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五十一章 今晚陪我睡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她推却,他却更霸道。
     啪!
     一声脆响,突然之间,世界安静了。
     沈修瑾不敢置信地看着身下的女人,她的手正在剧烈的颤抖,惊恐地看着自己。
     沈修瑾死死盯着床褥中的女人,那一巴掌,打的并不重,并不疼,但生活优越的沈大少,S市的沈家掌舵人沈修瑾,人生第一次被人动手扇了一耳光,他薄唇紧抿成一条线,垂眼盯着身下女人,猛然站起身,下了床,他背对着床上的简童,说道:
     “把你的湿裤子换掉,别弄湿了我的床铺。”
     一条赶紧的男士运动裤,被甩在了简童的手边。
     简童愣了一下,那男人头也不回,就在简童的注视下,压制着怒气离开了卧室:“快点换,白煜行过会儿会来给你看病。”
     看病?
     “我没病。”
     “你没病,会突然晕死?”
     他冷嘲以对。
     “我就是没病。”
     “叫你换就换,哪儿来这么多废话,弄脏我的床。”
     男人的背影,消失在卧室的大门处,顺手“砰”的一声,把门带上。
     简童看了一眼手边的男士运动短裤。
     犹豫了一下,撑着身体,缓缓将湿掉的裤子换了下来。
     适时,门口响起敲门声:“简童?是我。”
     白煜行站在门外,礼貌的敲了敲门:“你不说话,我进来了?”
     简童立即脸色一白,“别……”进来……
     晚了……
     白煜行立在门口,看了一眼简童,他视线在简童身上上下一打量,顿时眼底浮现一丝古怪。
     沈修瑾的衣服,穿在简童的身上。
     “你们刚刚运动过?”
     “啊?”
     白煜行是说了个段子,但看简童一副反应迟钝的模样,摇摇头,答案已知。
     他朝着简童走过去,简童脸色更白。
     “你别紧张,我只是例行检查。”
     “我没病。”
     “我检查一下,不会有损失。”
     “不用了,我真的没有病。”
     白煜行忽然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向简童:“喂,简童,你在隐瞒什么?”
     简童心脏停跳半拍:“我就是……没有生病,我讨厌医生而已。”
     白煜行下巴朝着卧室门的方向扬了扬:“要我把他叫进来,当着他的面说你现在是个残缺的人吗?”
     简童猛然瞪大眼睛!
     这是她最难堪最不想被人提及的事情!
     就更加地不想当着那个始作俑者的面,被人提起!
     “你怎么知道……哦……果然,”她刚问完白煜行是怎么知道,就顿了一下,突然莫名其妙说了一个“果然”。
     白煜行眯眼打量简童,他隐约有些明白一些事情了。
     可,如果事情,当真如同他猜测的那样,那……白煜行怜悯地看向简童……她可真够悲催的。
     “你有没有想过,有些事情,并不是你自己心里认为的那样?”至少,他认为沈修瑾再怎么厌恶简童,也不会残忍的让人拿掉她的肾脏。
     “都过去了。这是我应得的。”那女人,曾经上海滩上最张扬自信的一个女人,此时此刻,却仿佛走到了人生的终点一样,毫无生机,像个过百的老太太,说着那些话。
     白煜行震惊了!
     即使看到过她曾在自己面前卑微地给沈修瑾下跪,可当面对这个女人的,是自己的时候,那感觉,更震撼!
     那种卑微,卑贱,几乎从她的字里行间都透露了出来。
     “一个肾脏,换你一句‘都过去了’?”白煜行眼前浮现出当年自信飞扬的那张脸庞,当年的那个简童,也曾是许多名门大少爱慕过的对象,可是现在的这个女人,他只以为,三年时光,只是改变了她的外表,没想到,却是连骨子里的东西,都掏空了。
     “你真的认为,一切,都是你应得的吗,简童?”
     简童更是不曾抬眼去看白煜行了,仿佛机器一般重复,“这一切,都是我该得的。”她的脸僵得就不像是一个鲜活的人!
     白煜行满眼失望,原来,那个简童,真的消失了,再也不会出现了。
     “我现在要给你做检查,请你配合。”白煜行公事公办,也不容简童躲闪,“你最好别乱动,我怕伤到你。或者,你要我去把沈修瑾叫进来?”
     这最后一句话,彻底制住了简童。
     “发烧37度8,你是怎么回事,发烧也来上班?你自己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吗?你本来就不是正常人,还敢逞能。你不要命了吗简童!”到底,眼前这个唯唯诺诺的女人,也曾经是他儿时一起长大,叫他‘煜行哥哥’的人,就算回不到过去,她也还是简童。
     白煜行倒不是对简童有什么想法,仅仅是出于对她的怜悯,以及过往的情分。
     他站起身,拿了东西,往外走。
     也不跟沈修瑾多言,只是说了句:“你别再折腾她了。她身体……不太好。”也不知,沈修瑾到底知不知道简童的身体状况,白煜行出口的话,到嘴边就改了。
     “过会儿我会让人把药送来。”白煜行拿了东西就走。
     沈修瑾扫了一眼卧室,抬脚走进去。
     “今晚,和我睡。”沈修瑾本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这女人刚刚溺水又接连晕倒,而过会儿白煜行会让人把药送过来,他顺便留她住一晚。
     但,这话歧义太大,简童脸色瞬间发白,“我不!”
     她反应太强烈,而沈修瑾此人又精明,多智近妖,眯眼瞧了她一会儿,瞬间就猜到,她想歪了。
     但,……陪他睡,她就这么不愿意?
     那她想陪谁睡?
     陆琛吗?
     平复的情绪,一下子又冒火!
     简童这不是等同一盘子冷水浇在沸腾的油锅里吗?
     其实不怪简童想歪,就在白煜行来之前,沈修瑾就对简童说过“两百万陪他睡一晚”,所以,简童下意识里就误解了。
     男人站在床畔,倏然!
     “两百万。”那张菲薄的唇瓣,淡漠地吐出这个数字。
     简童道:“不。”
     “三百万。”
     “我不。”
     “四百万。”
     她犹豫了一下。
     男人眯眼:“想清楚了再回答。”
     “不。”简童抬起头,看向他坚定摇头。
     “简童,你不是爱钱吗?”又是为了陆琛?
     “我是爱钱,我很爱钱,我嗜钱如命,我拿我自己的命去赌那两百万,沈总若是愿意给我两百万,我简童一样二话不说,翻身扎进水里去。”
     “清高?”沈修瑾半挑着眉,居高临下地望着身下的简童。
     简童轻笑一声,眼底尽是自嘲,清高?她有什么资格清高?
     “沈总错了,我只是一个劳改犯,没有过去,更没有未来。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清高?我清高给谁看?”
     “那就,今晚住这里。”
     简童缓缓地抬起了头,认真地看进了沈修瑾的眼中,唇瓣缓缓开阖,“我不愿意。”
     沈修瑾撑着床褥的手掌,豁然握紧拳头,手背上青筋虬结!
     在沈修瑾的理解中,简童第二次为了陆琛拒绝了自己!
     “简童,惹怒我的后果,你承担不起。”他暗含警告,眼中冰冷一片……可以去陪任何一个男人谁,就是他不行?
     “沈总忘记了,我就是一个下贱的无耻的女表子,如果有谁两百万买我一夜,我欣然脱光,奉承金主。但沈总您,不行。我是一个有职业道德的女表子,不和自己的上司发生工作以外的关系,这是职业禁忌。”
     “你!”
     简童鼓起了莫大的勇气,才说出这句话来,成功地再一次将那个高智商低情商的男人气得甩门而出。
     听到甩门声,简童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身上的力气仿佛一下子被抽光,软软地滑倒到地上,靠着衣橱,抱膝蜷缩在一起,
     嘴里苦涩难当。
     谁都可以,沈修瑾不行!
     否则,这三年她算什么?
     那二十多年的她对他的那些感情,又算作什么!
     沈修瑾,沈修瑾!你一定要这样,从骨子里,从血肉里,彻彻底底的羞辱于我吗!
     是,我进了那个地方,我不干净了,我是个劳改犯了,可我也还想要保留一点点“干净”的东西,我也就这一点点曾经过往对你的感情,是干净的了!
     简童闭上眼睛,也遮住眼底的愤怒和痛楚!
     “谁都可以,反正我是个女表子,谁都可以,就算人尽可夫,反正,我已经没什么可以再去失去了,谁都可以,谁都可以……谁都可以……他不行……”
     她闭紧双眼,自我催眠一样,毫无意识地呢喃着,眼泪,汹涌的溢出……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流下眼泪,第一次是梦魇中为了阿鹿,第二次是为了那个男人。
     “谁都可以,他不行……”奢华的卧室里,一个女人,蜷缩成小小一团,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这奢华的卧室,透出了一股寂寥的味道……尽管它灯光明亮。
     客厅外,男人一支借着一支烟,连续抽了三支烟,才烦躁地将刚刚燃了三分之一的烟头,摁住了烟灰缸中,抬手拿起茶几上的一杯红酒,仰头一口灌下,好想要借此浇灭内心的烦躁。
     沈修瑾没有发现,他拿卧室里的那个女人没有一点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