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一三一章 献宝
最快更新半仙 !
    裴青城深以为然地颔首,阿士衡已经是令皇帝震怒,若再让对手坐实杀害朝廷命官的罪名,那就真的彻底没了活路。
     对手自己是不能说自己知道阿士衡假扮衙役跟了高则玉走的,但对手知道突破点在哪,知道钟府是知情的,一定会去撬开钟府的嘴。
     “是!”
     立刻有人领命,紧急赶赴钟府。
     而应小棠等人则徘徊在了城门口一带,为两件事费解。
     首先是阿士衡有没有在守将李旗驾离的那辆马车上。
     其次是仓库里的人究竟是不是阿士衡杀的。
     很快,有军中老手勘察了现场来报,“国公,里面十三具尸体皆死于剑伤,应该是死于同一人之手,凶手的剑上应该有未磨平的豁口。”
     应小棠与裴青城相视一眼,若真是阿士衡干的,能有这么大的本事,能不动声色的杀了这么多人?还能挟持守将李旗送其出城?
     介于这些,应小棠等人有理由怀疑可能还有人介入了此事,不知对阿士衡来说是敌还是友。
     没多久,城外轻骑飞驰来到,急报:“国公,守将李旗驾驭的马车已拦下。李旗被人割颈,死于车内,不见凶手踪迹。有理由相信,凶手杀了李旗后,令马匹受惊继续前行以障眼,凶手本人则在半路逃逸。李旗部从已在沿途可疑之地检迹,以确定凶手逃向。”
     又杀一个?
     刚杀一个五品文官,又杀一个六品武将?
     应小棠和裴青城目光又碰了碰,两人感觉这事越闹越大了,发现凶手有点疯。
     两人深知,哪怕是对手,也没有干出在京城内直接刺杀阿士衡的事来,也是要想办法在阿士衡头上按上罪名,要借由名目而杀才行,哪能这样肆无忌惮。
     没等太久,挟持李旗出城的马车又回来了,也拉回了李旗的尸体。
     军中老手检验过后,在应小棠这边低声道:“凶手应该是同一人。”
     现在也不好大声说话,已经有不少朝廷官员赶来了。
     黑着一张脸的刑部尚书,更是亲自带着一群刑部人马亲自到场勘验。
     紫袍级别的朝廷大员来了好几个。
     这不是小事,朝廷五品、六品官员就这样被人谋杀了,还死了一堆衙役,这是公然挑衅锦国朝廷,触及了权力结构阶层的利益,也就是犯了这些人的众怒。
     这些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为了避免哪一天同样的事情落在自己头上,必然是要出重手震慑的。
     总之,此风绝不可长!
     “驾!”
     刑部一群快马隆隆疾驰出城。
     刑部尚书一声令下,刑部最精锐的,也可以说是整个锦国最精锐的检迹、追踪高手成批出动,俨然是要全力追查凶手逃向。
     这种类型的力量,不是哪个江湖势力能比的,全面而专业。
     应小棠绷着一张脸冷眼旁观,亦不好说什么。
     他刚刚曾好心建议,派军方的人马去协助缉拿,貌似悚然一惊的对方竟直接强势拒绝了。
     对方就差说出军方的人不可靠……
     钟府院外,前后门守了约上百人手。
     正是玄国公派来的人,私下也提醒了钟粟这边,切不可承认高则玉带走了阿士衡,把情况也跟这边讲了。
     获悉有人直接把高则玉给杀了,钟粟也是心惊肉跳不已,自然是保证绝不会张口。
     然而外面传来的一阵嘈杂令他梦碎,令他领会到了什么叫做现实很残酷。
     跑到门口看动静的李管家那叫一个心惊肉跳,禁卫军!
     上千人马直接将钟府给围了,这上千人马身穿的皆是暗红色甲胄,这是直属于皇帝的禁卫军!
     只有皇帝才能调动的禁卫军直接把钟府给围了,李管家如何能不心惊。
     玄国公派来的人马倒也刚烈,硬堵着门口,不让禁卫军进!
     “怎么,想公然抗旨吗?”
     与之对峙的禁卫军两边分开,走出了一名上了年纪的宦官,直接对堵在门口的人马亮出了一支金批令箭。
     堵门的人马一惊,纷纷单膝而跪。
     宦官朗声道:“陛下有旨,钟府涉嫌包庇要犯,即刻查封,钟府上下一干人等全部收押,交由刑部严审,有阻挠者可先斩后奏!”
     门后的李管家闻言大惊,赶紧跑回府内报信。
     传旨完毕的宦官面对一群下跪人员喝道:“还不让路!”
     堵门人马立刻起身,快速让到了两边。
     没办法的,城门一带行凶的凶手有点闹出格了,犯了众怒,相关权力阶层迅速动作了起来,惊动了皇帝直接调动禁卫军插手,不是他们能阻挡的。
     宦官由此大摇大摆而入,挟势而来,趾高气昂。
     这破门而入的场面,惊的钟府亭台水榭间的下人们鸡飞狗跳。
     闯入的禁卫军已经是直接开始抓人了,不管什么身份,一律先扣下再说。
     “唉!”
     内宅的钟粟闻报仰天而叹,怕什么来什么,还真的来了。
     他转身朝向了一处阁楼,扬手打出了手势。
     很快,砰一声炸响。
     咻!一道白天看不清的烟花冲天而起,拖着一道红线直冲苍穹。
     李管家和杜肥皆错愕看去,连他们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京城之内,有一座清幽山林,入山则幽,山上楼阁栋栋添锦绣,山外便是世间繁华。
     此乃京城数得上的好地方,本是皇家私产园林,后被皇帝另做了它用,也变成了另一个声名显赫之地,司南府!
     司南府外不远处的街道上,瘸子老吴一直在盯着钟府方向,一直在眼巴巴等着。
     眼看时间都快傍晚了,突见远处空中隐隐有什么升空,还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
     他揉了揉眼,再细看,见到有红雾散开,亦大惊,立马转身朝司南府正门而去。
     一瘸一拐地紧急跑去,他知道的,一旦钟员外动用了‘赶着见’,那就说明情况危急。
     司南府门口是有守卫的,守着外围的也正是禁卫军人马。
     瘸子老吴还没接近,便被门口守卫指着,示意不要靠近。
     瘸子老吴怎么可能不靠近,赶紧上前拱手道:“劳烦通报地母娘娘一声,小人要向娘娘献宝!”
     随便来个人就要向地母通报,那不是玩笑么,这和皇宫门口随便来个人就让向皇帝通报有什么区别。
     再看老吴的穿着,分明就是个下人。
     当场就被守卫推飞了出去,一个屁墩摔倒在地翻了几个圈。
     守卫喝斥,“此地不是你胡闹之地,再不滚,小心你狗命!”
     瘸子老吴撑地爬起,手腕上传来剧痛,立感手腕起码是扭了,他回头看了眼空中隐隐散尽的红雾,再看看进不去的司南府大门,顿时心急如焚,奋力爬了起来,朝着山上引吭高喊:“小云图,小人有重宝小云图要献给娘娘,小人要献小云图给娘娘……”
     竟敢在此大喊大叫,简直是活腻了,上去两名守卫就是拳打脚踢。
     “小云图,小人要献宝,小云图,小人要献宝……”
     被打的口鼻冒血在地翻滚的瘸子老吴依然是拼了命的嘶声呐喊。
     “住手!”
     有门口进出的司南府人员突然停步大喊,快步过去推开了殴打的守卫,蹲地问:“你说什么图?”
     瘸子老吴年纪不小,哪经得住这样的殴打,肋骨已被踢断了几根,胳膊也被踢断了一只,牙齿也打落了好几枚,口鼻鲜血汪汪,一只眼睛转眼便肿的只剩了一条缝。
     然闻听问话,急剧喘息的他,还是奋力断断续续大声道:“小云图,小人献给地母娘娘的是小云图!”
     门口守卫不懂小云图是什么东西,这司南府人员却是一听就懂,吃惊不小,上下打量了一下老吴的穿着,不知这寻常百姓何以知道‘小云图’这种东西,忙问:“图在哪里?”
     瘸子老吴躺在地上努力喘气,泄了一口气,竟有点说不出话了。
     那司南府人员当即将他扶坐起,一掌扶在他后背,运功注入内力,帮其梳理气息。
     老吴当即喘出一口气,“宝图只献给娘娘,不见娘娘则宁死不给!”
     那司南府人员沉声道:“你要明白,这世间自以为是或脑子想不通的人很多,若谁想见娘娘,只需编造个理由出来,娘娘就要会见的话,那成了什么?”
     “小人明白。”瘸子老吴用力点头,探手摸上了自己另一只已不能动弹的手,握住了一根食指,突然一下‘咔嚓’响,竟当着对方的面当场掰断了一根食指,整个人疼的直哆嗦,口角血水混着口水一起挂丝而落,哆嗦着回话,“若有虚言,命若此指!”
     刚才殴打他的守卫震惊,面面相觑。
     那司南府人员亦动容不已,当即将人横抱了起来,飞奔上山……
     此时的钟府,已被肃清。
     不管是主人,还是下人,都全部给集中在了前院,连同护卫一起,上百号人全部跪在了地上,被围了一圈的禁卫军看押着。
     钟粟面色惨然。
     文简慧抽泣,不知好好的一个家何以会突然落到如此田地。
     跪在一起的两姐妹神色各异,文若未咬着嘴唇左看看右看看,钟若辰面无表情。
     钟府下人则是一个个战战兢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