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一零三章 游街
最快更新半仙 !
    出了宫,再与外面一群同进士会面,所有在场进士皆免不了以羡艳的目光看着三个端着官服的人。
     尤其是詹沐春,更是一步走完了许多人要用许多年才能走完的路。
     在场的同科,基本上也只有詹沐春一人被授予了实缺。
     新科进士入职,基本上都有一个学习再到历练的过程,詹沐春则是蒙受天恩直接一步迈入了历练的阶段,一县主簿,还是京城的一县主簿,不知羡煞多少人。
     这个位置所处地域很复杂,确实很历练人。
     而庾庆和另一位榜眼所授职缺明显就是属于学习阶段的,学习无深浅,能让你学一两年,也能让你学个七八年,什么时候能有所进阶看各自造化。
     这时,有六部干员来到,朝众进士喊话,让二甲的进士下午赶往吏部报到,三甲的同进士也要去吏部预留随时能联系上的住址。
     庾庆正琢磨着该去哪报到,好认个辞官的路,总不能跑到皇宫来辞官吧?
     忽见到不远处,有一名面白且显得严肃的紫袍三品大员正在朝这边招手,面生的很,没见过。庾庆看看詹沐春,又看看榜眼殷吉真,发现两人都没朝那边看,那位大员是在朝谁招手已经是显而易见了。
     庾庆指了指自己,那位紫袍大员点头,庾庆立刻过去。
     看着大家的老太监立刻阴阳怪气喝斥道:“乱跑什么?宫里是你能乱跑的地方吗?回去站好了!”
     此话一出,立刻令众人的目光都盯向了庾庆。
     许沸心中叹一声,这厮果然是事多啊,跑哪都不消停,又想干什么?
     庾庆没办法,只好空出一只手指了指那位紫袍大员。
     老太监回头一看,那紫袍大员微微点头致意,老太监赶紧点头哈腰一下,又赶紧对庾庆换了笑脸,“既是梅尚书找您,探花郎您就快去吧,我在这等着您就是了。”
     梅尚书?庾庆心里嘀咕,感觉这个‘阿士衡’的身份确实很复杂,背后怕是不知道牵涉到多少人,早上才跟御史台的老大亲近了一下,这会儿又冒出个尚书大人。
     他虽不懂朝廷这些个事,但又不傻,知道这些人接近自己肯定都和‘阿士衡’的身份有关,不然那些个三品大员谁有闲空理你。
     没办法,还是得老老实实过去。
     一帮进士眼中又冒出羡艳之光,这动辄和三品大员亲近,是头猪的也看出了阿士衡的背后有关系,许沸愣住。
     庾庆跑到那个什么梅尚书跟前,端着东西躬身道:“下官拜见大人。”
     赐了官袍,授了品级,便可以称官了。
     梅桑海刻板的脸上浮现出了难得的笑意,“我是如今的工部尚书梅桑海,你父亲跟你提到过我吗?”
     庾庆顿时头疼,不知这位和阿节璋关系的深浅,不好回答,只能含糊其辞道:“大人的名讳听着耳熟,不过我父亲平常也不太跟我说这些。”
     “是吗?”梅桑海这语气也不知是信还是不信,继续笑道:“当年你父亲执掌虞部时,我是你父亲的亲信手下,经常去往你家,你小时候我可是经常抱你的,一转眼都这么大了。”
     “呃…”庾庆现在能想象到阿士衡早年的生活环境,佯装汗颜道:“下官这个确实不记得了。”
     梅桑海:“那时候你还小,不记得也正常。刚在朝堂上听到,你去了御史台,那种口舌之地适不适合你不提,你父亲出自工部,如今工部由我执掌,于情于理我都该看着你点,想不想来工部?只要你自己愿意,我可以为你协调。”
     一声冷笑从旁传来,“你说调就调?这恐怕由不得你一个人说的算吧,要我御史台的人,是不是也该先经过我御史台的同意?”
     庾庆回头一看,正是那位御史中丞裴青城,发现这位总是从侧面冒出,给人总是盯着人的感觉。
     他能怎样?官微又人生地不熟的,在这些实权大佬面前只能端着东西躬身行礼。
     “裴大人。”梅桑海收了笑脸,“自然是要你同意,但也要考虑下面官吏的意愿,下面官吏若实在是不愿干了,强留办不好差事,也没道理。”
     裴青城立马扭头看向庾庆,厉声道:“你愿意吗?”
     “呃…”庾庆无语,心里却有一番嘀咕。
     在他看来,这个梅尚书还是挺讲道理的,至少看起来比裴青城更讲道理。
     加之听说又是阿士衡父亲的亲信,他心理上已经偏向了梅尚书。
     然而他又不得不考虑到一点,进了阿士衡父亲亲信的手下,自己想辞官怕是会有阻力,相对来说应该是去一个对自己相对刻薄点的地方更好一些。
     他心里做出了选择。
     不过嘴上却不敢说出来,两名紫袍大员霸气外露,他一小虾米不敢乱搅和,怕被震出内伤来。
     不吭声也算一种态度,裴青城当即不理了,“还愣着干嘛,把另一个喊上,跟我走。”
     另一个?什么另一个?庾庆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应该是指同分配到御史台做校书郎的榜眼,当即就走,没两步又想到忘了点什么,再扭头朝梅尚书躬身拜别,后者微笑点头。
     庾庆跑回同科跟前,朝榜眼喊道:“殷吉真,跟我来,快走。”
     同样端着托盘的殷吉真赶紧出来,老太监立马尖着嗓子道:“干什么呢都?”
     庾庆忙空一手指了裴青城,“裴大人让我们跟他去。”
     老太监又是回头一看,结果发现裴青城正冷眼盯着他,顿时吓了他一哆嗦,这可是连陛下都敢怼的主,被其害得杖毙死的太监一只手肯定是数不过来的。
     得罪谁都不好得罪这位,若被这位大佬盯上了,那真是要了命了。
     裴青城亲自要人,老太监不敢不给,赶紧答应道:“去吧去吧。”
     于是两个端着托盘的家伙没有等到和同科一起排队出宫,而是跟在了裴青城的身后走人,顿时又惹来一阵羡艳目光。
     出了宫后,见到宫外云集的马匹,裴青城愣住了,才意识到了不对,自己一心想着梅桑海的举动,想着顺便把人带回御史台,竟忘了新科进士们还要跨马游街来着,自己这个时候把榜眼和探花都给拉走了,游街少了这两位算怎么回事?
     他回头看向宫里,发现那老阉货居然不提醒一下,这是存心想看自己闹笑话不成?
     他准备回头再收拾那老太监,此时还是干咳了一声,转身对跟随的两人道:“忘了你们还要跨马游街,你们先回去吧,下午再去御史台报到。”
     “……”庾庆和殷吉真双双无语,又双双回头看了眼宫门,只能是应下。
     裴青城又挥手招了宫门守卫过来,帮两人报备了一下情况,否则出了宫的两人是回不去的。
     得了通融,裴青城便扔下两人跑了。
     转身面对宫门的庾庆和殷吉真面面相觑,都没想到自己还能再进宫一次。
     没办法,两人只好又端着托盘乖乖回去了。
     只是这又跑回来的情形让人感觉好奇怪。
     榜眼和探花也没想到自己能遇上这样的事,大庭广众下的感觉挺丢人的。
     庾庆越发感觉裴青城这人不太靠谱,对比起来还是感觉梅尚书更可靠。
     庾庆边走边说,唆使了殷吉真去解释。
     于是回到老太监身边后,面对一脸狐疑的老太监,殷吉真道:“裴大人让游完街后再去找他。”
     人群中竖起耳朵听的许沸乐了,发现士衡兄果然是事多,走哪都能冒出事来。
     “……”老太监凝噎无语,倒是没再说什么,之后让一名小太监领了一甲的三位去换衣裳。
     三人再露面时,状元郎一身量身定做的深青官服,另两位则是淡青色。
     走回时,庾庆不时低头看看身上的官袍,摸摸自己的帽翅,心中叹息,估计玲珑观历代弟子中自己是唯一个。
     一群新科进士们看到三人已率先穿上了官袍,自然又是一阵羡艳。
     时辰差不多了后,老太监领着大家伙排好队出了宫门,外面的马匹也都罗列好了,大家按着顺序上马就是了。
     鼓响,鞭响,敲锣打鼓开始,游街队伍正式出发。
     事先清好的街道两旁,早已经是挤满了人,一路的呼喊迎接动静。
     骑行在前面的三人是很明显的,只有三人穿着官服,一看就知是状元、榜眼和探花。
     四方云集在京城的人或妖,都在一览如此盛况。
     大家想看状元是一回事,有许多人想看的是满分会元是哪个,传说中百年难得一见的人物啊!
     锣鼓喧天,人声鼎沸,鞭炮噼啪衔接不断。
     更有不少女子抛出花瓣、鲜花和丝绢,欲引起注意。
     还有娇媚喊声,状元郎看这里,探花郎看这里之类的。
     如此万众瞩目,如此的风光,不知让多少落榜士子饮恨,恨自己不是马背上挥手招摇的一员。
     也坚定了许多学子的志向,男儿当如是!
     苏应韬、潘闻青、房文显、张满渠四人也在街道两旁的人群中,眼睁睁看着熟悉的人跨马游街而过,满眼的复杂和羡慕。
     “探花郎,接着!”
     忽响起女子的脆声呐喊。
     一朵打了结的绢花打在了庾庆的胸前,他顺手拿起一看,发现上面居然还写有某个女人的名字以及住址之类的。
     他回头一看,发现那朝自己招手的女子长的一般般,也不知哪来这么大的勇气和自信,随手就将绢花往后面扔了,谁愿接谁接去。
     总之他没什么笑容,内心是惆怅的,原来游街是这么回事,堂堂玲珑观掌门居然在干这种事。
     他担心的是,这一趟下来只怕搞不清有多少人认识自己。
     遥想自己一路赴京时想要的低调,此时发现就像是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