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一二八章 谋杀
最快更新半仙 !
    离钟府最近的主街路口,一家酒楼,楼上窗口有两名文士打扮的男子,看样子年纪也不小。
     两人对坐,举杯对饮,忽听外面街道上传来车马哗哗而过的动静。
     两人往窗外一看,只见国公马车迅速拐向,直奔钟府方向。
     一人顿时道:“不奔西城去,反倒直接来钟府了,这老家伙倒是好快的反应。”
     另一人嗯声道:“反应快又怎样,一步慢,步步慢!”
     两人相视一笑,举杯碰了一下……
     钟府外,下了车的应小棠大步直闯,身后一群人跟随。
     途中已经接到先来者折返的禀报,说钟府这边交代,阿士衡并未回来!
     但应小棠认定了似的,依然亲自赶来了。
     国公和御史中丞亲自登门,钟府何曾有过如此荣光,这阵容,把钟府上下给震慑了个战战兢兢。
     闻讯的钟粟可谓跑着过来迎接的,当场领着家人和杜肥、李管家一起拜见。
     没什么进屋坐那回事,也没时间,应小棠大手一挥,手下卫士迅速清场,把周围下人驱散。
     这场面令文简慧心惊肉跳,文若未也吓得乖乖的。
     缩在最后面的钟若辰面无表情,跟着行礼,低头不语。
     应小棠那泛红的络腮胡须看着是有些吓人,尤其是那一双虎目,不怒自威的盯着眼前几人一扫,光那气场便令几人大气都不敢喘。
     应小棠未啰嗦什么,沉声道:“我现在不绕弯子,也不妨把情况直接讲明了。阿士衡的父亲阿节璋曾是我的心腹,当年有人趁我远离京城对其下了手,我因此而追悔莫及。如今又有人在对他儿子下黑手,我岂能坐视?
     阿士衡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你们必须老老实实告诉我,阿士衡有没有回来过!
     说实话我既往不咎,若事后被我查出有一句假话,我立马将钟府给抄了,你们一个都别想活!”
     文简慧和文若未对此一无所知,压根听不懂在说什么,但也被吓到了。
     钟粟嘴角抽搐了一下,发现事情就是他想的那样,两边一旦斗起来了,无论哪一边,他都惹不起。
     其实庾庆回来是有不少人看到的,他哪敢保证不会走漏风声,应小棠等于是把刀架在了他脖子上。
     杜肥和李管家反倒相视一眼,见到应小棠亲自出面了,这对他们来说是有一定信服力的。
     李管家当即提醒钟粟一声,“员外,不妨有话直说。”
     钟粟微微点头,深吸了一口气,道:“回国公的话,阿士衡确实回来过,但是又离开了……”把高则玉过来把人带走的事说了出来。
     听完这些个,裴青城脸都绿了,“他们想干什么?”
     应小棠沉声道:“还能干什么?我们低估了那帮家伙的心狠手辣,他们这次是连一点活命的机会都不给,怕我们出手阻拦,压根就没打算让阿士衡被抓,要直接对他下毒手!”
     文简慧和文若未有点懵,搞不明白突然这样、那样的是怎么回事。
     杜肥和李管家则是一脸震惊,钟粟皱眉。
     应小棠已经转身对麾下人马喝道:“兵分四路,即刻火速赶往四处城门,务必找到阿士衡将其保护好!”
     “是!”一群甲士领命而去。
     应小棠亦大步而去,不过走出没几步忽又一顿,跟随的众人亦紧急停下。
     众目睽睽下,应小棠忽然转身,又走到了钟粟跟前,虎视眈眈直盯钟粟双眼。
     钟粟被他盯的头皮发麻,目光躲闪,拱手躬身着。
     应小棠伸手托着他下巴,将他腰板抬直了,漠然道:“你怕什么?”
     钟粟忙尴尬道:“国公虎威,小人诚惶诚恐。”
     应小棠放手拍在了他肩膀上,“我说他们要对阿士衡直接下毒手,你好像一点都不意外,只当你是个心思沉稳之人,何以又是个慌慌张张之人?”
     此话一出,杜肥和李管家也只是看了钟粟一眼,他们知道当时情况,觉得应小棠可能想多了。
     身在最后的钟若辰骤然抬头,有些红肿的双眼中有异样神色,直盯盯看着自己父亲。
     心弦一颤的钟粟赶紧解释道:“国公此言诛心,小人万分惶恐!”说罢就要跪拜。
     应小棠却捏紧了他肩膀,没让他跪下去,捏的钟粟呲牙咧嘴,真的被捏痛了。
     “没事就好,但愿不是见风使舵!”
     应小棠放开了他,又拍了拍他肩膀,这才漠然转身而去,一伙人马也迅速跟着离开了。
     钟粟两腿吓的发软,不过还是不敢失礼,强打精神领着一大家子乖乖跟上去送别。
     待应小棠一伙人彻底消失了,门口一家子才如释重负。
     文简慧这时才扯住了丈夫的胳膊,惊慌不已道:“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说些要死要活的话,士衡怎么了?”
     文若未也是一脸的想知道。
     钟粟一把甩开了妻子胳膊,回头之际,无意中和大女儿目光对上了。
     从大女儿的眼神中看出了某种审视的意味,他目光一闪避开,怒道:“还嫌不够乱吗?都回去,都给我老老实实在内宅呆着!杜肥,让人看着她们,没有我的话,不许她们离开后院。”先一步拾阶而上进了大门。
     绕过影壁,回到正院,忽见远处空中升起了一道红线,红线渐渐散开成红粉雾状,钟粟目光微动,口中轻轻吁出一口气来。
     “老李,老杜,怎么了,士衡究竟怎么了?”
     后面的文简慧又缠上了杜肥和李管家哀求询问。
     那两位也为难,这种事让这种妇道人家掺和进来,未必是好事……
     摇晃的马车内,高则玉已经在车内换上了一身浅绯色的五品官袍。
     马车又被拦停了,一番问答,有设卡的守军要求检查车内。
     外面随行阻拦:“大胆,没看见吗?这是刑部司员外郎的座驾,岂容你们随意检查?”
     外面争执起来,高则玉淡淡出声道:“既是军务,不得妨碍,让他们查吧!”
     他既然发话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于是帘子掀开了,左右有军士伸头往里瞅了瞅。
     围着的军士又检查了车下,还将车体敲了敲听声。
     确认没有隐藏什么后,才将一行放过。
     又通过一道关卡,车内的高则玉嘴角浮出一抹笑意,发现还是上头有先见之明,竟事先料到了对方可能会狗急跳墙直接出动人马在京城四处设卡拦截,故而让他亲自来护送。
     这已经是开始设卡后他经过的第二道关卡。
     在马车的后面,有十二名随行衙役,已经穿上了衙役衣裳的庾庆就在其中,且已简单易容。
     被连查两次,搞的他也忍不住紧张。
     好在关卡并未为难朝廷的公干人员,一看都是公家的人,也就随便从他们跟前来回打量一趟就放过了,重点检查的反而是高则玉坐的那辆马车。
     走过了这道关卡没多久,便看到了城门,道路直通城外。
     一行未直接出城,而是拐进了城门附近、城墙跟前的一处仓库里。
     人员入内便放了休息,车内拨开窗帘的高则玉对庾庆挥手示意了一下。
     庾庆立刻过来,钻进了车内。
     高则玉道:“城门那边有我们的人,等我去沟通后,确认没问题了,你再看我手势出城。”
     庾庆当即拱手:“谢高大人。”
     “唉!”高则玉叹了声,“在院子里等着,看我在城墙上的手势,让你出城,你就立刻离开。出了城就立刻远走高飞,待事态平顺了再说吧。”
     “是。”庾庆很听话的样子应下。
     高则玉起身拍了拍他肩膀,自己先走一步。
     他下了马车,直接出了仓库,脚下不停,又直接出了仓库院门,只带了一名心腹吏员,直奔城门。
     随后出来的庾庆溜达在院子,不一会儿看到了高则玉从城门边拐楼梯上城楼的身影,只见他和城楼上等候的一名黑脸守将碰面在了一起。
     撇开心腹手下,高则玉和那守将站在墙垛前,问:“朝廷抓捕的旨意出了没?”
     守将道:“出了,已经到了,现在正在严查出城人员。”
     “好!”高则玉笑了,朝城下院子里的庾庆抬了抬下巴,低声道:“就那个,人已经到了,待会儿你可要安排好了。”
     守将:“你放心,我特意把当值的换成了我心腹弟兄,可顺利将其放出城去。”
     高则玉抓了他手腕,“好,只待其一出城,便立下杀手,切不可失手!”
     院子里看着他的庾庆一愣,神情渐僵,目光紧盯上了二人的嘴唇动静。
     守将冷笑,“放心,只要他一脚迈出城门,便是畏罪潜逃!我在城上高声呼喊抓逃,便是动手信号,备好的弓箭手立刻现身射杀,当场就能将他射成刺猬!外面我还布置了一队人手潜伏在路上,以防万一,他跑不掉的,必死无疑!”
     高则玉捋须,低声道:“只要事成,就是功劳一件。只要他死了,坐实了逃逸的罪名,钟家协助逃犯的罪名就跑不掉,上面的意思是,回头会让你我去钟府主持抄家!”
     守将歪嘴一乐,懂了,有大油水给他们。
     他立刻朝一旁招手,招来一人,指着仓库里的庾庆,与之耳语了几句,后者连连点头,随后下了城楼。
     稍等,那人又从城门出来,朝城楼上的守将点头。
     守将当即对高则玉道:“好了,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