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一一二章 姑姑
最快更新半仙 !
    没多久,野人停步在一处山顶庭院外,庭院门楣上正是“小鲜楼”三字。
     门紧闭,林成道在门口的灯笼下等着。
     庾庆落地走出篓子,回头目送了野人离去,颇感新鲜。
     再看看此地环境,庭院不算大,篱笆围墙里有满园的花草芬芳。
     整个也算是坐落山顶,一边是陡峭山崖,一边是山谷里满眼的璀璨灯火,能隐约听到山谷里传来的歌舞,但是没那么嘈杂了,另有一番清幽。
     “这大概就是你说的不开门做生意的地方吧?”庾庆问了句。
     林成道:“算是。”说罢伸手请。
     庾庆倒是不急着进去,问道:“这里的花销怕是不低吧?”
     一旁的护卫立刻上前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声,“像这种地方,一顿饭是上百两银子起步的。”
     林成道摆手道:“今天我做东,士衡兄不要管钱的事。”
     庾庆:“你一个月俸禄才多少,看个库房好像也没什么油水吧,刨掉开销,连马车都雇不起,无非是填填肚子,咱们犯不着来这么贵的地方花钱。”
     不是想帮人省钱,而是感觉不对,古冢荒地吃了亏之后,长了点教训。
     话说到这种地步,林成道苦笑,“实话说了吧,我也是借花献佛,这是我姑姑开的。”
     庾庆错愕,“你姑姑什么情况,能在这种地方开店?”
     按之前了解的情况,普通人基本没可能在这里开店。
     林成道看了两名护卫一眼,话有所保留,“说来话长,待会坐下慢慢说也不迟。今天有了士衡兄的准话后,我就提前让人带了信过来,今夜这里不接待其他客人,只接待我们,一些不相干的伙计也让屏退了。”说罢走上台阶,扣响了门环。
     不一会儿,门开了,门后一个老妪往外一打量,见到林成道立刻开了门,侧身让路。
     庾庆还有点矜持,林成道又不知道他是在担心安全方面的问题,以为还是担心多花钱的事,遂亲自过去扯了庾庆的胳膊,硬是将半推半就的庾庆给拉了进来。
     几人入内后,林成道带着庾庆去了后院。
     后院就在山崖上,亭台轩阁间,花草点缀的很雅致,走到露台,抬眼就是满天星辰,和大门口看到的夜空截然两样。
     站在大门外看向山谷那边,灯光如流霞,看不到天空的星星。
     站在这里隔绝了山谷那边的光景立马是满天星辰,隐约还有其它地方传来的轻歌曼舞动静,一半人间,一半飘飘欲仙的感觉,令人恍惚,令人心旷神怡。
     凭栏处,庾庆手拍雕栏,发现同在山窝里,玲珑观的档次确实有点低。
     没一会儿,一个干瘦老头出现在了附近的亭子里,也是小鲜楼的厨子,一只胳膊下夹了只长匣子,一只手里拎了只大水桶放下。
     “士衡兄,让你看个好东西。”林成道招呼了一声。
     庾庆目光从满天星光中收回,跟了他过去,进了亭子后,往大水桶里看了眼,发现里面除了半桶水外,并没有什么东西。
     而厨子将匣子打开后,展示出的居然是一块一尺来长纺锥形的透明冰块。
     厨子将冰块拿了出来,直接扔进了水桶里,林成道饶有兴趣地盯着看。
     庾庆则完全看不懂了,看看厨子,再看看林成道,不知道搞什么鬼,见两人都盯着看,他也只好盯着,仔细检查,看自己是不是看漏了什么。
     没多久,林成道忽指着桶里喊道:“出来了!”
     这回,庾庆也看出了点端倪,只见几乎和水的颜色融为一体的透明冰块渐渐有泛蓝迹象,渐渐的,蓝色越来越明显,完整轮廓显现后竟是一只鱼的样子。
     一只一尺来长通体冰蓝的鱼,身上细密的蓝色鱼鳞,蓝宝石似的眼睛,美轮美奂的透蓝鱼鳍,整体煞是好看。
     最匪夷所思的是,这冰鱼身子动了动,开始在水里翻腾起来,竟活了过来。
     见庾庆大感惊讶的样子,林成道顿感满足,解释道:“此为‘冥鱼’,产自冥海,出水后体表自行结冰封冻,能在封冻的状态下不吃不喝不呼吸存活三个月之久,放入水中待冰化解后又会自行活过来。此鱼蕴含灵气,颇得修行中人青睐。”
     “这鱼是从遥远的冥海弄来的?”庾庆讶异。
     冥海他知道,那是茫茫大海中的一个区域,被迷雾所笼罩,一旦闯入便是另一个永夜的世界。那个地方是没有方向可言的,也没有任何路标,误闯的人基本上是出不去的,会被困死在其中,因而被人称为‘冥海’,喻义死亡之海的意思。
     想在冥海穿梭,一般需要花钱找冥海摆渡人,他们能带人穿过永夜死亡之海。
     为什么会有人去那永夜的死亡之海?自然不会是为了抓眼前这种鱼,是因为冥海的彼岸就是妖界最大的互贸市场,那个地方比之夕月坊更加奇幻,谓之海市,妖族的头号人物也住在那。
     海市最早其实就是一位仙人居住的洞天福地,仙人不见后,被群妖占据了,如今的灵米种子最早就是来自海市。
     林成道:“没错!为了在三个月内送到,捕捞到后,要花钱找‘千里郎’送过来才行。”
     庾庆根据冥海到这里的距离,稍一琢磨,“运费岂不是都要差不多三千两?”
     林成道苦笑,“其实最贵的就是运费,这般大小的一条冥鱼其实也就一千来两一只。不过能与士衡兄结交,钱都是其次的,今日要请士衡兄尝鲜的便是此物!”
     庾庆明白了,这顿饭还真是花了本钱的,他也知道林成道交好自己的意图,只是自己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贵的东西,还没吃他就感觉有些肉疼了。
     他估摸着小鲜楼将这条鱼正常做好出售起码得卖五千两以上,这得买多少灵米啊!
     一口吃掉几千两运费,实在是划不来呀!
     他心里嘀咕了一句,还不如折现成银子给老子算了。
     然而他还不至于无耻到这个地步,就一个劲的在那嘀嘀咕咕,“太贵了太贵了。”
     林成道表示不用自己花钱,又示意厨子把鱼拿去做了。
     他自己就和庾庆在露台挑杆的灯笼下坐下了,亲手斟茶。
     不管是不是林成道花钱,庾庆此时肯定都要问清楚了,“你姑姑为何会在这里开店?”
     事到如今,林成道也不隐瞒了,问:“士衡兄可听说过‘渠荷山’?”
     庾庆略怔,“听说过,修行界灵植一道数得上的大门派,你不会说你姑姑是灵植师吧?”
     林成道:“士衡兄果然是见识非凡,没错,我姑姑正是‘渠荷山’的灵植师,因卷入了内部派系之争,落败后遭到了清理,被另一方追杀不放,于是无奈之下找到了我……”
     一段往事娓娓道来,庾庆才知这家伙就是那种所谓的修行中人在俗世的隐匿家眷,他们家真正踏入修行界的是他的姑奶奶,也是因为有姑奶奶在背后默默提供财力上的支持,他才有了良好的读书考取仕途的环境。
     变故就在渠荷山的内部之争,林成道的姑奶奶争权落败了,且丢了性命,其女,也就是林成道的姑姑不得不因此而背离门派逃命。后找到了林成道求帮忙,而林成道也正是因为帮了姑姑的忙,堂堂七品官才被贬去了看库房。
     林成道当时在御史台的官位并不高,但位置要紧,进入御史台的揭发信函之类的都要从他手上过的,他身份刚好是朝廷某些人想讨好的。他家里出过意外,已经没了亲人,就剩这么个姑姑了,眼见姑姑性命堪忧,情急之下的林成道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动用了朝廷的力量,竟让不知情的人直接把追杀自己姑姑的人给抓了,帮姑姑躲过了一劫。
     渠荷山又不是修行界一般的小门派,岂能坐视,自然要找锦国朝廷要交代。
     眼看事情就要闹大,又是参与了这事的人发动力量把事情给摆平了,条件是责任由林成道一个人担。
     不过那边也算是发动力量把大事化小了,否则林成道又岂是被贬去看仓库那么简单。
     林成道被贬前也把自己姑姑做了安排,安排在了夕月坊隐居。
     这事,他姑姑自然是认情的,譬如小鲜楼到了冥鱼,就是他姑姑特意告诉他的,说这里来了好东西,若是请客用得上的话,就过来。
     听完经过后,庾庆有点好奇的问道:“那个帮你抓人又帮你摆平事情的是谁?”
     林成道脸一垮,哭笑不得道:“士衡兄,你这就有点过了,我对你推心置腹,你不能这样,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恩怨两消,人家已经不认识我了,再提也是口说无凭,说出来对大家都没有好处的。”
     两人又聊了一阵后,冥鱼也做好了。
     一个身材高挑的紫裙女子端着托盘款款走来,云鬓高绾,明眸波横,容貌清丽,是个看着就有灵气的婉约女人。
     林成道愣了一下,赶紧站起道:“姑姑,你怎么来了?”
     姑姑?庾庆跟着站起,上下打量那女人,一脸错愕,这看起来比林成道还年轻不少的女人居然就是那个姑姑?他还以为是之前开门的那个老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