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一三四章 宁死不屈
最快更新半仙 !
    感慨至此忽又“咦”了声,摇头道:“不对,是地母先去了钟府,后才收二女为徒的,先后顺序是这样的没错吧?”
     孔慎点头,“没错。”
     梅桑海立问:“地母如此尊贵脱俗之人,怎会随意降临区区一个商贾人家,这其中定有什么原因。”
     孔慎:“老爷,打听了,特意找了相关知情者过问,连主持抄家的唐公公都问了,但凡知情的一个个都讳莫如深,明显都已经被封口了,好心的提示,不要多问,否则是给自己惹麻烦。”
     “不要多问,会惹麻烦?”梅桑海嘀咕自语,眉头紧皱,陷入了深沉思索中。
     孔慎继续道:“地母一发话,这边出手的态势立刻就变了,各种查证的真相立马就浮出来了,证明了阿士衡并非摔冠而去,官帽是挽留之下不小心失手滚落在了台阶下,御史台那边有好多的目击者都能作证。
     也没有任何人听到阿士衡辞官时有过任何怨言,更没有任何目击者能证明是阿士衡杀了人,刑部甚至还有好多人跳出来说阿士衡不可能做到这些,表示凶手肯定不是阿士衡、肯定另有其人,总之就是在为收手快速准备台阶下。”
     “哼!”梅桑海一副见怪不怪的冷笑,不过还是再次仰天一声幽叹,“唉!”
     孔慎知其在惋惜,这边一直在暗中盯着阿士衡,好不容易捕捉到了动手的机会,也是这边迅速在暗中推波助澜的,以为阿家的事终于能彻底结束了,谁知却是以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收了尾,白费了心机,如何能不惋惜。
     良久后,梅桑海自嘲一笑,“送份贺帖跟贺礼去司南府,贺喜地母娘娘收得高徒吧!”说罢甩袖而去,意兴阑珊。
     ……
     当空星月,满山清辉,薄雾袅袅,山如龙脊。
     深山老林中,一群身穿干练劲装的朝廷检迹、追缉高手凑在一起,打着火把围在一张地图前。
     一冷面汉子指着地图道:“终于合拢了,好小子,终于把他给围住了。”
     一面颊凹进去的汉子叹道:“这家伙,天还没暗时,我们还能一路紧咬其行迹,还能判定其去向横插拦截,待这天色将暗起了薄雾后,便滑的像条泥鳅。胆子也忒大了,我们后续人手补充上来了,那么多人拉网搜捕,他竟还敢从我们中间见缝插针,竟敢逆向穿插回去,要不是这次调来的人手足够多,反复反扑、反复围追堵截,还真就差点被他给溜了。”
     “还好方头用计,让他一头扎进了口袋里,这回应该再也跑不了了吧。”
     “确实,还是头回遇上这么滑溜的人。”
     “不得不说,能在这片深山老林和我们这么多抓了半辈子人的人绕上个半夜,也确实是有本事,这能耐我算是服了。”
     “探花郎嘛,四科满分的会元,百年难得一见的人物,头脑肯定非同寻常,脑子肯定好用,我今天也算是见识了。”
     “是啊,怪可惜的,这么个人才怎么就想不通辞官了呢,明明有大好的前程,完全没道理的,我到现在都不信高大人和那群伙计是他杀的。”
     “我之前也不相信,不过…这么多人被他搞来搞去绕了这么半夜后,我反倒有些相信了。话说,一个书生,有这本事,且如此沉着冷静,你们不感觉像是那种惯犯吗?这种人,悄无声息杀了高大人和那群伙计恐怕也是有可能的。”
     闻听此言,聚在一起谈论的几人默了默,皆微微颔首,有了相似的认可度。
     “怎么办吧,现在收网吗?”
     “再等等,那位探花郎太滑溜了,大家被他折腾的累了半天,好不容易要收场,千万不能在临门一脚时出意外又让他跑了。这再让他跑了,他吃了这次的亏,长了教训,凭他的反应和头脑,想再把他装进网里几乎不可能,再想抓到他就难了。
     倘若这么多人,这么大的阵势都抓不住他一个人,都还能让他跑了,那咱们这脸还有朝廷那张脸也没处放了,咱们这几个统络具体抓捕的人等着回去受刺激吧。
     网口先不要有松动,就这样围死了不要动,等其他人手集中过来了,再放人进去合围,外面的口子决不能松懈,决不能给他任何可趁之机。”
     “没错,半晚上都折腾过来了,不在乎再等这点时间。这探花郎确实太滑了,还是稳妥点好。”
     众人嗯声赞同。
     很快,后面来了一片火光,几只火把护着一名身穿深绯四品官袍的人,在崎岖不平的山林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到了。
     围着商议的几人立刻站起,一同拱手行礼,“乔大人。”
     来者跺了跺脚上的泥,竟忍不住骂了脏话,“妈的,老子大半辈子干的这行,之前以为离京城不远,人马快速扑来了,以为很快就能结束,谁能想居然折腾到了后半夜,还真是活见鬼了。
     这位探花郎读书有点读歪了心眼,书本里还教人怎么钻山的吗?得了,等收吧收吧出了山回到京,估计天也亮了。那个,谁给个准话,听说已经围住了,确定吗?”
     面颊凹进去的汉子道:“大人,确定了,这次应该是围住了,应该是跑不掉了,我觉得现在还不宜动手,等撒开的人手再来一些,网口不松的进去抓,比较稳妥点。”
     那位乔大人摆手道:“不妄动是好的,人困着别动,别把人给误伤了,上面刚才传了话来,说已经撤销了对这位探花郎的抓捕,说高则玉不是他杀的。”
     “啊,闹了半天又撤销了,这拿我们玩呢?”
     “不是他杀的谁杀的,抓到了真凶不成?”
     “我哪知道,上面怎么说,咱们怎么办就好。”
     “不是,如果没有抓到真凶,那这位探花郎便依然是嫌疑最大的,起码也得把这位探花郎先给抓住了再说吧。审讯过后确定了是误会,再放也不迟嘛,我们保证不冤枉他就是了。”
     “就是,他不做贼心虚跑什么啊,没事干嘛把我们溜来溜去的。”
     “老乔,我说,都是一个坑里爬过的,你不能升了官就跟我们打官腔吧?”
     “哎哟喂,你们都是刑部的精锐,都是刑部的爷,你们都是我祖宗好不好,我哪敢跟你们摆架子。”
     “那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给个痛快话呀,要么抓,不抓就走人,把人困着不动是什么意思,拉我们弟兄陪你山里看星星呢?”
     “具体怎么回事我目前还真不知道,上面传讯来就是这么说的,说会有人来跟我们对接此事。”
     一片薄雾笼罩的山涧深处,山里钻来钻去,早已不成人样的庾庆小心翼翼靠近山涧边缘观察了一阵,察觉到前方也还是有一群人封锁着,又不得不缩了回去。
     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好像被困死在了这山涧里。
     但他依然是不甘心,依然是不断地四面八方到处寻找突破口。
     他觉得,合围的人肯定是要有动作的,只要有动作就会可能有破绽,就有可能被他钻空子。
     然而围住他的人没有给他可趁之机,就是死死围着不动。
     这让他暗暗着急,这不会是要拖到天亮吧,真要是天亮了,雾散了,他想逃都难了。
     突然,四周出现了大片的光亮。
     庾庆迅速四顾,只见四周的朦胧雾气中似乎出现了许多的火把。
     火光成圈,然后又从四面八方倾泻进许多条的火龙,火龙没有直接插进包围圈,而是如漩涡般绕着圈的朝中间卷动。
     “……”庾庆无语,不断转身观察四周。
     很快,一群人举着数不清的火把将他团团围困在了中间。
     唰!他骤然拔剑在手,准备拼死一战。
     也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既然左右都难逃一死,他不愿受辱而死。
     自己好歹是一派掌门,死的有个人样也不算给玲珑观弟子丢脸,至少躲在玲珑观的三位逃犯师兄没资格笑他。
     他只是有些不甘,三位师兄都能从朝廷的追捕下逃脱,他这个掌门居然没能逃掉?
     心中最后的哀怨是留给小师叔的。
     他一直觉得小师叔是玲珑观最有本事的,对小师叔的话一贯也比较信服。
     小师叔教他辞官跑人。
     他深以为然,于是照做了。
     妈的,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
     自己可能是玲珑观有史以来最短命的掌门吧。
     也不知自己口袋里辛辛苦苦赚来的一堆银票最后要便宜哪个王八蛋…
     忽有几道人影横空飞来,四个灰衣人抬着一张椅子飞来,用木棍和椅子临时拼凑的抬轿,椅子上坐着一个女人。
     简易抬轿落在了庾庆跟前,四名灰衣人随后退开了,并示意靠的太近的人一起后退。
     椅子上的女人站了起来,看看四周大批人马围困的情形,又怔怔看着庾庆一身狼狈不堪的样子。
     无法想象那个跨马游街让无数人仰慕的举世无双的才子,竟会落到这般举世皆敌的境地。
     瞬间落泪,抬袖抹着眼泪哽咽,“姐夫,你怎么弄成了这样?”
     庾庆微笑,这个女人他在钟府是见过的,当时是丫鬟打扮。
     听说钟家长女文静,次女调皮,他当时就猜到了这位是钟粟的女儿文若未。
     如今听到称呼,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当然,此时也有点疑惑,问:“你怎么来了?”
     文若未抽泣道:“走,姐夫,回去吧。”
     “回去?”庾庆笑了,原来是来劝降的,看了看四周的火光,呵呵道:“回去个屁,几千人抓老子一个,老子不服!想抓活的,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