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三十九章 何等卑微演绎出何等傲气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事情很简单,这简单到,只需要简童继续的懦弱,毫无尊严的应允秦沐沐任何的不合理甚至侮辱性的要求。
     而她,却在内心深处,最深切的地方,起了贪婪——她想要那久违的“被尊重”,不必像是从前那样,只需要像个最最平凡的人一样,得到她该得到的属于“人”的尊重。
     但显然,事与愿违。
     自此之后,简童把那颗千疮百孔的心,藏的更深,把那颗心里渴望的东西,也藏到了灵魂深处,谁也,碰触不到的深处,那里,暗而冷,还有如同深海最寂静时候的孤单和寂寞。
     秦沐沐走了又来,来了又走,每次都是饭点时候来,送完饭菜就走。
     “我想出院。”事发的第四天晚上,秦沐沐如同往常一样,面无表情地把一个外带盒搁在简童的病床床柜上,转身就准备离去,身后,病床上一直沉默的女人,缓缓地说道。
     这一声粗嘎徐缓的声音,却惹得四天来冷漠以对的秦沐沐,停下了脚步,略显激烈地扭头,想也不想否决:“不行,你病还没好。”
     这是关心?简童定定地望着秦沐沐,“我好了,我烧退了。我想工作。”
     “你故意的吧?你想要所有人看到你额头上的纱布?”秦沐沐气愤:“简童,你果然不简单。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果然不假,看你老老实实的,原来也这么有心机。”
     简童垂下睫毛,遮住眼底的失落……果然是她想多了,关心?
     再次看向秦沐沐的时候,简童的眼神,变得有些麻木:“我要去工作。出院手续,你办下。”
     她说着,就掀开被子,缓缓下床,换上来时的衣服。
     秦沐沐惊愕地睁大眼睛……简童刚才是在命令自己?
     她?
     简童?
     命令自己?
     一股羞辱感油然而生!
     看着那病床上下来的女人,跛着脚缓慢地往门口走,就算是缓慢,那跛子也确实是准备出房门的,也就是说……简童她说真的,绝不是玩笑!
     她真的准备出院!
     这怎么行!
     秦沐沐的视线,“嗖”的一下子,落在了简童的额头上,眼神瞬间的慌乱,她还是怕的,这纱布没揭去之前,这跛子怎么能够回到东皇去?
     她想也没想,脚步一动,挡在简童前面:“简童,你怎么这么下贱!工作工作工作?说的好听,不知道的人,以为你有多热爱劳动,多热爱你的工作。
     你的工作?你的工作不就是讨好男人?病没养好,你就这么急着去讨好男人?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做你的母狗?
     还是说,其实你根本就很享受这个过程?否则又怎么会不顾生病的身体,急着去东皇?”
     秦沐沐只想着不让简童现在去东皇,也不想想她话中伤人,对着简童一通说,简童越发沉默,只是垂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背在身后的手掌,捏成拳头的颤抖,她很想反驳,很想去解释。
     深知,反驳有用吗?
     确实啊,她就是为了钱,跪了下去。
     确实啊,她就是为了更多的钱,趴下来学狗摇尾巴。
     确实啊,人家没有胡说,人家当着她的面,说的都是事实啊。
     她就是这么做了啊!
     她能反驳什么?
     她能解释的清楚吗?
     “每个人,都有信仰,或者是一个人,或者是一个信念,”粗嘎的声音,压制着酸楚,简童尽量平静地缓缓说着:“而为了这个信仰,为了这个人,为了那么一个信念,去努力实现努力争取努力得到的那些人们,至少不该被嘲笑。”
     秦沐沐呆了下,上上下下打量了面前的简童……这样的话,怎么会是一个连高中都没有毕业的无知低贱的女人说的出来的。也不知道,这跛子是哪儿看到的。
     心底这么想,看简童的目光,就更加鄙夷。
     简童说完,缓缓抬脚,绕过秦沐沐,一只手飞快的抓住她的手臂:“不许去,你必须在这里养病,到额头上的伤口好了为止!”
     简童缓缓抬头,看向秦沐沐的脸上,一字一字清清楚楚说道:“我要去工作,这与你无关。”
     她看似绵柔,却把秦沐沐抓着她手臂的手掌,生生掰开,再也不看一眼震惊的秦沐沐,抬脚往外走。
     身后的秦沐沐反应了过来,抬脚就追了上去,简童的脚不便,走路缓慢,轻易就可以被秦沐沐追上,简童没有转过身去,只是听到身后追来的脚步声,边用她有些跛的腿往前继续走,边用她被大火熏伤的嗓子,缓缓却坚定说:
     “你如果再敢来阻止我,我就给梦姐打电话。”
     比起用自己一命,在那暗无天日的监狱里,救了自己的阿鹿,一个秦沐沐又怎么样?
     秦沐沐也好,任何人也好……甚至,那个男人也好,简童想不出,还有什么比阿鹿更重要。
     任由身后,那道只能恶狠狠瞪着她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任由秦沐沐气急败坏,却又不敢再真的上来阻拦自己,简童一步一步,走出了医院。
     秦沐沐没有发现,她眼中卑微的低贱的无能的,没有学历的文盲,她眼中什么都不是的简童,比起她这个S大的优等生,走的更加从容,更加骄傲。
     秦沐沐当然也没有发现,就在简童病房的隔壁病房,门口一个男子抱胸,懒洋洋靠在门框上,那人最后看了一眼简童消失的电梯口,站直了身子,抬起修长的大腿,越过秦沐沐,朝着简童下楼的那个电梯走去。
     简童乘坐电梯下楼,她腿脚不便,走起路来更是慢吞吞,何况,虽然退烧,身体却更虚,她慢吞吞地出了医院的大门,站在路口,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师傅,我要去东皇,不打表,便宜一点可以吗?”
     司机师傅伸头一看,“这年头生意难做,这是出租车,又不是黑车,坐不坐?不坐我开走了。”
     显然,不愿意让步,无奈,简童摸了摸自己穿来医院的外套口袋,抬头:“师傅,我身上就二十块钱。”
     “够了。上车吧。”
     如果可以,她是不愿意坐出租车的,太贵。只是今天,她想,也许可以忘记自己的窘迫,也许可以奢侈地打个的。
     就好像打个的车,就仿佛真的她和这大街上许许多多的平常人一样,有着平常人的尊严。
     简童她,在尽力地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一个人,一个平凡的人,她渴望的是,平凡的人,可以获得的尊严。
     是,她依然内心渴望着,但她,再也不去求他人给予。
     别人不愿意给的东西,再求,也求不到。
     那么,她做,尽量的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一个“人”一样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