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四十五章 萧珩腹黑修理秦沐沐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谁也没有料到,萧珩会突然这么问。
     一时之间,连空气都凝滞一样,至少,秦沐沐浑身的汗毛都紧张的竖了起来。
     “嗯?简童,她说的对吗?”
     对,或者不对,一个字,或者两个字。
     轻易张一张嘴唇,就可以了。
     简童清晰的感受到秦沐沐惊恐紧张的视线。
     缓缓抬起头,她看向萧珩,缓缓张嘴,弯唇就是一笑:“当然。”
     秦沐沐背后的衣服被汗水淋湿了,整个人就像坐过山车……这种感觉,恐怕这辈子她都不想有了。
     复杂地看了简童一眼,那个女人,却让她感受到无形的压力,以及更为严重的侮辱。
     恐怕,秦沐沐也没有意识到,她心里无比看不起简童,越是看不起简童,而简童的表现却越是每每都超乎她的预期的时候,她的内心,越来越扭曲。
     她被她看不起的简童,给救了。
     这就像一个智商180的天才,被一个傻子救了一个道理,她只会觉得更加的愤怒,而不是感激。
     “萧先生,无事的话,我先去忙了。”简童不欲跟这个有点浪荡的花花公子扯上关系,不只是因为秦沐沐的原因,而是,如今的她,已经只剩下这个躯壳。
     简童转身离去,萧珩一直目送简童的身影消失,这才重新看向了秦沐沐,眼底闪过冷笑……关于这个叫做秦沐沐的女人说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信。
     当真是以为他萧家这个公子哥儿只知道胡天海底的耍乐子,没长脑子吗?
     “接下去忙不忙?”
     秦沐沐受宠若惊,萧公子在关心她?
     “不,不忙的,今天。”就是忙,也必须是不忙。
     秦沐沐紧张的捏紧拳头,萧公子不会是打算……
     她满心期待。
     萧珩几乎透明的薄唇一瞥,意味深长地说道:“不忙就好。”便手插着口袋里,掠过秦沐沐,从容地离去。
     留下秦沐沐不明所以……什么意思?
     忽然问她忙不忙,结果问了一句就离开了?
     萧公子这是什么意思啊?
     秦沐沐心里像是一万只蚂蚁在爬,发痒的难受,只能硬熬着性子,忙工作去,只是今天工作起来,老是走神。
     “秦沐沐,你六楼,603包厢。”
     领头把手里的水果托盘,递到秦沐沐手里:“好好工作。”
     “啊?领班,603包厢今天不是应该是安妮负责的吗?”
     领班瞥了秦沐沐一眼:“有人指定你去,赶紧去。别磨蹭。”
     “哦……哦哦。”
     ……
     603包厢
     萧珩笑着举起一杯红酒,致敬沙发上几个中年男子:“杜总今日只管尽情玩儿,我买单。”
     说完,一口气干掉杯中酒,放下杯子,道:“我这里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老爷子在家里正等着,杜总,还有几位老总,放开了玩,”他又说:
     “待会儿,杜总看到那个门了吗?”
     萧珩指指包厢的大门:“待会儿,这门里就会进来一位妙龄佳人,这个丫头有趣的很,对着几位老总,我萧珩可算是不藏私,”他说着冲杜总露出一抹男人都明白的暧昧笑容,又碰了碰杜总手臂:
     “明白了吧,杜总?”
     “明白,明白明白明白。”那杜总看起来风度翩翩,戴着一镜框眼镜,还有几分中年的绅士斯文,看起来拥有十分不错的教养,就是这么一个人,此刻对于萧珩那抹暧昧的笑容,心领神会的笑笑:
     “难怪别人说,萧家公子人中龙凤,果然不假。”
     这杜总说起话来,有一股子粤语风,萧珩对他示意:“那杜总,还有几位老总,我这里就给大家伙儿道个歉,家中有事,先走一步。”
     萧珩离去的时候,又对杜总意有所知地说道:“杜总,你放心,在这里,尽管放开了耍乐子,过一会儿,我让人把道具给送来,我还亲自为杜总挑了个有趣的丫头,杜总可别辜负我美意。”
     “萧公子客气。”
     萧珩转身出包厢,抬腿往暗处走去,他倚墙而靠,抽出一根卷烟,塞进薄唇里,咔擦一声,点燃,袅袅白烟升腾,扫一眼包厢门口出现的曼妙佳人,他薄唇勾勒出冰冷的弧度,深眸淡漠,目送佳人进入包厢,进入……地狱。
     秦沐沐把水果托盘放下,准备离去,她只是一个服务生,并不是包厢公主。但她没有发现,今天的包厢公主,根本就不在这个包厢里。
     杜总叫住秦沐沐:“你叫什么名字?”
     秦沐沐突然被问名字,虽然有些忐忑,还是回答道:“我叫秦沐沐。”
     “秦沐沐,好名字。”
     “来,到这里坐。”杜总招招手。
     秦沐沐顿感深受侮辱:“先生,我只是‘服务生’!”
     她特意强调服务生三个字,就是希望这个客人能够听明白,她不陪酒的,但杜总,还有包厢几个老总,都已经先入为主了,在萧珩之前刻意提及秦沐沐的时候,在秦沐沐从那扇包厢的大门走进来的那一刻,这包厢里的男人已经潜意识里就是认为她是个“有趣”的女人。
     这个“有趣”,可就有不同的含义了。
     杜总没把秦沐沐的挣扎看在眼里,只认为她欲拒还迎,也不恼怒,呵呵和蔼笑着说:“坐下,不管是‘服务生’还是其他,在东皇工作,哪怕是个清洁工,也要守公司的制度吧。”
     这话说的有水平,既没有羞辱秦沐沐,又没有大小声,秦沐沐只能咬牙忍气吞声:“我真的只是一个‘服务生’,我不陪酒的。”
     哪知,杜总一听这话,和沙发上其他几个差不多年纪的老总,相视而笑了,只是那笑容,秦沐沐怎么都觉得另有它意。
     “不叫你陪酒,酒,我们自己喝,你一个女孩子,喝酒也不好。”杜总和气地说完,旁边一个光头中年男子插进话来,叽里咕噜说一通,然后和他一起的两个人,也是叽里咕噜说一通,又看到这个戴眼镜的斯文中年男子,和那几个人,用他国语言答话,似在沟通什么事情,然后又和自己的保镖用粤语说了一段。
     秦沐沐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戴眼镜的斯文中年男子是香港来的商人,而那几个叽里咕噜的男子,是日本商人。
     一个港商,带着三个日商来东皇?
     秦沐沐再笨,也知道,这种情景,还是赶紧走的好,她抬脚就准备走,杜总笑呵呵地说道:“怎么好叫秦沐沐小姐就这么走了,可是有人大力推荐了秦沐沐小姐,说秦小姐是个有趣的人呢。”
     说着声音陡转冷:“阿彪,照看好秦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