下,“昨天傍晚才走的,马车到今天应该走不太远。”
     小师叔的声音,“那还犹豫什么,去追呀。”
     庾庆:“师叔,这事我不好办呐,现在的钟府把我当宝,我去哪都至少派两个护卫跟着我。还有,阿士衡的仇家如果有心的话,怕是已经知道了我这个阿士衡了,我出城乱跑怕是不方便啊!”
     耳边静默了一阵才又响起小师叔的声音,“知道了,我会处理。另外,我再说一次,不要欺负我徒弟!”
     庾庆无语了,还搞的跟真的一样,玲珑观收徒向来精挑细选很严格,什么时候变这么草率了?然而想到只是记名弟子,也就懒得较真了,“是,知道了。对了,师叔,你在江湖上混,用的是什么名号?”
     耳畔声音道:“不关你的事,管好你自己的事。”
     声音就此绝迹,庾庆连喊几声未有回应,只好出了书房,恰好遇见将茶具洗干净端回的虫儿,故意上前几步,拦在了虫儿跟前。
     虫儿卑微欠身,“公子。”
     庾庆绷着脸:“可不敢当,这都成我师弟了。”
     虫儿尴尬到脸红,也搞不懂这位和那位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忙摇头,“我听公子的吩咐。”
     庾庆:“这些个打杂的活之类的,今后谁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