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一四六章 三个
最快更新半仙 !
    天还没亮,驿馆过道及屋檐下的灯笼还点着。
     四合的院子里聚集一群书生模样的士子。
     他们卯时未到就早早起来了,赶来了这里等詹沐春起来,颇有来点卯的味道,也可以说是把自己当回事了。
     平常他们也难得会起这么早。
     这些士子都是上宛府的读书人,因仰慕状元郎而聚集,也是因状元郎的召集而聚集。
     还是那句话,玄国公杀贪官杀的太狠了,杀的连救灾的官员都不够用了,连詹沐春这种京县官员都被临时留用了,缺可用人手的情况可想而知。
     刚好这群士子仰慕状元郎,视之为读书人的楷模,前来拜会时被新任太守给撞上了。
     太守便打了这群人的主意,授意詹沐春召集而用。
     灾时的城里,要想四平八稳,要想方方面面理顺,也非比寻常,需要协调各方力量。
     这年头的读书人,大多有点家底,大多在本地有些名望,若有这群分布各街道的士子相助,城内的管善情况自然会好很多。新上任的太守为了扛过这次的灾情,也算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于是詹沐春便打着自己状元郎的旗号,把这群士子召集在了一起作使唤用,讲上一堆大道理,每天给士子们派活干。
     匆匆出来的詹沐春看到他们,发现乱哄哄的动静并非来自他们的小声议论,是来自外面。
     不等士子们拜见,他抢先问道:“外面乱哄哄的怎么回事?”
     一群士子立刻聚了过来,有人道:“詹大人,灾民进城了。”
     “啊?”詹沐春大吃一惊,立刻分开他们,步履匆匆跑到了驿馆大门口。
     站在台阶上,往过道左右一看,果然发现街道两旁坐了许多衣衫褴褛者,有人在抱着吃的狼吞虎咽,有的靠在墙上睡,有人就直接躺在街边墙角呼呼大睡,明显都疲惫不堪了。
     而街道上,依然不断有衣衫褴褛的灾民走过,边吃着东西,边东张西望,貌似在找合适的歇脚地方。
     乱哄哄的动静就来自于这些灾民。
     詹沐春脸上的惊讶难消,能让这些灾民安心睡下,能让这些灾民这么平稳,显然都有过吃的,肚里有粮才能不慌嘛。
     “这是怎么回事?”他忙问左右跟出来的士子。
     有士子道:“大人,听说城外出现了一个大善人,正在城外给灾民发钱呢。”
     “是真的,我家住那边城门附近,我过来时顺便往城门口看了眼,确实有人在给灾民发钱。一人五两,好像从昨晚戌时就开始发了,一直发到现在,天都快亮了,还在发。”
     “是啊,我们刚才还在说呢,整整发了一晚,这得发出去多少钱。”
     “之前我听城门口换班的守卫说了一嘴,说是起码已经进来了两万多人,说聚集在城墙下的灾民都快被清空了。”
     “也不知是什么人竟如此大发慈悲,这至少已经砸出了十万两银子吧,真正是大手笔啊!”
     听着耳畔士子的议论,詹沐春环顾街头有吃有睡已经安心稳定下来的灾民,有点茫然,会是谁在这个时候这样出手救人?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人的身影。
     一身泥泞扛着大包引领灾民前行的孤独身影!
     他神情猛然一震,突然直接跳下台阶,撒开了腿就跑,直奔城门方向而去,连洗漱都顾不上了。
     “詹大人…”
     “大人…”
     一群士子不知他为何如此失态,也不知他干嘛去了,还没给大家派活呢,也许是有什么事?
     也不知要不要他们帮忙,士子们相视一眼,也纷纷跟去了……
     城外的灾民确实差不多被清空了,至少城外基本上是看不见了,放眼看去,只有吊桥前还剩八个。
     “五”
     “四”
     “三”
     “二”
     “一”
     端着印泥的伙计口中数着数,盖章的伙计在一名灾民的手背戳下章后,便停手了。
     “一”这个灾民走上了吊桥,过去了。
     还剩三个,还有三个紧张兮兮的灾民眼巴巴看着庾庆,因为庾庆没了掏钱的动作。
     钱庄掌柜和两个伙计也在盯着庾庆。
     守将和其他守卫也在盯着庾庆。
     都有点奇怪,这么多人都救助过去了,剩下最后三个怎么反而犹豫了。
     红了眼的庾庆环顾四周,很想吼他们两声,你们都盯着我干嘛?老子欠你们的吗?
     哗!他把大皮包口子彻底敞开了,不够,又将整个大皮包彻底翻转了过来,将里子倒翻到了外面,用力抖给他们看,在发出无声的怒吼,老子没钱了!
     懂了,守将和钱庄几位面面相觑。
     庾庆火大,忽指着钱庄掌柜的鼻子臭骂,“妈的,我给了你这么多钱,你还守着一座钱庄,这三个人的钱你也不肯给吗?”
     掌柜的脸一苦,“老兄,不是我不给,而是钱庄有钱庄的规矩,一文钱都不能乱动的,哪怕有一文对不上账都是个麻烦。钱庄也不是谁一个人能开的,是有贵人入股的,未得允许是不能乱支出的。我就一个守柜台的,也是帮人干活的,真做不了这个主。”
     “就十五两银子的事,换你一堆屁话,给老子闭嘴!”庾庆破口大骂,转头又问守将,“就三个人,你放不进去吗?”
     守将一脸苦涩,“兄弟,灾时一切从严,定下的法令谁都不敢违逆,我若抗令,我也吃不消。放他们进去容易,他们没钱进了城为口吃的就得偷、就得抢,一旦被抓住是要被活活打死的。”
     一看真没钱了,那三名灾民彻底慌了,噗通都跪下了。
     这次都开口了,因为就剩他们三个了。
     “大善人,您救救我吧!”
     “大善人,城外活不了的!”
     “求求您了!”
     他们也不指望别人,就一个劲地朝着庾庆磕头哀求。
     “你妈的…”早已急红了眼的庾庆满口脏话不断,伸手到衣服里面一阵掏,掏出了把散碎银子,还夹杂有七八枚铜钱,加起来都不到三两银子,掌心里亮给了守将和其他人看,“剩下的你们看着办!”
     继而转身,快速将三两不到的零钱大致均分给了最后三名灾民,并吼了他们一嗓子,“别给老子磕头,老子受不起,老子就这点钱了,连根毛都不剩的全给了你们!”挥手指向守将和钱庄几位,“给他们磕去,求他们去!”
     此并非虚言,他这下真的是连一文钱都没有了,都快疯了!
     十六万两多的银子都送了人,他还要这几辆碎银子做甚,留着伤心看吗?
     不要了,连个铜板都不要了,就算再给他一锭金子,他也能当臭狗屎扔了。
     不要了,彻底不要了,心态崩了!
     三名灾民听了他的,当即转向磕头哀求。
     那几位顿被搞的一脸尴尬。
     庾庆一把将那装银票的大皮包摔倒了守将脚下,“你看这个能值多少钱,拿去换钱去!你再看看老子身上,你觉得哪样值钱你尽管拿去,我有半个不舍就是你孙子!”张开了双臂怒吼,不但是急红了眼,嗓子都急哑了,任由搜身的样子。
     守将好无奈的样子,很想告诉他,你跟我发火有什么用?如今灾情一来,物价什么的都飞涨了,下面很多士兵养家糊口最多也就混个温饱,这还是四大家族不敢让守军饿肚子的原因。
     明白人都清楚,这趟灾情之下,这城里的财富都要往少数人手里集中,对某些人来说大灾就是发大财的好机会,而许多普通人都要靠高利债才能活下去,灾后不知多少人要卖儿卖女卖房产。
     同样是人口买卖,人家的手段可比外面那些做人贩子的高明多了,坐在家里等人家主动把妻女送上门,还不用担什么道德污名。
     “掌柜的,你把他们三个带下去领钱吧,剩下的钱算我头上!”
     守将无奈挥手一声。
     他其实不好在众目睽睽下做这样的事,面对如此灾情,他连自己士兵都关照有限,如何好关照外人?
     然而没办法,被庾庆逼到了这个份上。
     经由这一夜,他对上庾庆确实没了脾气,服了!
     “诶!”掌柜的应下,当即让两名伙计领上三个灾民走人。
     三位灾民除了磕头感谢一番还能有什么。
     “草!”守将忽看向远方,唉声叹气道:“又来一批!”
     庾庆回头顺势看去,只见朦胧光景下,确实隐隐约约又有一批人来,走的很慢,猜也能猜到是灾民,也不知是从哪逃难来的,估计得有个数百人的样子。
     有大风吹,吹的城墙上的火把火光乱摆,吹的城下篝火烈焰熊熊乱卷,火星四飞。
     看到再次出现的灾民,庾庆满眼茫然,又嗅到了自己杀人后制造的血腥味,也感觉到了风吹在自己脸上时点点血迹带来的凝固抓力。
     他真的是陷入了茫然,突然间发现了自己的渺小,发现自己就算吻遍血雨,也救不了所有人…
     守将:“不行,我要下令收起吊桥了,否则这些难民疯起来我只能下令屠杀。兄弟,你也熬了一宿了,先进城歇着吧,我请你喝酒。”
     庾庆回头摊手,“我没钱,能进去吗?”
     “呃…”守将哭笑不得,“你情况特殊,我保个把人没问题。”
     庾庆冷笑:“算了,老子穷的有骨气,不让你难做!”
     嘴硬的很,转身就走。
     进城干嘛?
     这是他的伤心城,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见这破城,宁愿夜宿水灾涝地,也不想进城看满街的难民在花他的钱。
     “这四处水涝的,你能去哪?喂,兄弟,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