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九十九章 弱苗而已
最快更新半仙 !
    总之在夫妇二人看来,庾庆这话就是拿状元没问题的意思。
     有如此佳婿,纵有某些方面的压力,也值了。
     殿试的事不提,文简慧忽道:“士衡呐,我也颇喜欢诗词,你改天能不能抽空写上几首送我?”
     最近与她常来往的贵妇人们,也是接二连三的登门,想当面向会元郎求诗,顺便看看满分的会元郎长什么样来着,奈何钟粟恼怒,殿试前绝不让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打扰庾庆,那些贵妇人只好把求诗的事拜托在了文简慧身上。
     钟粟一听就知道自己夫人安的什么心,脸颊一绷,有时候真不知道这女人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人家刚出考场,哪怕要提这个也要容人喘口气吧?当着准女婿的面吵起来又不合适,下意识也看庾庆反应。
     庾庆自然是很无语,之前有个死太监求诗,他都不知道如何交差了,这里又冒出个要几首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他也好说话,皮笑肉不笑地给了一句,“好。”
     文简慧自然是喜笑颜开。
     不过几人很快发现,乘坐的马车驶出返回时竟迟迟难有行动,拨开帘子往外一看,才发现外面竟有人故意堵了路。
     “会元郎出来。”
     “会元郎露面给我等瞧瞧。”
     “对,不让我等一睹会元郎风采,便不让会元郎过去。”
     “出来。”
     “出来。”
     到最后,喊出来的呼声竟在现场响成一片,把文简慧脸色都吓白了,何曾见过这声势。
     钟粟沉着一张脸。
     庾庆靠在车厢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车棚顶上的花纹,不管外面什么动静,无所谓了。
     好在朝廷人马就在附近,闻如此声势不敢让庾庆出事,一堆人马火速持刀枪过来,驱离了堵路的人,为钟府马车开路护送,可谓虚惊一场。
     这场面倒是令其他参加殿试的贡士们羡慕不已,倒希望刚才被围堵的是自己。
     殿试过后,宫外人群渐渐散去,众考生们都在期待明天的金榜排名。
     按惯例,殿试的考卷今天就要出结果,明天就要张贴金榜。
     不比上万人参加的会试,这才两百来人参考,又仅有一道考题,当天出结果不难……
     “老爷。”
     “夫人。”
     “姑爷。”
     这是庾庆回到钟府后一路听到的称呼。
     府内临分开之际,钟粟再次邀请道:“如今会试、殿试都顺利过去了,你总算可以松口气了,中午一家人一起摆一桌庆贺一下吧。”
     文简慧也很热情,“是啊是啊,士衡,值得一家人一起庆贺一下。”
     这边是有心撮合小两口见一下的。
     这已经不知是钟家第几次邀请了,庾庆自己都快拒绝到没词了,干脆搬出了大道理,“叔父、婶婶,男未婚,女未嫁,暂时还是不见的好。”
     他这么一说,夫妇二人顿有些尴尬,搞的他们不知礼数似的,只能是作罢。
     告辞而去的庾庆心里唏嘘长叹,不和阿士衡的未婚妻见面,是为了避嫌,其它的事情他交代不过去了,这件事情上他自认还是能给阿士衡一个交代的。
     驻足目送的钟粟道:“看来是我们想多了。”
     之前屡次邀请不到,这边又不是木头,隐隐感觉庾庆似乎是在故意回避他们的女儿,如今才知是这个原因。
     文简慧亦点头,“这读书人的礼数方面就是讲究。”
     钟粟当即回头警告,“既知人家在意这方面的礼数,你就要把你女儿看好了,出嫁前就在自己院子里呆着,尽量避免和别的男人见面,别被疯婆子似的老二给拉着乱跑,免得让人看轻了。”说到小女儿,他自己都头疼,真不知哪个门当户对的正经人家敢娶。
     “还用你来说?两个女儿不都是我在管……”文简慧一通埋怨。
     东院,庾庆一回来,正在亭子里擦拭石台、石桌的虫儿立刻放下活跑来,“公子回来了,公子累吗?”
     “累,心累,远不如杀两个人轻松自在!”庾庆自嘲了一声。
     虫儿当他开玩笑。
     庾庆走到屋檐下,直接坐在了台阶上,手往肩膀上指了指。
     虫儿立刻爬到他后面更高的台阶上坐下,衣服上用力蹭了下双手,才放在庾庆肩膀上帮他按摩揉捏了起来。
     小师叔说什么让他不要欺负虫儿,还消了奴籍扯出什么师弟来拉平辈关系,庾庆不吃这套,掌门就是掌门。
     所以他从一开始就决定不惯虫儿这毛病,不能让虫儿养成倚仗小师叔无视他这个掌门的情形出现,遂给虫儿增加了一些干活事项。
     于是平常只打扫卫生的虫儿,如今又要兼顾给庾庆捏捏手脚、按按肩膀之类的。
     这些活,虫儿以前跟着许沸时,许沸都不带这么当牛来使唤的,总之庾庆现在能自己不动的就不动,怎么使唤虫儿能让自己觉得舒服就怎么使唤。
     可反观虫儿,反倒活过来了,之前的哀哀戚戚或局促不安反倒没了,和庾庆的关系又变亲近了,一天天的渐渐变得开心的很,好像活干的越多越高兴似的。
     捏着肩膀的虫儿关心了一句,“公子,殿试考的怎样?”
     庾庆哼了声,“考的怎样你心里还没数吗?会试我怎么考上的你又不是不清楚,就一点抄的本事罢了。”
     虫儿摇头,“话不是这样说的,我听许公子说了,就算公开考题也未必有人能考出满分,所以公子的才华显而易见。”
     庾庆扬起一只胳膊往后捞,摸上了虫儿的脸,捏住了虫儿的鼻子用力摇晃,“脑子呢?都说了抄的,有才华也是别人的。”
     鼻子不能通气的虫儿闷声道;“是公子低调而已。”
     “唉!”庾庆服了他,撒手放过。
     正这时,李管家从门外现身,大步走了过来,虫儿见状赶紧起身规规矩矩欠身行礼。
     庾庆也站了起来拱了拱手。
     李管家过来也没别的事,同样是问一下考的怎么样了,辛不辛苦,有没有什么需求之类。
     见没事,他又离开东院直接去了内宅找到了钟粟。
     请了钟员外到一旁后,李管家低声细语道:“员外,按惯例,殿试成绩今晚就会出来,咱们在宫里也有些关系,要不要让帮忙关注一下?”
     在京城挣下这么大的家业,钟家在宫里或多或少都认识一些人,尤其是一些负责采买的太监。
     钟员外想了想,摇头道:“没那个节外生枝的必要,你以为我们不去联系,里面的人就不会联系我们了?算不上泄密的事,没什么风险又能得好处,那些太监跑的比谁都快。你放心吧,士衡的排名结果一出来,会有人主动来讨赏的,你准备好赏银就行了。”
     李管家想想也是,哈哈笑道:“员外言之有理,那好,今天我就守着等消息,消息一到立马通知员外。”
     心情都还不错,入了贡榜的,基本上就已经是立于了不败之地,无非是金榜上的排名高低而已,凭钟府准女婿的成绩应该是再差也差不到哪去的……
     月色如水,巍巍宫城。
     太平殿,锦国皇帝处理政务的场所,入夜后便灯火通明,气氛异于寻常。
     殿试文章和考生名册皆在,今科三甲排名便决断于此。
     殿内时而安静,时而传来君王和臣子们的议论声音,还有卷子的糊名被打开的报名声,有“阿士衡”的名字报出。
     一阵赞誉声歇后,守在殿外侧耳倾听的一名小黄门捂了捂肚子,到旁找了同班告假,说是肚子痛憋不住了,先行离开了。避开注意后,小黄门左右看了看,快步往后宫方向去了……
     都城夜幕下,哪里火光最亮,哪里便最繁华。
     闹中取静的梅府,几树暗香掩映的书房内,一身便装的工部尚书梅桑海伏案批写一些东西。
     管家孔慎匆匆进入了书房,直接对书房内随时伺候的侍女挥手示意了一下,侍女立刻静悄悄退下了。
     孔慎走到书桌旁弯了弯腰,禀报道:“老爷,宫里传了话出来,三甲名单虽还在商定中,但那个‘阿士衡’已经率先有了结果,正是本科的新科状元。陛下看过优选出的考卷后,阿士衡的答题入了圣眼,被陛下金口钦点。据说会试之后,陛下对此子就颇为欣赏,甚至殿试时还准备与之殿前答对。”
     梅桑海手中笔势一僵,皱眉嘀咕,“会试头名,殿试再夺魁,阿节璋倒是调教出了个好儿子。”手中笔慢慢搁在了笔架上,后背靠在了椅子上,整个人盯着灯盏陷入了深深的沉思,目中神色晦明不定。
     稍候忽出声断定,“有人在蒙蔽圣听!”
     孔慎忙问:“怎讲?”
     梅桑海:“若无人故意遮掩阿士衡的出身,陛下就算不黜落,也不可能喜欢。若无人蒙蔽,以陛下的耳目聪明,不可能至今都不知道他是阿节璋的儿子。”
     孔慎一惊,“没错,有人在背后发力相助!”
     “相助又如何?弱苗而已。”梅桑海淡淡一句,似已有定意,波澜不惊道:“阿士衡是阿节璋的儿子,阿节璋因被陛下罢官逐出,导致一家人遭遇横祸,满门血仇,焉能轻易忘却?若反倒对陛下感恩戴德,真心或假意?若是假意,又是何居心?你去安排一下,让陛下身边的长伴提醒一下陛下,就这样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