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一一八章 狼卫
最快更新半仙 !
    他说罢就转身而去了。
     门口的徐觉宁和唐布兰自然是相随左右而去。
     “……”无语凝噎的庾庆伸手欲挽留,有点懵,怎么就跑了?
     他就不明白了,一开始不是还挺凶的么,不是还让城外驻军明天再说么。
     怎么一听说是狼卫立马就怂了?
     据他所知,司南府在锦国的地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仅次于锦国皇帝。
     说的难听点,连锦国朝廷都不怎么放在眼里的。
     在江湖上那更是顶级行列的存在。
     这么一个存在的塔尖稍下的人物,怎会在那个什么狼卫面前哑了火?司南府的脸面呢?
     他不知道堂堂后司先生为什么突然就怂了,他还想后司先生帮他撑下腰呢。
     实在是对狼卫的印象不怎么样。
     今天第一次见面便是一副气势汹汹喊打喊杀的样子,他才刚去头回的夕月坊,人家一露面就是去砸场子。
     狼卫给他的印象是蛮横霸道不讲理。
     被这种人找上,他心里很忐忑,真的是一点底都没有。
     想着还好运气好,还好后司先生在身边,想着人家正好有求于自己。
     结果人家后司先生一听是狼卫就跑了,明显不愿正面对上,这让他情何以堪?
     他有点不知该怎么办了。
     事到如今,躲着不见是不可能的。
     而且人家是让他立刻去见!
     没了办法,他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心里那叫一个忐忑,后悔自己拖拖拉拉没早点跑。
     他发现越拖事越多,发现这京城真正是个是非之地,尽是些有的或没的破事,且没完没了的。
     他最怕的是狼卫太过霸道,逼着他当场写什么东西。
     最近几乎是个人的见他都让他干这事。
     每天被人朝着软肋没完没了的捅刀子,还得一副我不心虚、我不怕、没事人的样子,他感觉自己都快疯了。
     这日子他实在是受不了,也下定了决心,明天哪怕是天塌地陷也要走人。
     心意已决,打死他也不留了!
     此刻心中的理智也在自我安慰,自己好歹是堂堂的今科探花,就算是什么狼卫,也不太可能对自己为所欲为吧?
     途中路灯下,看到三个熟人,钟粟、杜肥和李管家。
     一见他,钟粟立刻问:“士衡,这究竟是怎么了,司南府的后司先生才来,狼卫怎么又来了?狼卫一般是不进城的,你怎么把他们也给招来了,说是让你出去见他们?”
     他也有点受惊,一群气势汹汹的巨狼围在钟府外面,那实在是有点吓人,钟府护卫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庾庆也有点纳闷,“后司先生没事,这狼卫我也不知找我干嘛。对了,这狼卫是干嘛的?”
     至少他感觉楚天鉴也不愿面对。
     杜肥道:“是玄国公应小棠一手创立的骑兵,能选进狼卫的都是军方的高手,可谓高手云集,一直驻扎在京城之外,很少进城。”
     庾庆只听懂了是由军方高手组成的骑兵队伍,其他的什么人和事他听一次也不太明白,纳闷嘀咕,“找我干嘛?”
     正这时,门房跑来了,见几人在,如蒙大赦,跑来急报,“公子,外面狼卫发出了最后通牒,说他们不想擅闯民宅,让你立刻出去见他们,否则别怪他们直闯!”
     李管家挥手让门房先退下了,沉吟着说道:“公子,按理说狼卫不该为难你才是。”
     这话楚天鉴好像也说过,庾庆立刻问道:“怎讲?”
     李管家道:“老大人被人揭发后,我们才知道,老大人和玄国公应该是同一派系的。玄国公对军方的影响力依然在,狼卫不应该为难您才对。”
     杜肥颔首,“这么一说的话,是这个理,凭狼卫的骄横,又有玄国公应小棠在背后撑腰,连司南府也要避让三分,都直接闯进城了,钟府的门房怎么可能阻其在外,看来的确没什么恶意。”
     李管家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庾庆,“公子,你和玄国公那边的派系关系,老大人在世的时候就一点都没跟您交代点过什么吗?”
     庾庆无言以对的默默摇了摇头,心中无奈叹息。
     自己若是知道些什么的话,又何至于一天到晚提心吊胆,也不会如此被动。
     阿士衡也没有告诉过他这些,不告诉的原因他自己也能理解,因为没必要告诉他,有些事是不适合随便告人的,阿士衡也不会想到他能考上会元、考上一甲。
     事情搞到这个地步,确实是他庾庆自己搞砸了,不能怪阿士衡。
     李管家三人忍不住相视一眼,明显都有些疑惑,老大人既然让儿子出仕,这么大的事,生前居然能一点都不告知,难道是死的突然没来得及?
     钟粟叹道:“人堵在了外面,不面对是不行的,人家直接闯进来的话,更难看,还是去露个面看看情况再说吧。”
     杜肥挥手道:“走,我陪你一起去。”
     庾庆点了点头,扶了扶腰间还没来得及解下的佩剑,与之一同大步而去。
     钟粟和李管家也没有置身事外,也一起跟去了……
     钟府大门外,数只巨狼载人徘徊,两边巷道也有,还有这边和邻居家的院墙上也有巨狼在走独木桥似的巡弋。
     巨狼血盆大口,獠牙森森,面目狰狞,月下双眼闪着幽幽慑人的绿光。
     本就气势汹汹,再加上一群骑狼人身穿的带锥刺的盔甲,令这群狼卫越发显得凶悍。
     只有门口为首一人的头盔上没有蒙面,是一名神情冷酷的黑脸汉子,脸上有一条刀疤,疤痕延伸到的嘴唇位置少了块肉。嘴唇有缺,导致两颗牙及其牙龈显露在外,给人一股阴森恐怖感,正冷眼盯着钟府大门内,静候。
     大门内一群人出来了,正是司南府楚天鉴一行。
     走下台阶的楚天鉴盯着刀疤狼卫哼了声,“是你?魏鳞,你身为狼卫的内卫统领,不在城外驻防,却带着人马擅闯都城直逼民宅,是何道理?”
     缺了块嘴唇肉,名叫魏鳞者冷眼扫去,发出漠然嘲讽的语气,“你莫非是朝廷命官?”
     楚天鉴嘴唇一抿,沉声道:“你在扰民!”
     魏鳞冷漠道:“你是良民吗?区区江湖门徒,竟敢妄议朝廷军务,谁给你的胆子!是地母让你们干涉军政的吗?”
     “狂妄!”
     楚天鉴甩袖而去,面有怒色,却不敢再接对方的话,人家非要逮住这样的理来说,他也不好多言。
     然没走几步忽一愣,只见两只狼骑之间的地上摆着一只体型硕大的黑豹尸体,黑豹身上洞穿了好些个窟窿眼。
     是只母豹,凭他的眼力一眼便看出了那些伤口是大箭师的箭矢所致。
     能让大箭师射这么多箭,这肯定不是一般的黑豹,是妖修!
     他心中有了论断,又回头看了看钟府大门,意识到了狼卫人马这次的到来并非是和‘阿士衡’论上辈交情的,恐怕还真是就事论事来的。
     他不明白的是,‘阿士衡’和一只死去的豹妖能有什么关系。
     想知道是怎么回事,遂靠墙站了,暂不走了,想旁观。
     谁知魏鳞冷眼一扫,淡淡一句,“闲杂人等不得窥我军机要务,清场,抗令者,杀!”
     立刻有狼骑逼近楚天鉴等人,蒙面骑士挥枪往巷道外一指,沉声喝道:“滚!”
     “你…”
     徐觉宁大怒。
     连区区一个狼卫小卒也敢对司南府的后司执掌如此无礼,身为随行下属如何能忍。
     若连声都不敢吭,司南府颜面何在?
     然他刚挪出一步,便被人紧急挥手拦在了胸前。
     拦他的正是楚天鉴本人。
     楚天鉴一手拦着他,一边高度警惕着四周,极度戒备的样子。
     只因徐觉宁意图反抗的那一小步,瞬间惹出了一大片动静。
     唰唰声骤然四起。
     四周狼卫的刀剑出鞘,一支支长枪锋芒也朝向了这边。
     连巨狼都略伏低了身子,绽露森森獠牙,毛发竖起,口中发出低沉的“呜”声朝向他们,随时要进攻的样子。
     巷道外较高建筑的屋顶上亦有寒芒闪过,是箭头上折射的月光。
     楚天鉴警觉到狼卫的大箭师已经是瞬间箭矢上弦,已经是对准了他们。
     那名激怒了他们的狼卫,指向巷外的枪锋缓缓下移,月下的锋利枪尖缓缓点停在徐觉宁的鼻头上。
     锋利枪尖离徐觉宁的鼻头只有一指的距离,向他发出了无声的挑衅。
     仿佛在说:你有胆动一个试试看!
     四周的反应,令徐觉宁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喉结耸动了一下。
     楚天鉴冷目扫向了魏鳞。
     有微微摩擦导致的龙吟声在轻微回荡。
     魏鳞反手握住了腰间佩刀,缓缓倒抽。
     碧蓝色的刀身,在月下抽出的熠熠生辉光团越来越大。
     魏鳞渐渐森冷的双眸目光与楚天鉴直接对视着。
     现场的气氛瞬间冰冷到极点,凝重到钟府门口的两名门子几乎要窒息,双腿微颤。
     楚天鉴面颊缓缓而有力的蠕动了一下,证明了他在暗暗咬牙。
     他忽沉声道:“走!”
     先一把将徐觉宁从枪锋下拉开了,先将其推了出去,之后甩袖便走。
     然而呈攻击态势的狼卫们却未放行,依然堵着巷道,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
     出不去,楚天鉴止步,回头沉声道:“魏鳞,你真要强行拦我不成?”
     唰!魏鳞手中反抽的宝刀归鞘,偏头示意了一下。
     一群狼卫这才撤开,让出了一条路。
     一脸阴霾的楚天鉴大步在前,心情如脸色一般。
     倒不是他怕了狼卫,而是现在理在人家手上,人家想怎么说都行,一动手就成了他无理取闹,闹大了他是要承担责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