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一三五章 再无相欠
最快更新半仙 !
    “不不不!”文若未连连摆手,知他误会了,赶紧解释,“姐夫,我不是来劝降,事情已经过去了,不抓你了,你就算不回去,他们也要撤回去了。”
     不抓了?庾庆心里表示怀疑,这么大阵仗围捕了半天,不就是冲他来的吗?说事情已经过去了,他有点不信。
     然一想文若未刚才登场的画面,再回头看向那四名护送的司南府人员,心头又微微一动,试探道:“你爹的那幅画有用了?”
     文若未连连点头,又对他做了个小声的手势,低声道:“是的姐夫,但是字画的事不让对外宣扬呢。姐夫,地母娘娘亲自出面了,我们都没事了,事情真的已经过去了,姐姐为了你亲自向地母求情的呢,也是姐姐让我来见你的呢。”
     庾庆愣住,再次环顾围而不剿的四周,心想,看来钟粟的保命策略是真的奏效了。
     但愿或庆幸的心态交织,希望不是在做梦,希望是真的,之前被围追堵截的好惨,累的够呛。
     然对方一口一个‘姐夫’的叫着,着实让他牙疼,还说什么是她姐姐在帮他,这个真心无法面对。
     他现在只关心一点,问:“你确定我就算不回去,他们也不围捕我了?”
     文若未着急道:“真的,姐夫,你怎么就不信呢,我真不是来劝降和骗降的,事情真的过去了,我向天发誓…”
     庾庆抬手打住,不让她发什么毒誓,“既如此,那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京城那鬼地方太过凶险,我压根不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到处是坑,哪怕谁都不招惹就辞个官,也能被人往死里整,那都什么人呐,都是一群变态。我奉陪不起,京城我就不回了,你们回吧!”
     既然没事了,他就更不可能回去,不趁机远走高飞,难道还要回去帮人写诗作赋应付六百年大庆吗?
     好不容易躲过一劫,又想给自己搞出个千千劫来吗?
     不能够,打死他也不会回去!
     文若未顿哀求状,“姐夫,人不都有点约束的嘛,又不是山里的野猴子可以无拘无束,我还经常被我娘逼着做我不愿做的事呢,大家不都这样过来的吗?姐夫,跟我回去吧,回去跟姐姐认个错,姐姐会原谅你的。”
     还要去跟你姐见面认错?庾庆越发抗拒,摆手拒绝道:“文若未吧,我叫你一声文姑娘吧。文姑娘,以后不要再叫我‘姐夫’了,是我配不上你姐,算我对不住他,愿今生与你姐姐不再相见,免得尴尬,回去的事就此打住,不要再提了。”
     文若未悲愤道:“为什么啊!现在谁都知道姐姐是你的未婚妻,如今你不要她了,让她怎么办,让别人怎么看她呀,让她以后还怎么嫁人呐?你不能给了姐姐希望,又亲手毁灭啊!”
     庾庆是真想现在就告诉她真相,然而事情闹到了这种地步,没有一步是对的,已经是一团乱麻,鬼知道眼前的事情有没有真正彻底结束,至少目前他是不敢再对任何人暴露自己和阿士衡的底细的。
     这事真的是要他和阿士衡见过面商量后,让阿士衡自己看着办的。
     所以,他只能摇头道:“文姑娘,回去吧,就当我从未来过京城!”
     文若未一脸苦楚道:“姐夫,我太了解姐姐的性格了,你现在回去,跟她认个错,服个软,她就一定会原谅你的,她一定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定会任劳任怨好好做你妻子的。
     姐夫,你现在回去,事情还能挽回,你若就此抛弃她,她会恨你一辈子的,她一定会恨死你的!她没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姐夫,你不能这样对她呀!”
     庾庆也被她说的有点不太好受了,可是真的很无奈,心里苦笑,我若真跟你姐姐在一起了,哪天你姐姐知道了真相的话,恐怕才是真的要恨老子一辈子,我何苦来哉!
     何况有些事情他能做,有些事情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做,那是朋友的妻子。
     万般纠结心绪,最终也只能是化作一声苦笑,“文姑娘,真的回不去了!我有我的原因,也许有一天你们会知道是为什么。”
     四周火光照映下,哀求无果的文若未泪崩了,颤肩啜泣,泪眼婆娑地凝视着庾庆。
     几番抬袖抹泪,她最终从袖子里摸出一支金属轴,一支庾庆也熟悉的金属轴。
     她递给了他,泣声道:“是姐姐让我来见你的,姐姐让我把这个给你,并让我带一句话给你。姐姐说,从此以后,钟家和阿家的恩怨一笔勾销,再无相欠!”
     其实这才是她真正前来的目的,她之前的话都只是她个人的意思,如她自己所言,因为她了解自己姐姐,她想尽力帮姐姐挽回这段姻缘的。
     在她个人看来,多好的一段姻缘啊,多少人羡慕的一段姻缘啊,闹崩了不值啊!母亲已是以泪洗面了…
     庾庆见之一愣,宝图不是献出自保了么,现在给他是几个意思,总不会给个空的吧?
     他接了东西到手,眼中有疑惑神色。
     “姐夫,你好狠的心…”文若未骂了一句,便扭头抹着泪走了。
     她召回了那四名灰衣人,坐回了椅子上,四名灰衣人又抬着她腾空飞掠而去。
     很快,四周的火光也开始整队,开始撤离。
     没太久,此地便陷入了安静。
     庾庆冲出了山涧,并一路小心观察,并未发现有人的迹象。
     他又快速冲到了一座山巅,登高望远,看到了一条撤离深山的长长火龙。
     真的走了?
     唰!庾庆长剑归鞘,迅速打开了手中的金属圆筒,倒出了里面的东西。
     东西一上手,凭手感他就知道不是同一件东西,原装画他不止一次摸过。
     这是某种轻薄布料,抖开在月光下细看,讶异发现,不是半幅画,竟是一幅完整的画。
     其中半边图样,他一眼便能认出,就是阿士衡给自己的那一半,和自己见过的简直是一模一样,连有印象的草木大小都并无二致的样子。
     另半边的图画则没见过,但一看就能明白,和自己见过的合在一起就是完整的一幅。
     随后,他又在自己熟悉的那半边图画角落里发现了一行字。
     写着“某年某月某日若辰临摹补裂”字样。
     庾庆一看日期,稍一估算,这不就是自己刚到京城没几天的日子么?
     再稍微揣摩完整字样,他大概明白了,这是钟若辰亲手将两张半幅的画临摹合一了,另一半应该就是钟家手上的那半幅。
     看着看着,他忽苦笑出声来,亦轻轻一声幽叹,这东西大概印证了文若未转达的话吧,果然是再无相欠!
     然而,本就不是他的女人,他也没什么好怜惜的,很快便将男男女女的破事抛到了脑后,注意力真正到了这幅画上,钟粟说过,这他娘的可是能找到仙家洞府的藏宝图啊!
     如今全图在手,他脑子转过弯来后,整个人突然就兴奋了。
     这里不是研究藏宝图的地方,东西收起来,塞进了鼓鼓囊囊的衣襟里。
     他身上原本有假扮衙役时背负的挎包,但那东西连同衙役的衣裳都被他给毁了,做好了万一被抓你们没有证据能证明是我杀的准备。
     之后左看右看一阵,辨明了方向,迅速蹿下山遁离。
     一路的翻山越岭,费了好一番劲,才出了山,跑到了官道上。
     确认的确没人再捉拿他后,立刻朝背离京城的方向连夜赶路。
     遇到一个小镇,办了入住,并砸钱让店家帮忙给弄了一身衣裳。
     洗漱沐浴祛除了一身的狼狈,从店家弄来一根骨头扔给了火蟋蟀啃后,就迫不及待在油灯下研究起那张藏宝图,然而研究来研究去,也没看出任何名堂。
     画里有好几十座山峰,没有任何标示,也不知这些山究竟在什么地方,画上的文字也只是一些赞美山水的词赋,这些个是藏宝图?着实让他费解。
     琢磨来琢磨去,不知不觉天就亮了,阳光照在了窗上刺眼,他才醒神吹灭了油灯。
     洗漱一把,对着镜子把头发往后面一拢,随手扎成了自己习惯的马尾,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嘿嘿一笑,拿上东西就走。
     他没有在这座小镇逗留,这里离京城毕竟还是太近了,大白天的还是要尽量赶路才好。
     镇子上逛了圈,买了匹马。
     一出小镇,才知是处好山好水之地,昨夜没能看清。
     山清水秀,镇外还有一处大湖泊,倒映蓝天白云。
     连天气都这么好。
     马背上的庾庆深吸一口气,一脸的迷醉神情,好久没这种自由自在呼吸的感觉了。
     畅快之下,他竟不管镇外的人来人往,忍不住张开双臂“啊”大声而悠长的呐喊起来。
     总之就是感觉痛快,在那狗屁京城小心翼翼装模作样都不知道自己装的像不像,憋的慌。
     颇有种挣脱了枷锁,今日方知我是我的感觉。
     嗖!
     突有破风声传来。
     庾庆紧急后仰,只见一颗石头从眼前飞过,立偏头看向石头飞来的方向。
     茵茵绿草地的湖畔,一辆马车,有一人坐在湖边钓鱼,还有一个两边脸颊有难看疤痕的汉子站在钓鱼人身边,后者正在朝他招手,示意他过来,似乎就是投掷石头的人。
     被自己的大喊大叫吵到了?庾庆疑惑,驱马靠近后,发现钓鱼的是个老汉,老汉的胡须和头发颇有特色,像是被染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