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五十七章 就是少了一颗肾而已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简童,这世上,就不该有任何一个人对你好,对你好的人,都是这一生做出最大的错误!你就不配任何一个人对你的好!”他口不择言,他向来清冷淡漠的眼中,一团怒火,一抹悲愤!
     沈修瑾的话,刺痛的简童,碰到她内心最敏感的地方!
     猛然一抬头!
     她眼中熊熊的星星点点,是愤怒,她粗嘎的声音,从在监狱里阿鹿死的那一天开始,就再也没有这么失控地大声尖叫过,她怒目:
     “你懂什么!你知道什么!你又经历过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又凭什么来对我指指点点!”我经历的你经历了吗!我所痛的你痛过吗!
     “伟大的沈总,我太了解你了,今天秦沐沐被你带走的话,只是略施小惩,我此刻就不会出现在你的房间,在你的面前。”也许,是情绪的崩溃,简童粗嘎的声音,有些悲凉的说道:
     “你要对她做什么,我都不管。你要怎么惩罚处置她,我也不在意。我今天,就求你,饶她一命。”她仰头望着压在她身上男人俊美的脸,她太知道这个人了,那时,她还是简家大小姐,这个人就能够毫无顾忌地把她丢进那个地狱去,对于秦沐沐的处置会如何,她太清楚了!
     沈修瑾不反驳,眼底却是默认简童的说法。
     确实,简童猜测的很对。
     “我再也不想这一生中多亏欠一条性命了,无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都再也不想了。”简童认真的说道。
     她是为秦沐沐求情吗?
     不!
     秦沐沐最终会如何,她都不关心,她唯一不想的是,再去欠下一条性命!
     阿鹿的命,这辈子都是她的债,还不清,还不起!那样鲜活的生命,因为她!
     是债!是罪!是痛!
     她对秦沐沐无感,没有喜也没有厌,尽管秦沐沐很多的事情做得过分又嚣张,自私的蛮横,尽管她也不愿意多事地跑来这里替秦沐沐求情。
     但,她不想再欠下一条人命了,无论这人是好是坏,无论这死亡与自己是直接还是间接,都再也不想亏欠下一条性命了。
     这,才是她放下心里无数的“不愿意”,来到他面前的原因。
     随便别人怎么看待,烂好心也好,圣母女表也好……反正,杀人犯、劳改犯、贱人、没有廉耻……还有什么比这些更难听的?
     但简童这无意中的一句“再也不想多亏欠一条性命了,无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都再也不想了”,听在沈修瑾耳朵里,就变了味道。
     简童说的是阿鹿,沈修瑾却以为她说的是夏薇茗。
     突然的,沈修瑾狠狠埋头,吻住了身下的女人,用力的啃噬,恨不得把那张本就干涩粗糙的唇瓣,啃得支零破碎……夏薇茗过世以来,这张嘴里,首次亲口承认了“亏欠一条性命”!
     事发到今日,尽管他认定了她有罪,但是记忆中这女人从没有亲口承认过,就是被他丢进监狱,也死不承认,可今天,刚才,她终于亲口承认了——她亏欠了一条性命!
     沈修瑾说不出此刻心里怪异的感觉,他认定是他认定,可沈修瑾从没有想过,当有一天,亲口从她嘴里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会是这般……不舒服。
     “简童,你终于肯承认了。”幽冷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什么?”简童不明所以,莫名不解,话刚落地,下身陡然一凉!
     伴随那道幽冷的声音:“简童,你的请求,我答应了,现在,轮到我收利息了。”
     没有前戏,没有爱抚,没有任何的放松举措,简童陡然睁大眼,痛苦地瞪着天花板上,撕裂的疼……原来,沈修瑾带给她的,从来都只有疼。
     疼痛间,脑子反常的更加清醒起来……他说:简童,你终于肯承认了。
     承认?承认什么?……承认那一条性命吗?
     哦……他又误会了自己。
     沈修瑾面容冰冷,陡然看到被他压在身下的那个女人突然神经兮兮地笑了:“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不许笑!”
     他恼。
     “哈哈哈,哈哈哈哈……”
     “叫你不许笑!”
     莫名,他讨厌这笑。莫名,这笑让他心烦意乱。
     他陡然腰部重重用力!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他让她痛,她却痛着笑。
     她又有什么可笑的?
     做错事的人是她,欠下夏薇茗一条性命的人是她,她又有什么可笑的!!!
     “住嘴住嘴住嘴!”他怒喝,不起作用,他太烦那张嘴了,不必多想,不住嘴?不住嘴是吧?
     “唔~!”沈修瑾压下身子,薄唇重重覆盖在她的唇瓣上。
     他总能让她住嘴了吧。
     下一秒!
     “嘶~”沈修瑾赫然抬起头,一手拇指揩了嘴边的血液:“你咬我?”他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问。
     身下的女人张开嘴,粗嘎的声音说道:“沈总,我曾亏欠一条命,但与夏薇茗无关。”说完,她双眼阖上了去了,太累太累……没有力气了……简童昏过去的前一刻,脑子里还在想:
     要解释吗?
     解释有用吗?
     他会听吗?
     不会听,为什么要解释?
     解释,是说给想要听的人听的。
     “喂,睁眼!”她竟闭上眼,不愿意看他?
     沈修瑾眯眼冷喝道:“睁眼!”
     但她无动于衷,沈修瑾伸手去推她,这一推,她脑袋就软哒哒地耷拉到一旁去。沈修瑾心中一跳:“简童?简童???”
     脸色骤变,连忙退后一步,弯腰把人抱起,往卧室跑。
     该死的!她身上怎么这么烫!
     把她从包厢里救出来的时候还好!
     “白煜行!你在哪儿!赶紧过来!”
     电话那头,白煜行无语地翻白眼儿:“老兄,就算我是你的私人医生,你这一个晚上让跑两趟,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赶紧过来!她又昏过去了!你怎么看病的?”
     白煜行那个心理简直日了狗了的心都有了:“她?简童?她没那么严重,休息好了,把药吃了就没事儿,养好了身体,没大事儿。什么叫做我怎么看病的?
     不对啊,沈修瑾,简童怎么又在你那儿?”
     白煜行脑子转动一下,突然暴起!
     “卧槽!沈修瑾!你不会又对那个可怜的女人做了什么吧?就她那破烂残缺的身体,平时养着不出问题就阿弥陀佛了,你还去折腾她?沈修瑾,你要真恨这个女人,你干脆把人直接弄死吧,何必这么折腾人!”
     “等一下,”沈修瑾眼中精光一闪:“破烂残缺的身体?她手好脚好。”
     那头,白煜行“呵呵”一声,轻飘飘说:“缺胳膊断腿倒不至于,就是少了一颗肾而已。”
     沈修瑾举着手机的手,抖动了一下,白煜行在电话里,听到了那头沈修瑾刹那的呼吸不稳,兀自挑起眉。
     “你不信的话,撩起她的衣服,自己看看呗。”
     沈修瑾扫了一眼床上的女人,修长腿走了过去,一手举着手机,一手将她推到侧躺,缓缓将她的衣服撩起。
     一寸一寸……
     陡然,眸子骤缩!
     “谁干的!”冷彻入骨的声音,寒冰暴雪骤然来临!
     他视线所及,那处左腰上,一道丑陋的刀疤!
     他伸过去手,想要摸一摸,那只修长的大掌,无法自制地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