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六十九章 深夜路边再遇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那一天过去,苏梦坚持,等简童的病养好了,才让她来上班。
     简童病好之后恢复上班的生活,似乎和从前一样。
     只是,这些时日,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接不到活儿。
     她的直属上司许经理更不会帮简童安排工作。
     而苏梦那边,自然也不会违背沈修瑾的话。
     简童一个人坐在公关部的休息室里,这一坐,就已经是下班时候。
     “下班了下班了,哎,累死了,今天那个客户真大方,”陆续,休息室里,人多了起来,大家有说有笑,讨论着今日的战果,惟独简童,坐在一边发呆。
     她抬头瞅了一眼,有个女的拿出了一大叠整齐的钞票,那厚度,至少也有三五万,简童看着那人手上的钞票,被对方逮个正着。
     “哟,简童啊,”那人扭着水蛇腰,眼底都是戏谑:“怎么?喜欢这个?”她把手里的钱,往简童的眼前晃了晃,
     “我说简童,我看你也干脆别在这公关部丢人现眼了,你这都多久没事儿干了?”
     “珍妮,你就不要拿你这点儿钱,在简童面前晃了,就你这点儿钱,人简童还看不上眼呢,人简童啊,赚的是大钱儿,稀罕你这点儿?”
     那珍妮嘴角一撇:“那倒是,谁能像她那样能屈能伸啊?那钱儿再多,我可不想要。”
     简童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挂钟,默默地站起身,拿了自己的东西,就要绕过珍妮,往门外走。
     “站住!”珍妮娇声喝道,“简童,你什么意思?”
     简童不解地扭头看向珍妮,慢吞吞地问道:“什么什么意思?”
     “你!”珍妮美眸一瞪,气呼呼指着简童的鼻子:“我和你说话呢!你话都不回一句就走,你什么意思啊?看不起我啊?”
     听着莫须有的指控,简童只觉得脑仁儿有些疼,好脾气地解释道:“时间到了,我下班了啊。”
     下班了,不是就应该回宿舍了吗?
     “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我……”她又说错什么了吗?现在跟自己说的这个,叫做珍妮,简童知道珍妮这个人,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得罪了这个珍妮了。想了想,她并不想与谁有所争执,叹息一声,看着珍妮,缓缓说道:
     “如果我哪里得罪了你,我给你道歉。”这样,总可以了吧?
     珍妮这一听,脸色青红交错,今天这事儿,她当然知道自己找简童的茬儿在先,本来想着,这简童要是忍不住,和自己吵一架,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去到许经理面前,狠狠告她一状。
     但她千算万算,就是没想到,简童根本不想跟她吵,也不想跟周围的人,有过多的牵扯,可是简童这么一道歉,倒反而显示出她珍妮的跋扈来。
     “好,你要道歉是吧?那就来点实际的!”怒意之下,珍妮抬手手臂,就要挥下,突然门口传来一声严厉的呵斥声:
     “珍妮,你要干嘛!”
     “许经理……”珍妮呆了,但下一刻反应过来,连忙叫道:“许经理,你可要替我做主啊,简童她看不起我。”
     “吵吵吵,成天只知道吵,珍妮,你自己说,你前两天刚和安妮吵过,现在又和简童吵,成天除了到处和人吵架,你能干点儿正事儿吗!”
     许经理一记刀子眼,睇了满脸委屈的珍妮一眼。
     要是换做从前,她是不会这么说的。但……许经理看了一眼面前沉默寡言的简童,这女人左看右看,横看竖看,要不是她知道内情的话,根本不相信,这简童,和东皇那个神秘的大老板还有瓜葛。
     “许经理,明明是她……”
     “好了,时间到了,该下班下班。”许经理直接就打断珍妮,冷眼睇了她一眼,冷声警告道:“在东皇做事,安分守己是第一。别再挑事。”
     她又看了珍妮一眼……该警告的她警告了,至于珍妮听不听得进去,那就看她自己的造化。
     简童心里叹了一口气,拿着东西,就离开了休息室。
     出了东皇,她往宿舍的方向走。
     夜风瑟瑟,女人独自行走在人行道上,背影有些瑟瑟。
     一辆车子,由后面缓缓驶过来,跟着简童并行。
     车窗摇下来,磁性的男音悠扬地响起:“简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听到声音,简童转过身去,车窗里,一张堪比妖孽的俊美容颜,眸子在明灭不定的路灯下,刹那闪过慑人的精茫。
     “哦……是你啊。先生有事可以先走。”
     她以为对方只是路过,客套地说了一句。以为这样打过招呼,对方就会离去。
     她又往前走了三五米,那车子以很慢的速度,跟她并排挪动着。
     狐疑地望过去:“先生是有什么事情吗?”
     车上男人扯唇一笑:“我有这个荣幸,邀请简小姐上车吗?”
     “不了,我的宿舍就在前面。”这个男人很危险,本能地,她不太想离危险的事物太近。
     “那如果我说,我一定要送简小姐回宿舍呢?”
     简童不走了,停下脚步,转过身,面对着那车上的男子:“先生,现在是下班时间。”言下之意是说,她下班了,他也不是她的客户。
     车上男子轻笑一声,拿起副驾驶座上的皮夹,一叠钞票朝着简童晃了晃:“简小姐就当是加班如何?”
     她应该拒绝的,但是……啊,钱!
     她迫切的需要的,不就是钱吗?
     沈修瑾开出的,五百万,一个月内还清……可最近却接不到活儿。
     再继续下去……她如何能够攒到那五百万,攒到自由的赎金?
     车上男子唇角溢出笑意……她果然很爱钱。
     不过这最好不过,他什么都缺,惟独这钱,多的这辈子都花不掉。
     良久,简童粗嘎的声音,缓缓开口问道:“我能……为你做些什么,换取你的小费?”
     车上男子眼底刹那惊诧,随即嘴角笑意更深……太有意思了,爱钱,却不白拿?
     可要说句真心话,公关部里的女人,有几个不是想要白得巨额的钱财的?
     “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坐在我身旁,让我送你回宿舍。”
     多么动听的情话,俊俏多金的贵公子,深夜在路上对一个女人,说出这段话,无论怎么看,都是那么的深情。
     是个女人,不动心,也要感动良久。
     而那人行道上的女人,却埋着脑袋,沉默地好久,似乎是在思索和考虑什么事情。车上的男子没有去催促和打扰。
     又过了约莫五分钟,女人抬起头,粗嘎的声音缓慢地说道:“先生,我给你煮一碗葱油面吧?”